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翟菜花:中粮我买网,十年未"出线"

500

2019年春节过后,各大互联网公司相继开始裁员,意味着资本也随即进入冰冻期。但是生鲜电商却暗流涌动,一场线下较量却在悄无声息的拉开序幕。

 

早在2014年就已经上线顶线叮咚小区APP,却在这个时间点疯狂的开启了新一轮线下前置仓门店配送,无独有偶,美团在上海上线推出了主打社区生鲜的“美团买菜”每日优鲜进驻到全国20个城市,布局有1000多个前置仓朴朴超市在福州区域开出30座前置仓……

 

社区生鲜电商的拼团、裂变、服务,各种玩法层出不穷。不过,最早一批进入生鲜电商之一的中粮我买网却逐渐消失在大众的视野。此时,已有十年之久。

上市受阻,盈利无望

  

中粮我买网创办于2009年,背靠中粮集团,拥有国企背景和强优势的供应链进入这个行业,其早期定位的是食品生鲜电商,不过目前登录官网可见,品类已经扩充到美妆个护、厨具家电、家用清洁等。

 

低利润、高损耗,是生鲜电商的共识,而一直亏损的中粮我买网也曾寻求上市在资本市场获得新的血液,但笔者登录港交所网站看到,中粮我买网的招股书信息显示已经失效,虽然失效并不意味着上市失败,但肯定的是没有上市没有了进展。

 

上市受阻的原因,我们或许可以在其招股书中寻找到些许答案。根据中粮我买网招股书显示,在2014年、2015年和2016年,公司连续三年都出现亏损,分别达到6.31亿元、9.78亿元和8.87亿元。从2014-2017年上半年,中粮我买网在三年半间累计净亏损达33.35亿元。

 

虽中粮我买网对外宣布称其销售额,我买网保持每年30%左右的复合增长。中粮我买网并没有跟风补贴去做数据。但是用户的活跃度却很诚实的告诉我们答案。欧睿咨询提供数据显示,2018年内地电商购物平台市场份额中,中粮我买网排名第二十一位,市场份额仅为0.1%。其app的活跃用户仅为50.4万。

500

这些一组组数据,我们可以看出,十年之久的中粮我买网,十年时间到底亏损多少我们目前无从计算,但不可否认的是一方面持续亏损,另一方市场份额也毫无优势。用户也没有大的爆发,对于其自身先天性的优势并未通过数据让投资者看到信心。

 

而作为带着光环第一批进入生鲜电商的我买中粮网为何现在逐渐淡出大众视野?

对于生鲜,用户最关心的是收到货的是否新鲜,配送是否高效,相比传统电商,这也就对生鲜电商有了更苛刻的要求。京东这些年最大的转折就得力于早年对自营物流的搭建,才能保证京东所谓的“211限时达”。每日优鲜主打30分钟配送极致体验,叮咚买菜则主打29分钟新鲜送到家。这些后进的生鲜电商对物流失效可见不断在挑战自我。

500

相比中粮的物流,其所选择的是包办整个物流链条,承担所有的损耗成本,而菜花认为,其可模仿菜鸟驿站的分包物流模式,将最后一公里配送交给社区周边的运营方,其实这也是叮咚买菜,美团买菜这类社区生鲜电商为何要快速的在布局前置仓。虽然中粮我买网也在天猫京东有官方旗舰店,其少了自己配送的环节,但是如果依靠京东天猫那自己只是个商家,就不在是个生鲜电商平台了,我想这也肯定不是他们的初衷。

 

提高效率,就意味着降低成本,生鲜电商的成本控制难点就在于物流成本,由于单量不足导致运送成本高是一个困扰着诸多生鲜电商企业的老大难问题。

 

十年之久的中粮我买网,错失了移动互联网的机会,也一样没能及时新零售,国企背景的我买网,可能由于基因问题或者说体制内的运营策略不同,应该更擅长线下门店的运营,在其线上流量明显匮乏的我买网,并没有及时布局新零售,说到成本上,生鲜电商的成本控制难点就在于物流成本,由于单量不足导致运送成本高是一个困扰着诸多生鲜电商企业的老大难问题。

线下点位也不一定表现为门店,天天果园在2016年把线下门店关闭,然后改为布局线下仓库,效果其实是类似的,但租仓库的话成本还能进一步降低,不失为一种值得考虑的尝试。

下半场的突围:营销+社交

  

中粮我买网的存在感为何如此之低,说到底是品牌做得不够好,一直对外强调其依托中粮的全球供应链优势,但是用户似乎并不买单。酒香不怕巷子深似乎在互联网电商的玩法中不大奏效。其所打造的“517吃货节”、“818店庆”似乎都没有太大的波澜。

 

菜花早期网站研究一番发现,营销的不给力是一方面,其选品的自有品牌也占了一部分比例,作为自有品牌起家的中粮我买网旗下拥有18个自有品牌,包括悠采及初萃优级粮食及食用油产品线、安至选优质肉制品线、上质欧洲奶制品线及凌鲜海鲜产品线等。

 

自有品牌在运营方面确实可以保证毛利率,同时也会失去流量。好的网红大牌虽然利润极低,但是足以带来强大的流量,而中粮我买网一直沉醉于自有品牌却忽略了流量的重要性,这也是导致现在其网站缺乏流量的一个重要原因之一。

 

不管是不重视营销,还是缺乏足够的资金预算来做营销,垫底的市场用户占有率足以说明其在品牌传播的弱势。

 

菜花在观察发现,中粮我买网也在借助微信的电商生态圈,包括微信端小程序,以及中粮我买网孵化的社交电商平台中粮海优有好货。其似乎想要在社交电商中找寻失去的自己。

 

这些举措也在说明中粮我买网在营销思路有转变,但是细细研究之后,其小程序和社交电商平台不过是把原有的网站的商品陈列换了一个平台而已,小程序和社交电商平台缺乏用户的裂变体系、趣味的玩法,以及用户成长体系。

 

对比相关的电商平台可见,苏宁的拼购,淘宝天天特价,京东拼团,这些巨头电商也都转变,但是只是单纯的商品换个平台,对引流量的帮助起不到什么作用。社交电商的关键是如何打通用户关系,不管是用户成长体系,还是类似拼多多植入游戏元素,核心是通过社交平台让单一的用户之间形成协同效应,达到裂变用户的目的。但中粮我买网在这块的尝试精神可嘉,但是效果似乎没有明显的改变。

 

对于马上10周年的中粮我买网,目前我们并没有看到有声量的10周年的相关营销活动。对外风格低调,营销没有创新,持续亏损,上市受阻,对于背靠中粮全球优质供应链的我买网来说,10周年之际,似乎更需要思考,生鲜电商竞争激烈的下半场,自己该如何找到自己的位置。

科技自媒体“翟菜花”,订阅号:翟菜花,个人微信号zhaicaihua002,转载保留版权,违者必究。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