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如何治理走进公共视野的“精日”?

“精日”是当代中国较为典型的网络负面指涉用语。作为一个基于群体身份区隔需要而产生的话语标签,其最基本、最初始的功能,应是用来指涉具有某些共同特点的个体:这些个体尽管在生理或社会关系方面和自然以及法律意义上的“日本人”没有任何真实关联,但在精神层面的自我认知上,却将自己设定为是日本人。

因为非常自然的原因,“精日”目前是作为一个负面标签被使用,从最近的事态以及社会共识的情况看,被贴上“精日”标签并因此获得高度关注,显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精日”这个词的产生,至少在某些程度上与日本在帝国主义时期对外扩张和殖民过程中的特殊政策紧密相关,即在文化认同上对控制地区的民众进行人为改造,以隔断原有的文化属性并使之在精神上延伸成日本人。在台湾,通过被称之为“皇民化”的运动,日本成功进行文化侵略和洗脑,扭曲台湾人民的政治和文化认同,迄今为止仍然留下深刻痕迹,还时不时通过李登辉等极品人物的演出不断提醒人们关注。

500

△孟某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拍发泄视频 视频截图

今天中国社会对“精日”现象的关注,本质上源于某些行为走出严格意义上的私人爱好范畴,开始走入公共视野,而且是以一种主动挑战共同价值观的激进方式走入的。借助网络空间,人们很容易发现“精日”行为正日趋直接地冲撞并突破正常社会行为底线,严重到涉及国家和民族认同。尤其是在国家利益判定场合,这些人的行为已经超越正常解释框架,除非假定他们在精神上把自己定义为日本人,否则无法解释其言行动机。

造成“精日”现象的具体原因和机制无疑是非常复杂的,由改革开放早期经济差距带来的文化冲击;在谋求经济增长过程中,忽视正确的国家认同良性塑造;没有及时对历史虚无主义等作出真正有效的应对,未能及时识别部分文化产品所具有的特殊内核,都可能是造成目前“精日”现象的重要原因。

“精日”现象提醒我们,在这样一个文化全面开放,又伴随着信息碎片化的社会环境中,应避免因缺乏清晰国族认同而导致的自我迷失现象发生。

在治理层面,应从理性而非情绪出发,设置一条具有可操作性的红线,甚至可以通过立法的方式加以保证。不允许这种行为在公共场合发生,不能进入到公共空间和娱乐空间。同时,需要防范一种从“精日”行为中牟取经济以及社会影响力的生态。

“精日”现象的出现还说明目前的教育系统面临严峻挑战,这是个社会性的系统工程。面对“精日”群体,我们特别要避免用过度简单化的标签撕裂社会,不宜用运动化的方式去应对,不能操之过急,也不能无动于衷。另外,特别重要的一点是正常的喜好日本文化和日本产品的行为不应受到无辜牵连,不能走极端。

500

今年两会期间,王毅外长在记者会后怒斥部分“精日”分子的行径:“中国人的败类!”

【本文首发于环球时报】

风闻热评

王俊凯替我问出了多年的疑惑:酒那么难喝,你们为什么要喝酒?
月半川 :

因为酒不难喝呀。

我出生之后对我爸的记忆就不是很深,因为我爸是在船上工作的,当年中国的铁路和公路远不如现在发达,在水网密布的华东地区,很多货物运输必须依靠轮运。我爸在市里的轮运公司上班,一年休假只有90天。我爸对此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自古忠孝不两全,在外挣钱,顾及不到家也是没办法的。
童年里,我对父亲的理解是很模糊的。

90年代中后期,轮运公司的效益已经式微,基本上也没能扛过97年那一波大下岗。那年我爸在家待了挺长一段时间,不肯去上班了。最后的最后我妈逼着我爸回到船上,再后来轮运公司还没能熬过去,选择了倒闭。我爸幸而能按正式员工身份退了下来,也保住了一份退休金。

人回来了,家庭收入却出现了问题,毕竟退休年龄没到,钱是不够的。加之,家里孩子多,两个同时在上学,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这份开销并不小。本来我爸是有一手木匠手艺的,但是学的是做桶,当塑料桶盆进入千家万户的时代,这门手艺也吃不了饭了。

那几年大概是他最辛苦的一段日子,因为他在骑人力三轮车,供两个孩子上学。

我忙着备战高考,他忙着蹬着三轮车养家糊口。

辛苦是值得的。高考结束,我一个人背着包离开了家。从我出生到18岁,一直没有离开小镇,小镇上从幼儿园到高中一应俱全。因为我赶上了80年代-90年代最后一波生育高峰,小镇的高中生源还够。只是毕业后没多久高中被撤销了。毕竟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唯一没想到的时,高考之后,踏离故土就已经是千里之外。

从江苏来到了湖南,其中缘由不谈,和我爸接触的就更少了。当四年大学读完,回家的时候,我和我爸开玩笑:“我在家的时候,你在船上。你回来了,我又出去了。”
他也跟着呵呵的笑,当然,手里一定有根烟。

再后来,走上工作岗位,回家就更少,电话倒是没有忘记打。一般接电话的多是我妈,最后会把电话给我爸,我俩也不知道说什么,聊了两句,他就:你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
这时候,我就很认真的回答他:“我又不喝酒,你也不喝酒。下次我回去给你带两条烟。”

我爸爱抽烟,不会喝酒,但是会做饭,因为我爷爷是厨师。虽然我爸盐会放的多,但是他确实是半个厨子。每次我爸都喜欢招呼家里亲戚,逗趣的说一句,来我家吃饭呀,喝两杯。
但是,他从来不喝酒,因为真不会喝。对此,我三个舅舅有点不大满意,他们都是一斤的量,每回被我爸一句喝两杯勾起了酒瘾,我爸却从来不喝,都是我妈陪着。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算了吧,我俩都不能喝,我给你带两条烟。
好的,不要忘了。
嗯,那没事我挂了。
嗯,88

那年,因为工作关系我机缘巧合去了一家酒厂参加活动,酒厂送了我一瓶相当不错的酒,酒香醇厚,回味绵长。我很开心,我打电话回去说,我手里有瓶好酒,我俩真能喝两杯。

9月份,天气渐凉,我拧着酒从上海回去了。我爸难得也尝了一口酒。那酒是真的不错,毕竟是我看着从酒窖里挖出的酒糟蒸馏出来的,几百年的老窖,有历史沉淀下来的味道。我很高兴,毕竟这酒也不是市面上能随意买到的,我爸也很开心,毕竟儿子回来了。
临走的时候呀,我爸还和我道歉:今年的咸鸭蛋呛坏了,不然就让你带走了。

过完国庆,我打电话回去,告诉我爸,我国庆出去旅游在机场给他带了两条小熊猫。他告诉我他最近眼睛感染了,刚去眼科医院洗了眼睛。我说正好,到时候你用香烟补补身体。小熊猫的,不呛。
他说:好。

第二天,他爬梯子的时候摔下来了,我赶回去,夜里12点把他从医院接了回去,办了丧事。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好呀,再喝两杯。

酒不难喝呀,喝着喝着你就习惯了,甜的不是人生,醇厚带辣才是。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