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中国向伊拉克伸出援手,这个动荡的国家正在转变

近日中东媒体报道,根据中国与伊拉克达成的协议,中国公司将参与伊拉克基础设施重建工作,伊拉克则承诺每天向中国提供10万桶石油。

简单说,就是“石油换重建”。中间少了一个美元交易环节,10万桶石油只是初期供应量,待石油开采能力提高后,供应量还会增强。

500

某国肯定不高兴,毕竟石油-美元-华尔街体系会受到威胁。然而,跟伊拉克人民这十几年遭遇的灾难相比,某国的不高兴又算得了什么?

2003年伊拉克战争后,美国把这个尸横遍野,四分五裂的国家说成是“民主橱窗”,因为美国送来了民主,所以伊拉克就必须是繁荣稳定的,伊拉克人民必须是安居乐业,快乐无边的。

如果事实是相反的呢?那就要拜托媒体妙笔生花了,国内亲西方大V也没少干这事,有的人连阿富汗都敢吹,信者恒信,因为他们相信美国口中的“民主”。

十六年一晃而过,当年坐在电视机前看CCTV战争报道的少年,现在大多成家立业了。

但伊拉克却动荡和贫困中挣扎,美国毁了一次,ISIS又毁了一次,美国夸口的“战后重建”,一直停留在纸面上,而伊拉克的石油财富一分钱也落不到人民手中。

中国大规模参与伊拉克,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西方一些国家接受了现实,要想伊拉克偿还债务,要想从伊拉克获得利润,必须先让伊拉克恢复基础设施,而它们自己不具备这种能力,阻止中国是愚蠢的。

伊拉克是被美国蹂躏最惨,蹂躏时间最长的一个国家,美国甚至不允许伊拉克存在一个真正的中央政府。

2005年美国强塞了一部《伊拉克新宪法》,将美国那一套移植到伊拉克,也就是说伊拉克的国体,政体都是由美国设计的:

一,联邦制国家。

二,中央与地方分权,中央无权任何省市首长,必须由选举产生。

三,库尔德区完全自治,像西班牙宪法155款规定的“在极端情况下,中央可强制收回自治权”的规定都不允许。

四,伊拉克实行代议制--多党议会,议会代表最高权力,内阁由拥有过半议席的政党或政党联盟组成。

五,三权分立,职业化的国家军队。

那些亲西方人士为伊拉克疯狂叫好,并臆想伊拉克会走向“民主春天”,因为条条符合它们的心愿。

然而,它们决不会放弃在中国舒适生活而移民到伊拉克沐浴“美式民主”阳光,哪怕移民条件简单得不能再简单。

美国给伊拉克移植的这一套,现实中是怎么样的?

一,联邦制国家:伊拉克青年人丧失了对国家的热情,分离主义盛行。

二,中央与地方分权:地方势力坐大,产油省份与中央存在严重利益冲突。

三,库尔德区完全自治:2017年库尔德人通过公投,要独立建国。

四,代议制:政党不考虑国家利益,只在乎小集团利益,逊尼派,什叶派,库尔德人政治内耗不停。

五,三权分立,职业化的国家军队:司法瘫痪,全副美式装备的正规军被ISIS打得满地找牙。

这个国家还怎么好得了?伊拉克人也意识到这个问题,要想让这个国家恢复政党运转,首先要有一个高效有力的中央政府,这是最基本的条件。

伊拉克主动向中国寻求合作,说明伊拉克人对美国已经失去了信心,所谓“民主阵痛”到底多久是个头?十六年不够,难道要一百六十年吗?

伊拉克总理阿卜杜勒-迈赫迪是在9月23日来到北京的,一来,当面祝贺新中国成立70周年,二来,就是表达深化合作意愿。

在会谈时,中方强调: 中国坚定支持伊拉克为维护国家主权、独立、统一、领土完整所作的努力,反对任何外部势力干涉伊拉克内政。中国是参与伊拉克经济重建最早、时间最长、项目分布最广、领域最多的国家。即便在伊拉克安全形势最严峻时期,中国企业依然坚守在伊拉克。中方愿加强共建“一带一路”同伊方重建规划对接,在石油、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推进双方合作。

迈赫迪表示: 伊拉克由衷感谢中国对伊反恐和重建给予的宝贵支持。伊方愿在共建“一带一路”框架内深化两国各领域务实合作。伊方积极致力于缓和地区紧张局势,避免战争,愿同中方加强沟通协调。

这次访问后,才有了现在中东媒体“石油换重建”报道,当然,这只是中伊合作框架中的一小部分。

阿卜杜勒-迈赫迪是位有抱负的政治人物,他的外交方向是正确的,但基于伊拉克政治权力碎片化的现实,不被美国喜欢的迈赫迪,面临的政治风险非常大。

伊拉克政治

伊拉克行政权力由总统和总理分担的,议会最大党团推出人选组阁,经总统任命后,出任总理。

议会中主要的三股政治力量为:什叶派,逊尼派,库尔德人。还有一股政治力量正在崛起,就是伊拉克共产党--“行者联盟”。

2018年5月12日,在打败ISIS后,伊拉克举行了第四届国民议会选举,共产党与什叶派的“萨德尔运动”结盟,拿下54个议席,“巴德尔组织”拿下48席,“胜利联盟”拿下46席,“法治国家联盟”拿下26席,这些都是什叶派政党,但是,什叶派跟什叶派也是内斗连连。

总的来说,在329个席位中什叶派获得了多数,根据伊拉克潜规则,权力分配必须是这样的:

总统--库尔德人

总理--什叶派

议长--逊尼派

因此,总统由“库尔德斯坦爱国联盟”领袖萨利赫担任。

总理由什叶派的阿卜杜勒.迈赫迪担任。

议长由逊尼派的哈勒布希担任。

美国最担心的是伊拉克共产党崛起,关于伊共历史,以后有机会再写,当年,美国可是大力支持萨达姆打击伊共的。

伊共愿意跟什叶派的“萨德尔运动”结盟,最大原因是他们都存在对美国的敌视态度。

从民间看,伊共深得民心,它主张反腐败,提高就业率,民众脱贫,人民有权选择自己政治制度,独立自主的外交路线……加上什叶派中的民族主义派,只要是正常选举,这两支力量结合,优势很大。

经历过无穷无尽的战乱和动荡后,伊拉克人急需将石油变为属于自己的财富,那么谁来帮助他们将石油产量提高?谁来帮助他们快速修建电力,交通,通讯等基础设施?而且不干预他们的内政?

只有中国有这个能力和气度。为什么要“石油换重建”?除了绕开美元结算之外,很重要一点是:伊拉克政府缺乏外汇储备。

要解决这一问题,伊拉克必须寻找一条外交新道路,其实这是个政治问题。

当迈赫迪新政府外交独立迹象时,2018年圣诞节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访问伊拉克阿萨德空军基地,却取消了与伊拉克新一届政府领导人的会晤计划,理由是存在“分歧”。

500

这令伊拉克人非常非常失望,美国不是口口声声说是“盟友”吗?怎么到了伊拉克连礼节性的会面都要拒绝?更何况这是伊拉克领土,客人连主人都不放在眼里?

得不到尊重,也就得不到尊严。

对美国来说伊拉克是什么?军事基地+战略支点+石油公司而已。大嘴朱莉说得更直接:“虽然民众一无所有,但他们有了自由!”,还要啥自行车!尊严?萨达姆要是真有核武器,美国敢动他?

伊拉克外交

这届新政府改变了以往外交依赖美国,一边倒的局面。

2019年1月14日,法国外长勒德里昂访问巴格达,带来10亿欧元红包,希望帮助伊拉克重建,2004年法国是被美国拉入了重建伙伴黑名单的。

2019年3月11日,伊朗总统鲁哈尼访问巴达格,伊拉克以最高规格欢迎他,与迈赫迪会谈后,两伊签署多项合作备忘录,价值200多亿美元。

德黑兰与巴格达握手时,沙特就坐不住了,鲁哈尼一走,沙特马上派贸易大臣马吉德率团访问巴格达,承诺给伊拉克大量援助。

鲁哈尼访问前,蓬佩奥在3月6日会见迈赫迪,要求伊拉克不得从伊朗进口电力和天然气,否则……

伊拉克电力一直是无法得保障的,连巴格达也是如此,美国居然要求它停止进口电力,怎么说得出口?蓬佩奥家里停电一天试试看?

500

中国古话说: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用伊朗的电就是失节,宁可摸黑也不能拿伊朗的电,难道伊拉克人活着是为了给美国守节?原来在美国眼里,电,也有意识形态,疯子还不少,甴曱也喊着拒绝使用中国电力500。但据说美国是一个关爱“人权” 的国家。

伊拉克拒绝了蓬佩奥的施压,并按计划邀请鲁哈尼来访。

7月初, 伊拉克总统萨利赫宣布:禁止攻击伊朗的美军战机从伊拉克起飞。

7月9日,在大马士革,伊拉克表示与伊朗,叙利亚修建一条新的输油管道,绕开美国的势力范围,背后有俄罗斯保护。

……

重建并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而是伊拉克的政治,外交问题,不摆脱美国控制,谈何国家重建?要摆脱美国控制,就必须依靠大国和地区力量。

美国绝不会甘心失去控制权,伊拉克新政府为伊拉克外交打开了新局面,不仅有利于推进战后重建,也有利于提升它在中东地区的地位。

但就在这个时候,9月30日巴格达爆发大规模街头冲突,并向纳杰夫、米桑、济加尔、巴比伦、瓦西特等省份蔓延,演变成全国骚乱,直到10月7日才逐渐平息。

树欲静而风不止!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