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社评:对警权的任何削弱都是帮暴徒的忙

自星期一暴力示威者通过阻断交通强行在香港制造“三罢”以来,香港局势不断形成新的焦点。星期二一些暴徒在港中大跨越一条公共道路的天桥上往下向道路投掷各种杂物,警方为确保路上过往车辆及行人的安全采取控制该天桥的行动,与激进示威者发生对峙。暴徒进入港中大仓库拿出弓箭标枪等有杀伤力的体育器械,并将这些器械用于对峙。

事情的是非曲直再清楚不过了。激进示威者们要瘫痪香港的运转,他们采取的手段非常野蛮,像从港中大天桥上向道路上扔杂物,是很危险的事情,除了它们可能直接砸伤行人和司机,还可能导致开车人因为受到惊吓而出致命性车祸。

警察的职责就是依法捍卫城市的工作和学习秩序,不让胁迫市民参与“三罢”的野蛮做法得逞,或者尽量缩小这种胁迫的影响面。在这当中保护市民生命安全是第一位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无论警察这两天在各处拆除路障,还是星期二采取控制港中大跨路天桥的行动,都充满了法律和道义的正当性。

香港大多数市民希望城市陷入“三罢”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如果大多数市民愿意响应激进示威者们的号召,主动停止上班上课并关掉商铺,那么示威者也用不着设到处都是的路障了。让城市停摆严重违背香港大多数人的利益,其看得见和看不见的高额成本注定要由全体市民共同分担。

既然如此,香港社会各界都应表达谴责暴徒、支持警方阻止前者采取胁迫行动的坚定态度。很多市民和媒体的确在这样做。然而让人遗憾的是,面对如此大是大非,香港一些反对派人士和媒体人继续把矛头对准警方的执法,不仅在星期一污蔑警察开枪是“滥杀无辜”,还在星期二指责警方“进入港中大”,尽管警方一再表示他们是去控制那座天桥,而不是要“占领港中大”。

在我们看来,少数极端暴徒把一些人唬住了,制造了每每发生对峙时都要支持同情他们的舆论惯性。港中大天桥事件完全不存在是非的模糊空间,但是有一些人还是被暴徒裹挟了他们的嘴巴,看着暴徒的脸色说话。当然,这期间会有一些人“比暴徒站得更高”,想利用此事捞自己的政治好处。

这次修例风波彻底过去之后,回望这一事件时,一些人今天的表现愧对他们的名望将会一目了然。比如,大学校长应当在大是大非面前坚持最基本的原则,他们的这种坚守是学校在这个动荡时期的道德之锚。但是我们看到,有的大学校长并非在所有重要关头都做到了这一点。

香港无法以向暴徒妥协的方式走出困局,因为暴徒们冲击的是法治这一香港核心价值。唯有重新围绕法治建立起共识,恢复法律的权威,香港才可能实现自我修复。所有希望香港好的人都应支持、珍惜警察顶着巨大压力所做的努力,任何刁难警察、削弱警权的做法都是给香港的伤口抹盐,实在要不得。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