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长荣空姐罢工结束,历史又进一步

作者:豆农

7月6日,台湾长荣航空空服员罢工在坚持17天后正式落幕,劳资双方各自退让一步。

此次罢工为中国航空史创下了几个记录:罢工时间最长、参与人数最多人,影响旅客人次最多。

不过,由于长荣航空的空服员都是女性,此次罢工恐怕将以“空姐罢工”的名字进入历史。

500

蒋家解除戒严令至今不过32年,民主化历史不长,即便在台湾省,劳工行使罢工权、集体谈判权也是个新鲜事,至今只有7%劳工能通过工会争取权益。在航空业,罢工更是新鲜事儿,此前只有2016年的华航空服员罢工和今年2月的华航机师罢工。

1空姐的勇气

长荣航空创立于1989年,本身也是蒋家政权崩溃,解除戒严的产物。创始人张荣发长期受日本教育影响,管理十分“昭和”,领导上极度威权。

在长荣集团的历史上,长荣重工曾在1994年时出现过工会,但不到半年64名工会干部就被解聘,工会瓦解。张荣发还和国民党余孽勾结,强力压制在长荣航运大楼前的工会示威活动。

时间推移,到了9012年,上世纪的管理风格逐渐遇到问题。黑箱般的奖惩机制,不断增加的工作量,隐形延长的工作时间,公司军事化管理风格,都让很多空服员无法忍受。

今年1月发生长荣空姐被外籍男性旅客要求“脱裤子、擦屁股”事件后,长荣官方声明又企图甩锅给空姐,制造了本次罢工的直接“导火索”。

2016年华航空服员的罢工也激励了长荣空姐的斗争勇气。华航罢工成功后,倒逼长荣上调了20年没有变动过的外站津贴,也让长荣空姐认识到,原来自己可以团结起来争取合理待遇,于是短短3个月内2400人加入工会。

此次组织罢工的桃园市空服职员工会属于台湾三大类工会中的职业工会,虽然以桃园市冠名,实际上是全台的空服员职业工会。

台湾劳工行使集体谈判权的门槛很高,法律规定只要本企业某一职业劳工加入工会的人数少于一半,资方就不用理会。一直到2017年3月,加入桃园市空服员职业工会的长荣空姐人数终于过半,正式拥有了团体协商权。

空服工会从当年4月起开始和长荣航协商,最主要的8项诉求包括:

“提高外站津贴且禁止搭便车(即非工会会员不得享受福利)”、“9个航班改为过夜班(减少红眼航班)”、“开放工会参与会员的人评会等惩处机制”、“增设劳工董事”、“法定假日双倍薪”、“外籍组员派遣名额限制”、“给予工会干部会务假”、“变更劳动条件跟工作规则,须经工会同意”。

核心诉求是改善过劳航班、提升薪资和打破不透明的威权管理。

500

2劳资对抗

但长荣航空态度强硬,协商20次不成,桃园市劳动局调解了三次也没用。今年5月,工会决定就是否举行罢工进行投票,期间劳资双方重启协商,三次仍然无法达成共识。

最终空服工会的投票结果显示,3276名登记在工会的长荣女空服员中,2949人赞同了罢工

6月20日与资方的的第三次协商破裂后,罢工正式开始,有2350名空姐向工会上交了三宝:护照、台胞证与工作证。从而把台湾省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变成全中国的问题——北京政府颁发的台胞证也被工会收缴,成为工会纪律筹码。

500

长荣航空的资方则动用一切资源发起反击:

首先,长荣公司通过控制影响的媒体攻击罢工违法,还要起诉索赔,并宣传部分空姐要索回“三宝”但遭到工会拒绝。中国时报一名记者每天固定发两篇不利于罢工的报道;

其次,空姐罢工,地勤内勤无法上班,公司分化地勤、内勤等向空姐施压,威胁暂停全部员工的年终奖金与年度加薪。而且,自罢工日起3年,暂时停止所有员工及眷属申请优惠机票;

资方最主要的手段是发公告招募新空服员,并且要开始招募男空乘,可能多达300人;同时摆出只愿维持约四成航运的姿态,公布7月航班的取消状况,摆出宁愿短期亏损、停飞也不愿对罢工让步的态势。

在台湾,民众对罢工的的认知主要还是“要糖吃”,即行业团体借此获取小团体利益,此前的出租车司机罢工也的确是靠黑社会组织发动的,所以罢工本身在舆论上受压很大。

“禁止搭便车”和工会收“三宝”是工会执行内部纪律,也在空姐内部制造了一定的矛盾。公司部分员工因此在劳资谈判期间冷眼旁观。不仅如此,当工会罢工时,她们还听令于资方,不时到罢工纠察线旁发动谩骂,要求赶快结束罢工。

3历史样板

各方面压力最终迫使空服工会退缩,在6月27日修改诉求,不再坚持“禁搭便车条款”、也不再坚持设立劳工董事,之后罢工仍然坚持了10天。

7月6日,劳资双方在台湾劳动部门协调下签下和平协议。

资方承诺不秋后算账、增加飞安服勤奖金、改善疲劳航班、改善惩处机制。

劳方承诺不在岛内航线罢工、三年内不罢工,但如果公司打压工会,仍可发动罢工。

双方同意每月固定举行劳资协商会议,每季固定举行董事长或总经理会议,每半年检讨服务流程、班表规划与工会宣传方式,算是“劳工董事”的缩水版。

对工会来说,虽然胜利不多,但至少拿掉了资方对后续斗争的系列限制,如 “不得发表诋毁公司经营阶层的不实言论,否则公司可开罚50万元”、“工会在和平期间过后要发动罢工,需在30天前预告”等。

总的来说,即便在台湾省,要加入工会发动罢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而长荣空姐此次单独发动罢工,也没有政党和媒体的明显支持,与资方相比处于明显的弱势地位,处境艰难。

即便如此,到最后一天,工会依然掌握“三宝”2060件,即只有不到200人空姐退出了罢工,占总人数不到1/10。空姐尚且如此,其他行业的劳工恐怕要重新评估自己的潜力了。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