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香港的乡贤、黑社会与法治

500

故事的背景是在九龙城寨,其实也就是六七十年代香港的贫民窟,而贫民窟往往是官方和警方懒得管的地方,也就是黑社会和有活力的社会组织生长和壮大的最佳土壤。

片中有好几次大型客机从九龙城寨上方低飞,呼啸而过的场景。每一次飞过,片中的主角雷洛和阿豪都会抬头看看。

这当然是一个不难猜测的寓意。

飞机代表着上层社会对九龙城寨的俯视,但往往又是炫耀一样的呼啸而过,不会停留,也就是说,上层社会对九龙城寨这样的香港底层社会是无视的。

阿豪和雷洛的每一次都抬头仰视,则意味着他们这种出身社会下层的人对命运的不甘心,也对上层社会是深怀艳羡之心的,渴望着能够进入上层社会。

与港片黄金年代的《跛豪》、《雷洛传》不同,《追龙》不仅带有王晶对九龙城寨温情脉脉的回望,还有对现如今很容易触动市场的民族主义情绪的撩拨。

比如片中刚开始的英国防暴警察队长莱特在打刚到香港、一无所有的阿豪时骂的那句话:“你们这些黄皮猪”。这当然很容易让人想起前不久刚火过的《战狼2》里那个欧洲雇佣军头目在最后的对决中骂吴京的话:“你们黄种人就是低贱的种族。”

一定程度上,《追龙》能在上映之后招来不少好评,这是两个比较重要的原因。

500

不过,我觉得更有意思的是另外一些细节。

警察和黑社会互相利用,这是香港黑社会这些年来反复拍过的题材,并不新鲜。看过港片港剧的人都知道,“香港是讲法制的社会”这句台词,多数情况下都是从黑社会头目嘴里说出来的,或者是从犯罪嫌疑人的嘴里说出来。法治就是这么神奇,没有黑社会维护的法治,肯定是无法深入社会基层的。

即便《追龙》在警察和黑社会之上,又加上了英国殖民者和港英政府,也还是只是在这个结构之上又加了一层而已,并没有新的突破。

有所突破的是鼎爷,一个刚出场三分钟就被打死了的人。

雷洛当上探长之后,想换一个黑社会头目,来重组九龙城寨的黑社会,用他的话说,就是干什么都要“有规有矩”。在九龙城寨这种无法无天的地方,黑社会也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治理方式。

他已经搞定了他的英国上司,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实现对九龙城寨的有效控制。他想到的办法就是先除掉之前的探长颜童扶植的两个黑社会,换两个人来为他掌握九龙城寨的黑社会。

除掉其中一个轻而易举,但除掉另一个却颇费周折,原因是这个黑社会头目是九龙城寨的元老鼎爷的外甥,而鼎爷在九龙城寨的地位,几乎相当于落马元老院的元老们,举足轻重。

500

雷洛找到鼎爷,并且送了足够打动他的礼品,其中就包括一箱金条。鼎爷同意,放弃他的外甥,更换九龙城寨的黑社会的头目,也就是她说的社团的办事人。

用我们今天的话说,鼎爷就是九龙城寨的乡贤。他不仅能够召集其他元老开会,而且还可以直接在元老会议上宣布,要更换九龙城寨里的社团的办事人,而他外甥作为一个有活力的社会组织的头目,居然只能战战兢兢的跪下求饶。

而且,在鼎爷宣布元老议事会议开始之前,鼎爷郑重其事的拜了神,上了三炷香。你看,作为乡贤,果然是很讲规矩的,很尊重传统文化。

之后,拜神这个镜头还出现了多次,而且,每次出现都是要做大事。其中一次就是雷洛要阿豪去泰国搞定军方,得到稳定的毒品货源,见面就在一个寺庙。难怪新儒家都在香港发表中国文化宣言,传统文化就是在香港,不服不行。

请大家注意这个时候这几个人的身份所代表的势力,雷洛是警察,自然代表官府,鼎爷是九龙城寨元老,自然是乡贤,他的外甥是黑社会头目,还有他们身后端坐着不言不语的神仙。

警察,黑社会,乡贤,传统文化,就这么神奇的组合起来了,坐在一起,共商九龙城寨黑社会更换头目的大计。

无论警察,还是乡贤,还是黑社会,拜神都是非常虔诚的,行礼如仪,恭恭敬敬。

警察需要借助黑社会的协助,来控制九龙城寨这样的底层社会的基本秩序,但警察对黑社会的控制不仅是通过权力,也需要通过乡贤的协助,以及神仙的保佑。

因为,在这里,警察约束黑社会的时候,所援引的并不是现代社会伦理,而是传统的封建伦理,兄弟义气。所以,他们都要尊重传统,既要尊重活着的传统,也就是鼎爷这样的九龙城寨元老,也要尊重端坐如仪不言不语的神仙。

500

这本来是一个看上去非常和谐的场景,传统与现代,法治与黑社会,文化与权力,都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但鼎爷外甥突然发动的反抗行动,打破了这个平衡局面。他不仅一下杀死了鼎爷,而且用枪逼着其他元老也纷纷表示,是雷洛打死了鼎爷。

本来很和谐的画面,一下就鲜血飞溅,很不和谐了。这意味着什么呢?

这意味着,警察、社区元老、黑社会和神仙共坐一堂共商大计,需要所有人都讲规矩,当一个人突然打破这个规矩的时候,就不和谐了。毕竟,在现代化的枪和子弹面前,神仙的保佑和诅咒、元老代表的传统文化的道德约束,都是非常虚弱无力的。

更何况,这个和谐的局面本来就是雷洛收买鼎爷,来交还黑社会的领导权的事情,真正决定事情走向的就是权力、金钱和暴力。

从一开始的和谐局面就是由一大堆不和谐的事情促成的,而他们想要的结果就是瓜分和重组现有的秩序。原本他们以别人为鱼肉,自己为刀俎,结果却是鱼肉反噬了刀俎。

所以说,在金钱和暴力面前,传统文化和乡贤其实屁都不算。

可能有不少人会嘲笑那时候的香港。毕竟在1980、1990年代,港剧港片给了我们最原始的现代性和国际化都市生活的想像,甚至包括袒胸露乳的女人,黑社会,雪茄,红酒,游艇,高尔夫球,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是在港剧港片中第一次看到的。

但坦白说,看电影的时候,更容易让人想到的不是今天的香港,而是今天的东莞,广州和深圳的城中村,以及北京和其他一线大城市的城乡结合部的农村。在那些地方,难道没有雷洛,没有跛豪这种人物?

我们今天又有什么资格嘲笑那时候的香港和九龙城寨呢?

免责声明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