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从货币角度看,特朗普的贸易决定总让人觉得蹊跷

(文/ 周洛华,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

去年初,美国对华发起贸易战的时候,我正埋头撰写《货币起源》,作为货币史的研究者,我对美国此举的动机感到十分困惑,就像是目睹一台马力强劲的机器人动手拔掉了给它自己充电的插头,然后宣称要去执行一个“人类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国际关系和贸易是我自己不熟悉的领域,而即便是我喜爱的货币史,其实也充满了争议和未知,因此,这一年多来,我对中美贸易纠纷和谈判始终保持着观察和思考的状态,绝少发表什么意见。最近,随着美国进一步提高了对我国出口商品加征关税的范围,我突然感觉自己明白了些什么。

500

首先,从货币史的角度来说,美国最强大的武器是美元,美国最珍贵的财富就是美元的国际地位,这是人类脱离金本位之后,第一次完整地建立起一个世界范围内通行的纸币体系。持有美元就可以购买到全世界几乎绝大多数的商品(支付便利),持有美元可以防范本国的通货膨胀(保值储蓄),持有美元可以在美国资本市场上用各种金融工具对冲掉几乎任意资产的风险头寸(风险管理),持有美元可以让美国人民专心工作,放心消费,安心退休(稳定预期)。美元俨然已是当今的“世界货币”,美元的国际地位是最值得美国政府全力以赴捍卫的价值体系。

其次,美国的贸易逆差看起来很大,经过美方政客和媒体的宣传之后,听起来就更吓人。但是,如果你从货币史角度来看美国的贸易逆差的话,你就会发笑:这早已不是金本位的年代了,贸易逆差并不会导致黄金储备的流失,也不会带来基础货币的减少,更不会带来货币体系的崩塌和经济的衰退。美国作为一个拥有“世界货币”铸币权的超级大国,它拥有对全世界人民征收“铸币税”的特权,它同时也就必须承担贸易逆差(从货币史角度来看,贸易逆差其实是美国向全球投放货币的一种渠道)。

先来说说美国对全世界人民征收铸币税的事情,纸币时代的铸币税概念不同于金本位时代的铸币税,这里其实是一个形象的比喻,想象一下,一个发展中国家的普通人,他辛辛苦苦一辈子工作,积累了一笔退休金,他为了防止自己本国货币的贬值风险,宁可换成美元存起来。对于美国来说,无非是印刷了一叠花花绿绿的纸,用这叠纸币就能够让一个发展中国家的普通人辛辛苦苦干一辈子,退休以后还在继续憧憬自己安度晚年——这就是一种无形的铸币税。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这更可贵的特权吗?恐怕没有了。

贸易逆差就是美国向全世界投放货币的渠道和手段啊!美国用承担贸易逆差的办法,向全世界其它国家输出了美元,其它国家的央行从公开市场买入该国出口商抛售的美元之后,就可以将其纳入外汇储备,然后就可以顺利投放本币的基础货币了。

试想一下,如果现在的情况如美国政府某些人所愿,美国对全世界都保持贸易顺差,那么,美元一定会回流美国,世界各国央行的美元储备越来越少,国际市场上流通的美元也随之枯竭,美联储为了维持物价稳定,被迫缩表,将其过去发行的美元在资产负债表两端同时注销,美国经济会好吗?美元还有什么国际地位呢?美国还能对全世界人民征收“铸币税”吗?

因此,“承担贸易逆差”和“拥有世界货币”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根本不能分开。现在,问题就简化成了:美国愿意放弃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吗?究竟是贸易逆差重要还是世界货币重要?这两者孰轻孰重?对于稍微有点儿货币史背景知识的人,心里都明白美国到底要的是什么。

有些专家认为,美国对华贸易战的目的是要扭转对华贸易逆差;还有学者认为,美国会发起对华长期贸易战,以便将牢牢根植于中国的制造业产业链完整地搬回美国去;这些观点都有可圈可点之处,但放在货币史的角度来看,都值得推敲。

制造业重新回流美国看起来是扭转了贸易逆差,但是,我们已经说过了,贸易逆差对于美元霸权来说,是必须承受的。与其缩减贸易逆差,不如捍卫美元霸权,让全世界的资源、资金、人才、科技和资产价格都按照美元这个指挥棒来转动,这对于美国来说,更有意义。

什么是货币?货币不是财富和资产,纸币时代的货币就是一张花花绿绿的纸片,它的核心是一套价值观,一套制度,一种规则,一种秩序。对于电影院的老板来说,维持好电影院的秩序就能不断吸引大家来看电影(请把电影票想象成征收铸币税),这比我自己占有一个好位置看电影重要得多!美国要把制造业的产业链搬回去干什么?它当然要的是美元体系的价值链!

说了这么多美国的情况,我在想我们自己国内的情况呢?难道我们追求的目标就是继续维持对美贸易顺差吗?当然不是!“赢得对美贸易战以便继续维持顺差”和“通过谈判为今后一段时间的改革开放创造更有利的外部环境”,这两个目标孰轻孰重?答案一目了然。不断积累贸易顺差对人民银行来说就意味着需要继续买入美元投放人民币,从而使得我们的本币投放渠道和方式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贸易顺差,这就是我们经济转型升级说了许多年却迟迟未见明显成效的原因之一。建立一个完整的、独立的、不依赖于美元的货币发行体系是一个国家央行重要的使命,这也是我们研究院最近在全力撰写的《中国货币主权报告》的核心内容。

如果在一场贸易战中,美国的首要目标不是消除贸易逆差,而中国的首要目标也不是维持贸易顺差,那么,这场贸易战还怎么打下去呢?美联储的处境一定进退两难,因为一旦对华全面加征25%的关税,就意味着美元的实际购买力下降。过去美国的消费者花40美元能够买到一双不错的跑鞋,而现在他们要多花10美元,这不是削弱了美元持有者的购买力了吗?这难道不是相应地降低了美元的吸引力了吗?难道真有人认为美国对5000亿来自中国的商品全部加征25%的关税就能够削减美国财政赤字了吗?这个观点愚蠢至极。

当美元的购买力下降,美元变得“发毛”的时候,人们就会抛售美元标价的资产,而这对于美国来说,更是致命的。美国最大的希望是各国人民都安心持有美元标价的资产,不向市场抛售。进一步来说,如果中美顺利达成协议,美元的购买力增强,美国公司的海外市场扩大,从而推高美国股市,这才符合“世界货币”铸币国的根本利益。

说了那么多,我的结论很清楚了。我认为贸易战本身不符合中美两国的根本利益,而且赢得贸易战也不是中美两国各自追求的首要目标。我国领导人早就说过,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而绝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这一千条理由并不是两国在某一个领域合作(比如:贸易)的重复,而是在一千个不同的新领域发现合作机遇和潜力。因此,我认为,两国有可能在不远的未来达成一个包括贸易在内的更广泛领域的全面合作协议。毕竟,中美和则两利,两国合作对于全世界人民来说,都是福音。

站务

  • 【官方】观察者APP安卓版更新说明~内附全部下载方式

    亲爱的观友们大家好~上周四我们更新了观察者APP 安卓版 6.0 ,其中新增的重磅内容当属全新的观察员模块。为了使新开发的观察员模块能够满足全部的产品设计需求,我们导入了新的字体、定制了拥有即时聊天能力的聊吧、开发了单独的音频播放器(比如今早观察员“大参考”栏目更新的沈逸老师的文章,便插入他亲自录制......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