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为什么西方人很少点外卖?原来在国外点外卖这么奢侈······

你在中国看到的“习以为常”

可能是别人眼中的“不同寻常”

来源:本文由郎言志(liusilang520)独家原创,撰稿人 刘斯郎。

2019年的70周年国庆典礼上,游行方队了出现了“外卖小哥”阵营,引得不少网友惊呼“救命恩人出现了”

500

其实,说是“救命恩人”不过是夸张的表达,不过在现实中,“点外卖”确实也成为不少国人的日常生活方式。甚至连判定一个地方“经济是否发达”、“区位是否偏远”都能用周边的外卖商家密集度和外卖骑手的忙碌度来衡量。

根据CNNIC发布的第44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统计报告》显示,截止2019年6月,中国外卖用户总数已经突破4.2亿人,预计2019年的外卖交易总额将从2018年的4613亿元暴增到6035亿元,而2018年仅美团单一平台外卖骑手总量就突破了270万——这是一个崛起的商业帝国,无论哪一项指标,都可以“傲视全球”。

500

▲2018年上半年预测的中国“外卖”规模,而根据目前情况来看,实际增长速度比预测还要高很多。

然而,在中国发生的这一切,在全球并不是普遍现象,我们甚至可以说“中国式外卖”的便捷、实惠、高效、丰富、成熟在全球是独一无二的。郎君不是胡说,很多来华的老外都赞不绝口:中国在这方面绝对世界第一!

500

500

▲在华外籍留学生感慨“中国外卖太牛”,来源:歪国人研究社。

而从郎君和不少海外同胞在全球各地的生活体验来说,每每谈到这个话题,都会有无尽的酸涩。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国外除了一些中大型城市会有处于“萌芽状态”的外卖产业外,绝大多数地区真的是“一片荒凉”。

而在“最发达”的西方,除了美国的外卖产业“还过得去”外,其他国家的外卖服务堪称“原始”。而且你还会发现,各国外卖市场的主力军,居然是海外华人和中国留学生······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传说中的资本主义发达国家,连点个外卖都这么“跟不上节奏”呢?按理说,他们“手头的钱更多”、“生活习惯更慵懒”,应该很适合外卖的蓬勃发展呀,怎么连点个外卖都有点费劲了呢?对于这个问题,郎君根据切身感受,总结了七个原因。

500

此处备注:因地区存在差异,本内容分析对象为以欧洲为核心的西方国家,不针对非洲、南美以及其他亚洲国家。本文所指西方、欧美的概念相对狭义,仅包括欧洲国家、北美发达经济体、以及部分大洋洲由白人治理的欧美体制国家。

(1)服务效率问题

现在西方社会出现的种种发展问题,几乎都可以和“效率”两个字挂上钩,说白了就是,现在西方社会的发展的整体滞后性,都可以归功于“效率问题”,外卖产业的不兴盛,也和效率脱不了关系。

我们经常可以在网络上看到,在俄罗斯或一些其他西方国家的华人吐槽国外的外卖是“饿死了么”外卖,内容大概就是西方的一些外卖员,迈着自己那“半死不活的步伐”,走路送外卖的“感人画面”。

500

​这种截取部分现象的表达虽然显得夸张,但这种现象在他们的社会中毕竟是存在的,而且除了美国会有相对多一点的“车送外卖”外,多数国家还有一堆“骑自行车送外卖”的现象,因此在“派送”的效率上,真的体验非常差,不管在哪个国家,都无法和中国比。

而比起“派送”的服务体验差,源头的“商家”效率可能更让人头疼。其实很多在国外的人都有和郎君有一样的感受:西方的餐馆出餐效率普遍偏慢,虽然食材和制作流程比起中餐简单很多,但是整体上给人的感觉就是何他们社会的基调是一样的——拖拉。

500

▲像这样一份正式午餐,郎君和朋友足足在餐馆等了一个多小时,而且是在不断加急催促的情况下,类似的体验还有很多。

尤其是南欧和西欧的一些以“慵懒”著称的国家,吃个饭能把不少中国人等出“狂躁症”。但没办法,他们的文化氛围就这样,你饿得眼冒金星的时候,人家可能在后厨里聊得正嗨。

试想一下,如果在中国,出个餐要等一小时,派送又要一小时,大家还会选择这项服务吗?很显然的是,很大一部分的消费群体将会流失。而在多数的西方国家也是这样的,因为整体社会服务效率的低下,导致了服务体验差,即便是在效率相对较高的美国,也根本没办法和中国比,因此外卖产业在这些地方“相对落后”,也是情理之中的。

500

(2)人口基数问题

人口问题,是多数西方国家的市场硬伤。“人少地多”虽然让他们在各项人均资源的数值上显得光彩,但这光彩的另一面,却是人口基数少、人口密度小带来的市场发展后劲不足的问题。

首先是人口密度问题。其实从数值上看,很多欧美国家的人口密度并不算低,在一些数值的比对中,比中国的不少中东部地区的人口密度更高。像法国、德国、意大利等国,人口密度都比较高。

全球人口密度图:

500

但抛开数值,你到这些国家住上一段时间,你还是会感觉“荒凉”,甚至连中心型大城市,你出了城市的商业核心区,也是一种“秋风瑟瑟”的感觉,而除了类似于巴黎、柏林、纽约这样的区域核心城市,剩下的都挺“宽敞”的,甚至宽敞到通讯运营商都懒得架设网络通讯塔的地步。

造成这种“数据和现实”看似不符的情况,主要是因为这些国家的“规模效应”被分散了。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他们的除了像巴黎、伦敦、罗马、柏林等个别的中心城市外,剩下的城镇都挺“散”的,这一点包括美国,除了东西海岸的个别城市外,多数地区也都很“散”。说得简单一点就是:在欧美,城镇布点多,人口分散,整体上的集聚效应被削弱。

500

▲人口、面积规模仅相当于中国一个省的法国,被分割成若干区、省,而每一个小部分里面,又有很多布点小城镇。

这就好比浙江省,浙江的杭州、宁波、温州等很多城市放到今天的西方,都是“中心型大城市”的规模,甚至连诸暨、温岭、义乌这样的“县级市”的整体规模都能成为多数西方国家的区域中心城市。

但假设用西方模式来发展浙江,那么这种现象则不存在,浙江将会变成以杭州为中心,下辖无数小城镇的地区,也就是说宁波、温州、台州这样的城市都将被瓦解成N个小城镇,而原本的县级单位,则被瓦解成数个分散的个体小城市,原本分散的村子,则成为散居的小城镇。就一个字:散。

500

▲浙江省地图,随便抽一块丢到欧美,都算“大城市”。

而如果按照这种“西方模式”,现有的“规模效应”就荡然无存了。因此,高度依赖市场规模、消费密度的“外卖产业”,在中国遍地开花,在西方难以普及,也是很正常的了。

其次是人口总数问题。人口的总量是市场大小的决定性因数之一。我们看今天的西方各国,除了一个人口看似较多的美国外,相比于中国,其他国家都是小国,人口基本在几百万到几千万。这时候,你让他们国家的企业家,针对这几百万、几千万的散居人口,大力研发、投入搞外卖项目,包括相关的应用软件,可能性是非常小的,因为市场规模不行,企业很难盈利。

这也就是为何,我们今天在这些国家点外卖,还多数需要打电话预定和电脑网页预定的原因,而即便是个别地区有手机软件,那也多半是华人的“杰作”,而且服务页面也相当“山寨”。

500

500

▲相对单调的外卖服务页面,

我们可以总结来说,今天中国外卖巨头的成功,得益于中国的超级人口规模和超级城镇规模,没有了这些,它们的神话将不复存在。

(3)消费能力问题

中国人对西方人存在着很多“美好的误解”,认为他们衣食无忧,钱多得花不完,幸福地随便“买买买”。可是,但凡你到了这些国家,生活上一段时间,你便会发现不是这么一回事,他们街头一无所有的流浪汉多得吓人,普通家庭的日子也是精打细算,买起东西来,比中国人还要拮据。

500

而你问他们银行存款有多少,往往挺吓人的:一些经济好一点的国家,人均存款几百块,经济发展差的国家,国民账户开头是“负号”,全民负债,发达的表面包装背后,是“虚空”。

之前有剑桥博士在西方版“知乎”上抛文称,在欧美国家,要想吃得像中国人那么好,天天下馆子吃遍山珍海味,是不太可能的。网络上很多人说这样的说法“忽悠人”,但对于有过西方社会生活经验的郎君来说,这是郎君亲眼所见的事实。

其实,这背后所隐藏的,是社会制度的差异。直白了说就是:西方多数是“福利型社会”,通过高税收的模式把钱交给国家安排;中国则是“消费型社会”,大部分钱留给老百姓自己,老百姓自己打点去。

也因此,西方老百姓拿到手头的钱其实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多(到手工资先被扣除一大半,例如人均3000,到手的人均仅1500~1800),而这一笔被大打折扣的工资,还要面对的是各种高昂的服务税、环境税、餐饮税、消费税等等,因此普通老百姓可用于消费的本金很少,像西欧的法、德、意等国,餐饮消费税就高达19%~23%,这还没有算上消费者需要承担的其他成本性税收费用。

500

▲郎君现场实拍“税后工资”,他们有很多人还达不到这个数值。而这样的税后工资在当地点外卖,其实就和在中国领一千多的工资,还要面对二三十块的外卖费用是一种感觉。

这种现象是多数西方福利型国家当前存在的市场“硬伤”,高税收带来的是民众整体的消费能力的下滑。因此,像外卖产业这种高度依赖“消费者流量”和“消费额度抽成”的商业模式,在西方社会碰壁,也是十分正常的,毕竟面对动则几十元(当地货币)的外卖费用,多数人交完税还是吃不消的。

(4)人工成本问题

人工成本高,也是西方外卖产业发展的一大阻碍,这种“高成本”的阻碍,从平台源头,到商家,再到配送人工,几乎每一个环节都存在,而这一切最终又都落到了消费者头上,因此想在西方推广外卖产业,成本这一关就比较难过。

中国人做生意,有一个词叫“薄利多销”,意思是压低价格,通过走量来获取更高的收益。但在多数西方国家,人口规模、人均实际消费能力,都注定了就算是“薄利”也“多销”不起来,因此外卖产业的“走量降成本”模式根本无法在这些地区普及。

500

我认识几个在欧洲跑外卖的朋友,他们所在的地区人均名义月收入是3000欧(实际到手1700上下),经济发展在欧洲地区算是比较好的了。他们兼职了名为“just eat”的外卖平台的派单工作,在当地派送一单扣除上方抽成,自己拿到的大概是2-3欧元左右,按照这个比例趋势,一天下来的收入应该相当可观。

可是,外卖产业的不兴导致了派单量少,再加之出货效率等外在因数影响,导致了他们“想努力都努力不了”,收入很难提升。面对高昂的配送服务费,消费者吃不消,商家也吃不消,市场也自然萎缩了。

除此之外,外卖平台的服务成本、研发成本、以及商家的劳动成本,也都是高昂的,这些都可以算是“人工成本”,而各项高昂的人工成本所带来的,是市场空间的萎缩。总的来说就是:高成本导致消费者消费吃力、市场变小,而商家、平台、派送员没生意做,获利也不多,因此在这些地方,很难形成像中国一样发达的外卖产业。

500

(5)技术保障问题

我们到今天的任何一个西方国家,在他们仅有的个别有真正“互联网外卖产业”的城市,打开他们当地的外卖软件或者网站,会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乡土气息:相比于中国来说,他们的商家寥寥无几,页面设计非常山寨,感觉就像许多年前的中国,根本和现在的中国外卖服务系统没法比。

这主要是“技术保障”的问题,我们并不是说他们没有技术,只是很多时候,他们的技术因为种种原因,不能提供周到的保障。

500

▲中国式外卖“一应俱全”,星级、评论、投诉、支付、监督等项目操作便捷,体系相对完善,甚至能实时查看外卖的定位、预计送达时间等。如此普及化的、完善的体系,目前只有中国有。

这一点,最明显的便是互联网保障问题。外卖产业的发展,所需要的是高质量、高效率的互联网通讯保障,只有网络服务保障到位了,那么才能实现线上高效付款、订单信息高效传递、骑手动态实时定位等。

但是,这些在中国人看起来应该是外卖服务“标配”的服务项目,在西方却可能不那么容易。这主要是多数西方国家,在网络服务的保障上,都“水”得让人怀疑它们是“假发达国家”。

500

我们现不谈那些连信号可能都没有的郊区或偏远城镇,就拿伦敦、巴黎、米兰这样的大城市来说,你会惊奇地发现,在它们的核心区走着走着,你都可能突然连不上网,有时候走进一家墙壁厚一点的餐馆吃饭,打电话可能都费劲。

我认识一个四川出来的,在米兰开餐馆的老板。米兰,国际级别的大都市,很发达。但是,在他家餐馆理,就没网络信号,为了接那个外卖订单,他专门找通讯公司给装了wifi。

这种情况不是普遍现象,但算是常见的正常情况,体验起来非常不舒服。这不是我们吐槽,老外他们自己也吐槽,伦敦市政管理部门今年说了,他们要在2020年实现地铁的4G普及,这是非常“划时代”的决策了。

500

▲英国BBC报道,伦敦地铁2020普及4G,引发网民吐槽。

可以说,在现在的绝大多数西方国家,包括基础设施差得离谱的美国,也包括网络保障较好的德国,还有那自恃清高的袋鼠国,这些地方的人要考虑的不是要不要搞“外卖革命”的问题,他们要考虑的是“基建保障”的问题,至少要让他们的政府和相关企业,把本国的网络基础设施的建设和服务水平提升了,把拿去打战的军费省下来造福百姓,要不然,多来几个人同步线上点外卖,都能把那几座屈指可数的通讯塔给“挤瘫痪”了。

地基不牢,你盖啥房子啊?

500

(6)饮食习惯问题

我们中国人很有趣,都对“西餐”有着严重的误解,或者是充满了无尽的“幻想”,然后诞生了各种花里花俏的,连西方人都没见过的餐点,还有各种被包装成普通国人望而却步的高端西餐厅。我们很多人会以此认为“西方人平时都这么吃”,甚至会有人把“米其林餐厅”当成了西餐的“平民标准”。

然而,事实上,绝大多数的西方民众的饮食标准,都比较简单,很多时候面包蘸酱、面条拌酱就是一顿饭,他们往往要求不高。这就导致了很多在国外的华人和留学生,直呼“受不了”,食材的匮乏、味觉的单调让无数人开始思念祖国。

500

这里面所展现出来的差异是,和中国人挑剔、苛刻、复杂的饮食系统不同的是,西方人的饮食系统的结构非常简单,绝大多数人根本不懂什么是烹饪。

因为平时对饮食的要求并不是很高,相关食物的制作复杂程度、获取难度也不高,因此如果不是有必要的需求,多数人并不会舍近求远,自讨没趣地点外卖,耗时间不说,还浪费钱。

但是中餐不一样,食材复杂程度高,制作流程涉及的烹饪知识繁琐,耗时耗力,还极有可能烹饪失败,总之对于上班族、学生党而言,真的“太麻烦了”,而且多数人也无法腾出足够的时间下厨,因此,很多时候“点外卖”成了中国人的“救命方式”。这也就是为何,在海外中国人多的地方,外卖产业就会相对发达的一个重要原因了。

欧洲地区较为完善、普及的一个华人外卖平台,系统会通过“支付宝境外”自动结算,所依托的还是中国的市场和技术:

500

欧洲的很多华人餐馆,为了规避平台的外卖抽成,以及较高的配送服务费,往往也会拉群“自产自销”,这是这些地区外卖产业最活跃的表现了:

500

(7)社会制度问题

其实外卖产业的推广缓慢,和现在的西方社会的体制有着非常大的关系。前不久,丹麦首相带领国会议员,举一国之力,耗时十五个小时,用来讨论政府是否要为了收购马戏团的两只动物一事,引发网友吐槽。

500

▲为了买下这两头动物,丹麦首相带领议会讨论了15个小时,有说有笑很欢乐。

无数人惊呼“太离谱”,但这在西方国家是一种正常现象:别着急,坐下来慢慢谈。英国脱欧的问题越谈越死,德国柏林勃兰登堡机场谈成了烂尾工程。这种“注重形式”的形式主义民主制度,把西方社会拖得死死的。

而外卖产业的推广,遇到的就是这样的问题。假设我们今天要搞一个外卖平台,在这些地方首先会遇到的是政客的阻扰,他们要坐下来谈一谈,看看你的项目能不能通过,然后一谈一两年就过去了,硬生生把你耗死。

其次是商家的阻扰,一些认为你的项目对自己产生威胁的利益群体,会极力阻扰,公会、商会各种讨伐,政府往往会为了省事,直接把你赶走,今天在很多欧洲国家没有打车软件,打车要打电话告诉人家你在哪里才行,就连美国的Uber都被赶走了,就是这个原因。

500

我们很多时候会听到有“网络公知”说西方的法律、制度完善,这话本身就是具有误导性的,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有资格用“完善”来形容自己的,因为时代的发展是会变化的,原有的规章制度也可能存在问题,不去解决问题而选择固守成规地“耗下去”,这是自取灭亡。

因此,西方人要想用上像中国人这种“超级外卖服务平台”,要走的路程还非常远,他们首先要做的,可能是革命······

500

写在最后:

我们很多国人不懂得珍惜和感恩,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却不知道,自己眼前的这个国家,是多少人所艳羡的模样。的确,她存在很多问题,也有很多缺点,但她正在努力做得更好。

今天,当你拿着手机谩骂她的时候,她正给你提供全球最好的互联网服务;今天,当你艳羡传说中的西方生活的时候,她正给你提供全球最先进、最庞大、最丰富、最便捷的饮食供应系统。并不是我们吹牛,我们如今在中国所享受的很多服务,感受到的很多便捷体验,所见到的很多日常操作,都是世界第一。

撸起袖子抓紧干,美好生活自己创!属于中国的未来,已经到来!

本期内容到此为止,下一期我们谈“中国快递凭啥世界第一”。

作者:刘斯郎,有态度的95后独立撰稿人,立足于海内外不同视角看问题的情怀作者。曾创下个人全年全网矩阵阅读3亿次的纪录。代表作品《超级中国》系列文、《真实的中国与世界》系列文等。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