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最长寿网综《奇葩说》,新一季如何重新出发?

500

作者|杨  雪

编辑|友  子

500

#奇葩说第六季阵容#、#被肖骁说哭了#、#黄执中输给雷哥#……

10月31日,《奇葩说》第六季(下称《奇葩说6》)正式回归,开启了每周四、周六一周双更的节奏。节目播出两期后,多个话题引发热议,登上了微博热搜。

500

上周六播出的第二期,BBking黄执中的意外败北,让新一季节目的火药味更加浓厚。凭借更残酷的赛制、更密集的观点、更奇葩的选手,《奇葩说6》从开分的8.5分升至了8.7分,不降反升,迎来了开门红。

500

作为网综市场的第一个爆款综艺,《奇葩说》自2014年开播至今,一年一季从未断更。《奇葩说》不仅打破了“爆款网综不过第五季”的诅咒,而且六季下来平均评分达8.36分,在国产综艺中排名前列,官博的粉丝数更是超过了160万。

500

但《奇葩说》这六年的路走得并不顺风顺水。伴随着老奇葩的相继出走、新奇葩的人才匮乏,以及新老奇葩始终存在的内斗问题,加上辩题的受限、政策把控的严格、网综市场的竞争加剧,这个语言类综艺IP也面临着老化。

焦虑的米未传媒转而进军音乐类综艺,在今年5月推出了《乐队的夏天》,迎来口碑、人气双丰收,并在前不久爱奇艺举办的秋季招商会上,宣布第二季将迎来20支乐队阵容。

500

不再是米未唯一的头部综艺,《奇葩说6》是如何在选手和辩题方面“重新出发”,再焕生机的?

500

3万多人选出56人,新人撑起《奇葩说》?

500

第六季首期节目播出后,知乎上“《奇葩说6》你最遗憾谁没有来?”迅速成为了热门话题,短短几天内多达486个回答。

粉丝们罗列了长长的名单,既包括之前的导师高晓松、张泉灵、何炅,还包括多位离开《奇葩说》舞台的老奇葩们,包括陈铭、马薇薇、姜思达、范湉湉、欧阳超等。

毫无疑问,人才的流失成了《奇葩说》迈不过去的一道坎。两季“BBking”陈铭和马薇薇的同时缺席,是《奇葩说》六年第二次出现标志性人物的退出,第一次则是姜思达和范湉湉的退出。

500

面对观众的不舍,陈铭也在微博作出回应,称自己要去攀登新的山峰。在《奇葩说》功成名就之后,陈铭继续活跃在各大综艺中,包括《最强辩手》《非正式会谈》《少年说》等,在婚恋、时尚、选秀等多个领域发挥自己能言善辩的特长。

作为米果文化副董事长、米未传媒签约艺人,马薇薇在《奇葩说》的舞台上活跃了整整五年。2016年,米未为其开设了个人脱口秀节目《黑白星球》。

500

小试牛刀后,马薇薇又在今年创办了《爱思不si》的对话栏目,变身主持人,和肖战、吴青峰等多位明星展开7天7问,就此与《奇葩说》的历程暂告一个段落。

500

在《奇葩说》第六季阵容官宣当晚,马薇薇深情地表示,《奇葩说》是她永远的娘家,《爱思不si》是她的婆家。

500

另一位老奇葩姜思达从《奇葩说》第四季开始缺席,以米未签约艺人的身份推出了《透明人》的短视频节目,做“少数派报告”。2018年5月,姜思达宣布离开米未,成立个人工作室,在今年10月,姜思达又与腾讯新闻合作了《仅三天可见》的全新访谈节目。

范湉湉同样参加了三季的《奇葩说》,随后选择了回归自己“梦开始的地方”——影视圈,在各大网剧、电影中频繁亮相,还积极参加了《演员请就位》等演技综艺。

500

(范湉湉在《演员请就位》中助演)

不论是陈铭、马薇薇还是姜思达、范湉湉,老奇葩们在《奇葩说》的舞台上都是不可替代的。他们多季的精彩表现培养了一大批忠实的粉丝群体,粉丝转而追随他们上的其他综艺或访谈节目,对《奇葩说》而言,每一位老奇葩的出走,都会给节目带来不小的粉丝数目流失。

为了弥补,《奇葩说》过去几年不断在吸引新奇葩的加入。第四季的马剑越、臧鸿飞,第五季的詹青云、熊浩,以及第六季前两期脱颖而出的小黑、许吉如和oner成员岳岳,都成为新人中的佼佼者。

500

《奇葩说》的核心在于“奇葩”,新老奇葩的实力直接决定着节目的成功与否。到了第六季,节目组扩大筛选规模,自今年6月起在全国7大城市进行线下海选,还进行了海外主要城市的选拔。

“中国最大的优势就是人多。”节目组最终收到了超过36000人的报名信息,并筛选了3000多名选手进行面试,选拔出最后的56名新奇葩。

《奇葩说6》的56名奇葩中,新奇葩占比超过了半数,包括抖音网红、狼人杀选手、脱口秀演员、哈佛学霸、创业公司老板和外国留学生,呈现出更多职业背景和人生经历,如鲶鱼般为节目注入了新鲜血液。

从前两期节目来看,以颜如晶、肖骁为代表的老奇葩继续保持自己的高水平,许吉如、小黑、战胜黄执中的雷哥等新奇葩表现都令人惊喜,外国人星悦更是创造了92比7的超高比分,接下来更多新奇葩们的表现也让观众拭目以待。

500


小欢参加了本季节目的上海海选,并在北京复试环节遭到淘汰。小欢向数娱梦工厂介绍,“线下海选环节第一轮是自选话题,第二轮是抽签定题,给2个小时的时间进行准备。我们输了,整组都被淘汰了。”

他也补充道,“不过我在这个选拔的过程中,如愿见到了傅首尔、邱晨、颜如晶三位喜欢了很久的选手,已经很满足了。如果《奇葩说》明年还有第七季的话,我还会继续参加选拔。”

500

网罗上万道辩题,“奇葩”话题还有得说吗

《奇葩说》的一大核心是“奇葩”,另一大核心自然是“说”。除了选手之外,辩题也是节目的重要看点,辩题的好坏直接影响到内容的质量。

节目走到第六个年头,辩题依然是绕不过去的一大难题。辩题首先要有辩论的价值,具备社会价值和意义,其次不能带有太明显的预设,还要满足综艺娱乐的趣味性,而且不能和前五季的100多道辩题有所重合,并且还要考虑到监管的压力。

500

10月31日《奇葩说6》线下看片会上,BBking、米果文化创始人之一的邱晨在映后透露了很多幕后细节。

关于《奇葩说》的辩题究竟是如何产生的,邱晨提到了两点:“可辩性和纵深感。可辩性的判断,就是为了确保正方反方不要悬殊太大,以避免不公平的情况出现;而纵深性则是指内容的可拓展性,经得起正反双方的反复论证。”

第六季延用了之前几季的筛选机制,从网上搜集了超过万道的辩题,再让多名用户对辩题进行排名。因此,辩题朝着更为生活化和实用性的方向发展。节目组还适当降低了情感类题目的比例,聚焦在一些社会热点现象。

500

开播当天下午,《奇葩说》官方微博公布了11道海选辩题,“异地恋伴侣反对我和异性合租,我要搬吗”、“该不该加入吐槽上司的局”,选题更生活化,在爱情、亲情、友情、人生、职场等领域内均有涉猎。

但随着辩题选择范围愈发局限,讨论话题的锐减少,而观众的精神阀值在日益提高,思考能力也在不断加强。近两年《奇葩说》不少辩题都让人感到鸡肋,遭致了网友的批评:

“ ‘正确的废话还要说吗’这个辩题真是莫名其妙,最后也没辩出个所以然来。”

“这些辩题只是讨论大众生活中会遇到的问题,并没有关注到少数群体。题目总是绕不开情情爱爱,可惜了某些选手和嘉宾。”

《奇葩说》之前因话题敏感而多次遭遇下架,部分节目下线或整改,《奇葩大会2》更是整个节目被“连锅端”。由于监管全面趋严,其赖以生存的表达空间不可避免的受到挤压,自由表达的路越来越窄。

出于“求生欲”对内容安全的考虑,节目的辩题也从尖锐的社会话题,变为了“认真你就输了吗”这类无可不可的哲学话题,减弱了节目在辩论上的关注度,试图用有更大包含范围的故事性来吸引年轻受众。

500

米未“再出发”

《奇葩说》背后的米未传媒,这两年也承受了不小的压力。

500

一方面《奇葩说》尽管做到了第六季,但话题度相比以往下滑了不少,口碑从第一季的9.1分到第五季的7.4分,逐渐呈现出疲态。

另一方面,米未推出的其他综艺均反响平平,转投优酷的《拜拜啦肉肉》没有水花,《饭局的诱惑》和衍生的《饭局狼人杀》并未能持续,马薇薇主持的《黑白星球》播出几期后便停播下架,而脱胎于《奇葩说》的《奇葩大会》今年也没了下文。

成立了4年的米未,自2016年4月宣布获得A轮融资,估值达20亿后,在资本市场上再没有其他消息传来。

与此同时其他语言类节目受到了热捧。同样深耕语言综艺的笑果文化,手握《吐槽大会》和《脱口秀大会》两档爆款网综,刚在今年4月完成B轮融资,最新估值达到了30亿元。

内容创业的重压之下,米未来到了转型的关键时刻,亟需证明自己具有持续生产优质综艺产品的能力。

经过八个月的筹备,《乐队的夏天》5月25日晚在爱奇艺上线。米未第一次走出了语言综艺的舒适圈,进军非语言类综艺,借由《乐队的夏天》开辟了新的内容疆土。

这档音乐综艺成为了去年夏天的网综新爆款,豆瓣评分从开播的7.1分一路攀升至8.7分。

500

与此同时,虽然参赛乐队五花八门,很多乐队成员都很年轻,但节目价值取向牢牢把控在“热爱”的范畴内,绝不越雷池一丝一毫。

500

如同《奇葩说》让辩论破圈一样,《乐队的夏天》也让小众乐队进入了大众的视野,把更多年轻人吸引到了各大音乐节和Live House的演出现场。

明年《乐队的夏天2》还将集结黑豹乐队、好妹妹乐队、丢火车等20支乐队,成为米未和爱奇艺的又一档头部节目。

米未用《乐队的夏天》,证明了《奇葩说》具有可复制性:选取一个小众群体,丰富的选手配合有资历的导师,通过独特的演绎方式、诙谐幽默的段子,吸引年轻观众,输出“有趣”的价值观念。

500

节目的价值观也得到了官媒的盖章认可。人民日报今年7月曾发文称赞:“《乐队的夏天》给予了独立音乐全新的机会,用年轻人喜爱的超级网综模式,让乐队展现自己的歌曲和理念,与观众共同探讨多元的乐队精神内核,为中国音乐产业带来了全新活力。”

即便如此,趋势不断变化,任何公司都很难保证随时拿出爆款。用《奇葩说》总制片人、米未传媒联合创始人牟頔的话说,“做综艺公司的宿命,就是一个接一个的做,永不停歇地做下一部。

好在《乐队的夏天》为米未开拓了新的赛道,米未再一次证明了自己的内容持续化生产能力和内容安全保证能力。《奇葩说6》也因此能够卸下压力,更好地“重新出发”。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