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一文看懂,印度河到底属于谁?

2019年10月15日,印度总理莫迪在印度哈里亚纳邦进行了一场公开演讲。他的白发风中飘舞,他的手指上下翻飞,他的眼睛透出锐利的光——“在过去70年中,那些属于印度和哈里亚纳邦农民的河水,全部流向了巴基斯坦!”

500

对于印度河不属于印度这件事,印度社会的抱怨已久,全国上下都有把印度河从巴基斯坦夺回的请愿,一直以来都是除克什米尔问题以外的另一大印巴矛盾点。

“我们会得到的!”莫迪的话在会场久久回荡,引起掌声一片。他会成功吗?

五河之地水战争

印度北方的“旁遮普”地区,意为“五河之地”,印度河的5条支流杰赫勒姆河、杰纳布河、拉维河、比亚斯河、萨特莱杰河均汇流于此,孕育了南亚辉煌的古文明,也在殖民时代成为了日不落帝国的粮仓。

印度半岛西北部的旁遮普地区(五河之地)

印度河虽然源远流长

但旁遮普以上多高山峡谷

旁遮普以下多沙漠,支流很少

旁遮普才是印度河粮仓所在

500

然而1947年印巴分治,旁遮普被一分为二,杂居的穆斯林、锡克教徒和印度教徒即刻反目成仇,在乱成一锅粥的教民大迁徙中,短短一个月就有50万人死于仇杀,原来复杂而有序的灌溉体系也彻底混乱,水资源成为两国争夺的焦点。

现在提到旁遮普

一般就是指印度的旁遮普邦和巴基斯坦的旁遮普省

对于这块五河之地,巴基斯坦明显分得了更大的区域

毕竟巴基斯坦的核心就是印度河流域,必须寸土必争

(其实旁遮普地区还应该加上旁边的喜马偕尔和昌迪加尔)

500

巴基斯坦虽然分得了原旁遮普绝大部分的灌溉田,但印度河干流和五大支流的上游却都在印控克什米尔或印度境内,要获得水资源还要印度点头,这可太难了。因此1947年12月,西旁遮普(巴方)和东旁遮普(印方)签署了仅作权宜的“冻结”协议,同意在两国达成共识前,维持现有供水格局不变。

虽然巴基斯坦分到了“五河之地”的大部分区域

但其实上游基本都在印度手里

(或是喜马偕尔邦或是印控克什米尔)

500

然而协议到期的第二天(1948年愚人节),印度就麻利地断了水,给邻国一百多万英亩的土地带来了灾难性影响。尽管后来谈判,允许了供水,但印度仍保有在必要时限制水量的权利,巴基斯坦还得交水费……

萨特莱杰河从印度流入巴基斯坦的位置

隐约能看到一条边界线的存在

(左侧巴基斯坦,右侧印度)

(图像来自google map)

500

焦虑的巴基斯坦只好于1949年6月将争端提交海牙国际法庭,而印方也于1950年5月提出反诉。

这官司实在难打,印度作为上游国家,秉持“绝对领土主权论”,上游属于印度,印度就有调水的自主权;位于下游的巴基斯坦则坚持“绝对河流完整论”,一条河的使用权应由上下游共享,卡住别人的脖子是不人道、不自然的。

印度和巴基斯坦虽然相互看不顺眼

但毕竟两者体量都很大,事情不至于做绝

放在资源更紧张竞争更惨烈的中东

土耳其就要严格贯彻“绝对领土主权论”了

(土耳其叙利亚边境)

(图像来自google map)

500

在世界银行的艰难斡旋下,两国历经八年谈判,终于在1960 年终于签订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印度河用水条约》(下文简称《条约》)。

《条约》将印度河流域分为东西两部,西三河(印度河干流、杰赫勒姆河、杰纳布河)归巴基斯坦全权使用,每年获地表径流1665亿立方米;印度则得到了东三河(拉维河、比亚斯河、萨特莱杰河),每年分水约407亿立方米的使用权。原则上巴基斯坦不能从东三河的抽水和建水坝截留。

西三河(印度河干流、杰赫勒姆河、杰纳布河)

与东三河(拉维河、比亚斯河、萨特莱杰河)

500

双方不得干涉对方所属的河流使用,但约法三章:不能做河水有害利用,每月交换一次河流数据,开发水利前要相互照会,并成立印度河常设委员会,负责处理两国争议事项。再有争端时,世行再出面协调。

每天都照会一下,能增进感情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500


印巴争水嘴仗忙

由于巴基斯坦拿到了印度河干流,因此《条约》规定巴方要在10年过渡期内完成一项规模巨大的西水东调工程:从西三河调水给原来依靠东三河灌溉的320万公顷土地。工程实施于1960年,到1970年基本完成。工程兴建了3座大型水库、19座拦河闸、1座倒虹吸;开凿了8条调水渠道,总输水量近3000立方米/秒,沟通东西6条大河。

一条调水渠道的两岸

(杰纳布河与拉维河之间的一条调水渠道)

(图像来自google map)

500

塔贝拉水库虎踞印度河干流之上,其坝体是世界上最大的土石坝,总库容137亿立方米,到1993年总装机容量达3478MW。而杰卢姆河上的曼格拉水库是巴基斯坦第一座大型土坝,库容73亿立方米,水电站总装机容量1000MW。

印度河上的塔贝拉水库

(图像来自google map)

500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500

从印度河干流出发的水渠有两条:一条调水到杰赫勒姆河,先连接杰纳布河,再造访拉维河,最后抵达萨特莱杰河-苏莱曼基闸;另一条则奔向杰纳布河,先至拉维河,然后借道萨特莱杰河,最终输水给巴哈瓦尔河。

这样把几大河连起来确实是相当大工程

500

此外杰纳布河还有两条老渠,其一引水到拉维河,其二经过拉维河到达萨特莱杰河,巴基斯坦也对其进行了修葺完善。这些水渠如同接力赛运动员,将西三河宝贵的水资源绵绵不断地送到东部嗷嗷待水的农田。这一工程是当今世界调水量最大的工程之一,为东三河下游送水,给工农业供电,总体上非常成功。

印度河干流的河水从这里流出

源源不断流向杰赫勒姆河

(图像来自google map)

500

其实输水途中会途经大量的缺水地区

周围人看这印度河水滚滚而去估计也很羡慕

(图像来自google map)

500

印度这边却是按下葫芦浮起瓢,《条约》刚让印巴水争端告一段落,印北各邦就又出现了新的用水矛盾。

划归印度的东旁遮普于1966年发生了分裂:以锡克人为主的地区仍称旁遮普邦(下文简称“旁邦”),以印度教徒为主的地区成为哈里亚纳邦(下文简称“哈邦”)。两邦自分家之日起,就因为水资源而争执不断。

和旁遮普地区关系比较大的三个印度邦

旁遮普邦、哈里亚纳邦、喜马偕尔邦

500

旁邦认为哈邦现在属于恒河水系,不该继续赖印度河的水;而且《旁遮普重组法案》将分水权收归中央,违反了《印度宪法》中水资源归各邦管理的原则。哈邦则要求“延续历史”,不能因为分家耽误自己用水。

这意思就是,印度河的问题是旁遮普和巴基斯坦的问题

哈利亚纳邦要是水不够,应该去跟北方邦商量商量

500

2004年,旁邦通过《旁遮普废除协定法案》,宣布与邻邦之间的所有水条约通通作废。这一霸道法案在北部各邦引起了轩然大波,受影响最深的哈邦愤而向旁邦和哈邦的高等法院提出控告,要求废除《法案》,2015年又起诉至印度最高法院。无奈旁邦是武德充沛的锡克教大本营,又有宪法护身,高院也只能和稀泥而已。

有本事来金庙我们理论理论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500

各邦种田需要更多的水,国内发展需要更多的电,印度便打算将《条约》赋予自己的权利开发地更“充分”一点,从80年代起在巴方分到的西三河上游兴建大量水电设施。然而巴基斯坦全年水资源总量的90%都来自于印度河流域,这里是不折不扣的命根子。印度在上游一有动作,巴方就担心这些工程会在战时成为控水武器,对工程表示了激烈不满。

印度人在山里造了个大家伙

(巴格里哈大坝)

(图像来自google map)

500

巴基斯坦抗议最为激烈的是坐落在杰纳布河上游的巴格里哈大坝。巴方认为这座大坝既能蓄水,又能改变河流流量,严重违反了《条约》。与印方谈判无果后,巴基斯坦要求世界银行介入仲裁。然而世行提交了仲裁报告也不管用,争端仍在继续……

克什米尔群山中的巴格里哈大坝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500

而持续时间最长的争端当属1999 年立项,现在仍未完工的基申甘加大坝工程。大坝一设计,两国就开吵,吵到天昏地暗,吵到项目停摆,吵到巴基斯坦又将印度告上国际法庭。经过漫长的诉讼和辩论,海牙和平宫于2017年8月最终裁定印度可以继续建设该工程,但必须保证全天候流向下游的水量为9立方米/秒,且不能破坏巴方境内尼拉姆河谷的生态环境。

印度在克什米尔拟建的Rattle、Miyar、Pakul Dal和Lower Kalnai等水电项目,也因巴方反对一直搁置至今。

印度也抗议巴基斯坦在争议地区修建的迪阿莫-巴沙大坝,世界银行和亚洲发展银行都因此而拒绝投资。而印度河上游充沛的水力资源,对于能源紧缺的巴基斯坦又是至关重要的。

反正上游一个个峡谷就在那里摆着

只是自己没钱建,难受

(图像来自google map)

500


冰川消融可奈何

虽说印度常抱怨分得的水量太少,巴基斯坦也仍为印度掌控上游而忧虑;但争水的嘴仗从未点燃真正的兵火,这着实弥足珍贵。《印度河用水条约》历经第二次和第三次印巴战争,锡亚琴冰川炮战、卡吉尔冲突等武力对抗而坚韧不倒,平稳运作近60年,维护着两国的水秩序。

世行资深律师Kosher Uprety就曾说:“假如没有这样一个条约的话,印巴之间可能会发生五六次战争”。

《条约》或许还能为印度河流域服务,但它没法无法阻止水蛋糕的缩小。

如果不是上游冰川无私奉献

印巴在下游也没什么可争的

(图片来自NASA)

500

近年来,南亚地区气候变化明显,洪水、干旱带来沉重损失,冰川缩小更是对印度河釜底抽薪。

印度能源和资源研究所在过去十年中一直在监测科拉霍伊冰川,发现在1990-2018年期间,该冰川失去了18%的冰量,并且损失率正迅速上升。而杰赫勒姆河水源正是依靠这里的冰雪融水。喜马拉雅冰川更是印度河及其支流的源头,冰川地质学家拉吉夫·乌帕迪罕表示“喜马拉雅山约 90% 的冰川正在消融,有些冰川的消融速度高达每年40米。“

印度河上游的帕米尔高原、克什米尔谷地、喜马拉雅山脉西端

(图片来自NASA)

500

除了冰川融化,威胁水资源的还有污染。印度的主要城市每天都会产生约 383 亿升污水,其中只有118亿升经过处理,而工业污水的处理率只有 60%。巴基斯坦的水污染也不遑多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报告显示,该国目前只有不到2%的城市拥有污水处理设施。

南亚河豚主要分布在印度河和恒河流域

显然,这两条河现在都不怎么干净

(图片来自wikipedia)

500

地表水资源不够用,两国就大量抽取地下水。有数据显示,2004 年,印度旁遮普邦有75.18%的地区地下水超采,这也导致了地下水质不断恶化,咸水入侵、地下水污染、土地盐碱化接踵而至。印度北部甚至有 19 万平方公里的地区因盐水入侵而无法饮用。

总理莫迪鼓动民意并不可怕,两国对立尖锐也不可怕,可怕的是或许在不远的未来,两国连一滴干净水都没得用了,这时候人类才会意识到自己的渺小吧。

参考文献

[1]吴波,刘红良. 印巴水资源纠纷问题探析[J]. 东南亚南亚研究,2017(04):20-26+106.

[2]刘思伟. 对当前印巴水资源纠纷的理性思考[J]. 和平与发展,2011(03):33-37+73-74.

[3]李帅. 印巴、印孟水资源争端的比较研究[D].外交学院,2014.

[4]曾祥裕,朱宇凡. 印度涉水国际争端及其战略影响[J]. 国际研究参考,2016(11):21-30.

[5]孙现朴. 印孟跨界水资源争端及合作前景[J]. 国际论坛,2013,15(05):25-30+79-80.

[6]徐干城,张阳成. 印巴边界水资源争端浅析——以《印度河水条约》及其国际水法原则为视角[J]. 法制与社会,2014(04):140-141.

[7]刘思伟. 水资源安全与印巴关系[J]. 南亚研究季刊,2010(04):22-26+4.

[8]N.A.扎瓦赫里,李红梅. 印度和巴基斯坦在印度河水系上的合作[J]. 水利水电快报,2011,32(05):9-14.

[9]钟华平,郦建强,王建生. 印度河与印巴用水问题研究[J]. 世界农业,2011(02):68-70.

[10]张杰,石泽. 透视莫迪政府的中亚政策[J/OL]. 国际论坛:1-12[2019-10-23].

[11]张威. 1971年南亚危机的国际影响析论[J]. 中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18(04):133-137+226.

[12]马茨·加尔德奇.让巴基斯坦不再为水忧惧[J].中国三峡,2011(12):64-66.

[13]李运辉,陈献耘,沈艳忱.巴基斯坦西水东调工程[J].水利发展研究,2003(01):56-58.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