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质疑付国豪的表现是否恰当,你们不配

看到互联网上有人用推理分析质疑付国豪的表现是否恰当,是否那些表现加剧了他的困境,老胡想说,那是一群纸上谈兵、自以为是的家伙。

比如有人认为,当暴徒问付国豪的身份时,他一开始隐瞒了自己是环球时报记者,所以对方怀疑他是卧底,对他实施了暴力。那些人完全是想象出来的,他们根本不知道,之前已有多名反对派不喜欢的媒体记者遭到过暴力攻击,这迫使一些内地记者为了安全而不到他们认为需要时,不向一般询问者亮明自己的身份,这是记者在极不友好环境下自保平安的一种方式。什么时候亮明身份,什么时候隐瞒身份,这需要记者根据现场的实际情况灵活把握。

老胡有过比较多的战地和动荡地区采访经验,当年我在波黑采访,有的地方对中国很不友好,但当地人经常把我误认为是日本记者,我就顺水推舟,在基层乱纷纷的环境中增加自己的安全系数。记得有一次深夜在一个长途汽车站,一群大兵醉醺醺的,把一把子弹拍到桌上,让我揣兜里当礼物,他们一直把我当日本旅行者。

在香港的内地记者都知道,去某个示威现场,千万不能讲普通话。你如果作为内地记者被确认,是很麻烦的事情。所以该怎么在那种对内地有敌意的环境下管理自己的身份,是件充满挑战的事情。付国豪没说自己是记者,遭了非法拘押和虐待。但他如果一开始就亮明自己的内地记者身份,是无法肯定他不会遭遇更坏情况的。那些质问者一辈子没有经历过国豪这样英勇的年轻人所面对的极端情况,他们指责他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既无知,又有些无耻。

再说付国豪说了那句“我支持香港警察,你们可以打我了”,有人指责这句话是在挑衅捆他手脚的人,起到了刺激对方的作用。这种说法尤其恶劣。

当时付国豪遭到捆绑,周围是嚣张的充满暴力倾向的示威者,那些指责付国豪的人,如果处在那个环境下,肯定吓尿了。他们大概会求饶,而且认为如果求饶可以免一顿打,是很划算的事情。老胡不认为他们的这种算计就是应被谴责的,自保是人的本能,如果能达到目的,受胯下之辱也可以在一些情境中当成智慧谈论。但问题是,面对凶狠的暴徒,谁敢保证沉默或者示弱就能自我保全呢?浑身都是暴力冲动的那些示威者,会怎么处置一个手脚捆起来的他们所称的“卧底”,这是被捆绑者所能决定的吗?

付国豪的反应是年轻血性的,他被质问时就直话直说了。老胡怎么觉得,中华民族能够生生不息,就是因为在我们看似温和的集体性格深处存在着一些这样面对凶强宁折不弯的精神元素呢?不是所有事都精盘细算的,有时就是随机反应,本能反应,但心听从的是义的召唤。打死我又怎么样?我就是不想向你们这些暴徒求饶,让你们拍下我舔吻你们脚趾的样子。我的手脚虽然被捆着,但老子就是敢冲你们说我到哪都会说的话。说到底,你们以为自己是谁啊。

那些人做不到付国豪的样子,我真的不怨他们。但他们怎么有脸去嘲笑付国豪身上所展现的中国男人被香港机场极端环境激发出来的那个特殊瞬间呢?自爱一些吧,他们真的不配教付国豪怎么说话,怎么做人。

站务

  • 【官方】观察者APP安卓版更新说明~内附全部下载方式

    亲爱的观友们大家好~上周四我们更新了观察者APP 安卓版 6.0 ,其中新增的重磅内容当属全新的观察员模块。为了使新开发的观察员模块能够满足全部的产品设计需求,我们导入了新的字体、定制了拥有即时聊天能力的聊吧、开发了单独的音频播放器(比如今早观察员“大参考”栏目更新的沈逸老师的文章,便插入他亲自录制......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