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过期IP,还能吃吗?

作者|顾    韩

编辑|李春晖

2019进入下半年,行业回暖,热剧扎堆开机,演员纷纷复工进组。许多听闻已久的IP改编项目迎来了新动向:Priest的《有匪》选中赵丽颖、王一博,已经开拍。沧月作品《镜·双城》,和悬疑古言《簪中录》也重新开始造势,在几家流量粉丝之间点起战火。

不过,这次可不是香饽饽人人抢,而是粉丝们高度一致地表示抱走、不约、还是您请。

500

这年头,除了打call氪金吹彩虹屁外,主动了解行业动向、为偶像事业建言献策,也早已加入了追星豪华套餐。

粉丝听到新料,第一时间就要评估是“好饼”还是“毒饼”。顾名思义,毒饼就是那些在饭圈看来拍完了对艺人没什么助益、反而有可能成为黑点或拖累的项目,能撕走一个是一个。

500

其实,到底怎样算毒饼,也没有个统一的标准。珠玉在前的翻拍剧,三观不够正的都市剧,内容不好改、书粉还难搞的奇幻大IP,甚至播出后更多为同事“抬轿”、于自己性价比不高的类型,都有可能被粉丝归为此类。

甭管业界觉得这IP多经典、数据多亮眼,就比如去年年底企鹅高调发布的《九州.斛珠夫人》,在杨幂粉丝看来也很是糟心。

九州系列、大女主戏,搁几年前会是十分被看好的头部项目,如今怎么就成了毒饼?

食品会过期,明星会过气,IP又岂能永葆青春乎?特别是大IP多为通俗流行文学,最是反应时代风气与审美。

十年前的大IP,跟十年前的时髦女郎一样,如今怎么看怎么土。今天,再怎么多愁善感的少女,怕是也无法对《梦里花落知多少》托付深情了。

当初囤的大IP竟成不良资产

2013年,《致青春》《小时代》等影片在商业上的成功,拉开了IP时代的序幕,大批知名不知名的小说迎来影视化改编。《古剑奇谭》《花千骨》在两个暑假先后大爆,掀起仙侠古偶热,影视公司纷纷哄抢同类IP,意图打造下一个爆款。

500

而随着大批年轻观众的追剧阵地从台转移到网,各家老总不惜放低身段去摸索90后、00后的喜好,想要做出有“网感”的内容,网文IP,尤其是脑洞大开、离地三尺的奇幻、玄幻、魔幻类IP成为一时捷径。加上资本的涌入令国产剧制作成本不断刷新,可以尝试操作这些新型题材。

有些项目如愿吃到了红利,如杨幂挑大梁、成为卫视开年大戏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但更常见的结果还是哑火。

最著名的就是九州系列。作为常常用来对标权游的国产魔幻代表作,每一部影视化之初都十分高调,但表现往往不如预期。

慈文的《华胥引》被批毁原著,收视不佳;作为企鹅影视第一个主控项目的《九州天空城》画风清奇,成为早期上头雷剧一员,从其后续兄弟看,竟还算九州系列里的成功代表了。

曹盾执导的《海上牧云记》曾在某一年春推会上仅凭片花惊艳全场,播出时却口碑分化,惨淡收场。今年柠萌的《九州缥缈录》从主角到配角、从少年组到老年组,都启用实力派阵容,依然没有大爆。

500

正所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曾经被哄抢的这些大IP,在多部同类项目失败之后,逐渐成为难以变现的“不良资产”。业界质疑、粉丝抵制,制作没钱没人,平台也不一定会买账。

然而,影视公司购买IP时获得的授权是有时限的(5-8年左右)。如果无法在授权期内完成改编创作,就相当于白白浪费了当初抢IP砸下的钱。

以欢瑞为例。2016年,欢瑞世纪借壳星美联合上市时,曾公布了其IP储备情况,总计花费4500万元储存了27个IP的改编权。

时光飞逝,《十年一品温如言》十年如一日地在遛杨紫;《吉祥纹莲花楼》仍在剧本阶段,莫得消息;《听雪楼》用自家人拍完最终网播;《琉璃美人煞》基本是如法炮制,今年年初匆匆开机。

500

IP也有赏味期限

为何大IP会失效,连张黎、于荣光这些名导都在其中栽了跟头?

文字与视觉的“耻度”是不一样的,各个群体、各个年代审美也不同。就说最具代表性的男频大ip吧,书粉看扩充的言情戏份觉得唧唧歪歪黏黏糊糊。殊不知,一群人煞有介事地搓特效打怪、争抢某某神器,在外人看来本身就幼稚得可以。

2011年出版的奇幻小说《醉玲珑》,2017年播出了真人剧版,唯美的古风台词令大家一夜梦回QQ空间。

500

1990年的台湾少女漫《火王》,版权也被内地影视公司拿下,改编剧于2018年播出,变成了老梗乱炖与迷惑大赏。总之就是,土。

500

80后的郭敬明,创作受clamp、由贵香织里那一代日漫影响很深。2003年出版的《幻城》、2010年出版的《爵迹》都加入了大量奇幻元素。

当年看书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还感觉挺有逼格挺热血呢,多么宿命啊。实际拍出来才发现这些设定与台词放在亚洲面孔上是多么违和,“命运”“荣耀”之类的核心思想也中二程度爆表。

经典能够经受住时间考验,但通俗小说、漫画这些流行文化作品很多本身就是快餐式消费,必须把时效性纳入考虑范围之中。

掌握中国网文大半壁江山的阅文集团,CEO吴文辉就告诉硬糖君,能够明显感觉到年轻一代用户的审美迭代。

曾经深刻打动80后、90后的家国历史争斗,落魄少年逆天改命,在95后、00后读者看来就有点“苦大仇深”了。他们不喜欢过于沉重严肃的命题和表述方式,“逆天改命也可以,但要用更轻松、搞笑、吐槽的方式。”吴文辉说。

同样的轻松化倾向也发生在女频。相比于早年狗血虐文的无虐不爽,如今早已是甜宠的天下。

如若改编作品搬上荧幕与最初流行的时间相隔太久,很可能观众早已看过了类似创意,不会再觉得新鲜。

更严重的问题则是人设与价值观过时。流行文学是时代风向的最直观反映。比如圣母光环的女主、霸道总裁男主,早就成了恶搞戏仿的对象;巧取豪夺、有悖伦常的狗血虐恋,也很难得到当下观众的认同;背负复杂身世的命运大戏,甚或像《镜双城》这样男主雌雄莫辨,《斛珠夫人》这样的“同妻”女主,如今看来就太中二了。

由此,应当反思的事实上是IP的定义,是非原创类剧本都能叫IP改编;还是IP须以流量、热度、粉丝基础为指标;又或者,能够摸准和撩动时代情绪的创意,才是好IP?

风口再次转向

但剧本与制作更需得到重视

观众对“大IP、小鲜肉”出现审美疲劳,加上政策的有效引导,致使现实主义近年来重新占据主流,“小大正”成为新的创作法则。各家对于IP的采购更加审慎,有的放矢,IP市场实现了更新换代。小而美的甜宠类、垂直市场的耽美、与现实主义挂钩的行业/职场类,以及真人真事、严肃文学等,成为新的风口。

取材真人真事的做法很早就有,今年爆款似乎格外多。如上半年的热剧《破冰行动》,暑期档的《烈火英雄》,以及国庆档的《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攀登者》。春节档巩俐出演郎平的《中国女排》,也是未播先火。

500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目前待播的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电视剧多达12部以上,主要包括根据真实案件改编的涉案剧(如取材自“白银案”的《未知罪》)、名人传记、以及取材自真实历史的革命题材剧。

严肃文学则长于文学性,自带现实主义光环,可谓向主流投诚之首选。

互联网影视公司近些年频频向老作家们抛出橄榄枝。企鹅影视打造了麦家《风声》的剧版。今年5月,莫言出席爱奇艺世界大会,宣布其小说《丰乳肥臀》将成为爱奇艺即将打造的四大超级网剧之一。与之并列的《我是余欢水》也属此类,改编自余耕小说《如果没有明天》,由正午阳光操刀制作。

500

值得一提的还有这部小说背后的《小说月报》。创刊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网络IP兴起之前,《小说月报》是中国影视作品最重要的文学源头之一,从中走出过《大红灯笼高高挂》《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集结号》《潜伏》等经典。据悉,《小说月报》背后的百花文艺出版社已经于2016年成立了影视文学部,进行版权运作。

另一个严肃文学“富矿”是茅盾文学奖。据媒体统计,在历届茅盾文学奖46部获奖作品中,有24部被改编或正在被改编为影视剧,包括《平凡的世界》《白鹿原》等。

500

今年8月,第十届茅盾文学奖获奖名单揭晓,梁晓声《人世间》、徐怀中《牵风记》、徐则臣《北上》、陈彦《主角》和李洱《应物兄》拔得头筹。据悉,其中三部的影视改编权已经售出。《人间世》花落腾讯影业,电视剧已经报备立项。

当然,无数正反案例已经说明,比IP更重要的是之后的改编制作。

小说首次出版于2010年、又失忆又跳崖的经典虐文《东宫》真人剧版也是一拖再拖,最终落到陈星旭、彭小苒两个新人手中,最终却成为今年一大真香现场,评分高达7.5。可见凡事无绝对,走心的团队可以为毒饼逆天改命,为跟风而跟风,那什么IP到手里都是白搭。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