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军事电影港台

任盈盈与小师妹:一个是云淡风轻,一个是刻骨铭心

文 |  李栩然

首发 | 栩先生(ID:superMr_xu)

      十多年前,初读《笑傲》,心之所感、情之所至,难以自已。

      却一直没弄明白,令狐冲到底是喜欢任盈盈还是喜欢小师妹?

       后来上了大学,有人问我“什么是喜欢”,我说我不知道“喜欢”的内涵,却知道“喜欢”的表现。

       这表现就是“想”。

       这世界上有不喜欢的“想”,却没有不“想”的喜欢。

       看到什么东西了,会想和ta分享;无聊了会想,ta在干嘛啊;出去玩了,会想要是ta也在旁边该如何;看到有趣的东西了,会想送给ta如何;或者就是单纯的想,像“安红,额想你,想你想得睡不着觉”,单纯而直接,充满了一往无前的勇气。

      然后我发现,其实按这种方式可以很容易解答这个争论不休的问题(连仪琳都问过):令狐冲到底是喜欢小师妹多一点还是喜欢任大小姐多一点?

      这个问题如果作为奇葩说的辩题,估计双方可以大战几百回合。

       可是感情不需辩论,笑傲江湖一共40回,除了第一回和最后的几回,基本上每一回里令狐冲都会要想想小师妹,尤其是前面十几回,面壁的时候想、快死的时候想、困在西湖下面的时候想、和任盈盈在一起的时候也想、少林寺救任盈盈的时候还想。

      唯一不想的时候大概是和风清扬一起学“独孤九剑”的时候,原本想小师妹想得肝肠寸断、茶饭不思的令狐冲在思过崖跟着风清扬学剑的十几天,居然是完全的心无旁骛。

      小说里写道:这些日子来全心全意的练剑,便在睡梦之中,想到的也只是独孤九剑的种种变化,这时蓦地里想起岳灵珊……

       所以说,一个男生要想免受感情的烦扰,最好的方式就是投入到一项可以激起自己热情的创造性工作中去。

       同样也适用于曾看到的一句话——男人最性感的时刻就是在展现自身专业性的时候,无论是杀猪还是杀人。

       可是小师妹终究是念着他少些,第八回,小师妹为他面壁思过的大师兄送饭菜,两人在山洞中含情脉脉、相视相偎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了一丝喜欢,这或许也是令狐冲和小师妹心与心最近的一次。

      可紧接着响起来的,便是小师妹下山时轻快的歌声“妹妹,上山采茶去”……令狐冲胸口如遭重锤。

      等他下山时,药王庙前奋身一战,小师妹关切的眼神虽然看着他,但一双纤手却已握住了林师弟,令狐冲胸口一酸,更无斗志,当下便想抛下长剑任由宰割……

       少年心性,儿女情长,谁也不能勉强。既无可厚非、更无可奈何,于是“求不得”也成了这部小说的感情主题。

       令狐冲是个很聪明的人,在对仪琳、对任盈盈的时候,他可以用上他的小聪明;只有在对上小师妹的时候,聪明失效了,他癫狂、没有形象、乱七八糟、阵脚大乱、小肚鸡肠。

      小说后半部,令狐冲从西湖牢底出来,练成吸星大法,武功已臻顶尖,他心里又是欢喜又是酸楚,可是仍然是“求不得”,自觉一生武功从未如此之高,却也从未如此刻般寂寞凄凉。

      那样凄楚的求不得,既然求不得,最后不如退隐江湖,拍舷放歌,浮一白,醉眼里,还是当年的华山,捉来满屋子的萤火虫,伴着她满山的游玩,陪她在瀑布前练剑,打打闹闹,看她娇嗔的扁一扁小嘴。

500

       那么,令狐冲对任大小姐呢?小师妹和林师弟牵手游洛阳,半死不活的他在洛阳绿竹巷对着“老婆婆”忍不住吐露心声,却一不小心赢得了心高气傲、日月神教圣姑的心,荒诞吗?不荒诞吗?

       以令狐冲的落魄邋遢,以圣姑的身份地位,就算无意中在江湖中遇到,或许都不会正眼瞧上一眼。

      洛阳城中的落拓,是令狐冲一生中的转折点,师父见疑、小师妹别恋、洛阳金刀王家的富贵见欺、自己内功尽失半死不活,更重要的是、丧失了活下去的信念。但偏偏老金要让他这个时候遇到任盈盈,要让任盈盈听到他的肺腑之言,更要让任盈盈喜欢上他。

       这是令狐冲一辈子最苦的时候,也是一辈子最平淡的时候,更是一辈子最幸运的时候。

      从这个时候起,虽然仍有刀光剑影、尔虞我诈、跌宕沉浮,但因为有了一个能理解他的人的牵挂和帮助,而变得生死从容。

      这样的牵挂,只是因为任盈盈理解他,相信他的为人与品格,知道他的苦与悲,侠义与肝胆,胸襟与气度,在竹影明灭间曾看到他眼角痴情的泪与悲凉的笑。

       在笑傲里从来相信他的是三个人,一个任盈盈、一个仪琳、还有一个是他的师娘。而风清扬和莫大虽也对他推崇有加,但神龙见首不见尾,未必便如那几个女子般了解令狐冲。

       但令狐冲却对任盈盈想得太少!

     任盈盈不顾自己安危将令狐冲背上少林,自己甘愿被困,但令狐冲从少林寺出来后,几乎压根就没想过自己是怎么去的,在江湖上逍遥自在多时;在福州的时候,看到小师妹和林平之情投意合,居然立刻就想远赴西域、从此再不踏入中原。若不是笑傲里隐藏的情痴莫大提醒,估计等他玩累了也不知道任盈盈还在少林寺。

      等令狐冲率众攻打少林寺,营救任盈盈的时候,小说里有一个无比动人的细节:

      突然之间,四下里万籁无声。少林寺寺内寺外聚集豪士数千之众,少室山自山腰以至山脚,正教中人至少也有二三千人,竟不约而同的谁都没有出声,便有人想说话的,也为这寂静的气氛所慑,话到嘴边都缩了回去。似乎只听到雪花落在树叶和丛草之上,发出轻柔异常的声音。

      令狐冲心中忽想:“小师妹这时候不知在干甚么?”

500

       每一次在一个方向上前进,无不以向着另一个方向后退为代价的;令狐冲对小师妹的痴念若狂,却也无不以对任盈盈的些许负心为代价的。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令狐冲的一颗心也渐渐地转移到任盈盈身上来了。

       少林寺里岳不群故意以剑招相诱,令狐冲心神动荡,任我行要盈盈站到其对面,心高气傲的圣姑自然不愿,想着“我待你如何,你早已知道……我何必站到你面前来提醒你”,而令狐冲想的却是:如果师父把小师妹许给我,也许一开始她也要恼我,但如果我事事顺她心意,日子久了,她就慢慢回心转意……

     曾经苦恋是真的,现在仍不能忘怀也是真的,但如果令狐冲真的就这样跟着岳不群回了华山、甚或娶了小师妹,我便也鄙视他的为人了。

      从一开始,任盈盈便赌上了自己的眼光,赌赢了,自己要嫁的便是江湖适意、相伴终老的如意郎君;赌输了,就像第二十八回,任盈盈说的:你日后倘若对我负心,我也不盼望你天打雷劈……我宁可亲手一剑刺死了你

       令狐冲第一次没想小师妹,是在第三十五回的时候(天,离小说结束只还有五回了);在荒地里,令狐冲和任盈盈架大车而行,周围野花香气扑鼻而至,两人说笑言谈,令狐冲这一次终于念得盈盈心中多些。        这时候的令狐冲,已经爱过、伤过、风光过、自毁过、遭人唾弃过、又被人拯救过,正由动荡走向平和;诗酒江湖的性情虽在、但行事却已日渐端正,看过了世间的欺骗冷暖,经历过生死起伏之后,有盈盈在身边就可以继续走下去。

       在这之前,令狐冲是在不假思索地取悦小师妹,在这之后,对于任盈盈则是认真思考后的爱护。在经历这一切后,令狐冲对于小师妹的感情越来越释然,但对于任盈盈却是越来越深厚。

       令狐冲可以为了小师妹去死,但也可以因任盈盈而活。

       第三十八回,令狐冲携任盈盈回到华山,来到岳灵珊的居室,随手拉开抽屉,都是些小竹篓、石弹子、小木马等玩物,每一样东西不是令狐冲给她做的,便是当年两人一起玩过的,令狐冲心头一痛,泪水扑簌直落,这是一种非常复杂的感情。

      但更复杂的或许可能是盈盈轻轻扣上门退出来后的所思所想。

       其实这个时候,小师妹死不死对令狐冲的感情而言,已并无分别,每个人心里虽然都有着埋藏旧感情的坟墓,隐秘而沉重。但占据心里绝大部分的却肯定是鲜活的感情。

       对于令狐冲,小师妹是心中一块不能玷污的美玉,从开始到结束也只是握了握手;而大小姐是食人间烟火的枕边人,一开始就百般调戏。

      小师妹代表的是他的过去,而任盈盈则印证着他的未来。

       令狐冲和小师妹可以归老华山,别无他求;但要真正的笑傲,却仍是要和任盈盈在一起。

      或许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曾有过一个任盈盈或者小师妹。

       任盈盈与小师妹,一个是云淡风轻,一个是刻骨铭心。

——————

       大三时在仗剑第一次读“大脸撑在小胸上”师太关于金庸武侠的文章,不禁拍案击节,动情处反复读之,深以为感,却有朋友不以为意,说我“为什么就一直想要把脚伸到正常生活外?你想象的笑傲江湖就真那么美好?!!!”

       当然不是,我虽然总是寄希望于理想,但还不至于将这个世界看成理想的世界。

       我虽然经常做一些不靠谱的事情,但总体不算太出格。

       人生永远不会一帆风顺,但也不至于就此悲观消沉。

       ——能令我笑傲的,不是江湖。

       ——而是这人生独特的际遇和感悟,以及这么些年,一直陪在身边的人。

—— END ——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栩先生(ID:superMr_xu)

作者李栩然,知乎个人成长、职场干货领域50万赞答主,微信上最会写毛泽东的人。特别擅长将个人成长干货与历史人物故事相结合,观点独特、内容有趣,每一篇阅读都是十万+。

喜欢他的文字,想阅读更多关于毛主席的文章,推荐同步关注他的个人微信公众号“栩先生”,后台回复“毛泽东”或“犀利时评”,一定不虚此行。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