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对这一轮中美谈判,我们一颗红心,两手准备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侠客岛】

500

不切实际

“对这一轮中美谈判,我们一颗红心,两手准备。能够成功最好,不能成功我们也有勇气直面现实。即使成功,也很可能需要经历几个来回。”

中美经贸磋商第一轮结果看来是初步验证了岛叔上一篇文章的预言,中方扛住了美方的程咬金三板斧没被吓倒,这场“史诗级”贸易摩擦有望从大国对撞转向坦诚磋商。

不过,规模如此巨大的双边经贸,涉及的问题想必十分复杂,未能一次达成协议,也实属正常。尤其是,美方初步的期望如此不切实际且结果消极,即使美方真的放弃贸易战而转入协商,双方也需要更多时间,让美方决策者更深切地体会到客观经济规律的作用。

可以来看一下5月4日《华尔街日报》中文网公布的美方谈判框架。先是减少贸易逆差:

1.从2018年6月1日开始的12个月以内,中国需要减少1000亿美元的对美贸易顺差;

2.从2019年6月1日开始,中国继续在12个月以内减少第二个1000亿美元的对美贸易顺差,也就是到2020年底共计减少2000亿美元的顺差。

要知道,2017年中国从美国进口的贸易总额才1303亿美元。现在美国要求中国在两年多时间内就新增2000亿美元进口,相信但凡有点经济学常识的人,都会意识到这个要求是多么不切实际。

更重要的是,这一要求本身就充满着计划性指令的味道,其颐指气使做派不可接受,与美方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形成绝妙的讽刺。

500

谁的过错?

事实上,单就经济常识而言,中美贸易不平衡本不是中国的“过错”,而是美国自身国民储蓄不足的必然结果。只要美国不提高本国国民储蓄,无论山姆大叔怎么折腾,无论对外发起多少贸易战,都无法消除贸易逆差,而且必然是按下葫芦浮起瓢,缩小了与这个国家的贸易逆差,却扩大了与别的国家的贸易逆差。

鉴于美国国民储蓄低下的根源在于其社会福利制度和财政支出中消费性支出过高而投资性支出过低,如果真想根治美国的贸易逆差问题,美国该做的是推动特朗普已经提出过的社会福利改革,并改革优化美国财政支出结构,而不是与贸易伙伴纠缠不休。不能自省而发奋自我改革自我更新,而是诿过于人;

这种做派让人看到的不是美国的强大,而是这个国家自我奋斗精神的衰退。中国同样希望美国改善本国宏观经济平衡,因为只有这样它才能成为中国可持续开发的外部市场,但中国不可能背离客观经济规律而为美国越俎代庖。

进一步考察国际收支全局,我们不难看到纠缠于货物贸易差额是何其片面。因为经常项目收支不仅包括货物贸易,还包括服务贸易,而后者正是美国的长处、中国的短处。

多年来,中国已经形成了货物贸易顺差、服务贸易逆差的格局,且货物贸易顺差总体有下降趋势,服务贸易逆差则呈现上升态势。2017年,中国货物贸易顺差4761亿美元,同比下降3%;服务贸易逆差2654亿美元,同比猛涨14%。今年一季度,中国货物贸易顺差534亿美元,服务贸易逆差762亿美元,再加上其它项目,导致中国经常项目收支出现了282亿美元的逆差。

在这样的发展趋势之下,中国可能承受一举对美削减两千亿美元货物贸易顺差的冲击?那样的话中国经常项目收支整体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对于中国宏观经济稳定性会产生何等冲击?

别忘了,美国位居现行国际货币体系核心,而中国并非如此;因此美国能够承受的国际收支逆差,对目前的中国就会构成不可承受之重。前两年中国资本外流、外汇储备锐减万亿美元的冲击尚未远去,把本质上是动摇中国宏观经济稳定基础的主张包装成为美国要求“公平贸易”和“贸易平衡”的“维权”,这种宣传手法固然高明,但真的瞒不过行家。

500

主张优劣

经验地看,化解贸易不平衡的办法往往有积极主张和消极主张之分。

中国提出的是扩大进口的积极主张,美国目前提出的还是中国减少出口的消极主张。

前者的效果是保持、增强中国市场的购买力,为美国产业提供更多的商业机会,为美国工人、农民、白领创造更多的面向中国市场的就业机会;后者主张效果则是直接减少中国市场的购买力,进而导致美国产业在中国市场的商业发展空间缩小,美国工人、农民、白领面向中国市场的就业机会减少。两相比较,何种更加可取,不言而喻。

至于对扼杀“中国制造2025”的企图,更是毫无道理,毕竟任何个人、国家都有追求自我发展的权利,而且“中国制造2025”并没有主张违反世贸规则的做法,这两年高举“自由贸易”、“世贸规则”大旗的并不是美国,而是中国。美国政府不能禁止蒙大拿边远小镇的小伙子奔赴纽约追求自己的“美国梦”,又有什么理由、权力禁止中国追求自我发展的“中国梦”?

中美协商从来就不是仅限于中美两国的一盘棋,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热潮正在迅速兴起,东北紧急部署扩种大豆。前几天习近平主席与印度总理莫迪在武汉会晤,李克强总理赴日出席第七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及访问日本正在紧锣密鼓准备。

500

美国那边,资本市场、消费市场、通货膨胀等方面的压力也正在积累,从企业界发声,到千名经济学家上书,美国国内的反对声浪正在上升。说到底,超级大国决策者发动的史诗级贸易战没有那么轻易鸣金收兵,自卫反击的中国也需要向国内外充分显示自己的意志与能力。既然如此,不急于一蹴而就草率达成缺乏可行性的协议,而是耐心一点继续磋商,让时间发挥作用,让美国决策者更深切地体会到客观经济规律的作用,何乐不为?

风闻热评

王俊凯替我问出了多年的疑惑:酒那么难喝,你们为什么要喝酒?
月半川 :

因为酒不难喝呀。

我出生之后对我爸的记忆就不是很深,因为我爸是在船上工作的,当年中国的铁路和公路远不如现在发达,在水网密布的华东地区,很多货物运输必须依靠轮运。我爸在市里的轮运公司上班,一年休假只有90天。我爸对此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自古忠孝不两全,在外挣钱,顾及不到家也是没办法的。
童年里,我对父亲的理解是很模糊的。

90年代中后期,轮运公司的效益已经式微,基本上也没能扛过97年那一波大下岗。那年我爸在家待了挺长一段时间,不肯去上班了。最后的最后我妈逼着我爸回到船上,再后来轮运公司还没能熬过去,选择了倒闭。我爸幸而能按正式员工身份退了下来,也保住了一份退休金。

人回来了,家庭收入却出现了问题,毕竟退休年龄没到,钱是不够的。加之,家里孩子多,两个同时在上学,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这份开销并不小。本来我爸是有一手木匠手艺的,但是学的是做桶,当塑料桶盆进入千家万户的时代,这门手艺也吃不了饭了。

那几年大概是他最辛苦的一段日子,因为他在骑人力三轮车,供两个孩子上学。

我忙着备战高考,他忙着蹬着三轮车养家糊口。

辛苦是值得的。高考结束,我一个人背着包离开了家。从我出生到18岁,一直没有离开小镇,小镇上从幼儿园到高中一应俱全。因为我赶上了80年代-90年代最后一波生育高峰,小镇的高中生源还够。只是毕业后没多久高中被撤销了。毕竟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唯一没想到的时,高考之后,踏离故土就已经是千里之外。

从江苏来到了湖南,其中缘由不谈,和我爸接触的就更少了。当四年大学读完,回家的时候,我和我爸开玩笑:“我在家的时候,你在船上。你回来了,我又出去了。”
他也跟着呵呵的笑,当然,手里一定有根烟。

再后来,走上工作岗位,回家就更少,电话倒是没有忘记打。一般接电话的多是我妈,最后会把电话给我爸,我俩也不知道说什么,聊了两句,他就:你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
这时候,我就很认真的回答他:“我又不喝酒,你也不喝酒。下次我回去给你带两条烟。”

我爸爱抽烟,不会喝酒,但是会做饭,因为我爷爷是厨师。虽然我爸盐会放的多,但是他确实是半个厨子。每次我爸都喜欢招呼家里亲戚,逗趣的说一句,来我家吃饭呀,喝两杯。
但是,他从来不喝酒,因为真不会喝。对此,我三个舅舅有点不大满意,他们都是一斤的量,每回被我爸一句喝两杯勾起了酒瘾,我爸却从来不喝,都是我妈陪着。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算了吧,我俩都不能喝,我给你带两条烟。
好的,不要忘了。
嗯,那没事我挂了。
嗯,88

那年,因为工作关系我机缘巧合去了一家酒厂参加活动,酒厂送了我一瓶相当不错的酒,酒香醇厚,回味绵长。我很开心,我打电话回去说,我手里有瓶好酒,我俩真能喝两杯。

9月份,天气渐凉,我拧着酒从上海回去了。我爸难得也尝了一口酒。那酒是真的不错,毕竟是我看着从酒窖里挖出的酒糟蒸馏出来的,几百年的老窖,有历史沉淀下来的味道。我很高兴,毕竟这酒也不是市面上能随意买到的,我爸也很开心,毕竟儿子回来了。
临走的时候呀,我爸还和我道歉:今年的咸鸭蛋呛坏了,不然就让你带走了。

过完国庆,我打电话回去,告诉我爸,我国庆出去旅游在机场给他带了两条小熊猫。他告诉我他最近眼睛感染了,刚去眼科医院洗了眼睛。我说正好,到时候你用香烟补补身体。小熊猫的,不呛。
他说:好。

第二天,他爬梯子的时候摔下来了,我赶回去,夜里12点把他从医院接了回去,办了丧事。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好呀,再喝两杯。

酒不难喝呀,喝着喝着你就习惯了,甜的不是人生,醇厚带辣才是。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