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这个25岁的网红鲜肉,为什么能被乐坛称为爵士界的莫扎特?

“天才”二字,在字面上有一定的解释,有人把它归结为两个要素,首先是敏锐的感知能力和永不枯竭的热情,其次,是身处能够让其自然成长的环境,在那个环境中,他能够拥有以自己的方式获取知识的自由。

总之,“天才”能够看见一件事情中常人看不见的内在逻辑,亦或是,“天才”会去思考常人没有兴趣的问题,重要的是,他能够找到答案。这样的人曾在历史上不同的领域中都出现过,未来也一定还会有,但在当下,Jacob Collier一定是他们中的一员,在音乐这件事情上,他着实让人叹为观止。

英国的综合性日报《卫报》曾经评价他为“爵士乐的解放者”,而另一个爵士乐权威性的杂志《Jazzwise》则称他为“音乐的未来”。

500

1994年,Jacob Collier出生在英国伦敦,他的母亲Susan和外公Derek都是非常优秀的小提琴演奏家,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中,Jacob自童年起就开始学习音乐并且开始参加各类音乐表演,这样的经历也为他最终探索到自己在音乐上的特点提供了一定的经验基础。

也许的确是因为“遗传”,让Jacob Collier天生便拥有许多音乐人梦寐以求的“绝对音感”,这也使得他在聆听音乐时,能够获得与常人截然不同的信息。

当然,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Jacob拥有“绝对音感”,很多人都有,但在我们的已知经验中,Jacob Collier是第一个真正把“绝对音感”通过一种极为“反传统”的方式用进创作中的人,也许曾经的他自己也没有预料到,他最终会用自己的“绝对音感”解构音乐中最根本的基础——音的频率(Hz)

在我们的知识体系中,有一个频率为440Hz的音,这个音是A,也被称为“标准音”,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对所有乐器都进行统一的调音,在固定调上确定了每一个调在音高上的绝对位置,而每一个学习音乐的人在视唱练耳时,也同样基于这个音高。这个“标准音”对于我们来说,是“绝对真理。”而这个“真理”在Jacob听来,并不是绝对的。

在一则采访中,Jacob曾说:

“我曾经顿悟到一个事实,就是当我们把一个和弦的音调到它的泛音列上时,这个和弦会很好听。而在我们通常的音律系统中,一个降7音在泛音列里实际上被降低了31cents,而这样一来,我就可以把这个降7音当成另一个和弦的根音,这又使得这个和弦整体都被降低了31cents,在这个状态下,那个标准音A就从440Hz变成了432Hz左右”。

500

Jacob这段话的背后,藏着他极为惊人的音乐天赋,这个天赋让他能够听到别人完全听不到的声音,也就是说,他可以听到半音和半音之间单位更小的音的频率,而在这些音之上,他又可以继续构建出和声,而这些和声在实际客观的频率上跟我们平日里所听到的是有细微差别的。

在2016年,他发布了一张名为《In My Room》的专辑,其中有一首名《Hideaway》的歌曲,这首歌曲的前半部分所有的音符都是围绕432Hz而写成的,而在后半部分,则转换成440Hz。

对于这个做法,Jacob说:

“在我的感觉里,一个在432Hz上的Dmajor和弦就像在室内,而440Hz则像是在室外,而在歌曲的开头,我想要营造一种在室内的感觉,所以在第一段主歌部分结束之前,我一直保持在432Hz。”

也正因为如此,在Jacob的音乐中,他通常会提高小三音的频率,减少大三音的频率。

而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这二者之间的差别完全不存在,因为跟Jacob相比,我们对于声音这种事物的感知能力其实是有“障碍”的,二者之间的区别,就好比一个人类和一只老鹰在视力上的差别,后者的视力是前者的几倍以上,这样一来,后者的世界前者自然是体验不到的。

对于Jacob来说,音乐的世界已经被极致地“微观化”,每一个和声都可以在他感知到的频率内,像一片树叶一般轻轻地左右摇摆,而从小就拥有这种天赋的他,在14岁的时候就已经成为了英国皇家音乐学院的少儿作曲家。

2011年,Jacob陆续在YouTube上发布一些视频,在这些视频中,Jacob总是坐在自己摆满了各种乐器的房间里,独自一人创作着音乐,他或弹或唱,不断叠加着音轨,充满了奇思妙想,而最多的时候,他的一首歌甚至能达到300轨,这对于许多人来说,其丰富程度已经难以想象。

同时,也正因为这些音乐视频,他的YouTube频道在短时间内就获得了14万的关注,其视频浏览量达到600多万,这个时候的Jacob,只有17岁,却早已展现出了自己的“天才”特质。

Jacob说自己是一个“自学者”,曾经在家里自学各种乐器,随后他发现自己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对这些乐器达到“精通”的程度,这些乐器里包括钢琴、贝斯、吉他、各类打击乐、各类民族乐器,而这些乐器对于常人来说,每一种都不简单。

而除此之外,Jacob还拥有极为老练的演唱能力,在网络上,他经常会跟乐迷们互动,例如他会要求不同的乐迷们每人唱一段旋律,接着,他会以Acappella的方式为乐迷们所演唱的旋律配上六个声部的和声,而他所编排的每一段和声,都充满着极其丰盈的美感。

Jacob在为旋律编配和声时,有一个原则,即在十二平均律以内,任何一个音都能够成为那个旋律音的和弦根音。

我们来设想一下,当我们看到一个旋律音为C的时候,我们可以用C#来作为根音,这样一来,旋律音就成为了根音的大七音,如果我们用D作为根音,旋律音就成为了根音的降七音,再或者,我们用F#作为根音,那么旋律音就是它的三全音。

以此类推,在十二平均律上,每一个音都可以跟旋律音形成某种音程关系,实际上,这么去理解Jacob的思路是不难的,但这只是在一个和声的“纵向层面”来考虑,而Jacob所做的,是在这个基础之上上,又在“横向”的和声进行中创造了极为顺畅的Voice Leading。

而很多时候,他每一个和声的声部都达到六层之多,同时,在这些复杂的元素之外,他还必须突出和声上的美感,这就需要他对整个音律系统中任意两个或更多的音所叠加出的音程效果有着极为全面的了解和听觉上的体验。

在他的专辑《In My room》当中,有一首名为《You and i》的歌曲,这首歌的旋律当中有一个F#音,Jacob对这个音的处理,是为它配上了12个不同的和弦,而反过来,因为他在听觉上超乎常人的敏锐力,他甚至寻找到了一个能同时包含所有12个音的和弦。

纵观我们的音乐历史,我们会发现,Jacob这样的人很难不被视作“天才”。他在音乐上所表现出的创造力、想象力、察觉力已经成为这个时代的先锋。

就在几年之前,他在YouTube上的视频引起了Quincy Jones的注意,后者是美国音乐界的传奇人物,曾为Michael Jackson录制专辑,并在1985年发起了著名的“USA for Africa”活动,那首著名的《We are the world》就来源于此,除此之外,他曾被格莱美奖提名76次,实际获奖次数达到27次之多。

最终,在Quincy Jones的发掘之下,Jacob的音乐生涯进入了另一个阶段,在这之后不久,他就获得了两项格莱美奖,并在全球26个国家完成了150场演出,而他合作的音乐人里,有爵士乐传奇人物Herbie Hancock,有电影配乐大师Hans Zimmer。

500

 2018年,他发表专辑<Djessie>Vol.1,这张专辑还有Vo.2 、Vo.3 、Vo.4三张,一共四十首作品,全部由Jacob独立创作。

当我们纵观历史,似乎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有那么一两个“天才”式的人物出现,他们最终总会改变人们在一些事物上的传统看法,引领人们进入一个新的思想纪元。

今年的Jacob年仅25岁,凭借他的天赋和音乐功底,他在未来的创造力是充满无限可能性的,哪怕我们不去看他的未来,他今天所带来的影响,已经具有一定的颠覆性,而这种颠覆性,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延伸到了“音乐”这件事情的最底层的逻辑。

500

 

在几年之前,Jacob Collier曾经提到过一个叫做“Negative Harmony”的学术词语,目前来说,还没有确切的中文翻译,有人叫它“负极和声”,也有人叫它“镜像和声”。这个理论在YouTube上曾经成为音乐频道下最热门的头条话题。

根据Jacob自己的描述,他认为和声好比一棵树,在土壤的表面,它的枝干向上自然生长,而在土壤之下的深处,还埋藏着树根,而树根对于表面的枝干来说,就是一种“负极”的、“镜像”的存在。

这是一个带有一些“神秘感”的描述,就好比人们总是在问,这个宇宙里是不是有平行世界,亦或是在西方文化中,有的人认为每一个人在世上都有另外一个自己,如果这个自己是善良的,那么另一个自己就是邪恶的。

如果用最简洁的方式去描述“Negative Harmony”,其实很好理解。

首先,我们把十二平均律用“圈”的方式,依次排列开来,并且在“圈”内寻找一条“中轴线”,这个中轴线可以理解为Jacob描述中将上层树干和下层树根分割开来的土壤,它的左端处于Bb 和 A两个音之间,右端则处于Eb和E之间,这时候我们会发现,左端的Bb和A跟右端的Eb以及E之间形成了5度/4度的关系,这个5度/4度关系是“中轴线”的关键,除了这条“中轴线”之外,找不出第二条。

接着,我们在纵向的层面将上下两个音对应,例如C对应G,B对应Ab,也就是说,C这个音的“镜像”是G,B这个音的镜像是Ab,以此类推,这样一来,我们就完成了一次“Negative Harmony”的镜像转换:一条上行的自然大调音阶C、D、E、F、G、A、B、C被转换成一条下行的G弗尼几亚音阶G、F、Eb、D、C、Bb、Ab、G,而同时,在音阶转换之后,它的调内和声也会有变化,C大调中的C、Dm 、Em 、F、 G、 Am 被分别转换成Cm、Bb、Ab、Gm、Fm、Eb。

500

这就是“Negative Harmony”的基本原理,在Jacob Collier把这个理论传播出去的时候,许多人都为之一振,同时也有部分音乐人开始对一些原有的音乐作品进行“镜像”的转换,并且获得了相当不错的效果。

我们可以试着拿“小星星”这首曲子作为例子,例如它开头的第一个旋律音是C,那么它的镜像转换就是G,再例如它的和声原本是C、E、G大三和弦,镜像转换则变成C、Eb、G小三和弦。在下面这段音频中,前半部分是转换之前的版本,后半部分是转换之后的版本。

原曲版本:

 

500

镜像版本:

500

我们可以很明显的在音乐中感觉到Jacob所描述的“镜像”感,或者“倒影”感,在这种转换之下,前者明亮、欢快、童真的属性瞬间变成了暗淡、忧郁的纠结感。

我们可以说,“Negative Harmony”是Jacob告知人们的一种“音乐公式”,充满了“诗意”,通过这种公式,我们可以轻而易举的写出平日里怎么样也创作不出来的音乐。

很难想象,一个这样年轻的人,能够以这样的角度去理解音乐,这足以说明他在艺术上的格局以及前瞻性。

在Jacob的采访中,他曾经说: 

“我试图把我曾经学习的知识放下,然后在一个极为自然的状态中创作音乐,虽然有很多人把我看做是新一代音乐人技术上的代表,但对我来说,音乐永远是一种听觉上的体验,在我十几岁之前,我并不知道Locrian、Lydian是什么,但我能够体验到它们给我带来的感觉,就好比一个Fm11和弦,当我在这个和弦中加上Bb这个音的时候,我会突然感觉到温暖。”

每当Jacob谈及音乐,他都会不由自主的笑起来,而当他提及一些音阶或者和声时,他又总是会将那些音在固定音高上准确无误地唱出来,这些音阶或和弦中,有许多和弦被他即兴配置成7个音,例如Dbadd4/Ab,或者Cadd2,从和声的角度上来说,音太多可能会显得浑浊,音太少则会显得空洞,而Jacob却能够在一念之间寻找到二者之间的平衡,创造出那些能让人感觉到喜悦的声音。

他曾经分别向五个不同年龄不同水平的对象来讲解和探讨和声,每个人听完后都有不同程度的理解和收获,面对七岁小孩子Bodhi时,他弹奏了歌曲“Amazing Grace”的旋律,他形容这种感觉是“孤单”的,当加了几个和弦后,Bodhi很自然的反应说比之前好听了。对此,他是这么解释的:“我可以决定赋予旋律怎样的感觉,而且音符越多就越会让人兴奋。这就是音乐的和声。

Jacob将自己称作和声的“All time lover”,而他能爱上这些声音,跟他小时候的经历脱不开关系。

那时,每当他不经意间听到一个声音的时候,他的妈妈就会问他:“这个声音给你的感觉是什么样子的?”在这种提问之下,Jacob同时也得到了非常好的引导,这种引导促使他调动自己的“情感”去“感受”声音,这就好比一个画家,在他看到一种颜色的时候,他的内心首先是一种“情感”上的冲击,而在这种冲击之后,他就会去探索和思考:我要如何才能调出这个颜色?

我们说,“天才”的诞生首先需要敏锐的感知能力和永不枯竭的热情,这一点,Jacob身上早已具备。而同时,天才的养成还需要一个相对自由的,能够让他用自己的方式获得知识的环境,这一点,他的家庭已经给予过他。

 

500

当我们纵观我们的音乐历史,我们会发现在过去几百年里,有许多的音乐风格已经陷入一定的瓶颈,哪怕是那些经过严格训练的传统作曲家们也会面临调性资源用尽的情况。而在华萃康先生所著的《色彩和声》一书中,他曾经提到过这样一段话:

“如七声调式相邻的音级之间的音程不大于增二度,则在十二平均律中,可组成三十八种七声音阶,每个音阶七个调式,共可构成二百六十六个七声调式。许多的调式音阶至今尚未被人们发觉、利用,所以,这是一个很有探索价值的话题。”

这段话似乎说明,我们对于音乐这门艺术形式的探索还并未到达最远、最深处。

今天的我们经常在说“创造”,也许我们可以把这个词换成“发现”,其实我们如果换一个逻辑去理解,我们会明白这个世界上所有曾经被我们“创造”出来的事物,其实在我们存在之前就已经存在,那些能够“创造”出不同事物的人,事实上只是发现了别人没有发现的事物,而只要那些事物已经存在,总有一天会有人发现它们,而对于音乐来说,Jacob Collier可能是当今我们已知经验中最具备这种探索能力的人。

德国哲学家莱布尼茨有一句名言:“音乐是心灵的算数练习,心灵在听音乐时自己计算而不自知”。而想必,Jacob是当今唯一一个无法用这句话来描述的人吧。

今年9月,Jacob Collier将会来到第十五届爵士上海音乐节,在14日以及15日这两天进行压轴表演。

而这一次的爵士上海音乐节,是有史以来阵容最为强大的一次,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压轴,他必须要有极为不同凡响之处,纵观国内外音乐节,那些压轴的音乐人在业内至少都有二十年以上的资历,而Jacob Collier今年不过25岁而已,却已经达到了许多人一生也未曾达到的高度。

如果说60岁的Marcus Miller代表的是过去,那么24岁的Jacob Collier代表的就是未来。

500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