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不要幻想成为中国人的战俘!”在朝鲜战场志愿军保持一项纪录,无人打破

500

杀个俘虏很难吗?从来不杀,更难

提到朝鲜战争,我们都知道志愿军是在关键时刻渡过鸭绿江,将“联合国军”击退到三八线,奠定了东亚的战略均势,直到现在,我们仍然在享用志愿军赢得的和平红利。

志愿军以劣势装备与地球上最强大的武装力量对垒,不落下风,展现出了高昂的战斗意志和高超的作战艺术,令全世界对新中国刮目相看。

500

但志愿军不仅仅是能打,而且还是保有一个其它军队很难企及的纪录——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是唯一没有屠杀战俘和平民、没有战争罪行的军队!

按照相关国际法,战争罪行是指武装冲突时违反战争法或国际人道法的行为,包括“谋杀、虐待、或将被占领土上的平民居民驱逐至劳改营”,“谋杀或虐待战俘”,“肆意摧毁城镇和村庄,以及任何不具备正当军事或民事的破坏。

500

▲德剧《我们的父辈》中,德军处决平民

简单的讲,战争罪行可以理解为杀虐战俘或平民,无必要的毁坏平民财产

把战争限制在军队之间,让平民远离战争,这当然是一个美好的愿望。表面上看,各国军法都有禁止杀虐俘虏和平民的条款,然而真打起来,杀红了眼,这些条文很难得到执行。

自有战争以来,虐杀战俘和对方平民,一直是战胜者事实上拥有的特权,要么是为了消除后患,要么就是单纯的报复泄愤或者制造恐怖。

500

▲苏军二话不说枪杀德军伤员

二战中德日法西斯犯下的累累罪行就不用多说了,即使是被视为正义之师的盟军,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苏军杀到德国,在“他们的土地、他们的人民、他们的血”这句话面前,对付战俘和平民丝毫不手软。

500

▲《兄弟连》中新兵目睹法军杀俘一脸愕然

老兵表示习以为常

闻苏丧胆的德国兵争先恐后的向英美投降,却不料被关进了恐怖的“莱茵大营”,就像被杀虫剂喷过的苍蝇一样,在饥渴中纷纷被慢性死去……

到了朝鲜战场上,韩朝美均有诸多“互屠”的记录。

韩国屠杀

早在战争爆发之前,草木皆兵的韩国就已经对左翼人士展开屠杀,仅在“保导联盟事件”中,就有至少10万人遇害。

500

▲韩国处决政治犯

战争爆发后,韩国害怕监狱中的“政治犯”为朝鲜所用,索性全部杀掉。屠杀主要在中部的清原和东南海岸的蔚山进行,“犯人”双手被反绑,警察向脑后开枪,场面十分血腥,执行的韩国警察手都在发抖……

旁观的美军军官称之为“宰火鸡”,美军文件用“惨绝人寰”来形容现场的情景——“尸体滚下山谷,数小时后还能听到一息尚存的人们发出的呻吟……”

英国记者阿兰·威宁顿在1950年夏天的报道中写道:“美国军官乘数辆吉普车到达现场,监督了屠杀的执行……尸体苍白的手和脚从泥土中伸出来……”死者数量至今难于统计。

500

▲《太极旗飘扬》中韩军屠杀俘虏

韩军在战争初期的南撤途中,虽然很狼狈,一路上却也不忘假扮人民军,引诱出“左翼人士”并大肆杀之。

跟着美军打回来后,韩国又在“收复地区”组织“治安队”、“灭共团”,对“亲共”的平民以“附匪者”的罪名进行屠杀,许多无辜百姓和难民被扣上“红匪”的帽子,遭到枪决,或被扔进大海,甚至干出过把妇女乳房切掉这样变态的恶行。

500

▲韩国“处理”“通匪分子”

朝鲜屠杀

朝鲜这边也好不到哪里去。

朝军占领汉城后,将医院里的没来得及跑的韩军医护人员和伤兵统统干掉,在全罗北道井邑郡,朝军将被抓的韩国军警、公务员等150多人,用木棍、石头和枪决的方式杀掉,埋在废矿坑,又将350名犯人浇上汽油烧死。诸如把“反动分子”赶进壕沟扫射之类的事件,也非常之多。

仁川登陆后,朝军撤离大田之前,将关押在刑务所的“右翼人士”(人数有400至6800人的不同说法)枪杀或活生生丢入井中,后来的韩国总统金大中差点丧命于此。

500

▲朝军“处理”“反动分子”

据现在的统计,在被朝军占领的地区,共有12.9万人以“亲美、亲日、民族叛乱者、反动分子”等罪名被“肃清”,方法是枪杀、投井或火烧。

韩朝拉锯的地方,老百姓就更惨了。他们要么成了“反动分子”,要么成了“通匪分子”,被反复屠戮。仅顺昌郡这一个小地方,两年间死于双方屠杀的就有7000多人,无论老人、妇女、儿童,皆不能幸免,手段同样是枪决、火烧、竹枪刺死等,惨不忍睹。

500

▲被朝军处决的美军战俘

在对待战俘方面,美国大兵一旦被朝军抓住,如果只是挨打受饿,那就算感谢上帝了——1950年8月17日,韩国庆尚北道漆谷郡倭馆邑303高地,41名美军战俘被反绑双手枪杀,这就是非常有名的“303高地屠杀事件”


美军屠杀

美军自己也脱不了干系,麦克阿瑟视韩国进行屠杀为其“内部事务”,禁止干预,而且战争一打起来,美军自己也要动手。

美军这个外来者本来就把韩朝双方都看低一等,又由于不熟悉地理民情,对“穿白色衣服的老百姓”非常容易神经过敏,反应过激,杀起平民来毫不手软。

500

▲韩国军迷重演洛东江战役

其实当时老百姓死的更多更冤枉

美军在战争初期的撤退中,因为害怕朝军混在难民中接近,将难民视为大麻烦,骑一师曾接到命令——“可疑难民,无条件射杀”。当数百难民拥挤在洛东江大桥上企图过江时,美军炸断桥梁,侥幸未死的难民落水游到岸边,又遭到机枪扫射。

此外,美军还制造过老根里事件(死400多人)、信川事件(死3万人)、军舰炮轰浦项、战机扫射难民队伍等事件,死掉的平民不计其数。据韩国学者统计,仅发生在今天韩国境内的各种屠杀事件,共造成当时韩国人口二十分之一的死亡。

唯一没有屠杀行为的军队,志愿军

直到志愿军到来,血腥的战争中才出现了人道主义的光芒。不少原来必死无疑的战俘因为志愿军的到来而获救,平民也免于被屠杀。

一位名叫霍华德的美军老兵回忆,他被朝鲜人民军抓住后,本以为穿戴整齐的朝军会比较“正规”,却不料先挨了一顿痛打,朝军还打算全部处决。绝望之时,一名路过的志愿军小战士制止了处决行为,并且一直原地看守,直到把他们交给了志愿军的大部队……

此后,霍华德一直认为,这位小战士“简直就是天使”

500

▲《集结号》截图

军史作家,开国少将蔡长元将军(参加过铁原血战)之子蔡小心曾在微博上发表过一个故事,是一个美国老兵关于志愿军“送还伤员”的回忆。

战争中,一个名叫马丁的美国老兵所在连队与志愿军隔一条公路对峙。有一天上午,他发现对面山城上走来六个人,其中两名是志愿军,举着一面红十字旗,而其它四个人,居然是缠着绷带的美国人!

500

疑惑中的美军连长带着马丁和一名医护兵小心翼翼的迎上去,发现其中一名志愿军会讲一点英语,表示自己是医生,这几名轻伤员是俘虏,但条件所限无法后送,医药也不足,所以把伤员都交还给美军,后面还有几个重伤员,希望抬下来时美军不要开火……

500

▲不择手段的日军令美军心惊胆战

但中国人绝不可能拿战俘和平民当挡箭牌

这个要求令美军连长十分惊讶,中国医生表示,“我们不是日本军队(不会跟在伤员后面搞板载冲锋)”,紧接着,十几名中国军人用五副担架抬着美军重伤员走到公路上放下。马丁能看出他们全部得到了救治,都还活着。

等美军伤员被抬走后,中国医生又向美军医护兵提出要一点药品的要求,医护兵二话不说直接就把医药箱递了过去,还把口袋里的药也全部掏出来了——连长就在一边看着,没有吭声……

500

被志愿军抓获的美军士兵詹姆斯·乔治·温纳瑞斯(前排左二),他的经历更能说明问题,他所在的部队在1950年11月底被志愿军截断后路,和几名同伴躲进一个山洞里瑟瑟发发抖。

后来,他从洞口往外看,发现志愿军拿着钱从朝鲜老百姓那里买白菜、大米等食物做给俘虏吃。温纳瑞斯感到不可思议——世界上有这么好的军队?这些东西拿枪去抢不就行了吗,根本用不着花钱买……

500

▲受到感召的温纳瑞斯真的一辈子留在了中国

他后来成为山东大学的英语教授,2004年去世

看到这些后,温纳瑞斯和其它几个士兵突然明白了点什么,他们爬出山洞,下山投降。一名高个子志愿军军官给了每人一支香烟,用英语说:“你们要是投降,就坐下……你们不要怕,我们会待你们很好,等停战和平以后,我们要将你们送回家。战争的责任不是你们,而是美国一小撮搞政治的人。”

之后,志愿军带着俘虏们到附近村庄农户取暖,找饭吃。温纳瑞斯发现,每一次志愿军都付钱给老百姓,非常和气,没有一点蛮横的姿态,这与美韩朝都大不相同。


美军司令官李奇微在回忆录中写道:

“中国人是坚强而凶狠的斗士……较之朝鲜人他们是更加文明的敌人。有很多次,他们同俘虏分享仅有的一点食物,对俘虏采取友善的态度。中国人甚至将重伤员用担架放在公路上,尔后撤走(然后通报美军),在我方医护人员乘卡车(有时用直升飞机运)到那里接运伤员时,他们没有向我们射击。”

韩国大邱大学教授金荣范专门致力于研究朝鲜战争时期屠杀事件,朝鲜、韩国、美国,都不难找到屠杀平民和战俘的劣迹,唯独志愿军一件也找不出来。他得出的结论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是唯一没有屠杀平民(战俘)的队伍。

500

▲人民军队曾经用人道主义

把最为顽固的日军俘虏也给改造过来

道义何来?

如果只论狭义的战场,没有哪支军队能始终百战百胜,但是在道义的战场上,志愿军无疑获得了完胜。

这首先是因为在中国的文化传统中,就有与人道主义非常接近的仁爱思想;其次是因为人民军队继承和发扬了这种传统,把“优待俘虏”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作为核心价值观严格继承了下来,成为人民军队深入灵魂的烙印。

正义的战争,目的是为了和平,是为了消灭战争,而不是单纯为了杀人。

500

▲哪支军队最文明,老百姓最清楚

在对待平民的问题上,志愿军的原则其实很简单,就是把老百姓当人看。仅这一点,就是其它几方难以企及的高度——如果把老百姓视为工具和资源,或者视为麻烦和威胁,那么,只要感觉有必要,大开杀戒还会有心理负担?

只有志愿军做到了“把人当人”,哪怕是敌人,而且始终如一。经历过日本殖民统治,饱受战争摧残的朝鲜老百姓当然会有所比较,清楚谁才是好人——他们自发地为志愿军修补道路,运送物资,救护伤员,提供住宿和食品,甚至强行抢过洗衣盆,跑到河边为志愿军洗衣服,“为我们的恩人洗点衣服,还用得着谢!

500

▲如果底层士气瓦解,长官的凶狠也无济于事

人民军队一以贯之的人道主义传统,在面对从国内军阀到日本鬼子的各种敌人时,不仅让自己占据了道义优势,赢得人民支持,更会让对手的士气大受打击——但凡还有一点点人性,就无法对这样一支军队产生仇恨心理,作战就会趋于走过场,这无疑是另一种“双赢”。

前面的那位美国老兵马丁后来回忆,经历了志愿军送还伤员的事情后,原本脾气很大的连长明显有些厌战,整个连队也几乎没了战斗力。

500

▲受到志愿军人道对待的英国战俘George E.Newhouse

被释放后当选上院议员,一生都对华友好

马丁自己的感受则是“再也无法把中国人当成敌人了”,因为在战场上,他们(志愿军)凶猛无比,战场之外,他们比美国士兵还要善良,这样的军队是不会邪恶的……他每天都祈祷自己能活下来,也祈祷不要去打死中国士兵。

直到现在,当美军在进行残酷的“被俘生存训练”时,每当发现有人忍受不了,抗不住折磨,教官都会高声狂吼:“你们不要心存侥幸!不要幻想成为中国人的战俘!

军武菌认为,这或许就是对“文明之师”的最好褒扬。

更多有趣好玩的军事文章、视频、图片、电影、游戏,请关注“军武次位面”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公众号搜索“军武次位面”点击关注!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