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中美像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与英国?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这段时间走到哪就喷到哪,复读机一般,喋喋不休地攻击中国,伦敦,巴黎,柏林,华沙都留下了他的口水。哪怕是在“冷战大师”杜勒斯,人家表面上还是要做个体面人,天天泼妇骂街,岂能当好国务卿?

蓬佩奥这两天还在台湾问题上大放厥词,他说“美国与台湾关系“降级”是在抛弃美国价值观……”,国台办发言人昨天对此发出了警告和批评。

500

蓬佩奥完全不像一位国务卿,更像一个网络喷子,然而,美国现在的“蓬佩奥”,不是一个,而是一群,他们竭尽全力将中国塑造成美国“最危险的敌人”,这些人包括已经离开特朗普团队的“师爷”史蒂夫.班农,“总统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等人。

班农可谓是“中国威胁论”的“理论家”,他的论点是: 美国是“犹太教—基督教”文明的捍卫者,而中国则是最危险的敌人,中国追求的是全球霸主地位,对美国构成了最大威胁,因此,不能对中国有任何妥协,要把中国打回到第三世界……

不用打, 中国本来就与第三世界国家站在一起,中国的进步与发展也不是瞄着美国霸权,至于美国的霸权还能维持多久?那是历史大势决定的,就像大英帝国的衰落。

班农他们总是不断扭曲历史来恐吓民众,要不说中国像二战前的德国,要不说中国像一战前的德国。中国娱乐圈说书人也摇着扇子和猪头跟风说中国像一战前德国。

为什么老有人喜欢拿战前德国跟中国相比较?因为无论是一战,还是二战之前,德国都被视为挑战者,威胁到霸主地位。

霸主的恐惧

一战之前,德国在科技,教育,军事领域取得了大量成就,英国对德国发动了全欧宣传战,疯狂诋毁德国的成就,尤其在工业科技领域。

德国著名物理学家伦琴、化学家欧立希等93位德国知识分子发表了《德国知识分子宣言》,反驳了英国污蔑之词,强调科学技术是德国的生存条件之一,并呼吁7000万德国人要紧密团结起来,像兄弟一般反击敌人。

而英国对德国知识分子的声明感到震惊,霸主就是这样,它可以随意指责别人,而别人稍有反驳,那就不可接受。

英国媒体对德国的科技,文学,哲学,音乐等成就提出了全面质疑,1914年12月牛津大学教授塞斯发文,全面否定德国在科学发展和学术研究领先地位,有点成就无非是“奴隶学术”,还阴险地挑动血统论,说德国最好的科学家不是犹太血统,就是波兰血统。

然后牛津教授集中火力攻击康德,称康德“自由和理性”是假的,要把康德从启蒙思想家的地位上拉下来,康德实质就是“军国主义和君主专制”的维护者,而英国才是自由,民主,法治,公民权利的保卫者。

批完康德,下一个就是尼采,英国对尼采的攻击比对康德更恶毒,牛津学者将尼采一些哲学观点,转化为政治观点进行攻击。尼采批评基督教,称“上帝已死”,英国就以此号召全欧知识分子与德国划清界限,将德国打成西方文明异类。

以上只是英国对德宣传战很小一部分,目的就是打破人们对德国发展产生的好感,加深对德国文化和德国体制的反感。孤立德国,为军事斗争做好战略准备。

英国人设是“文明绅士”,为什么会动用牛津大学这样的学术机构加入宣传战,极尽诋毁抹黑之能力?因为,英国对德国的国力发展和科技成就感到了深深的恐惧。

海峡是英国天然的战略屏障,但只要海上运输出现问题,英国必然要遭受饥荒威胁。 

德国在这方面比英国有利得多,而且粮食消耗量比英国要少,另外,中立的比利时与荷兰港口可以供德国使用。就算海上被封锁,德还可以从陆上向俄国和奥地利进口粮食。 

英国作为世界霸主,必然要打造一支压倒任何国家的海上舰队,并炫耀海上军事实力,一来,令所有国家打消切断英国海上运输线的想法,二来,证明自己有能力封锁别国海岸线。 

英国同时扮演着征服者和保护者的角色,英国的财富是依靠海外掠夺而得到积累,一旦掠夺被中止,英国地位必然急剧滑落。 

德意志帝国建立以来,行政上高效有力,军事上自强不息,科技上不断突破,整力实力处于上升期,势头迅猛。作为天生掠夺者的英国,必须遏制德国的发展势头。

要实现这一目标,英国有两种手段可以选择:

一,找到借口,直接军事进攻德国。

二,制造矛盾,让欧洲大陆陷入战争。

本来还有第三种手段,就是制造德国内乱,但在一战前,找不到机会。英国只能选择第二种手段,至少要通过宣传在外交上孤立德国。

 力量格局

强国大多集中在欧洲,原有四国:英国,法国,俄国,奥匈帝国,再加上德意志帝国和统一后的意大利。欧洲之外:北美洲的美国和亚洲的日本。

“八国联军”正好就是这八国,这不是巧合,这是历史的必然。作为积弱之国,中国是受不完的屈辱,赔不完的银子。不要指望谁来同情中国,什么美国有恩于中国,那是纯粹别有用心的鬼话。

所谓对中国的小恩小惠,那是列强之间的博弈所致,不是对中国有什么善心。面对弱国,它们时而抱团,时而互咬。

德意志帝国不断发展,国内已无法容得下这股力量,它需要在国外释放它的工业力量。 修铁路就是最有效手段,通过修建铁路,形成经济带,让沿线国家不至于分崩离析,战乱不断,因为这不利于德国的腾飞。 

这条铁路就是巴格达铁路,从汉堡、柏林经君士坦丁堡和巴格达直抵波斯湾,终点在科威特。德国通过控制铁路来保证它对奥斯曼帝国的影响力。根据1903年协议,德国对巴格达铁路管理年限为99年。德国缺的不是实力,而是时间。

英国认为这会严重威胁到它的利益,埃及,是要保证通往印度之路的绝对安全,要控制埃及,首先得让埃及破产,而铁路建成,会令埃及破产变得困难。

英国需要将阿拉伯地区,美索不达米亚和叙利亚南部都置于手掌之中。

对于奥斯曼帝国,英国同意跟宿敌沙俄瓜分,但俄国最想要的是君士坦丁堡,这是英国无法接受的。

英国找到日本结盟,向日本提供贷款援助,让日本去挑战俄国,但凡能令俄国不利的事情,英国都愿意去做。 

1904-1905年日俄战争爆发,沙俄战败,无力再去阻止英国推进自己的战略。 

沙俄一蹶不振,法国就更容易对付,只要英国不反对法国对摩洛哥的统治,法国就不会干涉埃及事务,1904年英法签定《摩洛哥协定》,承认法国的权利,搞定法国。《英法摩洛哥协定》

环顾全球,剩下唯有德国在严重威胁着英国,除了巴格达铁路之外,德国政府还抗议《英法摩洛哥协定》,称协定侵犯了德国利益。

实际上,德国在摩洛哥并没有多少切身利益,它只是想通过介入北非争端,显示自己重要性,这导致了法国对德国的反感。

当需要打破英国孤立政策时,德国人却为了小利,推开了法国。

英德之间并没有摩擦的传统,两国没有领土争端,没有世仇,更没有直接冲突,英国会跟俄国打,会跟法国打,但跟德国开战有点不可思议。

英国内阁与老百姓的看法恰恰相反,在政治人物眼中,德国才是真正的致命威胁,这关系到英国的霸权。

如何让老百姓向对德国抱有相对的好感转化为敌视?宣传就起到了重要作用。英国将德皇威廉二世的战争倾向言论编辑成册,包括1900的对出征中国的德军讲话,同样是八国联军成员的英国对自己在中国的行径则避口不谈。巴尔干半岛在1914年7月爆发战争时,英国社会对德国的好感已被大幅度扭转。

1908年,英俄在爱沙尼亚的里瓦举行元首会晤(英王爱德华与沙皇尼古拉二世),接着英法元首会晤,英国跟两国传统对手缔结“三国协约” ,来对付一个没有直接冲突的德国,令人错谔。这说明英国在战略方向出现了重大转变。

只要德国不停止发展脚步,就是原罪。当德国发展到某个节点时,必然会与英国产生碰撞。 

美国还在奉行“门罗主义”,不趟欧洲浑水,日本醉心于侵略东北亚。英国认为拉上法俄两国,加上走位飘忽的意大利,足以对付德国和奥匈帝国。

英法俄结盟,不但没能使德国屈服,反而激发了德国人爱国主义精神。

德国与英国首先进行的是贸易竞争,同时进行军事备战。

英国可以容忍德国陆军发展,但决不容许德国海军强大起来,而德国海军以大跃进方式发展,到1909年,德国军舰数量,潜艇数量,火炮,装甲,火控,动力系统等等都在全面接近英国。 

每年德国还要建造四艘无畏舰,不消几年,英国在北海的军事优势将不复存在。德国海军统帅蒂尔皮茨就曾强调不应在羽翼未丰之时就让英国感到恐慌,但德皇威廉二世的虚荣心战胜了务实心,1902年他让弟弟海因里希亲王率8艘战列舰访问英国,把英国舆论搞得鸡飞狗跳。 

1904年6月,英王爱德华七世访问德国,威廉二世将所有可集中展示的最先进战舰全部亮出,接受检阅。 

英王一回国,内阁就赶紧制订对德作战新计划,但英国心里并不是想直接对德开战。英国最理想的局面是,通过强国联手威慑德国,既遏制德国崛起,又不必使用武力来解决。

反过来说,是德国在欧洲的强悍态度坚定了英国参战决心。

德国在崛起最关键时刻,违背了“把敌人搞得少少的,把朋友搞得多多的”的斗争原则,模糊了主要敌人,反而四处树敌。

萨拉热窝事件,跟德国没有直接利益关系,那是奥俄矛盾,就像法德莱茵河左岸争端跟奥匈帝国没有直接关系一样。 

结果奥匈帝国一宣战,德国马上卷入,放弃政治解决可能性。本来德国通过外交运作可以尽力拖延战争爆发,为自己赢得时间。

急于发动战争的德国,最终结果是战败,但是,英国也没保住霸权地位,反而是姗姗来迟的美国摘取了最大的胜利果实。

英国衰落最根本原因是它掠夺世界的两大武器:工业制造垄断和金融垄断被彻底打破。

从一战这面镜子,可以依稀看到中美的影子。

但中国绝不是一战前的德国,“一带一路”的格局和气魄也绝不是巴达格铁路所能相比。 

有一点却是相同的:霸权主义者对失去权杖的恐惧。 

美国比英国更疯狂,它现在就是全力发动宣传机器,诋毁中国的一切。但美国也在把自己的盟友推向对立面。

备受某些人颂扬的“美国民主”基础是精神殖民和精神奴役。 

美国的伟大是建立在国与国之间的不平等关系上,是支配与被支配关系。 

没有一个霸权是永远存在的,追求霸权的国家,最后都萎靡不振,西班牙,英国,苏联接下来还有谁? 

中国有很多镜子:

苏联告诉我们,相信西方忽悠走邪路是什么结果

乌克兰告诉我们,家底再厚也经不起“美式民主”折腾

德国告诉我们,跟人打架一定要选好时机。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