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掉队的乐视大楼不保,而腾爱优已经在强势改变内容行业了

作者|顾韩

最近几天,许久不见的贾跃亭突然回到风口浪尖,先是传出在美申请个人破产重组、与甘薇离婚等消息,又被乐视网隔空喊话还钱。

500

同时,有媒体发现,位于朝阳公园、占地2万平方米、曾经报价14亿元的的乐视大厦将于11月进行司法拍卖,起拍价6.78亿,相当于评估价的7折。这可真真是现实版的“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

网络视频十余年,自制内容六七年,市场格局风云变幻。吹呀吹呀、骄傲放纵的乐视如今风雨飘摇;存在感不强的“转学生”芒果TV靠网综逆袭超车;撤出版权竞争的搜狐视频押宝自制剧,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相爱相杀多年、仍然留在第一梯队的腾爱优,俨然成熟了许多,在共同利益面前主动抱团,开始以一种更为强势的姿态改变内容行业了。

500

《倡议》点名撕番、改剧本等乱象

直指艺人环节

继2018年4月《关于规范影视秩序及净化行业风气的倡议》、2018年8月《关于抑制不合理片酬,抵制行业不正之风的联合声明》之后,10月21日上午,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三大平台再度发声,联合正午阳光、华策影视、柠萌影业、慈文传媒、耀客传媒、新丽传媒六大影视制作公司发表了《关于加强行业自律,促进影视行业健康发展的联合倡议》。

从题材创作等宏观导向,到剧组风气、合同规定等细节,《倡议》均有涉及,包括六项倡议、一个联合行动:

一、倡导价值引领,确保政治导向。

二、倡导守正创新,勇攀创作高峰。

三、倡导勤俭节约,抵制“浪费”之风。

四、倡导“德艺双馨”,反对虚荣攀比。

五、倡导廉洁从业,纠治“贪腐”乱象。

六、倡导诚实守信,规范经营行为。

任何违反上述倡议内容的机构、个人。经核实确认后,九家倡议方将一致行动,视其影响采取包括一定期限内暂停合作等相关措施予以警示。

第四条尤其具体,直接点名撕番位、改剧本、耍大牌等艺人环节的种种乱象。

500

用朋友圈的白话版来说,就是“请艺人不要随意修改剧本,不要决定必须和谁演、谁拍,必须署名第几第几,变相要投资权,一带N人,以后最多1+3!”

别的且不说,番位排名这一问题可谓新鲜火热,本月初《小小的愿望》刚刚带我们温习了一遍,流量生花的饭圈为此更是常撕常新,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500

“番位”一词源自日本,但在国内语境中语义已发生变化,相当于演员的地位象征。三番以内才能算进明星的实绩,因此粉丝、特别是流量粉丝会在番位问题上寸步不让。

然而,在意番位问题的不止粉丝。早年《画皮1》甄子丹居首、《画皮2》双女主疑云,成就了国产番位第一案;2016年影版《盗墓笔记》启用鹿晗、井柏然出演瓶邪,团队曾亲自下场,两家粉丝闹得水火不容;今年《小小的愿望》,彭昱畅工作室直接发布声明喊话片方,彻底捅破窗户纸,将问题推到台前。

有些或许是合理维权,但毫无疑问,明星团队之间的暗中较劲,粉丝之间的腥风血雨,会给正常的拍摄或者宣传活动平添许多阻力。番位之争如此,改剧本、耍大牌等同理。

以往单靠呼吁倡议与媒体监督,这些问题无法得到有效解决,但如果是由集投资方、买方、播出平台、运营宣传等多重角色为一体的视频网站来施压,没准真能有所改变。

打击天价片酬 ,抛弃“唯数据论”

均见成效

回顾一下,上一次三大平台、六大制作公司联合动作是针对片酬问题。声明表示,每部电影、电视剧、网络视听节目全部演员、嘉宾总片酬不得超过制作成本的40%,主要演员片酬不得超过总片酬的70%  的最高片酬;单个演员的单集片酬(含税)不得超过100万人民币,其总片酬(含税)最高不得超过5000万元。

彼时,“天价片酬”、“洗钱烂剧”、 “阴阳合同”等问题已经多次成为热议焦点,天怒人怨。

500

中共中央宣传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电影局等联合印发《通知》,要求加强对当下影视行业存在的如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偷逃税、不遵守合约等诸多乱象问题的治理,推进依法纳税,促进影视行业健康发展。作为响应,同时也是“自救”,三家平台联合发声。

虽然限薪一事在落地过程中势必要牵扯到各种利益纠纷,但阵痛之后,大部分演员的片酬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某影视公司资深制片人曾对媒体透露,限薪之前,某头部流量小花的电视剧片酬约8000万(含税),限薪后降幅约达60%。而相比之下,老戏骨和翻红演员的片酬并没有太大改变,有的原地踏步,有的甚至逆境上涨。

另一在联合整治之下逐渐消失的毒瘤是流量造假。

500

2018年9月3日,爱奇艺发布声明,宣布正式关闭显示前台播放量,并“以综合用户讨论度、互动量、多维度播放类指标的内容热度,在各端逐步代替原有播放量显示”。

2019年1月18日,优酷也发布声明宣布关闭前台播放量显示,同步在优酷站内启动“热度指数”,通过计算用户在优酷全平台的多维度行为(如连看、拖拽、收藏、弃剧等)综合反映影视内容的影响力和社会价值。

同一时期,猫眼、灯塔、骨朵、云合等第三方数据机构也开始构建新的评估体系,推出热度或各种指数概念,以期综合反映剧集的播放、互动、舆情等各项表现。

这一行动的效果更为明显,想一想,我们已经多久没见过“XX剧播放量突破200亿”这种标题了?随着“唯流量论”成为过去,爆款标准正在重新定义。2019年是公认的影视寒冬期没错,照样有好内容、好演员破土而出,得到赏识与认可。

视频网站交足了学费

话语权不断提高

当然,应该看到的是,如今视频网站是站在正义一方,但当初这些乱象之所以猖獗,与视频网站不计成本的跑马圈地不无关系。

网络视频走过十年,大家纷纷不甘于只做一个“货架”,被动跟播,相继试水自制。然而,没有经验也没有作品傍身,只能拼IP、砸明星,搞一份豪华片单以壮声势,又或者大笔出钱扶持自制,吸引大小制作公司。

资本涌动,带来活力的同时自然也滋生出疯狂。起初视频网站也只能自吞苦果,大批粗制滥造的低成本内容、被市场泼冷水的头部大IP项目都得含泪买单,连年加大投入却迟迟无法盈利。

今年爱奇艺世界大会上,龚宇与媒体谈到前几年的版权大战,就直言“过去的七八年时间是严重的方向性错误”、“抢来抢去没意义”,加大原创投入、保持理性方为上策。

500

久而久之,学费交得足够多了,视频网站话语权渐长,强势介入上游、颠覆内容行业规则成为必然。近两年,各大平台不断完善内容评估体系,对于不合标准的项目要求修改或者直接拒收,已经不再是什么新鲜事。几次联合声明,整治乱象,既是为前几年的行为打补丁,也是一种自救,谋求更符合自身利益的长远发展。

比如限薪一事,对于制作公司与艺人来说是打击,对视频网站来说更多是利好。爱奇艺2019年Q1财报显示,自上市以来,其内容成本首次在季度内出现下降,相比上一季度减少18%。片酬与制作成本更加良性的配比,不仅意味着更多优质精品内容,也意味着视频网站可能更快看到盈利的曙光。

影视寒冬期,制作公司更加依赖平台。许多制作公司主动寻求与视频网站的深度合作,比方说,以“乙方”身份为平台打造定制剧。BAT也一早开始了对内容公司的布局。在两次联合发声的六大制作公司中,柠萌与新丽都有腾讯投资,爱奇艺、优酷也各自有多次合作甚至一手扶持起来的内容团队。

如今,在艺人方面,这一局面似乎也正在上演,各家都发展起了艺人经纪业务,同时也在通过各类选秀节目造星。国内音乐市场不怎么给力,火箭少女的妹妹们还未在本职上真正证明自己,就已经四散到各种自制剧里。

另外,据媒体报道,传说中的平台分约已经开始实施,一签签几部,或者一签签几年,让新人与平台绑定,为他人做嫁衣的情况想来会越来越少。凭《陈情令》大火的肖战,新剧《余生请多指教》还是企鹅影视出品,腾讯视频独播。

500

虽然三平台眼下是相亲相爱、共同整治乱象的架势,但终究是竞争对手,而且仍在激情扩张,不断提高自己在内容行业的强势话语权。不负责任地推想一下,照此速度,没准制作公司与艺人终有一天得面临“站队”的抉择。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