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科技指数贴身肉搏

500

曲艳丽 | 文

潘永昌刚刚结束了在金融街的路演,累是他唯一的感受。

他正在与时间赛跑,三四家公募基金都正在发行科技指数产品,对机构客户的争夺非常激烈。

与之对应的,是科技股的行情爆发。

通信、电子、计算机等板块火爆异常,潘永昌管理的诺德中证研发创新100指数型基金,成立不到一个月,涨幅近6%。

他的心情很复杂:涨得太快了,假期前应该有一波小高潮,但回撤也不会远。有些机构客户有点纠结,在等待回调的入场机会。

 竞争白热化

短短一两个月内,每一个主流的科技主题指数背后,都站好了一到两个玩家。募集期也基本上前后脚,风口此时不占,以后就插不进脚了,竞争就是这么白热化。

500

诺德中证研发创新100指数型基金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最突出的因子是“研发支出”:过去两年,平均研发总支出占营业收入5%及以上的科技股。这一点,与当前科技自立、国产替代的背景相吻合。

而华宝科技龙头ETF的最大特点是50只龙头股(其他都是100只),较为集中在电子、计算机、通信等行业,是一只比较纯粹的科技窄基。

500

科技股的概念是没有明确定义的。

狭义地说,科技股是通信、电子、计算机等,像华宝科技龙头ETF就大致如此。

而诺德中证研发创新100指数型基金则突破了这一范畴,还包括生物医药、新能源汽车、电气设备、化工、研发支出较高的游戏公司等等,行业分布对标中国的战略新兴领域,是一个宽基指数。

500

“我们的前十大重仓股占比40%,它们是科技蓝筹,压住了基本仓。后面还有很多有弹性的股票,例如中国软件、同花顺、中航电子等等,攻守兼备。”潘永昌介绍道。

这前十大重仓股基本上每一只代表了某一细分领域的龙头。

编制的故事

在过去的一年里,潘永昌更多的状态是着急。

他在春节之前就将方案上报,才安心回家过年,没想到过完年后,一季度科技股猛如虎,追都追不上。

“很着急,很着急。往上冲的时候是非常快的!这个过程挺难熬的。”潘永昌至今说起来仍然是很着急的状态。

5、6月份的时候,科技股出现了整体回调,随后又继续调头直上。

着急也没有用。诺德中证研发创新100指数型基金,其中的“研发创新”这个名字,前前后后就一共改了12版。

“如果能早一点出来的话,可能表现会更好一点。”潘永昌坦言说。诺德中证研发创新100指数型基金8月26日成立,消费电子的很多标的在7月份乘着科创板的东风已经开始上攻。

华宝科技龙头ETF就是在7月份第一个出现的科技ETF,当时市面上独此一家。8月底的诺德、9月初的嘉实、申万菱信、华泰柏瑞的产品陆陆续续出来,科技相关指数的规模增长都很快。

诺德基金从2016年就在等待科技股的风口。作为“清华系”的公募基金,这只指数的雏形,是将其大股东清华控股旗下的上市公司编制成一个指数,在科创板提出之后受到启发,扩展到整个A股的科技股。

“一方面,2015-2018年由并购、创新退潮等带来的负面压制因素逐步消除,另一方面,5G、自主可控、物联网带来新一轮的科技周期,科技股可能在未来有比较好的表现。”潘永昌说。

对话

以下对话发生于2019年9月16日下午3:30,诺德基金。

问:中证研发创新100指数的编制逻辑是什么?

潘永昌:整体逻辑就是:

1. 在行业的选择上,用中国十大战略新兴产业作为科技股的范畴,而不再仅仅包含传统认为的TMT。

2. 侧重于研发创新标的的挖掘。因为只有高研发投入,才能使企业的高成长在新老产品之间形成很好的衔接,延续企业业绩的高增长及股价的靓丽表现。

3. 考虑到科技创新主题细分子领域在商业模式上的差别,我们侧重于各自产业链上赛道的布局,选取具有卡位优势的标的。这么做,一方面,保证了各个细分领域全面的覆盖、不偏不倚,另一方面,又在产业链内进行了一定程度上的精选。这是我们这只产品的基本情况。

问:你觉得在A股,用“研发支出”这个指标来筛选,是一个好的因子吗?

潘永昌:2015年以前,产业偏向模式创新,这个因子可能并不突出,但是,5G引领新一轮的科技周期开启,更加偏向硬科技、新动能,这个因子的效力就得以发挥。

举个例子:今年以来比较吸引眼球的半导体九朵金花、消费电子四巨头等,它们能够进入苹果或者华为产业链的原因,一般有四个:量大、利润率高、技术优势、客户资源。

这四大优势,实际上都跟研发支出有很大的关系。研发支出提高工艺水平,降低成本,构筑规模效应;积累技术优势,提高利润率;赢得客户信任,获取订单,由此开启一个良性循环。

而这种研发支出,又会令它们的龙头效应越来越强,业绩一旦释放,就会被二级市场认可,尤其是当前的国产替代的背景下,这种模式就会不断的延续。

比如说,手机屏幕从电容式指纹识别到屏下光学指纹,一个龙头可能只是支撑两三年的时间。如果它要维持这种龙头效应,必须加大研发支出,才能跟得上整个科技的节奏。

 

问:市面上的科技指数那么多,为什么要选你们?

潘永昌:对于同行,我不方便点评。

如果从主动和被动来说:

5G现在处于早期,在基站建设阶段,后面的应用端看不到尽头。在早期,你只能看到某一个产业链的机会,至于产业链内部很多玩家,谁能够拿到订单、谁的技术牛不牛逼,还看不清楚,我们只能确定这个赛道的机会。指数覆盖住100只股票,宽基覆盖赛道可能比精挑细选个股的机会大,单独去押黑马的风险是非常大的。

问:你觉得这一波科技股的周期会有多长?

潘永昌:就目前来说,我们站在5G引领的新一轮技术周期的起点。

未来有很多的期待,总结起来有3个方向:

第一个:未来3-5年围绕5G基础建设的资本开支,可能在一些细分环节诞生一批牛股。比如我们现在做的PCB,光模块等,这一块的技术路径是确定的,赛道的机会是确定的。

第二个:自主可控和信息安全机会,我们关注到科技巨头开始认识到扶持本土产业链的重要性,开始给予国内厂商机会。

第三个:5G后期应用端的机会,比如车联网、智能电网、工业控制等方向,根据历史规律,5G的前期基础设施和后期应用端的空间是1:7的关系,所以这一块的空间是很大的,说不定会塑造出5G时的“BAT”。

问:在A股有个现象,就是一旦落地之后就利好兑现,股价会出现波动,你觉得现在科技股的估值离谱吗?有泡沫吗?

潘永昌:目前估值远没有达到估值泡沫的阶段,只是这段时间涨的太快,恐高情绪有些抬头。

估值永远是结果,驱动股价上行的最大驱动力在于景气周期。手机产业链、半导体、自主可控、网络安全、5G建设、航空装备等细分领域开启景气向上周期,科技股行情可能继续沿着从硬件到软件、从终端到应用的节奏扩散,科技股景气回升可能在明年加速,业绩的加速仍然会带来估值水平的继续提升。

可能由于经济数据、猪价带来的通胀压力、季报、成长高估值及国庆之后的情绪回归等等因素,引起一定的波动,但是我们认为,市场的短期波动也许会提供不错的上车机会。

问:如何评价今年的行情?

潘永昌:“改革无牛市,转型出牛股”,这是我对今年整个行情的一个概括。

为什么前半句说无牛市呢?我们不再把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的工具,而是稳住。房地产链条上的土地、房子、地方债务、银行资产负债表,市值占据半壁江山。如果这一块往下,其他的力量是拖不住的,所以上证综指上攻的话可能有些力不从心。

后半句的“转型”,今年以来国家对科技这方面的扶持还是比较大的,无论是产业政策比如大基金的二期,还是科创板的推出,确实我们也走到了转型的关口。

而相应的新经济这一块,某些细分领域最近三年的平均资本开支超过14%,可圈可点,这意味着5年行业的规模可能翻番。

今年表现比较好的有些股票再也不是上一轮牛市靠讲故事靠并购起来的,而是有了实实在在的业绩,这是令人欣慰的。

问:科技股的股价波动还是比较大的?

潘永昌:这可能是科技股的宿命。

当某种新技术或者新产品推出时,人们总是寄予厚望,希望它可以靠快速的复制占据整个市场,建立自己的垄断地位,把它的预期总是打的很高,股价会很快拉上去。

但是,慢慢地会发现新技术、新产品在落地时总是有很多障碍,比如新技术的成本太高,新产品的推广花费巨大,这会慢慢调低预期,股价就会进入泡沫的破灭期。

再以后,工艺精进,把成本降下来,产生规模效应,业绩释放,再次吸引眼球,就会引起众人预期的再次拔高,股价再次靓丽。

而当产品渗透率达到一定程度,造成产能过剩或者被新技术取代,它的预期会再度被调低,股价会实现回归。

所以,在科技股的整个生命周期里,波动是免不了的。

500

诺德中证研发创新100指数型基金,作为一个资产配置的工具,一方面,布局了未来的战略新兴行业,提供了低成本投资科技股的一张船票,另一方面,指数化的分散投资模式又避免了因为重仓某一个领域而当股价异动时面临的风险。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