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总经理被立案的长城动漫

9份财报失真,当年重金买来的各公司也大多陷入亏损,如今长城动漫股价跌去近90%,市值还不如买公司花掉的钱多。

在印纪传媒等公司之后(回顾:市值跌去400多亿,曾经的传媒第一股退市了),又一家文娱上市公司陷入了困境。

这个月,长城国际动漫游戏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动漫)发布了很多份公告,有债务到期没还上的,有银行账户被冻结的,有公司总经理遭立案调查的,还有连续好几年的财报被指出存在虚增收入利润的。

今日(11月14日),长城动漫发布公告称,公司发现新增到期未获清偿债务共计3161.89万元,涉及贷款单位包括交银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省分公司、北京娱乐宝影视传媒有限公司等。

500

11月12日晚间,长城动漫披露:

1)长城动漫及其子公司的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

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10月31日,长城动漫在恒丰银行杭州分行、中国银行浙江省分行和中国民生银行杭州西湖支行的三个账户余额加起来是91996.92元,就算没有冻结也不够还上面债务中的任一项,更何况它另外还有超过3亿元的债务此前已经逾期没有偿还。

2)董事会审议通过,要对2017年的三季度财报和年度报告、2018年的一季报半年报三季报和年度报告、2019年一季报半年报三季报等9份定期报告的相关内容进行更正。

出席会议的9名董事对议案进行表决,8票同意,1票弃权。有媒体指出,弃权的是非独立董事中唯一一个不是大股东派驻的董事倪海涛。

3)此前收购的北京新娱兄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上海天芮经贸有限公司,这两家全资子公司的利润数字需要调整(公告还披露了被收购公司“完成”业绩承诺的一些小伎俩)。

新娱兄弟方面是由于2017年度相关研发、推广费用未计入,虚增了一千多万利润。天芮经贸方面则是其总经理洪永刚虚增收入595万元,下文我们再展开。

11月6日晚间,长城动漫公布,因公司及相关个人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及总经理、董事会秘书和实际控制人赵锐勇进行调查。

买来的“动漫公司”长城动漫

长城动漫名字有动漫二字,实际上却并非源自动漫。

赵锐勇被称作是资本运作的高手,三年时间左右便利用金融杠杆建立起了长城系。

他在成功运作出上市公司长城影视之后,2014年又借壳焦炭企业四川圣达集团有限公司,打造出上市公司长城动漫。

2015年,长城动漫通过支付现金的形式收购了杭州长城动漫游戏有限公司(用来持有美人鱼动漫和滁州创意园股份的公司)、湖南宏梦卡通传播有限公司、杭州东方国龙影视动画有限公司、北京新娱兄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杭州宣诚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天芮经贸有限公司七家公司,斥资超过10亿元。

500

这7家公司,涵盖了动漫设计、制作、游戏、文旅和玩具销售等产业链。

有了上市公司的壳,买来做业务的里子,再剥掉“落后产能”,长城动漫本打算顶着“东方迪士尼”的名头狂飙突进,比如向十家发行对象发行不超过3.8亿股,募集21亿元资金。

奈何2015年就遇上股市行情变化,长城动漫的募资计划一再缩水(回顾:从募资21亿元到1.2亿,长城动漫定增大缩水)。

后来长城动漫希望收购两家VR概念公司,收购方案放出后经历多个股票涨停(回顾:长城动漫7亿元收购动漫产业链公司方案被否),又遇到证监会的监管趋严,证监会要求它对两家标的企业的盈利情况进行深入剖析。长城动漫改成以现金1.35亿元收购了迷你世界一家公司。

长城动漫此前花大价钱买来的业务,不管有没有完成业绩承诺,在承诺期(2014-2017年)满之后,都开始了业绩变脸,核心成员纷纷流失,公司越亏越多。

比如,根据长城动漫2019年三季报,今年1-9月,北京新娱兄弟盈利1049万;滁州创意园扣除财务费用(融资利息)经营亏损1470万;上海天芮经贸亏损328万。

收购以后:新娱兄弟的玩法

在剥离炼焦产业后,上市公司长城动漫主打的一是动漫,二是游戏。

动漫板块中最优质的当属5000万元收购的宏梦卡通,旗下有“虹猫蓝兔”品牌这一经典IP。

不过,2015年7月,宏梦卡通与广州虹猫蓝兔动漫科技有限公司签署协议,将“虹猫蓝兔”系列动画节目的著作权以5500万元价格卖给了后者。

失去“虹猫蓝兔”IP的长城动漫,在动漫方面就再也没有大的声响。旗下诸暨美人鱼动漫开发的《天狼星》和《美人鱼》 两个系列、杭州东方国龙影视动画制作的《杰米熊》《球嘎子》和《金丝猴神游属相王国》均人气惨淡,浙江新长城动漫推出的美人鱼动漫系列电影《咕噜咕噜美人鱼》两部合计票房不足2500万元。

东方国龙等公司也没能完成业绩承诺。

在游戏板块,长城动漫依靠的主要是新娱兄弟。这家公司在页游时代凭借51wan平台曾经有过辉煌,但是对手游的跟进不算成功。2017年其创始人刘阳隐退。

不过,虽然页游在下滑,手游没跟上,新娱兄弟还是完成了业绩承诺,至少是在那几年的财报上。

500

新娱兄弟2014-2017年四年的承诺净利润分别为2000万元、5000万元、6500万元、8450万元,在东窗事发之前,均低飞通过,实际完成净利润比承诺数字超出不会高于百万元。

5亿元现金收购价,需要承诺的净利润加起来才2.195亿元。

这笔账是不是很好算?

新娱兄弟就算过,51wan的老本虽然在减少,但毕竟还有一些可以吃,需要从自己口袋里掏出来的钱不算多。

目前被查出的有两项,合计1094.40万元:

1)北京新娱兄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度由李嘉嘉代付了广告推广费794.40万元;

2)武侠页游《大侠》的研发费用挂账,未计入到研发费用中的金额为300万元,北京新娱兄弟在2017年5月22日就预付给天津游骑兵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全额款项360万元,这笔钱一直算作预付款,没有成为财报中的“成本”,直到天津游骑兵公司进入清算、游戏研发未能完成,2019 年底计提坏账准备。

把收入放进公司,个人代付一部分成本,再把付出去的钱挂账,利润就多了很多。

这种操作,即便被发现了,原股东要付出的代价可能也极低。

长城动漫表示,新娱兄弟原股东应补偿1931万元,但由于2018年度已经全部支付了股权款,无法确定原股东是否能够及时进行补偿,出于谨慎性考虑,三季度全额计提坏账准备1931万。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