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太行”研制瞎考(一):如何通过海外代购成功购买CFM-56发动机?

这个是太行发动机系列的第一篇,作为中国第一款研制成功的国产大推力涡扇发动机,这家伙身上的争论可能和他最早装机的歼 -11系列一样多,不过对于笔者来说,执着于所谓的争论缺乏意义。笔者整理的,是太行系列研制中的一些少有人提及的边角故事。

说起太行的的研制,其技术来源一直是颇受关注的一个问题,原因也很简单,作为中国第一种走完全程的大推力涡扇发动机,太行发动机的核心机技术与美国的CFM-56涡扇发动机关系匪浅,而后者的核心机正是美国F110、F101两款大推力涡扇发动机的动力。从F-14D到F-16再到B-1B甚至还有换发以后的KC135,这一款几乎撑起了美国海空军半边天的核心机,无论是技术上还是性能上,都是足够先进的。

 

500

500

500

 ▲ “啊!歼-15!歼-10!运-20!轰-20!”那时的科研工作者当然不知道这些编号意味着什么,但是这一核心机吃遍天下的划算买卖,无论是谁都觉得必须要干它一炮

当然肯定有不少人认为所谓的美国的核心机我们吃不透,导致了太行后来那啥啥的拖延,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不过对上世纪70年代末还停留在涡扇6搞不定阶段的中国航发工业而言,F110级别的核心机,只要能搞到,那想办法吃透绝对是追求先进技术的执着选择。

500

 ▲ 在涡扇6都很勉强的情况下,想要吃透一个F110级别的核心机的技术很难,但是如果你吃下去,你就能得到那样的先进发动机。如果你连吃都不想吃,那请出门左转,R-29涡喷等着你

既然这都说定了,那接下来的问题就好办了:啥时候整发动机来看看呢?

有关新中国引进CFM-56发动机,长期以来流传着一种一度让施佬都掉进坑了的说法:我国是在引进波音737的过程中“偶然”引进了CFM-56涡扇发动机。别说,这一说法还有鼻子有眼的,说什么我国低估了西方先进涡扇发动机的寿命,所以额外订购了一批CFM-56,然后因为用不上所以改作科研了云云……然而其实并没有这么一回事。

500

 ▲ 按照TG的性格,能不花冤枉钱肯定不花,还自己多买一批发动机?一个发动机值多少钱知道不知道?给施佬一个发动机钱够施佬白写好几年了!

原因是啥呢?波音-737是从300型以后开始配备CFM-56发动机的,而波音737-300的原型机下线是1984年1月17日,第一架中国民航购买的波音737-300回国的时间是在1985年11月28日,1986年1月才开始运营。要是按照这段子说的要用一阵再想到拿CFM-56去科研,那不得1987年以后才得啊?

500

 ▲ 中国之前引进的波音737-200都长这样,JT-8D这种小涵道比涡扇发动机的性能也没好到哪儿去

但是恰好在“太行”发动机的时间线上,1987年“太行”都已经正式立项了。要这时候才拿来实机的CFM-56,那岂不是在此之前中国航空工业这对着一堆纸面材料就完成了发动机核心机的测绘、分析和预研工作?

500

 ▲ 1985年11月归国的中国第一批波音737-300属于中国云南航空公司,这个时间点对于87年立项的“太行”来说实在是太晚了

实际上,早在1979年夏秋之交,航空工业部门便已经提出在继承涡扇6发动机的的低压段和加力燃烧室(当然最后的“太行”都没继承了)的技术基础上,借鉴国外核心机结构和“型号派生法”研制新一代大推力涡扇发动机的想法,并且在那时候就锁定了GFM-56这种家族血统是大推力军用涡扇,“派生型号”又是民航涡扇的产品作为主要的借鉴参考对象。1985年秋天左右,有关CFM-56的结构测绘和分析研究就基本告一段落。而这时候第一架中国买的波音-737客机还在美国呢。所以说靠买737顺便来的发动机研制“太行”核心机,这自然不可能嘛,所以这个段子,其实就是假的!

500

 ▲ 总不能凡事都和运十一样,期待着有巴基斯坦客机在地上报废了之后给咱吃瓜落儿吧

那么问题来了,这帮助中国航发人突破三代发动机技术难关的CFM-56,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答案也很简单,专门派人去买的呗?

500

 ▲ 这不废话么……也没人白给你啊

几乎没有人提起的一件事情是,1979年11月22日,黎明厂的总工程师和计划处、质管处的同志组成的考察团就从沈阳出发,启程赴美国考察,同时洽购CFM-56涡扇发动机。

500

 ▲ 工程师谈事儿,质管处验货,计划处的同志……自然是负责砍价的了

这个时间点似乎也没什么吧,毕竟CFM-56这款发动机1974年就开始试车了,作为一款信息可以公开报道的民用发动机,中国这边的航发研究人员不可能不知道这一款发动机的存在。

500

 ▲ 虽然发动机本身你不一定能见着,但是美国人在研制发动机这事儿,勤快地买军事杂志总归是能知道的

但是如果你和施佬一样知道另一件事,你十有八九也会和施佬一样震惊了。

CFM-56得到美国和欧洲航管发放的适航许可证的时间,是1979年11月8日。

500

 ▲ 这是夺么地巧合啊!你一来我们家我们家就上新了,还不赶紧买一个?

也就是说,在当时那样信息流通不发达的情况下,中国的航空工业从业人员只花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在获得CFM-56拿到适航证的消息后,做出决定购买该型发动机并且付诸行动。无论在当时还是现在,这样的决策和行动速度都是相当快了。

500

 ▲ 看!通用上新了!赶紧去买!

这也表明,中国这边几乎是“盯”着CFM-56的研制进度,所以才在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提出了购买意向。

500

500

500

 ▲ 不盯着不行啊,国产新战机到90年代研制成功的时候,总不能真拿个涡喷15对付事儿吧?

当然,买这玩意儿你当然不能明晃晃说“老子买这个就是回去搞咱们国产战斗机用的涡扇的”,那就算是中美关系蜜月期,美国人再老实巴交也不能卖你,这时候干这种事儿虽然不至于要靠偷靠骗靠抢,但多少不能够太高调。

这时候,“代购”这个职业的重要性,就现出来了。

500

 ▲ 当代代购和当年代购那可是完全不一样,当年那个~搞不好就得叫买办

当时代购可不是现在这样,淘宝一开,旺旺一聊钱一转账就能搞定的。不仅需要国内单位和海外信得过的经办人取得联系,还得需要懂事懂行的中间商想协助(毕竟买发动机的手续远比买包和化妆品复杂)。经过洽购和“代购”,中国最终通过加拿大的中间商,向通用电器公司购买了两台CFM-56发动机,并于1981年秋天运到加拿大,随后又从加拿大运回中国。

500

 ▲ 歌星厂美国海淘加拿大代购了解一下了啊!

可以说,在“太行”研制的决策阶段,获得CFM-56发动机实机作为最为关键的一项工作,从决策到最终成型可以说是一气呵成,为项目的顺利推进节省了大量时间。这也是为什么施佬对“太行”发动机研制决策阶段一直有极高的评价的原因。

500

 ▲ 对于在航发领域落后并且需要追赶的中国而言,每一步路的决策都至关重要

当然,等到CFM-56发动机回国,正式开展研制,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 欢迎关注 -  

微博|@天真卖萌Bernard

微信|胡诌施佬

500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