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中美协商预期改善但仍需冷静

从气势汹汹宣布对500亿美元贸易额商品加征关税,到声称还要研究追加1000亿美元贸易战规模,到对中兴实施全面禁运,到中美代表团在北京的第一轮磋商未能一次达成协议,再到这次发推暗示将对中兴解禁,为中国代表团赴美开展第二轮磋商显著改善了氛围,世人看到了特朗普“交易的艺术”向客观规律和客观现实让步的希望,也看到了中方后发制人“武当派”功夫的效力,看到了中美经济政治联系紧密纠缠的客观现实。

特朗普经常自诩的“交易的艺术”,本质上就是一开始便漫天要价,企图把谈判对手推到悬崖边,并力图以各种方式加大力度恫吓,特别是要表现出不可预测的行为方式,让对手感到自己还可能践踏一切既有共识祭出“杀招”,以求从精神上压垮谈判对手,为自己在谈判中赢得最有利的条件,甚至予取予求。“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必须更加不可预测,我们现在完全是可以预测的,我们将所有事情都公之与众。我们将派部队,我们会告诉他们。我们将派出什么其它东西,我们举行新闻发布会。我们应当不可预测,从现在起,我们要变得不可预测。”——在2016年面向美国共和党精英群体所作的外交政策竞选演讲中,特朗普陈述了自己的这一见解,此后又一再强调这一看法,并在执政后不断付诸实施,从国际经济到国际政治领域各方面事务,概莫能外。

应该说,在面对综合国力与美国相差甚远的谈判对手时,特朗普式“交易的艺术”颇为见效,而且在国内政治市场上颇能收割粉丝人气;问题是这回中美史诗级贸易战中他挑选的博弈对手是中国,而且这场交锋日益从起初相对单纯的经贸争端发展成为中美经济政治实力全面博弈,他那“交易的艺术”就要不断撞击客观现实、客观经济规律的巨石了:

想重创中国出口而无需付出扰乱美国国内市场的代价?没门!中国对美出口大宗商品在美国市场占有率甚高,30%以上市场占有率司空见惯,90%以上市场占有率的也屡见不鲜,即便美方加征关税,这些“中国制造”也难以被替代而退出美国市场,效果只能是抬高美国市场销售价格。

而且,美方越是企图扩大对华贸易战规模以求威慑中方,踏中上述“经济地雷”而自伤的风险也就越高。美国制裁俄罗斯,尚且导致自己的国家公园管理局总部大楼厕所无法使用,因为大楼更换所需污水泵产自瑞士苏尔寿公司,而该公司半数以上股权属于遭受制裁的俄罗斯商人维克托·韦克谢利别尔格;何况是要制裁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中国。

想打击中兴、杀鸡吓猴?你自己也得付出代价。不仅仅是显而易见的中兴美国供货商因为美国政府一纸禁令而在一夜之间丧失30%销售市场,更重要的是本来占据压倒市场优势的美国高技术部门商誉蒙受重创,即使是对中兴事件幸灾乐祸的非美国西方竞争对手,也不能不开始认真寻求安排美国之外的替代货源。对于因中兴事件而陡然获得史无前例资本青睐的中国高技术产业而言,这无疑是一大长期性利好,对美国高技术部门而言则反之。

当然,有些人是想当然地认为发推暗示将对中兴解禁,肯定是中方付出了高额对价;问题是如果美方真的在此事上掌握了完全的主动权,按照特朗普的一贯风格,他应该把中兴的事情放到中国代表团赴美开展的第二轮谈判之中进行,以求实现最高程度的要价,何必在中方代表团赴美之前就宣布这条消息、从而造成“为中方代表团赴美谈判改善氛围”的客观效果?

500

想在朝鲜半岛取得重大外交突破而开创历史性外交政绩?你离不开中国的支持认可。毕竟,高调宣布的“特金会”尚未举行,事后才宣布的金正恩访华已经办了两次。

想退出伊朗核协议并达成自己期望的效果?你同样无法忽视中国的存在。毕竟,从此前制裁伊朗时期起,中国就已经连续多年位居伊朗第一大贸易伙伴;就在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之前一周,5月2日,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第二期全面投产,为面临被禁止美元交易的伊朗提供了另一条国际经贸结算通道。

……

不仅如此,对于美国经济全局而言,中美贸易战带来的另一个系统性风险正在日益浮现,那就是可能导致美股崩盘。须知,自次贷危机跌落谷底以来,美国股市总体上已经连续上涨近9年,特别是去年屡创新高,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去年一年刷新收盘纪录60多次,为1995年以来最多,成为特朗普喜爱向选民夸耀的政绩之一。问题是福兮祸所伏,登上峰顶的美国股市也积累了巨大的、而且越来越大的泡沫,新一轮金融危机到来只是时间问题。尽管正常情况下美股今年崩盘概率较低,但中美史诗级贸易战倘若失控,完全有可能成为导致美股崩盘提前到来的重大扰动力量。

在实践中,此次中美贸易战最突出特征之一就是对金融市场的冲击力、金融市场反应的强烈程度前所未有,远远超过此前任何一次中国对外贸易争端,已经“高处不胜寒”的美国股市在中美贸易战冲击面前尤其表现得格外脆弱;无论是特朗普宣布签署备忘录,还是北京时间4月2日凌晨中方宣布针对美国232措施实施贸易报复,还是中美双方在北京时间4月4日相继发布301清单,美国股市、乃至全球股市和商品市场的表现都是一泻千里。就是在美国代表团到达北京的5月3日,由于中美贸易谈判前景不明,美欧股市、商品市场也普遍下跌。如果中美协商结果最终谈崩,美国股市、商品市场等等反应可想而知。

特别是中美贸易战可能显著加重美国通货膨胀压力,进而加大美联储过度加速加息、导致美国股市硬着陆的概率。须知,自从2016年末以来,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一直保持着2%以上,通货膨胀压力加大是美联储加速收紧货币政策的重要原因;但美联储加速收紧货币政策又有可能刺破美国股市泡沫,重蹈当年日本泡沫经济破灭之覆辙。

所以,中美双方“合则两利,斗则两伤”,这句话虽然简单,道理却非常深刻。即使特朗普及其团队对此一开始理解不足,随着时间流逝,客观经济规律和现实也会教育他们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这一点。而且,相信中美双方最终若达成协议,肯定会是一个双方互相妥协、能够给特朗普提供可资夸耀政绩的协议。

但尽管如此,考虑到双方要讨论的问题涉及面之广,问题之复杂,在短促时间内达成共识的难度巨大,我们最好还是对这一轮会谈协商抱着冷静态度。毕竟,美国第一次对中国实际使用“301条款”是1991年,1993年双方才达成协议了结争端,这次贸易战启动时间还没几个月呢!

(原文刊载“梅新育论衡”微信公众号)

风闻热评

王俊凯替我问出了多年的疑惑:酒那么难喝,你们为什么要喝酒?
月半川 :

因为酒不难喝呀。

我出生之后对我爸的记忆就不是很深,因为我爸是在船上工作的,当年中国的铁路和公路远不如现在发达,在水网密布的华东地区,很多货物运输必须依靠轮运。我爸在市里的轮运公司上班,一年休假只有90天。我爸对此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自古忠孝不两全,在外挣钱,顾及不到家也是没办法的。
童年里,我对父亲的理解是很模糊的。

90年代中后期,轮运公司的效益已经式微,基本上也没能扛过97年那一波大下岗。那年我爸在家待了挺长一段时间,不肯去上班了。最后的最后我妈逼着我爸回到船上,再后来轮运公司还没能熬过去,选择了倒闭。我爸幸而能按正式员工身份退了下来,也保住了一份退休金。

人回来了,家庭收入却出现了问题,毕竟退休年龄没到,钱是不够的。加之,家里孩子多,两个同时在上学,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这份开销并不小。本来我爸是有一手木匠手艺的,但是学的是做桶,当塑料桶盆进入千家万户的时代,这门手艺也吃不了饭了。

那几年大概是他最辛苦的一段日子,因为他在骑人力三轮车,供两个孩子上学。

我忙着备战高考,他忙着蹬着三轮车养家糊口。

辛苦是值得的。高考结束,我一个人背着包离开了家。从我出生到18岁,一直没有离开小镇,小镇上从幼儿园到高中一应俱全。因为我赶上了80年代-90年代最后一波生育高峰,小镇的高中生源还够。只是毕业后没多久高中被撤销了。毕竟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唯一没想到的时,高考之后,踏离故土就已经是千里之外。

从江苏来到了湖南,其中缘由不谈,和我爸接触的就更少了。当四年大学读完,回家的时候,我和我爸开玩笑:“我在家的时候,你在船上。你回来了,我又出去了。”
他也跟着呵呵的笑,当然,手里一定有根烟。

再后来,走上工作岗位,回家就更少,电话倒是没有忘记打。一般接电话的多是我妈,最后会把电话给我爸,我俩也不知道说什么,聊了两句,他就:你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
这时候,我就很认真的回答他:“我又不喝酒,你也不喝酒。下次我回去给你带两条烟。”

我爸爱抽烟,不会喝酒,但是会做饭,因为我爷爷是厨师。虽然我爸盐会放的多,但是他确实是半个厨子。每次我爸都喜欢招呼家里亲戚,逗趣的说一句,来我家吃饭呀,喝两杯。
但是,他从来不喝酒,因为真不会喝。对此,我三个舅舅有点不大满意,他们都是一斤的量,每回被我爸一句喝两杯勾起了酒瘾,我爸却从来不喝,都是我妈陪着。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算了吧,我俩都不能喝,我给你带两条烟。
好的,不要忘了。
嗯,那没事我挂了。
嗯,88

那年,因为工作关系我机缘巧合去了一家酒厂参加活动,酒厂送了我一瓶相当不错的酒,酒香醇厚,回味绵长。我很开心,我打电话回去说,我手里有瓶好酒,我俩真能喝两杯。

9月份,天气渐凉,我拧着酒从上海回去了。我爸难得也尝了一口酒。那酒是真的不错,毕竟是我看着从酒窖里挖出的酒糟蒸馏出来的,几百年的老窖,有历史沉淀下来的味道。我很高兴,毕竟这酒也不是市面上能随意买到的,我爸也很开心,毕竟儿子回来了。
临走的时候呀,我爸还和我道歉:今年的咸鸭蛋呛坏了,不然就让你带走了。

过完国庆,我打电话回去,告诉我爸,我国庆出去旅游在机场给他带了两条小熊猫。他告诉我他最近眼睛感染了,刚去眼科医院洗了眼睛。我说正好,到时候你用香烟补补身体。小熊猫的,不呛。
他说:好。

第二天,他爬梯子的时候摔下来了,我赶回去,夜里12点把他从医院接了回去,办了丧事。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好呀,再喝两杯。

酒不难喝呀,喝着喝着你就习惯了,甜的不是人生,醇厚带辣才是。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