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中美两国能找到合作方式吗?

 最近看到报道,我国召开了一个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专题研讨会。这个研讨会本身并无特殊之处,我国每年都会就发展进行多方面的研讨,为我国的崛起进行多方面的探索。不过,本次研讨会特殊在收到了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发来的视频讲话,谈到中美关系,耐人寻味。老先生年事已高,视频谈话很短,但讲中美关系存在问题清楚,重点突出,要求明确,值得探讨。

首先,他明确提到了双方都认可的一个事实,那就是两国有着不同的历史和文化,这是非常客观的。中美两国确实有着不同的历史和文化,中国是拥有五千年文明史的世界大国,而美国不过是主要由欧洲后裔发展起来的新兴世界大国,无论从历史来看还是从文化来看,双方缺乏可比性,当然没有可比性未必不能合作。

所以,老基说双方若想合作面临的是挑战,也许可直接说成双方是不是能合作都面临巨大挑战。他的这段话恐怕是非常不客观的。首先我们得搞清楚,中美两国是不是都有合作的愿望和合作的基础、条件。没有合作的愿望那一切免谈,若没有合作的基础和条件那有愿望也无济于事,况且这愿望必须是双方的。

换个说法,那就是中美两国是不是都有合作的愿望,存在不存在合作的基础和条件?就目前两国的处境来说,中美两国是不是都想合作是有疑问的。疑问就在于很多专家学者都提到的,不要幻想美国帮助中国崛起,先想美国愿意不愿意让中国和平崛起,愿意不愿意不干涉中国的崛起?中国在崛起过程中非常希望与世界上的所有国家进行合作,这包括美国,但美国有这个愿望吗?

一个是拥有五千年文明史的正在重新崛起的世界大国-中国,一个是新兴起的只有二百多年历史的世界大国-美国,中国的担心与美国的担心完全不同。仅仅从中美两国关系的角度来看美国现在的处境,它是感觉到霸权受到挑战,看到中国的崛起,它担心自己会走向衰落,这一担心不是没有道理。根据世界史国家发展、文明发展的规律,没有任何文明会始终走在世界前列,没有任何国家能始终霸权世界。我们虽说中华文明是世界上唯一五千年文明始终延续的文明,但这并不是说中华文明能一直处在世界前列,我们的文明确实在近代落后了。同样,中华文明延续五千年也并不是说中国能一直走在世界前列,中国在近代确实落后于世界上的发达国家。显然,若问美国能一直称霸世界吗?当然不能。美国二百多年的历史能让它这个国家撑到很久吗?目前是没有结论的,这就是美国担心的,它把这个担心瞄到了中国身上。美国从它崛起的历史经验中认为,想让美国撑到很久,必须维持世界霸权,就如奥巴马说的再领导世界一百年。说得倒是冠冕堂皇,其实就是再霸权世界一百年。此外,必须压制所有可能对它霸权有影响的世界大国,当领导嘛,就要压制可能冒头者。这里我们不说是可能“毁灭霸权”的世界大国,因仅就“影响霸权”这一点美国都是不能容忍的。那么,中国目前的处境是什么就可想而知了。

中国的担心是什么?中国在近代史上的耻辱让中国这个五千年文明古国铭记于心。中国一定要重新走在世界民族之林的前列,中华文明一定要崛起。但中国担心与美国不同,中国担心不能和平崛起,担心崛起面临以美国为首西方集团的阻挠,我国香港发生的暴乱西方集团国家的态度是不是能说明问题?

就目前中美两国关系的态势来看,美国想合作的意图不是令人怀疑,而是根本不存在合作的意愿,美国只是在需要中国的情况下才假惺惺地拉上中国,一旦目的达到,所谓合作烟消云散。美国所谓的与中国合作过去不可信,现在更不可信。既然没有意愿,挑战何来?

就所谓面临的挑战而言,基辛格明显地是偏袒美国的。它把双方合作的意愿放在同等地位上了。也就是说,他把所谓合作的责任面临的挑战放在中美两国的身上,而不是强调美国是主要责任国。中国是要和平崛起,美国是阻止中国和平崛起,如是,所谓合作谁是主要责任国是非常清楚的,怎么能说成是两国的共同责任?中国是想与美国合作,而美国根本没有意愿,请教这责任是谁的?不能是共同的责任吧?

也就是说,人们完全有疑问美国肯平等与中国合作吗?中美合作有现实的基础吗?我们知道,在中美关系中,中美若真的合作美国必须要扫除一些巨大的障碍,而这些障碍最主要的有三点,一是美国对中国行使霸权;二是美国对中国内政的长期干涉,企图分裂中国;三是美国企图压制中国的崛起。

所谓美国霸权的行使不仅是指美国在世界上的横行霸道,不仅是指美国在世界各地建立了许多的军事基地,不仅是指美国在世界上到处发动侵略战争,到处干涉它国内政,到处给世界各国制造麻烦,这里强调的是美国对中国长期行使霸权。大家如果不健忘,可以回忆一下,自新中国成立七十年来,美国放弃过对中国的抵近侦察吗?我国在非常战争状态下打下多少美国侦察机?美国放弃过在中国周边炫耀武力吗?放弃过用武力挑衅中国吗?美国的各型军舰包括航母三天两头地跑到中国周边海域威胁中国算是什么?美国对中国行使霸权有几件典型事件,上世纪九十年代有三大耻辱事件。一是1993年的银河号事件。美国根据莫须有的情报非要登上我国的货船银河号进行搜查,搜查的结果是一无所获;二是1996年台海危机派出多支航母舰队抵近中国海域,企图干涉中国解放台湾的事件;三是1999年轰炸我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造成我国使馆人员伤亡的事件;进入新的世纪美国仍继续对中国行使霸权,典型的也有三件,一是2001年南海美国派侦察机抵近我国侦察造成撞机事件,导致我国战机飞行员牺牲;二是2016年美国借口所谓海洋法庭仲裁派大批军舰包括两支航母舰队抵近我国南海,中美冲突一触即发;三是自南海危机事件之后,美国不停地派遣军舰侵犯我国南海领海,不断地派军舰穿行台湾海峡。美国如此在中国领海、领空霸道,耀武扬威,难道不是美国对我国行使霸权吗?中美若是平等国家能这样吗?这样霸道中美合作的条件在哪?

除了这些典型事件外,美国还长期在中国周边进行军事威慑和军事侦察,部署了大量针对中国的军事基地,特别是近十几年来美国的所谓重返亚太战略和印太战略的实施,中国的核心利益受到全面挑战和威胁。美国完全以一个世界霸主的姿态用武力不断地威胁中国,企图逼迫中国服从美国的意愿。请教基辛格,中国面临美国的种种军事威胁,怎么和美国合作?难道是让中国屈膝投降吗?与其说这是中美合作面临的巨大挑战,不如说是美国在挑战中美合作的可能性。换言之,中国若想与美国合作,不是因历史与文化的差异,这种差异不是中美合作的障碍,而中美合作的障碍在于美国对中国行使霸权,美国没有平等地对待中国。

所谓美国对中国内政的干涉和分裂的企图是众所周知的。美国在新中国成立的七十年内始终没有放弃分裂中国的企图。为达此目的,美国在几十年中不断地通过国内法来强化对中国内政的干涉力度,把中国置于一个被干涉国的地位上,通过了“与台湾关系法”,“台湾旅行法”,“香港政策法”,什么“对等进入西藏法案”等等国内法来干涉中国内政。这是典型的把国内法当成国际法的强盗行径。而且这种干涉中国内政的法案并不局限在这几个法案上,美国一直致力于提出更多的干涉中国内政的决议和法案,干涉中国内政的法案是反复、长期、不停地在美国国会出现,虽大多没有通过,但反映出美国干涉中国内政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和长期的策略,是美国国内的既定政策。而这种长期干涉中国内政的行径实际上使中美两国平等合作的基础完全丧失,或者说中美两国根本没有起码的条件进行平等的合作。不仅如此,自新中国成立以来,美国还长期与中国的分裂组织、叛国分子进行勾结,不仅与台独、藏独、疆独分裂分子勾结,支持这些叛国组织和分裂组织进行各种分裂活动,还不断地收买因各种原因逃美叛国分子,包括邪教组织的骨干。近期甚至公开支持港独分子在香港制造暴乱,公开实施分裂香港的活动。请教基辛格,这让中国怎么与美国合作?中美合作确实面临巨大的挑战,但这种挑战根源于美国对中国内政的干涉和企图分裂中国,在这种情况下基辛格提出中美合作,我们确实不知道这是为迷糊中国,还是向中国提出建议。

所谓压制中国的崛起,这是世界公认的事实。那个贸易战是典型的企图压制中国崛起的经济贸易领域中的战争。而美国并不是只在经济贸易领域压制中国,它是全方位的压制中国。最近,美国的助理国务卿福特在公开场合表示,美国正在制定一个针对中国的“全政府”措施,应对中国对美国和其盟友安全造成的挑战。也许很多人认为这是美国对中国全面冷战的开始,也许人们不得不承认美国实实在在是把中国作为敌人对待了,这是把那原先挡在前面的遮羞布自己撕掉了。美国的这一说法意味着什么?所谓“全政府”是一个什么概念?原先,美国鼓吹中国威胁的是一部分高官,其中国防部的高官们冲锋在前。但这一次暴露美国内在、核心战略的是国务院,把“中国威胁”置顶的是美国的政府。美国整个政府都要应对这种“中国威胁”。这里我们不再说这种美国臆想的中国威胁多么荒谬和可笑,要说的是这所谓的“全政府”措施真实地反映了美国现在对中国的基本政策。曾说过,美国近些年逐渐在政治、经济、军事领域与中国全面敌对化,仅仅剩下外交领域保持着某种正常关系。当然,这种所谓的正常外交关系是对美国而言的,对中国来说是不正常的。哪有一个正常外交关系的国家长期在干涉另一个国家的内政?不过,这次美国国务院的助理国务卿公开出美国要制定一个针对中国的“全政府”措施,是不是也就把美国外交领域与中国也敌对化了?

世界上很多专家们曾反复讲过一个所谓的规律,就是老的世界大国与新兴的世界大国冲突是无法避免的,这缘由在于新兴的世界大国总是挑战老的世界大国,这一规律从没有变过。而美国在这些专家们的眼里普遍被认为是老的世界大国,它现在面临着中国这个新兴大国的挑战,我们说叫崛起。不过,这一说法是不对的,说反了。在下曾说过,中国并不是一个新兴的世界大国,而是一个拥有悠久历史的世界性大国,它正在重新崛起,美国才是一个新兴的世界大国。区别在哪呢?区别在不是中国挑战美国的霸权,而是美国这个新兴的大国企图维护它几十年来创造出的霸权,是美国在挑战、压制中国的崛起。为什么中国反复强调中国要和平崛起呢?因为它的崛起并不挑战任何国家。这并不是说中国的崛起对美国的霸权没有影响。大家知道,所谓美国霸权的建立其历史是非常短的,也就是二战后的几十年。从世界史的角度来看,这所谓的霸权不仅本身缺乏合理性,不符合国际规则,同时也不可能持久,这根本不需要中国去挑战它。它的最终垮台不是因为中国不存在的挑战,而是它违背世界潮流,美国霸权与世界的共同发展是相悖的,世界的共同发展肯定会让美国霸权走上末路,这不以美国的意志为转移,但美国显然从不这么认为。所以,结论是美国作为一个新兴的世界大国为压制阻止中国的崛起,很容易铤而走险,这既是对中国的挑战,也是对世界的挑战。而中国作为一个崛起中的大国必然是挡在美国铤而走险的面前,在这种情况下中美合作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一句话,仅就中美合作这一话题,老基不提在中美关系上美国根本没有合作意愿的基本事实,却希望中国与美国合作。与美国合作什么?美国的所谓合作要求实际上就是要求中国服从他的霸权,服从他的指挥,服从他对中国的压制,服从他让中国成为一个仆从国的愿望吗?

美国是一个历史非常短的国家,仅有二百多年的历史,作为一个世界性的大国其历史更短,也就百来年。它想要长期作为世界性的大国存在下去那还得看它能否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在历史的长河中这类短历史的所谓世界大国消亡的很多。从这一角度来看,老基是在替美国背书,是希望通过中美合作让中国拉美国一把,避免它滑向衰落。显然,老基在讲中美合作时完全是站在美国立场上说话的,他不会承认目前中美关系存在的任何问题是美国的责任,也不会就中美关系的具体冲突指出美国的任何不是,他是为美国利益服务的,为什么把中美合作解决问题说成是中美两国对世界和平与进步的共同责任呢?世界和平与进步是世界各国的共同责任并不仅是中美两国的共同责任。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一个什么问题?美国始终把自己摆在世界霸主的地位上,以为在世界上它可以为所欲为。当老基发现中国崛起时,他为美国提出了一个非常好的建议,那就是中美合作,并把这一合作抬高到能左右世界发展的地步上来诱惑中国,其实这里面有要求中国帮助维护美国霸权的意味。

当老基讲和平与进步时,他提出了中美双方的共同责任。但中国有责任吗?当然有,可世界几十年的不和平难道不是因美国在近几十年犯下的侵略干涉他国内政的罪行吗?如果美国不放弃侵略,不放弃干涉他国内政,世界和平会在哪呢?

从这个角度讲,所谓中美合作面临的挑战事实上不是中国面临的挑战而是美国面临的挑战。美国能不能放弃霸权,放弃在中国周边进行的各种挑衅,放弃针对中国的军事部署,放弃不断地侵犯中国的领空领海,放弃对中国内政的粗暴干涉,放弃分裂肢解中国的企图,放弃阻止中国和平崛起的企图,才是实现中美合作对美国的巨大挑战,如果不能做到这些,怎么能谈所谓的中美合作?老基在中国面临美国的霸权压制,面临美国干涉内政的分裂企图,面临美国全面阻止中国崛起的情况下,提出中美合作是非常可笑和不现实的。

重复一下结论,中美双方之间不论存在多少问题,老基说的以合作方式解决中美关系中存在的问题实际上是一种空想,尽管老基把这抬高到世界和平与进步还有共同责任这一高度来描述,但这改变不了中美合作缺乏最基本的基础和条件的事实。当美国不主动消除美国对中国行使霸权;当美国不放弃对中国内政的长期干涉、分裂中国的企图;当美国不放弃压制、阻止中国和平崛起的企图时,中美双方共同合作的方式恐怕是找不到的。

 

免责声明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