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西方资本主义社会是怎么“薅羊毛”的?

专治各种公知慕洋犬

让谎言归为现实

来源:本文由郎言志(liusilang520)独家原创。作者 刘斯郎。原标题:《灵魂拷问:西方资本主义社会是怎么“薅羊毛”的?上半期》

我们国内的不少网络公知喜欢跟着西方资本政客摇尾巴,吐着舌头摇完尾巴转头过来就是各种“学问”的卖弄,什么国外资本主义看病不要钱、上学不要钱、水龙头出牛奶等等,各式各样的“天堂画卷”被吹得满天是牛,一个个拿屁股当脑袋,深信天上真的会掉金子,却从不过问金子从哪来。

500500

▲在国内的一些网站论坛上,颇有专家学者作风的网络公知各种意淫鼓吹,近乎描绘出了一个不用纳税,还有人喂你吃饭的“美丽西方”。

事实上,“羊毛出在羊身上”这句话,到哪都是真理,尤其是那些喜欢把自己包装成灯塔的一些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人家那羊毛“薅”得可得劲了,就是高度伪装之后,看不那么明显罢了。

那么今天,就让我们结合一些实例,来简单看看西方资本主义社会是怎么“薅羊毛”的。

500

1:深度洗脑,大肆收税

很多出过国的,尤其是到过欧美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朋友,都会发现一个和公知口中完全不一样的西方世界:那些看似高收入、高福利国家的民众,日子似乎并不好过,他们不但消费起来显得囊中羞涩,多数人的银行存款也少得可怜。根据CNNMoney近三年的调查显示,近30%的欧洲人无存款,而根据Bankrate2017年的报告显示,超60%的美国人存款低于3500元人民币。

这无疑,与网络公知所宣扬的“美妙灯塔”有着巨大的出入。

500

那么,明明各项数据报告中都显示他们是“高收入”,怎么他们的钱都不见了呢?有“公知党”肯定会说:人家生活没压力,也不爱屯钱,平时开开心心都花掉了,生活比你惬意多了。嗯,这话有那么点道理,但细品却是在避重就轻,如果按照“公知党”的这种逻辑,这些国家的民众应该“很会花钱”呀!

可我们看到,他们的游客人均消费能力远不如中国人,普通民众下馆子吃大餐的频率也远低于中国老百姓,其整体的经济萧条感与其收入数据有着很大的冲突。

500

▲《2018中国跨境旅行消费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继续蝉联人均旅行消费第一大国的头衔。

那么,一来没太多钱用于消费,二来银行卡存款又偏低,资本主义发达国家民众的钱都搁哪去了呢?答案其实很简单:纳税去了。

在绝大多数西方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其工资税收的额度都相当高,在郎君往期的文章中也已经反复强调了,这一税收比值占到了40%-50%,也就是说,将近一半的工资将被以医疗税、教育税、人口税等诸多的名义收缴。

而这还只是第一刀,在“发达”的北美和西欧,这里的多数国家都被调侃为“万税之国”,比较常见的有城市税、环境税、服务税、输电税等,甚至还有奇葩的放屁税、房屋宽度税、房屋影子税等。而且,这些税收还都不低,比如在西欧地区常见的城市税,你住一晚50欧的酒店,可能就要缴纳3-5欧的城市税(因城市而异)。

500

▲前几日郎君和朋友出门游玩,外宿一晚的城市税就高达每人4.5欧(35人民币)。

此外,我们所熟悉的增值税,在西方资本主义发达国家也是相当高的,尤其是以高收入著称的欧盟国家,这一单项税率普遍在20%上下,甚至直逼25%。

这里我们以餐饮业为例,在德国和意大利,餐饮业的增值税分别为19%和22%,也就是说,在这两个国家下馆子消费100块,分别要上缴19块和22块的餐饮业增值税,而同样的项目,在中国仅为3%-6%,这也就是为何中国人可以下馆子胡吃海喝,而这些发达国家的民众却不敢天天下馆子的重要原因了。

500

▲11月3日,郎君在外消费了228.69欧元,而针对这228.69欧元,郎君必须额外支付22%的消费增值税,也就是50.31欧元,而这并不包含产品本身已含的其他税费。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呢?我们可以简单举个例子:假设你月工资是3000欧(很大一部分人达不到),扣除第一刀的税收额度,你的余额应该在1500-2000欧出头左右,这点税后工资对应起当地的物价、劳动力价格以及各种税收,显然是有些吃力的。

所以,你要有机会到这些国家,交一两个当地的普通朋友,你第一天约他们下馆子吃大餐,他们欣然接受,第二天再约,人家摆摆手不去了,因为消费不起,税太高了。

500

那么问题来了,他们税收这么高,下面的老百姓难道不反对吗?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当然反对,但反对的比例并不高,更多的人还是乖乖的交税,或者默不作声地逃税,当然被抓到了可是重罪。总的来说,其实多数人有怨言,但却没有到揭竿起义的地步,这又是为什么呢?

关于这个问题,前些日子我刚好和我的朋友安德烈聊到过,我对他抱怨:“你们的税太高了,你们怎么能忍受的了呢?”

他听完我的抱怨和质疑,耸了耸肩表示“税确实太高”,但他补充到:“虽然税很高,但我们有全世界最好的免费医疗体系,免费教育体系,以及各种福利保障。”

500

安德烈的思维方式其实不能算错,因为他们的确在很大程度上做到了“形式主义免费”,很多西方人也是持有这样的观点的,这是他们基于“我们是最好的社会体制”的思想基础。简单地说就是:他们被灌输了特定的思想,并认为“这样是最好的”。说白了,就是被洗脑了。

这种“被洗脑”的过程是至始至终的,首先他们从小生活在“西方中心论”里,他们从小所接触的教材、报刊媒体、电视节目告诉他们的都是“我们是最先进的、最正确的”,与此同时,对于其他制度和其他非西方资本主义阵营,却是极力的抹黑、丑化。

500

▲CNN、BBC等西方媒体,颇爱丑化非西方阵营国家,在英国“死亡集装箱案”尚未查实死者国籍的时候,他们便大声质问:为什么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还有这么多人集体偷渡到英国。而目前已查实,死者均为越南人,于是被攻击的又变成了越南社会。

而CNN、BBC、Facebook、Youtube之流的西方媒体,一直以来的“除了欧美哪都黑暗”的宣传操作,则进一步巩固了上层组织“薅羊毛”的社会基础。总结来说就是:让你们相信这里的先进和伟大,然后你们乖乖交税吧!

500

▲境外谷歌Youtube博主,因为宣传正面的中国而被限流,11月3日他发表视频表示自己“被Youtube删除了大量粉丝”。

除了教育、媒体的双重洗礼,他们的社会思想多“非此即彼”(对事物个性的极端化认知)也巩固了资本家薅羊毛的基础,因此他们普通人很难察觉本国社会发展的内在问题,显得相对固执,单纯地认为自己生活得自由、民主,没有被“薅羊毛”,而生活在其他地方的人,都是“奴隶”。

然而,像郎君这样的外来旁观者,却看得分明:西方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重税之下,钱财看似为民所用,却大量用途不明,路也不修,桥也不建,就连所谓的各类“福利项目”,也暗藏玄机。

500

2:福利免费,哄你入睡

像郎君这样的合法性“海外党”,在西欧申根国中长期停留,其实是享受和当地民众同等的福利待遇的,但这前提是先交“人口税”,然后再办一张欧盟的申根居留证(类似于中短期绿卡)。

但是,每年交完各种税,这张与各种“福利”、“服务”挂钩的居留证,却总能等得让人头疼。尽管官方文件上写着一个月便可下发,但往往是要等待数月之久,拿到手的时候有效期早已很短,甚至不少人拿到了“过期证件”。

而没有及时拿到相关证件,很多事情“不好办”,也无法离开办证国前往第三国进行经济活动,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把办证者限定在了其国土境内,然后“薅”其羊毛。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很多,但最根本的是原因是“只收税不办事”,之所以出现出证效率低的情况,首先是因为安排的办事人手不足,其次是收了税的机关公职人员每周只上2.5天班,也就是每天只工作半天,而且在这短暂的工作时间里公职人员的作风还往往是不紧不慢的。

500

这种“只薅羊毛不办事”的情况在近年来越来越严重,以至于众人忍无可忍,不少人出面质疑“交的税都白交了”。而为了安抚民心,避免因此进一步引发不满情绪,2019年他们脑子灵光一闪,说:全力以赴提高效率和服务水平。

好了,大家都期待着这“税”交得值,这服务水平能起来了。可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他们承诺给纳税人的效率是这么提高的:限流简单来说就是,原来一个月能接受1万份申请,现在限流到3000份,剩下的7000人慢慢等,而且所缴的相关税额一分不少,甚至更多,简直就是“神一样的操作”。

如此一来,像郎君这样的外籍纳税人就遭了殃了,跑遍申请窗口也拿不到相关申请文件,只有着急的份。而他们这些“资本主义上层管理机构”,一点也不亏,一来并不影响“收益”,二来工作量还大大减小,单位时间内提供的相应服务也会因为拖拉而减少不少,表面上说是“提高国际服务水平”,实际上是“薅”得更随性了。

500

▲因为当地政府部门“改革”,而进一步被逼上“绝路”的郎君和不少外籍人士一样,开始四处寻找帮助。很显然,我们虽然缴纳了费用,但似乎交的高额费用并没有用在政府允诺的服务升级上,钱去哪里了,我们无从知晓。

这一点,其实不仅仅是针对合法的外籍公民,同样被“薅”得有苦说不出的,还有他们的本国公民,在“高税收+低服务水平”的模式下,其所承诺的福利待遇,都大打折扣,那些原本说得好听的免费福利,体验起来却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这就好比医疗,在这些国家中,除了美国等少数几个连基础全民医保都没有的国家外,多数国家都是传说中的“医疗免费”的福利国,也就是看病不花钱。但前期我们已经说了,所谓的“医疗免费”,也是建立在高税收制度和保险制度下的,这也是他们大肆收税的重要依据。

500

然而,事情往往说得好听,体验起来却非常差。例如:虽然有家庭医生,但预约见家庭医生往往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有时候病都好了方才见到,而且家庭医生的水平无法保障;医院也不是随便就可以去的,非急救(危在旦夕者),通常需要经历漫长的等待,效率低得吓人,而像照胃镜、拍光片、做手术等“大型工程”,往往需要预约数月,甚至一到两年之久。在这种模式下,能熬起的熬,熬不起的,只能自掏腰包去收费高昂的私人医院。

郎君读者此前的分享:

500500

500

如此看来,“薅”了这么多羊毛的上层组织,似乎是在忽悠民众了,于是有人开始不买保险、不交税,或者是另寻出路了。像郎君这样的,这两年则机灵地找“第三方私人保险”解决了这个问题,在医疗服务同样的水平条件下,所支出的仅为原来的30%-40%。

可是,资本国度上层见状却不开心了,他们紧接着便出了新的政策:不买官方的医疗服务项目视为无效。说白了就是:你得让我薅,不让我薅就取消你的合法性。

总的来说就是:这种明面上的“免费医疗”,其本质是薅羊毛的借口,表面上看医疗确实免费,但却通过其细节敷衍老百姓,高昂的税收与相关的服务水平似乎并不匹配,后头收缴费用的组织,早已赚得盆满钵满。

500

这种模式的骗局其实很简单,我们可以举个例子:假设有10000人缴纳相关医疗税费和保险费用,一年内按正常值应该至少有100人享受到了相应的服务,但这样显然不赚钱,甚至可能出现“倒贴”的情况,于是资本上层机构和医疗部门便通过降低医疗效率的手段进行限流操作,在这种情况下,一来医院一年内要服务的对象从100人减少到了10人,成本大大缩减,二来还可以将不少人往收费高昂的私立医院引流,实现“二次营收”。

500

同样的情况其实还出现在中小学免费教育上,在这些所谓的资本主义高福利国家,中小学免费教育往往都存在着两种极端:教育水平偏低的公立学校,以及偏向精英教育的私立学校。简单的说就是:私立学校教育水平没保障,虽然是免费,但经常连合格的老师都安排不上,而昂贵的私立学校却截然相反,两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所以,钱都去哪里了?

其实不管是免费医疗,还是免费教育,亦或者是其他的资本主义福利项目,从“说得好听”到“骨感现实”,其巨大的落差都在告诉我们:资本世界无利不欢,其背后“薅羊毛”的算盘,打得可精了。

不是每一个资本家都是坏人,也不是每一个资本家都是好人。正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这样的道理,想来也够我们品味许久了。

500

本期内容《灵魂拷问:西方资本主义社会是怎么“薅羊毛”的(上)》就到这里,内容比较多,我们下一期《灵魂拷问》再谈西方资本主义社会上层是怎么通过“蛋糕分配”收割社会财富的。

作者:刘斯郎,有态度的95后独立撰稿人,立足于海内外不同视角看问题的情怀作者。曾创下个人全年全网矩阵阅读3亿次的纪录。代表作品《超级中国》系列文、《真实的中国与世界》系列文等。

本期相关参考内容:

郎言志:“我在国外看了几次病,才发现自己欠中国医生一声谢谢”

郎言志:高福利是怎么成就西方之后,又毁掉西方的?

郎言志:致同胞:中国人要相信自己,千万不要上西方“非此即彼”的当!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