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古代欧洲、日本屁民的乱世发财经:战场上捡破烂,等着贵族老爷落单

500

500

近代以前日本和欧洲在政治格局上非常类似,都是那军头贵族们(日本的武士、欧洲的骑士)联合宗教势力(日本的神社、寺庙、欧洲的教会)拼命压榨屁民,对于这些“赵老爷”来说韭菜们的意见毫不重要,只要不影响他们的收益爱死多少就死多少。屁民是他们在战场的炮灰,是给他们提供食物、女人的NPC,如果大肆屠杀屁民可以提高士气,他们不会有任何犹豫。同样屁民对这些赵老爷们也没啥忠诚,一旦赵老爷们在战场上落败了,他们就会争先恐后地到战场附近下黑手、捡破烂。

500

在欧洲古战场上当骑士们的战争结束后,骑士老爷们会心满意足的押着战俘回到自己的帐篷,贵族统帅们会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心仪的城堡和领地(这需要很长时间才行,由于当时围城战坑爹的效率和骑士的服役时间限制,往往需要几年甚至几十年时间才能拿下重要的城堡),而敌人跑路的大量步兵,这些赵老爷们都没有兴趣。于是周边农民的机会就来了,屌丝步兵们的出身和他们类似,但手里有了家伙后,屌丝步兵也成了他们的压迫者,对农民来说这是报仇的好机会。农民们会成群结队地起来收拾溃散的步兵,抢走他们看上的一切。  

500

如果运气好,甚至连征服者威廉那样的大人物也会被捡破烂,征服者威廉死后他的全身都被侍从们捡走,大胆查理也在战死后被瑞士老乡抢得光屁股。到了近代这个习惯依旧被欧洲人保持着,古斯塔夫大帝被德意志骑兵砍死后,他的全身衣服、随身物品都被抢走,尸体变得赤裸裸。在拿破仑战争时代欧洲人捡战场破烂的热情依旧高涨,不光抢士兵身上的衣服,就连士兵嘴里的牙齿也不放过。

500

日本的农民们也喜欢在战后成群结队地抢破烂,甚至造成了战败军头的杀手。日本农民会从战场死伤者身上搜刮所有可变卖或自用的东西,其中甚至包括铠甲和刀具。武士刀是很多武士家族祖传的重要遗产,好刀自然也是村民们看重的传家宝;而盔甲可以自用,铠甲的材料和部件还可以卖给铠甲师。在捡破烂过程中,他们遇到残兵败将也是杀无赦。日本农民捡破烂时的残暴作风让不少大人物心有余悸,1582年6月2日本能寺之变后,德川家康刚从堺港豪商茶屋四郎次郎那里听到消息就急匆匆要刨腹自杀,这不是要给死鬼织田信长陪葬,而是担心自己和几十名部下会成为屁民眼中的肥羊死于非命(与其那样还不如刨腹,因为这种死法太丢武家的脸)。

500

事实证明他的担心是对的,在一路上德川家康拼命砸钱,让服部半藏利用老关系才找到了100甲贺忍者和200伊贺忍者充当临时保镖。即使如此德川家康350人(左右)的队伍也被捡破烂的屁民干掉了200多人,差点就回不到三河。一个星期后,挑起本能寺之变的明智光秀也被捡破烂的战场破烂王杀死。

500

战争把日本和欧洲的民众变成鬣狗,当贵族领主们的狮群溃散后,他们自然成了最凶恶的敌人。

免责声明

风闻热评

因为奢侈品关税跟朋友杠起来了,求大佬帮助
左千户 :

槽点太多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1,中国没有奢侈品关税这个税种,奢侈品的关税率也不是很高,因为奢侈品跟普通消费品的差别在价格上,海关的关税是根据商品品类的定价的,而不是根据价格,比如路易斯威登的包,关税率就是6%,不管你的价格是多少。
2,中国关税的计税标准是进口成本,跟市场销售价格无关。也就是说某种产品,进口成本是100块钱,市场价格卖10000,关税是那100块的6%,就只有6块。这种定价方式在进口产品中是经常事,比如红酒,80%以上的红酒进口价格是1到3欧元之间,但市场销售价格在200-5000都有,所以对于进口商来说,关税的成本几乎是忽略不计的。所以用关税控制你认为的奢侈品其实没啥效果。
3,真正能起到奢侈品高关税作用的应该是消费税,这是独立于关税和增值税之外的一种进口税,一般用于酒类,化妆品等,但由于计税的依据还是进口成本,所以也起不了太大作用
4,关税的设定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决策过程,可能一个国家最强的经济人才每天996也想不明白的。如果简单的认为降低关税就能让老百姓达到最高的生活标准,我记得有两个政权这么干,一个是国民党,已经丢了江山,另一个是墨西哥,变成了贩毒国家。
5,你们最大的错误是压根不知道什么是奢侈品,路易斯威登和古奇的包说不上是什么奢侈品,真正的奢侈品是教育,健康,医疗,这在国外都是天价的,是真正的贵族产品。奥巴马在当选总统前三年才还清助学贷款,你比奥巴马早还完助学贷款,不是你比奥巴马优秀,只是因为你是中国人。

199
全部热评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