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香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

来源:微信公众号“玉渊潭天”

当地时间11月14日,正在巴西利亚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一次会晤的习近平主席,就当前香港局势表明中国政府严正立场:

香港持续发生的激进暴力犯罪行为,严重践踏法治和社会秩序,严重破坏香港繁荣稳定,严重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香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我们将继续坚定支持行政长官带领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依法施政,坚定支持香港警方严正执法,坚定支持香港司法机构依法惩治暴力犯罪分子。中国政府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决心坚定不移,贯彻“一国两制”方针的决心坚定不移,反对任何外部势力干涉香港事务的决心坚定不移。

的确,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香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

再看今日之香港,激进暴力犯罪行为,正在将城市拉入深渊:大学变成汽油弹“加工厂”,内地学生大批离港,路障遍地、交通几乎瘫痪,普通商铺遭遇“无差别”打砸,地区经济明显下滑……

这样的香港,令人痛心,也让人气愤。

500

没有最糟糕,只有更糟糕。人性的“恶之花”在宏大的、自以为浪漫正义的“口号”中,一点点被释放出来。

我们眼中的香港,香港本地人眼中的香港,到底有什么不一样?香港的明天会好吗?所有的问题,会有答案吗?

这两天,谭主和一些在香港的朋友聊了聊,希望能从他们的角度,听一听香港的声音。

内地学生小倪: 人道主义崩塌

就读于香港理工大学的金融硕士小倪12号刚刚“逃”回江苏老家。而原本这周她是要参加学校的毕业典礼的。因为混乱的局面,毕业典礼延期了,小倪说,和她同班的内地生也基本都回家了。

这是小倪发来11日的一段视频,看不出室内室外,有物品被点燃了,火光熊熊。

这样的校园,让小倪觉得,还是先回家为好。

谭主:现在学校是什么样的情况?

小倪:学校停课一周,毕业典礼延期,被砸被烧。11号是理大,12号是港中文。其实现在局面太混乱了,有一些人已经分辨不清到底是不是学生。

小倪说,有很多黑衣人看起来都像经过专业训练的暴徒,当然其中也有学生参与。她在香港能看到一些当地的新闻,一些西方面孔多次被拍到在现场指挥。而且对于普通学生来说,平时是不可能接触到汽油炸弹之类的武器,要学会制作和使用,肯定需要人教。

500

谭主:你们怎么看现在校园里的这些暴力行为?

小倪:大家都挺难过的,人性扭曲,人道主义崩塌。我有学国际政治专业的同学说,这个是民粹主义,人类的情绪被煽动起来之后,很难停下来。现在只能等了。

如果没有暴乱,小倪的计划,是在香港工作一两年,积累经验。作为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香港曾经是很多小倪这样金融学专业学生的理想之地。但是现在看来,这个理想可能实现不了了。小倪只希望能顺利参加毕业典礼,然后直接回内地找工作。

驻港记者:失控背后,

是盲目的“革命浪漫主义”

央视驻港记者金东,在香港已经工作多年。眼见着暴力行为步步升级,他说这已经是无差别的暴力了。暴徒们就是要找各种各样的借口,只要有借口他们就把它拿出来宣泄。

谭主:我看到有些示威者向校巴投掷汽油弹,为什么会连学校里那么小的孩子也不放过呢?

金东:他们实际上是失去了理智,他们也未必知道这辆校巴里有什么、他们的目的是要激起社会的愤怒,最后可能制造大乱。而且他的手段就是不断地升级暴力形式——我打人你们不理我,那我就烧列车,我烧这个烧那个,通过这个让香港变得很混乱。

500

金东的同事梁慧,在经过了几个月的观察后认为,这种失控局面的背后,“法不责众”是原因之一,这么多人上街闹,被抓的才几个人,然后大家都蒙面,造成了事实上的法不责众;而这样的暴力行为也具有群体效应。

梁慧:十几岁二十几岁的孩子,周围的人都在闹,你不参与进去,你会觉得被同学和朋友隔离,没朋友。参与进去了,可能瞬间变英雄,被周围人崇拜,还找到女朋友了。就跟打第一人称视角的游戏一样,不过是真人版的了。这种盲目的“革命浪漫主义”情怀,是长期的教育、历史环境等等因素累积起来的,不是短期内就能消失的。

建制派议员林女士:

暴徒们就是在“自编自导自演”

林琳,香港荃湾区议会议员(民建联)。和谭主微信里交流的时候,刚刚参加完一场选举论坛的辩论,当天晚上八点还有一场辩论,但是她要去辩论现场的路又被堵住了。

这段时间,经常有暴徒扬言要去打砸她的办公室,林琳说,她也没什么办法,因为她们的办公室并没有什么防护措施。对于建制派议员,这并不陌生。

更令人恐怖的是,林琳发现暴徒们已经形成了一套“打砸”模式。

11月24日,是香港区议会选举的日子。虽然身受暴力行为的威胁,但是林琳说,还是要坚持完成选举。如果她们退缩了,反对派的声音就会更大。

香港教授:

各方在为后暴乱时代作部署

一位香港教授的深度分析,为林琳的担忧做了注解。

13日,一位香港教授的微博引发了网友的热议,这就是梁海明教授。虽然道路受阻、危机重重,他仍然坚持从香港赶去深圳上课。对于本周暴乱的升温,他认为,实际上是暴徒在“垂死挣扎”。

谭主:您怎么看本周暴行的升温呢?

梁海明:垂死挣扎。因为现在的内外环境,都令暴力示威动力见顶,以及慢慢退潮,虽然其间仍可能因一些突发事件令局势波动,暴力示威回升(如这几天),但大方向是缓步回落,而各方也开始为后暴乱时代作部署。

在后暴乱时代,他们会将战场转为11月区议会的选举,和明年的立法会选举,转向权力的争夺。反对派预计在区议会大胜可期,继而可乘胜追击,抢夺明年立法会选举过半数议席,从而可利用立法会平台扩大反政府能力。

除了打砸烧,

这里还有温暖与坚定!

全职妈妈Z女士有两个年幼的孩子,受停课影响,只能待在家里。街头混乱,也不敢带孩子出去。

Z女士:昨天看到香港这样,哭了好一会儿。现在香港充满了恐吓和起底,普通市民不敢参加撑警的集会或快闪,甚至不敢在社交网络中过多提及自己的政治立场。

谭主:孩子会问为什么不能上学吗?

Z女士:会的。他们现在都一起画画支持警察;他们知道哪怕有不满,不可以用暴力来表达;他们知道破坏香港、打警察的是暴徒。

10月以来,通过媒体报道,Z女士和孩子们只要知道有警员受伤,就会画撑警的图画寄去警署,表达她们的支持。Z女士86岁的奶奶,也拿起毛笔,写下“颂香港警察”。 

500

500

500

不断升温的暴力活动,让Z女士一度产生了离开香港的念头。

Z女士:我家人说,如果我们离开香港,香港就又流失了一份爱国爱港力量。既然这里是我们永远的家,我就一定要竭尽全力去守护她!

今天的香港社会,正在深度的撕裂当中。

有人在不断升级暴力手段,用“党同伐异” 的方式捍卫“自由民主”, 用侮辱、损害和践踏别人的方式捍卫“人权”。

也有人用坚定的行动守护心中的香港,为明珠擦去灰尘。

面对希望增援警察的普通人,阿Sir们说,“我不想你们被起底”。

面对深夜暴乱过后的满地狼藉,阿Sir们自己动手,还香港以尊严。

面对无奈逃离香港的内地学生,有阿Sir留言,未能好好保护你们,只能衷心说句对不起。

500

在周围一片混乱、教学楼被打砸喷涂的情形下,有老师会克服种种困难,为学生上完一趟法律课,因为“我们不想传达这样的信息——人们会因为暴力而屈服。”

有人纵火“救港”,我们读书报国。谭主为写下这段话的青年点赞。

500

也希望今天的香港青年们,都好好想一想,走出去看一看,香港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拯救”,未来的香港,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