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港交所和索罗斯的世纪豪赌,这次动用了终极大杀器

来源 :缓缓说 | 作者:缓缓君

索罗斯又做空了港股!事情是这样的,多家媒体报道,坊间传闻,索罗斯之前大举买入20万张空单,做空港股。不过,这一次,他又栽了。先是9月4日,因为取消修例,港股单日大涨3.9%。然后到了9月5日,索罗斯再做空港股,没想到碰上了港交所电子系统故障,暂停了衍生产品交易。

 

如果这是真的,港交所这招也太绝了,等于是,索大鳄你敢做空,我就拔你网线,改变规则。

其实这也不是香港金融机构改变游戏规则来应付索罗斯,上一次索罗斯做空港股, 1998年遭重大失败,也是败在港交所改变规则上。大家来重温一下上次索罗斯如何败走香江。

500

先补作业,说说历史上的香港金融保卫战,这场战役发生于1997年-1998年之间。

在此之前,索罗斯曾于1992年成功狙击了英镑。

当时英格兰央行烧掉了77亿美元对抗索罗斯的量子基金,结果被开启20倍杠杆的索罗斯打爆了英镑。

1992年9月15日,英国被迫退出欧洲汇率体系,史称“黑色星期三”(当地时间)。

成功狙击英镑让索罗斯获利10亿美元(如果算上在德、法和意大利的收益,总计获利20亿美元),更让他一战成名,向全世界展示了什么叫“富可敌国”。

1994年,索罗斯如法炮制狙击了墨西哥比索,使整个墨西哥金融体系倒退了5年。

1997年,索罗斯再度来袭。

通过在货币、股市和期指多个市场同时出击,先后从泰国、印尼、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洗劫了上百亿美元,造成这些国家外汇储备被劫掠一空,经济倒退几十年(泰铢汇率直接腰斩)。

500

在横扫东南亚诸国之后,索罗斯带着他的战利品(大量资金)把目标对准了亚洲的金融中心——香港。

当时香港才刚回归中国,一旦沦陷,不仅香港经济倒退几十年,中国也将颜面扫地

500

从1997年10月到1998年6月,国际炒家三度狙击港币,3次都获得了暴利。

他们先是在战前大量囤积港币,然后突然大规模集中抛售,使港币汇率受到严重冲击。

当时的香港受制于坚持自由市场的做法,每次都只会通过提高短期贷款利率这一招来进行防御。

1997年10月23日,香港银行同业的隔夜利率甚至一度暴涨至280%。

500

利率暴涨,让以索罗斯为首的国际炒家一时借不到港币,也就无法做空。

于是汇率是稳住了,但推高利率的同时也会对自己的股市形成暴击,280%的利率直接导致恒生指数当天急跌10.04%。

而股市一旦快速下跌,就会引发市场恐慌情绪,导致股市的进一步下跌,如同滚雪球一样。

这就正中了索罗斯的下怀。

因为索罗斯等国际炒家在做空港币的同时,早就准备好要做空股市和期指市场。

股票越跌,他们就越赚钱。

香港也因此一度被华尔街戏称为“超级提款机”。

1998年8月,眼看再这样下去就要被群狼啃到尸骨无存,时任香港财政司司长的曾荫权和金融管理局总裁任志刚将政府入市干预的想法,汇报给了时任香港特首董建华。

董建华当机立断,决定放手一搏。

据曾荫权事后回忆:

“决定政府入市干预的前一晚,我坐在床头哭了,不是为我自己,而是怕这个决定如果错误了,害了中国香港,我怎么向中央政府、向市民们交代。”

500

(曾荫权)

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政府干预市场已经是很普遍的做法了(尤其是在特朗普挑起贸易战的大背景下),但对于当时的香港而言,真的是个非常艰难的决定。

因为在此之前,香港的繁荣一直都是建立在自由市场的基石之上,当时学界的主流观念,也秉持自由市场这一立场。

西方的一些著名经济学家甚至声称,如果香港政府入市干预,是“对自由经济原则的践踏”(这也就是为什么《东方华尔街》这部剧中,叶抱一最初会反对自己提出的想法,这是还原了当时香港主流经济学家的顾虑)。

但后来的事实证明,政府介入是明智的选择。

500

1998年8月7日-8月13日期间,以索罗斯为首的国际炒家疯狂砸盘,香港恒生指数的收盘价一路暴跌到6660点,相比于上一年16673点的高峰,已经跌去了60%。

500

8月13日,香港政府悄悄组织资金入市,大量买入国际炒家抛出的期货合约。

8月14日,香港政府以官方身份正式参战,携巨额外汇基金进入股票市场和期货市场。

打法也基本和电视剧中的一致,即大量买进股票和期货合约,同时提高银行隔夜拆息率,三路夹攻国际炒家。

据估计,香港政府当天动用了大约40亿港元入市干预。

500

(《东方华尔街》这部剧中就采用了40亿这个数字)

索罗斯原本赌的是香港政府不会入市干预(政府暴力干预市场会严重影响香港自由市场的信誉),他们以为香港会放弃联系汇率,没想到港府一出手就是大手笔,这让国际炒家始料未及。

但不死心的索罗斯选择了和香港来一场世纪豪赌。

500

一边是国际炒家疯狂地抛售股票和期货合约,一边是香港政府不遗余力的照单全收,两边都在烧钱比耐力。

8月27日一开盘,国际炒家就砸出了天量的卖盘,而香港政府则动用了200亿港元,委托10家经纪行在33家恒指成分股上疯狂买入,当天收盘时恒指基本与上一天持平,略微上扬88个点,基本可以说是势均力敌。

8月28日,恒指期货结算日,决战打响。

香港政府和国际炒家在“汇丰控股”“香港电讯”“长江实业”“中国电讯”等多支蓝筹股上展开激烈攻防(你卖多少我吃多少),市场在当天创造了790亿港币的天量交易记录。

在港府动用了几乎所有可调动的外汇储备后,终于把恒生指数推高到了收盘的7829点,国际炒家被迫在高位结算交割,损失惨重。

500

但这些资本大鳄依然没有放弃,他们打算将卖空的股指期货合约由8月转仓至9月,继续和香港政府作战。

但这次香港做得更狠——直接改变了游戏规则

9月7日,香港金管局颁布外汇、证券交易和结算新规,通过限制做空,提高保证金,降低仓单申报门槛等方式,增加了国际炒家的投机成本。

另外一边,俄罗斯主权债务违约也让索罗斯等人损失惨重,弹药告急。

500

(据称索罗斯的量子基金因俄罗斯债务违约亏损20亿美元,当初那些借钱给他的银行家们甚至还催着他提前还贷。)

眼见大势已去,国际炒家彻底丧失了斗志,黯然逃离了香港。

为了赢得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香港付出了惨烈的代价:自入市以来,香港政府动用了100多亿美元,消耗了13%的外汇基金。

虽然索罗斯最后的盈亏情况并没有对外公开,但金融界的主流观点认为,此战香港政府惨胜

500

对于这场97年-98年的香港金融保卫战,香港和大陆存在两种极端的说法。

比如我们这边就有学者,把功劳全归于中央政府。

500

与此同时,也有一些香港本地人认为,当年的那场战争是香港凭一己之力战胜了国际炒家,中国政府并没有帮上什么忙。

500

在我看来,这两种说法都过于极端。

香港之所以敢孤注一掷和索罗斯豪赌,是因为1998年3月19日,朱镕基总理在答中外记者提问时明确表示:

"中央将不惜一切代价维护香港的繁荣!"

500

(朱镕基总理)

当时香港拥有的外汇储备是820亿美元(现在看起来不多,但在当时的排名是世界第3),而索罗斯等人通过几十倍的金融杠杆,其可动用的资金量和香港差不了多少(也有人说索罗斯等人可动用的资金量达到了上千亿)。

但由于当年的中国政府拥有128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当时的排名是世界第2,第1是日本),这才让索罗斯等人有所顾忌。

再加上决战的关键时刻俄罗斯债务违约,导致索罗斯弹药不足,所以中央没有出手,香港就打赢了这场硬仗。

但你不能因此说中央没有帮忙。

在金融市场,信心(或者说是预期)有时候比黄金更重要。

因为参与救市的不仅有香港政府,也有很多中资机构,当大家在为国护盘的时候,就是因为相信“如果打到了弹尽粮绝,中央是不会抛弃香港,一定会出手相救”。

在这样的信念之下,大家才能义无反顾、不计后果地投入到战斗中。

这才让香港最终赢得了这场金融保卫战。 

20年过去了,这段历史读起来依然让人惊心动魄。

感谢在香港金融保卫战中勇敢守护的政府和同胞们。

你们的付出和努力,值得被所有人铭记。

500

P.S

虽然有观点认为,香港政府入市干预,背上了违背自由市场的骂名。

但那被资本大鳄恶意操纵的市场,绝不是自由市场。

而且从现在看来,从来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市场(毕竟连标榜自由市场的美国都率先挑起了大规模的贸易战)。

当国际炒家在发现大陆还没出手,战斗就已经打到极为惨烈的局面时,转而把战场移到了韩国。而没有大佬在背后支持的韩国,最终被国际炒家搅到天翻地覆,电视里甚至有了韩国老百姓踊跃捐献黄金帮助国家度过难关的新闻。

500

(亚洲金融风暴时,各国货币均出现了大幅贬值,唯独中国内地和香港保持了币值稳定)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