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军事电影港台

韭菜皆有一死,平台皆需侍奉

花儿街参考 · 出品  

500

作者 | 林默

1

你见过的最霸道的总裁长啥样?

包下三层商场,布置成粉红色,整上几万朵玫瑰向你求婚?不不不,这只是总裁,一点不够霸道。

我心中的霸道总裁长这样,他挥挥手“来啊来啊,做盆友吗”,几个月后,他脸一翻“滚远点儿,我不能跟你做盆友了,跟你做盆友影响地球环境”。

500

你想解释两句,发现自己已经被他拉黑了。

你很委屈,发现他正满世界发新闻稿,“我不跟她做盆友了,都是为了全人类,我这样的总裁是很有担当的”。

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霸道总裁吗?

小红书了解一下。

2

5月10号,小红书发布《品牌合作人平台升级说明》,对平台上的粉丝量和月曝光量做出更高要求,粉丝数量不足5000、平均曝光量低于10000的KOL将被取消品牌合作人的资格。

500

这意味着,他们变成了小红书的“ex—KOL”,他们将不能在小红书上再接广告、展开商业合作。

而几个月前,小红书为招募品牌合作人时,曾发布过“粉丝数1000人以上,笔记平均曝光量超过1000”的标准。

这个招募让人怦然心动,有人专门辞掉了工作,志在小红书上开展一番内容创业。

但很快发现,创业也可以被失业。

据《中国企业家》报道,此次品牌合作人规则升级事件中,被取消资格的KOL已经达到了12000人,合格的仅约5000人,并且大多是明星和头部网红。

在动手清洗KOL前,小红书一直在被“在小红书上代写代发一篇虚假种草笔记仅需十几元”、“小红书现9.5万篇烟草软文”等,关于小红书草笔记造假、存在大量软文的话题吊打。

500

一刀切了数量众多的小KOL们,不问对象有罪无罪,无疑是给了一个爽利的交代。

一时间,“天台上站满了小红书的KOL”。

但天台上的KOL并没有给小红书带来多少压力,因为天边很快出现了祥云。

“CNBC发布2019年颠覆者50榜单,小红书位列全球第十”的消息,舆论场中迅速压倒了小红书清洗KOL的事件。这是一个人人向大佬低头的时代。

小红书清洗KOL的事件,甚至显得充满正义感和使命感,小红书创始人瞿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小红书的内容生态是为用户而生的,我们所有的规则,从建立到迭代,都是为了保证我们的内容对用户的有用性”。

500

3

会使用“招之即来,挥之即去”这一江湖必杀技的,不只小红书。

2016年12月,开始试运营的网易考拉海购商城启动,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招募个人店主。

当用户在商城消费一定金额(788-899元),即可获得店主资格。好友在店铺购物,店主可获得4%-20%比例的佣金;邀请一名好友成为店主,可以直接获得200元,还可以获得好友店铺收益的25%作为奖励。当时网易打出的广告语是“网易招店主啦,躺着就能赚钱”。

《新闻晨报》当年的采访显示,有人788元购买了3瓶装皇家金狮红葡萄酒,成为“终生店主”。后来发现,这款红葡萄酒曾在网易考拉海购商城销售过,一瓶红酒只要19.9元。

500

但想想还是把19.9一瓶的红酒凑合喝了,毕竟成为了“终生店主”,躺着就能赚钱了。

当时网易给店主们算过这样的账,“如果你是一个5000人团队老大(假设直推100人、每个直推下面又有50人),第一部分收入:邀请他人开店收入,直推代理奖励100×200+间推代理奖励5000×25=145000元;第二部分收入:零售返佣。每人一年要海淘40次,每一次要花300元,即每位客户每年海淘12000元,按最低返佣3.5%算,每个代理可以至少发展朋友圈里200人来考拉购物(每天不到1个人),自己店铺零售返佣+直属代理的零售返佣+团队奖励=120924000元(其中团队奖励占大头)。平均每个月超过1000万元,而你最开始只投入了788元!”

500


是的是的,这是网易考拉海购商城的材料,并非来自林瑞阳的微商面膜团队。

这么热烈的赚钱项目只持续了6个月,2017年6月6日,网易考拉海购商城宣布,当天19时正式停止网易考拉海购商城项目。

一天后,网易宣布,一个全新的社交分享零售项目“网易推手”正式上线。而网易公司,“诚邀每一位店主加入网易推手项目,成为荣誉推手”。

这颠簸的被来回换老公的命运,除了网易的“终生店主”,只有三傻能懂了。

500

与网易考拉店主相比,推手无法取得考拉店主那么高的返佣,而成为推手只需要购买售价为299-399元的礼包,礼包内容为网易考拉、网易严选或网易工厂店的在售商品。

关于为什么关停考拉店主,转向推手,网易给出的理由是,“为了给予用户一个统一的、更好的体验,网易公司决定关停微商城项目,推出网易推手项目”。

都是为了用户,看着眼熟不眼熟。

有考拉店主向网易提出了退钱的要求,但网易回应称“由于店主资格是网易考拉海购商城用户购买高返佣商品后附赠的,且商品已超过7日无理由退货期限,因而不适用商品退款处理”。

还记得你788买过的那三瓶红酒吗?

299买的网易推手,游戏规则也没有天长地久。

今年3月20日,网易推手发布声明,将于3月22日开始暂停对网易考拉商品的推广,请推手们集中去推来自网易严选的产品。

考拉那边总有雅诗兰黛啥的告我,你们还是专门去我比较赚钱的网易严选,帮我做流量吧。

有推手表示,当时愿意买个礼包注册推手为的就是购买考拉产品时获得“自买佣金”,网易严选的商品不好推广。

4

2018年1月,滴滴向快车司机推出了一种“Di享卡”,一年交12888元,每一笔订单返现34%,每单 500元封顶。

500

在“Di享卡”卖了两个月后,滴滴将活动规则修改为,每一笔订单300元封顶。

滴滴客服给快车司机的交代是,“你们拿不到的,改不改对你们影响不大”。

滴滴还是比网易实心眼儿的,没有说是为了乘客。

5

在一个立法修改尚且有个征求意见稿公示的时代,来自互联网的平台们,刷出了“规则一经发布,立即生效”的存在感。

网易考拉海购商城,在2017年6月6日公告称,当天19时正式停止网易考拉海购商城项目运营。

小红书的品牌合作人在看到平台的通知后,打开网页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品牌合作人的身份,变成了“ex-品牌合作人”。

在新规被舆论蒸煮了一天后,小红书不得已做出让步,将升级的时限放宽一个月。

瞿芳亦反思了关于前期沟通不足的问题,但她反思的是“这次我们在媒体端的前期沟通确实不足”。

谁的地盘,真的就可以这样肆意做主吗?

早在2015年4月,商务部发布的 《网络零售第三方平台交易规则制定程序规定(试行)》曾做出规定,“网络零售第三方平台经营者制定或修改的交易规则,应当在网站主页面醒目位置公开征求意见,并应采取合理措施确保交易规则的利益相关方及时、充分知晓并表达意见,通过合理方式公开收到的意见及答复处理意见,征求意见的时间不得少于七日”。

小红书可以推说与KOL的合作关系,只是商业推广,不在交易规则的范围内。

网易电商更可以推说,他们没有修改交易规则,而是直接终止了一个平台的交易规则。

而无论对于小红书的KOL,还是网易的推手,他们为平台贡献了流量,却与平台不是雇佣关系,劳动法不保护他们。他们按照平台的规则盘算自己的生意,却与平台没有协议,合同法也不保护他们。

他们在完成了自己对平台的阶段性历史使命之后,就被平台一刀切掉,话都不多废一句,毕竟,吃饭的时候,谁也不跟菜多说话啊。

500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