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留给蔡英文的空间越来越小,更要防止她挟洋自重

蔡英文2016年上台三年时间,几乎每年“断交”一国。近期蔡英文在非洲仅存两个“小友邦”之一斯威士兰巩固“邦谊”的出访,又能将脆弱的“邦交”维持多久?此前,另一个非洲“友邦”布基纳法索一度传出“邦谊”不稳。

此次中国和多米尼加建交,给蔡英文的警告意味更为明显。近日,约旦将台湾驻当地代表处的“中华民国驻约旦商务办事处”更名为“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台当局国际空间继续缩小。

回看今年1月,王毅外长在访问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台当局前“友邦”)期间,“希望所有非洲国家都能够一个不少地出现在中非合作的全家福照片里”的表态,让外界更加确信,拒绝“九二共识”和“一中原则”的台当局,丢掉更多“友邦”只是时间问题。

500

两岸实力格局大转折下的中多建交

多米尼加政府法务顾问弗拉维奥·达里奥·埃斯皮纳尔(Flavio Dario Espinal)在总统府召开的记者会上说,同中国建交“是经过长时间的考量并通过与政商各界广泛协商后做出的,是基于多米尼加人民的需求和对未来的展望而做出的”。

诚然,中多建交是大势所趋。

从1994年中国在多米尼加设立贸易发展办事处至今,两国贸易往来不断。从1999年开始,中国贸促会多次组织企业和专家赴多米尼加举办中国贸易展览会。在没有建立外交关系的二十多年里,双边贸易稳步成长。

截至2017年,多米尼加成为中国在加勒比地区第二大出口目的国,中国是多米尼加第二大进口来源国。然而,外交关系的长期缺失带来的是关键的经贸协议无法签署,很多投资合作难以得到有效法律保护。多米尼加政界和工商界一直呼吁政府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建立外交关系,。

如今,两岸关系趋冷,蔡英文拒绝“九二共识”给很多观望的加勒比和中美洲国家倒向北京提供了机会。正如此前同台湾“断交”的巴拿马总统巴雷拉指出,放弃“外交休兵”的蔡英文给很多想与中国大陆建交的中美洲与加勒比国家明确的信号,即同北京谈判建交时可以不必考虑台湾的感受,而北京也会更少顾及台湾“友邦”减少带来的短暂冲击,毕竟两岸的情势已经发生变化。

此外有媒体指出,多米尼加因有意争取2018年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席位,需要常任理事国中国的支持,而这是与台湾保持“邦谊”无法实现的。不仅如此,多米尼加还要像其他台湾“友邦”一样,定期替台湾所谓参与联合国等发声,得不偿失。反观2007年抛弃台湾转向中国大陆的哥斯达黎加,在2008年如愿当选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

更重要的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两岸关系基本格局已发生重大变化,综合实力全面提升的中国大陆,将给包括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在内的各国带来越来越多的发展机遇。在台湾的其他“友邦”如海地、萨尔瓦多和洪都拉斯等,北京方面设立的贸易代表处不仅负责日常的商务往来工作,还定期组织中国贸易展和人员互访等,给很多地区国家了解中国打开了一扇窗口,稳步提升的经贸和文化等合作,在这些国家早已形成巨大吸引力。

500

多米尼加军事首长在台防务部门副部长蒲泽春陪同下,参访台军悍马车维修现况。图片来自:多米尼加《Diario Libre自由日报》

多种模式正本清源,削弱“台独”国际空间

台湾“外交部”大楼内,一处大厅两侧摆放着台湾“友邦”的旗帜,一旦双方“断交”,旋即拔杆撤旗。如今,加勒比和中美洲看似牢固的“友邦”主力盘成为“断交”暴跌盘,各项指标占优的多米尼加率先转投北京。“友邦”数量仅剩19个,数量下滑到“1”字头,已进入不可逆的状态。大陆此举给全力护盘多米尼加的台当局更多警告。即使在台多“断交”前的4月19日,台湾敦睦远航训练支队的舰船还到访多米尼加,台当局还在多米尼加大搞“金元外交”,一切都无济于事。耗巨资赠送军品等维系“邦交”更是打脸不屑“金援”的蔡当局。

面对拒绝承认“九二共识”至今的蔡英文当局,北京在国际社会上多种模式的正本清源仍持续发力。

在史无前例的“特蔡通话”后,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在2016年12月20日与台湾“断交”,26日同中国大陆复交。此种断交再建交的模式属于两岸多年“外交战”的常规打法。

在尼日利亚、斐济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等台湾非“邦交国”的正本清源,则是逐步解决台当局实质享有所谓外交待遇、从事实质交往的问题。

2017年1月,尼日利亚政府采取强制措施,严令台驻尼机构摘牌更名、迁出首都、削权减人,并禁止尼政府官员和机构同台湾发生任何官方往来。蔡英文上台周年前夕,太平洋岛国斐济裁撤驻台代表处,还专门派斐济驻大陆的官员来台清点验收。

今年2月,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要求台湾驻巴新商务代表团更名为“台北驻巴布亚新几内亚经济文化办公室”,并收回“外交”和“领事”车牌。此外,巴林、厄瓜多尔、阿联酋与约旦等非“邦交国”也要求台湾所设办事处改名,去除“中华民国”或“台湾”等字眼,否则将予以摘牌。

500

台湾目前仅存的“友邦”,其中多米尼加已经“断交”

警惕蔡英文更加挟洋自重

“友邦”数量持续下滑,在非邦交国的代表处权限受阻,在国际和地区组织的参与空间也处处碰壁。一切根源在蔡英文领导的民进党当局拒绝“九二共识”和“一中原则”,打破了两岸之间的共识,台湾参与国际社会的模糊弹性必然会不断缩减。

然而,在台当局《对多米尼加终止对台关系的声明》中,居然称北京“持续操弄所谓‘一中原则’,造成区域及两岸紧张,冲击两岸和平现状”,将责任全部甩给大陆,仍不自我反省,一意孤行。

在两岸实力对比发生重大变化的今天,台当局“友邦”只会不断减少,而数目一旦减少,就很难再回升,这不仅是两岸实力对比发生重大变化的必然结果,更是两岸同属一中,作为地方省份的台湾无权行使主权国家才拥有的外交权利。

在这些“友邦”当中,除梵蒂冈在国际上影响巨大以外,其他国家多为中小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在国际社会上较难发出有力声音。在“友邦”数量持续减少的当下,要更加警惕蔡英文和赖清德等“台独工作者”继续在美日等域外势力身上放更多筹码,挟洋自重以拒抗大陆。

3月美国通过的所谓《台湾旅行法案》鼓励华盛顿和台北之间高层官员的互访,已经提高了地区警讯。今年5月至6月,更要关注美台在更高层次领域的合作。

随着堪比军事碉堡工事级的美国在台协会新址即将投入使用,外界普遍关注解禁高层互访的美台之间将有哪些高官出席开幕活动,最为敏感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是否会打破惯例,着军装进驻美国在台协会,届时大陆又将作何反应。近期大陆在台海附近的实弹军演和外交领域的频频发力已经发出强烈的信号,美方和台当局以及其他域外势力应审慎而行。

风闻热评

王俊凯替我问出了多年的疑惑:酒那么难喝,你们为什么要喝酒?
月半川 :

因为酒不难喝呀。

我出生之后对我爸的记忆就不是很深,因为我爸是在船上工作的,当年中国的铁路和公路远不如现在发达,在水网密布的华东地区,很多货物运输必须依靠轮运。我爸在市里的轮运公司上班,一年休假只有90天。我爸对此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自古忠孝不两全,在外挣钱,顾及不到家也是没办法的。
童年里,我对父亲的理解是很模糊的。

90年代中后期,轮运公司的效益已经式微,基本上也没能扛过97年那一波大下岗。那年我爸在家待了挺长一段时间,不肯去上班了。最后的最后我妈逼着我爸回到船上,再后来轮运公司还没能熬过去,选择了倒闭。我爸幸而能按正式员工身份退了下来,也保住了一份退休金。

人回来了,家庭收入却出现了问题,毕竟退休年龄没到,钱是不够的。加之,家里孩子多,两个同时在上学,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这份开销并不小。本来我爸是有一手木匠手艺的,但是学的是做桶,当塑料桶盆进入千家万户的时代,这门手艺也吃不了饭了。

那几年大概是他最辛苦的一段日子,因为他在骑人力三轮车,供两个孩子上学。

我忙着备战高考,他忙着蹬着三轮车养家糊口。

辛苦是值得的。高考结束,我一个人背着包离开了家。从我出生到18岁,一直没有离开小镇,小镇上从幼儿园到高中一应俱全。因为我赶上了80年代-90年代最后一波生育高峰,小镇的高中生源还够。只是毕业后没多久高中被撤销了。毕竟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唯一没想到的时,高考之后,踏离故土就已经是千里之外。

从江苏来到了湖南,其中缘由不谈,和我爸接触的就更少了。当四年大学读完,回家的时候,我和我爸开玩笑:“我在家的时候,你在船上。你回来了,我又出去了。”
他也跟着呵呵的笑,当然,手里一定有根烟。

再后来,走上工作岗位,回家就更少,电话倒是没有忘记打。一般接电话的多是我妈,最后会把电话给我爸,我俩也不知道说什么,聊了两句,他就:你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
这时候,我就很认真的回答他:“我又不喝酒,你也不喝酒。下次我回去给你带两条烟。”

我爸爱抽烟,不会喝酒,但是会做饭,因为我爷爷是厨师。虽然我爸盐会放的多,但是他确实是半个厨子。每次我爸都喜欢招呼家里亲戚,逗趣的说一句,来我家吃饭呀,喝两杯。
但是,他从来不喝酒,因为真不会喝。对此,我三个舅舅有点不大满意,他们都是一斤的量,每回被我爸一句喝两杯勾起了酒瘾,我爸却从来不喝,都是我妈陪着。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算了吧,我俩都不能喝,我给你带两条烟。
好的,不要忘了。
嗯,那没事我挂了。
嗯,88

那年,因为工作关系我机缘巧合去了一家酒厂参加活动,酒厂送了我一瓶相当不错的酒,酒香醇厚,回味绵长。我很开心,我打电话回去说,我手里有瓶好酒,我俩真能喝两杯。

9月份,天气渐凉,我拧着酒从上海回去了。我爸难得也尝了一口酒。那酒是真的不错,毕竟是我看着从酒窖里挖出的酒糟蒸馏出来的,几百年的老窖,有历史沉淀下来的味道。我很高兴,毕竟这酒也不是市面上能随意买到的,我爸也很开心,毕竟儿子回来了。
临走的时候呀,我爸还和我道歉:今年的咸鸭蛋呛坏了,不然就让你带走了。

过完国庆,我打电话回去,告诉我爸,我国庆出去旅游在机场给他带了两条小熊猫。他告诉我他最近眼睛感染了,刚去眼科医院洗了眼睛。我说正好,到时候你用香烟补补身体。小熊猫的,不呛。
他说:好。

第二天,他爬梯子的时候摔下来了,我赶回去,夜里12点把他从医院接了回去,办了丧事。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好呀,再喝两杯。

酒不难喝呀,喝着喝着你就习惯了,甜的不是人生,醇厚带辣才是。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