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台湾“自主国防”的前世今生

作为关注军事问题多年的“老帮菜”,今儿想不到什么话题好写,择日不如撞日,那今儿就说说。蔡英文哔哩吧啦吹喇叭,还有国内一些“自媒体”帮着吹嘘,喊着需要“小心提防”的所谓“自主国防”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今天去看了一下台湾“中山科学院”参加马来西亚航展时发的一段视频,在介绍自己的“辉煌历史”的时候,强调:“五十年前,我们曾被全世界孤立……”

这句话可以说是台湾“自主国防”一切的一切的起源,里面包含了台湾军工业界满满的苦水。

500

50年代台湾也有一段“克难时期”,不过那个时候搞出来的东西基本是真“凑合”,比如之前施老考证出来的,那M10自行火炮的炮管来改装75无后坐力炮……

几年前,观网军工组各位同事们一人分一个话题,写了一下“抗战十大谣言”,这里面我写了关于“国民政府努力发展民族军工,抗战期间研制多种先进武器”这一条的内容。当时写这篇文章去翻阅相关资料才发现,蒋记国民政府在“黄金十年”和抗战期间,在中国现代工业,军事工业发展方面,扮演的根本就是一个破坏的角色。在他们的手里,不仅硬是把从晚清就创立的国内少数几家兵工厂给拆了,丢了,折腾没了,而且还创造出了在战争最紧张的1944年,重庆周围钢铁企业大批破产这样神奇的事件。

至于抗战期间所谓“自行研制”的武器装备,要么是技术人员费尽心血搞出原型机,而国民政府毫无兴趣,从而束之高阁再不见天日;要么干脆就只是“司令”们、“委员”们一时兴起吹牛皮的产物。

而“民国”逃到台湾后,其实这方面也没啥变化。

500

研驱1号是一种十分苦命的飞机,它基本是用别的飞机的散件拼凑起来的,性能也谈不上,然而就这么一点萌芽,也没有得到“国府”的重视,胎死腹中(图为模型)

500

连这种“国民政府”都能拿来吹捧一下的中国某些“自媒体”,我只能说呵呵呵呵

500

陈司令一时兴起,吹了个大牛逼,几十年后共产党给他圆——还圆不上呢!……呵呵,当然这不妨碍“国粉”们帮他吹

事实上,一直到上世纪80年代,台湾的军事工业仍可以说有着严重的“买办”、“仆从”、“殖民地”色彩。其最大特点就是有相当强的对美式武器装备,包括大中型舰艇的维修,乃至局部现代化改装能力,却基本没有自行制造重要武器装备的关键部件的能力。

这话听起来别扭,但我们看看同时期的日本、韩国——其实他们都差不多。其有限的军事工业基础,主要是为美国在越南的战争提供服务而发展起来的。当时美国在越南损坏的装备,很多都要送到台湾、日本、韩国来维修,因为更靠近越南的菲律宾……那工业基础就更差了。

事实上台湾的机械工业很大程度上都是围绕着美军的这个需求发展起来的。

500

南越空军表示要F-5A,还是从台湾这儿给他们匀的,当然后来这些飞机也归了越南,可能还参加了侵略柬埔寨战争

当然,随着1979年中美联合公报的签署,台湾一下成了“亚细亚的孤儿”,本来就随着越战结束,已经开始走下坡路的台湾军事工业,在这种背景下,得到了自主发展的机会。

当时的台湾在经济上正处在腾飞时期,号称“亚洲四小龙”之一,加上美国作为“补偿”,签发《与台湾关系法》,承诺向台湾转让一些技术,帮助台湾建立“自主国防”能力。

而当时,台湾也正好赶上老蒋一命归天,小蒋锐意改革的时代。而小蒋对于自主军事技术的发展十分重视——和“一生俯首等美援”老蒋形成鲜明对比。

500

由于中美关系的接近,本来“板上钉钉”准备提供给台湾的F-20战斗机,就这么飞了

虽然磕磕绊绊,但台湾在整个80年代,在“国舰国造”、“自主防卫”方面的成绩还是明显的。

这其中,大的有“成功”级“巡防舰”,小的有“雄2飞弹”,高技术的有“经国号”IDF战斗机、基础的则有CM11“勇虎”主力战车,可以说是整个“中华民国”历史上“国防工业”最兴盛发达的一个时期。

这其中,中国人民解放军最为重视的,可能要算“天弓2号”导弹,解放军空军至今在研究台湾防空系统态势的时候,仍然会很重视的画上两个直径200公里的大圈,表示这是“天弓飞弹”的射程范围。某种意义上说,对于一种防御性武器,让进攻方把你标定出来,必欲除之而后快,那也算得上一种荣耀了吧。(当然,在总体防空扛不住进攻的情况下,这种荣耀可能也仅能代表弓2\3飞弹阵地上的官兵听到形势不对最好快点跑……第一波打击肯定有你们的份……)

500

别小看IDF,这也是当年让长者要求“报这个仇”(后来宣传的时候改成“争这个气”)的飞机

500

500

90年代靠“八爷”并没报好这个仇,好在,后来这仇嘛……毕竟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相比之下,同一时期大陆在军事领域的许多研制项目因为经费原因取消,除了洲际导弹和核潜艇等用来确立大国地位的项目外,几乎所有项目都在砍。以至于进入90年代,解放军除了从俄罗斯购买的少数先进武器外,主力武器装备技术水平完全落后于台湾当时“自主研制”的装备。

这样“形势一片大好”之下,台湾迎来了90年代冷战、中美蜜月期的结束。1996年台海危机中台湾其实主要是依靠这些“自主国防”的武器装备为主,顶过来的。

当时台军真正压倒大陆大部分战斗机的主力战斗机,是IDF(当然它能不能打过苏-27,呵呵……但解放军当时真正拥有的苏-27也太少了……),台军当时真正压倒大陆主力坦克63式和59-II式的,是CM11勇虎战车(火控比你领先太多了),此外,台军当时的海军水面舰艇也比大陆普遍领先,其“阳字号”驱逐舰经过“武进3”改进后,面对大陆的主力驱护舰,完全不虚,而且当时台军舰艇数量还相当不少。

可以说,即使是没有美军干涉的情况下,96年解放军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并且要多少凭运气,才能以绝对的总体实力优势取胜。

21世纪初,克林顿时期批准的F-16战斗机、M60A3 TTS坦克、“基德”级驱逐舰、“诺克斯”级驱逐舰、以及向法国购买的幻影2000战斗机等都陆续到位。此时台军甚至从纸面技术性能上看,和解放军相比,还有了一定的技术优势。以至于一度打出“决战境外”的口号。

但“民国”终究是“民国”,随着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几任美国总统陆续批准向台湾出售更多先进武器,台军武器装备全面“鸟枪换炮”的同时,“中科院”为代表的台湾军工企业的“冬天”也来了。

事实上,台湾军方是非常“传统”的,只要有美国爸爸的先进武器可以买,这些丘八们是根本看不上台湾企业辛辛苦苦开发的“破玩意”的。

这里面最让人看了都觉得心酸的就是台“中科院”开发取代“66式反战车火箭”(仿美制LAW火箭筒)的“红隼”火箭弹。台湾军方看了这种火箭后,一脸不屑:“我们能买陶2飞弹,还要这种东西干嘛?”

当然,“红隼”火箭也确实有其自身短板,其口径坚决和“66式”保持一致,就是66毫米,所以破甲威力始终只有400毫米水平,这个威力也确实让人看不上。但这还真不是“中科院”自己的错——谁让台军根本没给机会呢?所以迄今为止,增大口径加大威力的“红隼2”乃至“红隼3”,都只停留在“中科院”的嘴巴里。

500

作为一个反坦克火箭,这种东西其实说白了真是没什么技术难度的,也许就是要增加威力的话,药型罩讲究比较多一些,但动力系统、发射原理、材料、瞄准系统,对于有成熟火工品制造能力的国家都没啥难的,“中科院”推销不动“红隼”,原因只有一个……台军不要

500

解放军89式都已经研制出来多少年了……

500

讲真,火箭筒真的没那么复杂,约旦都能引进俄罗斯技术制造RPG-32,算是世界领先的火箭筒了

500

连ISIS都能用水管子什么的乱七八糟零部件拼个能用的火箭筒出来……台湾……这真的不是技术问题

从这么一个并不涉及核心技术难以研制的小小火箭筒,台军都这么多麻烦,那些诸如榴弹炮的炮管啊什么的“高科技”核心技术难题……那就更是麻烦巨大了。

也正是因为“买办”得到土壤迅速复活,台湾军工企业要想折腾“自主国防”,第一道难关恐怕还不在于搞不定技术,而在于如何获得“国军”的青睐哦。

当然,单兵武器啊,什么的还只是小CASE。

对于台湾来说,最大宗的军购项目,莫过于“次世代战斗机”、“次世代主力战车”、以及雄心勃勃的“次世代战舰”,明天我们再来继续说。

风闻热评

王俊凯替我问出了多年的疑惑:酒那么难喝,你们为什么要喝酒?
月半川 :

因为酒不难喝呀。

我出生之后对我爸的记忆就不是很深,因为我爸是在船上工作的,当年中国的铁路和公路远不如现在发达,在水网密布的华东地区,很多货物运输必须依靠轮运。我爸在市里的轮运公司上班,一年休假只有90天。我爸对此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自古忠孝不两全,在外挣钱,顾及不到家也是没办法的。
童年里,我对父亲的理解是很模糊的。

90年代中后期,轮运公司的效益已经式微,基本上也没能扛过97年那一波大下岗。那年我爸在家待了挺长一段时间,不肯去上班了。最后的最后我妈逼着我爸回到船上,再后来轮运公司还没能熬过去,选择了倒闭。我爸幸而能按正式员工身份退了下来,也保住了一份退休金。

人回来了,家庭收入却出现了问题,毕竟退休年龄没到,钱是不够的。加之,家里孩子多,两个同时在上学,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这份开销并不小。本来我爸是有一手木匠手艺的,但是学的是做桶,当塑料桶盆进入千家万户的时代,这门手艺也吃不了饭了。

那几年大概是他最辛苦的一段日子,因为他在骑人力三轮车,供两个孩子上学。

我忙着备战高考,他忙着蹬着三轮车养家糊口。

辛苦是值得的。高考结束,我一个人背着包离开了家。从我出生到18岁,一直没有离开小镇,小镇上从幼儿园到高中一应俱全。因为我赶上了80年代-90年代最后一波生育高峰,小镇的高中生源还够。只是毕业后没多久高中被撤销了。毕竟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唯一没想到的时,高考之后,踏离故土就已经是千里之外。

从江苏来到了湖南,其中缘由不谈,和我爸接触的就更少了。当四年大学读完,回家的时候,我和我爸开玩笑:“我在家的时候,你在船上。你回来了,我又出去了。”
他也跟着呵呵的笑,当然,手里一定有根烟。

再后来,走上工作岗位,回家就更少,电话倒是没有忘记打。一般接电话的多是我妈,最后会把电话给我爸,我俩也不知道说什么,聊了两句,他就:你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
这时候,我就很认真的回答他:“我又不喝酒,你也不喝酒。下次我回去给你带两条烟。”

我爸爱抽烟,不会喝酒,但是会做饭,因为我爷爷是厨师。虽然我爸盐会放的多,但是他确实是半个厨子。每次我爸都喜欢招呼家里亲戚,逗趣的说一句,来我家吃饭呀,喝两杯。
但是,他从来不喝酒,因为真不会喝。对此,我三个舅舅有点不大满意,他们都是一斤的量,每回被我爸一句喝两杯勾起了酒瘾,我爸却从来不喝,都是我妈陪着。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算了吧,我俩都不能喝,我给你带两条烟。
好的,不要忘了。
嗯,那没事我挂了。
嗯,88

那年,因为工作关系我机缘巧合去了一家酒厂参加活动,酒厂送了我一瓶相当不错的酒,酒香醇厚,回味绵长。我很开心,我打电话回去说,我手里有瓶好酒,我俩真能喝两杯。

9月份,天气渐凉,我拧着酒从上海回去了。我爸难得也尝了一口酒。那酒是真的不错,毕竟是我看着从酒窖里挖出的酒糟蒸馏出来的,几百年的老窖,有历史沉淀下来的味道。我很高兴,毕竟这酒也不是市面上能随意买到的,我爸也很开心,毕竟儿子回来了。
临走的时候呀,我爸还和我道歉:今年的咸鸭蛋呛坏了,不然就让你带走了。

过完国庆,我打电话回去,告诉我爸,我国庆出去旅游在机场给他带了两条小熊猫。他告诉我他最近眼睛感染了,刚去眼科医院洗了眼睛。我说正好,到时候你用香烟补补身体。小熊猫的,不呛。
他说:好。

第二天,他爬梯子的时候摔下来了,我赶回去,夜里12点把他从医院接了回去,办了丧事。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好呀,再喝两杯。

酒不难喝呀,喝着喝着你就习惯了,甜的不是人生,醇厚带辣才是。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