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评论点赞 01-16 13:40

    林特首做为香港的行政长官,这样表达符合政治身份的定义,也算实事求是。不过要两说。

    正能量说:香港对中国的改革开发最直接的贡献有三,一是贸易与金融的中介与桥梁,二是当初一些爱国港商第一批来内地投资。从此,香港人涌跃在大陆投资兴办“三来一补”加工出口企业,让珠三角一带以全新经济理念和思想观念打破几十年封闭状态,以开放的姿态融入世界,成为世界工厂。这个不承认,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第三就是上述爱国港商如霍英东、包玉刚、卲逸夫等一批人在大陆投资办大学、图书馆,带动了除了经济外还有诸多西方政治、文化理念的影响; 就算香港电影、电视剧、粤语歌、四大天王对大陆的影响力也无法估量。说心里话,香港还有我少年时的偶像(电视剧霍元甲与上海滩)和青年时的梦中情人(多了去了现在都老了)呢; 有些东西可以说已经渗透到骨髓里,灵魂深处。这种影响力是实实在在的。

    负能量说:本质上,中国的对外开放是对美国与西方世界,香港是承接的作用,认清主次,做事做人才靠谱;

    其实,香港由于英国管治和100多年殖民经历,造就了一群基本无理想无政治抱负,以实用主义为主导的特殊群体;一国两制除了发挥桥梁作用的战略思考外,也是对这种现实的某种造就,是中央的善意。但这个善意,被很多香港人Gou咬吕洞宾了。

    来自文章:林郑月娥:香港既是改革开放的贡献者,也是受益者
  • 对评论点赞 01-15 23:37

    对中国人的国际战略观而言,跟印度即使是局部和暂时的战略合作伙伴都不可能,因为二者的战略(安全)利益和经济利益是完全的、结构性的相互竞争关系,用政治术语讲就是不可调和的矛盾 。这跟中国与其他国家的交往是本质不同的,其他国家比如日本太君和越南同志加兄弟,虽然有仇恨,纠纷斗争甚多,但合作方面也很多,这就存在调和的可能性。调和的实质就是利益互换交。但中印之间不存在可以交换的利益,无论安全还是经济都是如此。以上是台面上的话。

    就百姓视角,印度没有正常国家的思维,不可理喻至少有两点,一是极度自信,认为美帝老大他老二,P民和精英对此都深信不疑(有点像台巴子,可毕竟有美爹在,爹虽然蛮横却是理智的);二是作为大国的印度完全不能理解国际关系就是利益互换,只想索取没想过要付出,出了南亚谁理他这碴?

    当然,也不要小瞧印帝,一般人只知道印度吞并锡金实控不丹和尼珀尔,其实二战后印帝是吞并领土最多的国家,包括但不限于武力从葡萄牙手中夺取果阿。可以这么说,二战后印帝的军事冒险和投机全部成功,除了在中国这里碰到了硬钉子。国内很多人在分析印帝入侵洞朗的动机,其实可能只是习惯性的冒险和投机而已。

    所以建议:每隔30年暴打印度一顿,给每届印度人民都长点记性。

    来自文章:印军高官称应将军事重点转向北部边境 中方回应
  • 对评论点赞 01-15 13:09

    去过两次伊斯坦布尔,不喜欢,交通巨堵(吃食尚可),国家层面没好印象,朝鲜战争中联合国军中除了美国,土耳其出兵最多,派出了一个旅5000人。当然损失也最惨,被38军痛殴几乎全歼。当然,硝烟散去多年了,一吗归一吗。这次也不希望无辜的民众遭遇横祸。做人要实在呢。

    来自文章:载168人土耳其客机降落后(视频)
  • 对评论点赞 01-15 11:50

    没参过军更没打过仗,那就说两名外行话:

    经历初高中各种大小考的朋友们一定熟悉老师们惯用的套路把戏:平时使劲“摧残”幼小的身心,尤其是考试无论大小都要恐吓一番,训导“演习如战场”的真理;但凡到了与前程挂钩的大考了,立马换一张温柔可人的面具,扬言准备多时,天机已到,无须焦虑,正常发挥。这时,实战又变回了训练场。

    “演习如战场”和“实战如演习”是个哲学问题,孰是孰非困扰了当学生的我很多年。就像龙、凤均为雄性,为何要把异性双胞胎称为龙凤胎的疑虑一样,是鸡和蛋比早的问题,似乎没有固定的答案。

    用一句不会错的台词来解说:因人而异,看上帝眷顾谁;但这又不是投骰子的把戏,冥冥中又有规律。

     

     对于不顾忌得失的人而言,“演习如战场”的口号带来的压力和目标似乎更有利;相反,对于心理素质偏低、得失心偏重的人而言,“战场如演习”对于减压和风险控制的作用力更强。两句真言都会让人走火入魔,就看真正的战场,谁和谁对阵了。

    做为中国人,只能大喊:天佑中华!

    来自文章:记者手记:蓝军“朱日和之狼”的铁血荣光
  • 对评论点赞 01-15 10:27

    没参过军更没打过仗,那就说两名外行话:

    经历初高中各种大小考的朋友们一定熟悉老师们惯用的套路把戏:平时使劲“摧残”幼小的身心,尤其是考试无论大小都要恐吓一番,训导“演习如战场”的真理;但凡到了与前程挂钩的大考了,立马换一张温柔可人的面具,扬言准备多时,天机已到,无须焦虑,正常发挥。这时,实战又变回了训练场。

    “演习如战场”和“实战如演习”是个哲学问题,孰是孰非困扰了当学生的我很多年。就像龙、凤均为雄性,为何要把异性双胞胎称为龙凤胎的疑虑一样,是鸡和蛋比早的问题,似乎没有固定的答案。

    用一句不会错的台词来解说:因人而异,看上帝眷顾谁;但这又不是投骰子的把戏,冥冥中又有规律。

     

     对于不顾忌得失的人而言,“演习如战场”的口号带来的压力和目标似乎更有利;相反,对于心理素质偏低、得失心偏重的人而言,“战场如演习”对于减压和风险控制的作用力更强。两句真言都会让人走火入魔,就看真正的战场,谁和谁对阵了。

    做为中国人,只能大喊:天佑中华!

    来自文章:记者手记:蓝军“朱日和之狼”的铁血荣光
  • 对评论点赞 01-14 22:40

    这事不管靠近哪个发达国家的海面,都只会从“专业的角度”去实施救援。啥叫专业角度,第一就是先确保施救者的安全,再考虑尽可能地救人,这是常识。所以,中国的救援队能做到这个程度,说得过去了。这不是上甘岭,不需要出黄继光的那样的英雄去舍生忘死。原因吗都明白,说多了就扯了

    来自文章:载13.6万吨凝析油“桑吉”轮东海爆燃后沉没
  • 对评论点赞 01-14 22:39

    灭老虎的下一步,是该清理微观环境,收拾收拾这些苍蝇了。某种意义上,这可比中央打老虎更难。打考虑中央有权威,有压倒性优势,也没人敢报复与对抗;而对付苍蝇需要的是势单力薄的个人参与,力量对比截然不同。希望全民声援,还我中国一个风清气正。

    来自文章:教育部撤销陈小武“长江学者”称号 停发并追回奖金
  • 对评论点赞 01-12 17:09

    以前评价过这个歌舞团,那是一部前苏联老电影引发的青春记忆。个人以为一个国家的符号有很多表征,有一句很形象,叫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红旗歌舞团很好地诠释了这个说法。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从中跳出来才会发现真相。以前学习马哲只是略知一二,囫囵吞枣,浅薄地背记很多原理方法论应付考试而已,并未真正完全理解哲学家的深意。《百年孤独》让我重新学习并深化了对整体与部分的关系问题的理解。假若要认识某事物的一部分(如俄罗斯艺术,红旗歌舞团),那么要找到它所从属的集合,这就是俄罗斯的历史做为一个整体,把这个部分放到整体里去分析了解。还要找到这个整体相关的部分1、部分1、整体1、整体2……(即整体观的其他视角),从它们出发去理解分析这个特定的部分。当然,也需要从事物本身去理解事物。

    一句话:红旗歌舞团有意义,是因为俄罗斯在世界上无法令人忽视。而在俄罗期令人印象深刻这个历史过程与事件集合中,它扮演的不是无足轻重的角色。

    来自文章:为什么俄国不能失去红旗歌舞团?
  • 对评论点赞 01-12 17:08

    本人换过几部车,均为合资企业产品,纯国产与纯进口产品一直在观察比较但没用过。外行人说两句外行话:

    1,中国的家用汽车如果用书法家的成长阶段来形容,处于临贴阶段,即使神似,也还没有自成一派的功力。各方面综合总感觉是差口气,但说不上来。

    2,如果用武学大师的成长阶段来形容,是刚开始练会一些不同套路,会拳,脚,刀,枪,但刚刚能使出来,还没融会贯通,各个套路如何搭配实战中发挥最大威力还没弄明白。所以产品总是在某些方面好像不符合用户要求,有诸多遗憾。

    3,关于模仿与创造。人家大厂差不多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技术,可是我们的呢?从外观看,丰田,凌志,路虎,宝马,保时捷,奔驰,卡迪拉克就被我们仿了个遍。表与里的关系。不重要的全靠仿造,重要的部件(发动机,变速箱)靠进口,创新意识呢?虽然仿造是必经之路,但这仅仅只是为了度过初期的艰难吧。

    来自文章:这一次,红旗汽车能否涅槃重生?
  • 对评论点赞 01-12 14:53

    本人用稍微温和一点语境来谈自己的感受。先下个结论:丑化先烈的人有时并不可恨,只是可怜;他们大多数并不阴险,只是无知。

    西方有个社会心理词汇叫“囚徒困境”,经济学博弈论常常引用。大意是没有人愿意牺牲个人利益而承担损失,结果是整个社会无法获益或蒙受损失,造成最后个人也无法获益或同样承受损失,甚至是更大的损失。

    如果说这个词汇让他们去理解革命先烈的精神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那现实中的一件事总能感触得到,就是这冬天弥漫的雾霾,每个人都在“痛心疾首”地去调侃去指责,但很少有人“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的去行动。人们更愿意去指望政府关停工厂,或只是开着空气净化器“等风来”,却依然该开车开车,天冷了就要把暖气开到可以在家穿短袖,而从来都不习惯去思考并尝试,自己要为大家共同的环境做点什么,牺牲点什么。

    俗一点,囚徒困境之人,就是多见不得自己不好而别人好的那一类,所以“同呼吸,共命运”对他们,不说是缘木求鱼吧,也算是求仁得仁。

     

    对于一件事做与不做,明明是不对的,并且真正相信它是不对的,从而希望这个世界有所改变,那么在尝试真正相信一些道理之外,人们最应该学着去牺牲。这里所提倡的牺牲并非指献出生命,而只是一种敢于牺牲的精神。即在一些事、物上能够割舍,而获得个人或社会更大的福祉。这实际上与诸多鸡汤里的“舍得”有大致相近的含义。但毫无疑问,我自己更喜欢“牺牲”的表达。相比于“舍得”的随遇而安,“牺牲”显得更为主动,而这种主动性本身也是牺牲精神的重要特质。

    在这个意义上,先不谈立场与阶级性,那些诋毁先烈的人,无疑都是一群极度自私之人,他们在任何社会形态下,都不会被包容。须知,敌对的一方也有“忠勇敢于牺牲”之辈呀,否则他们凭啥能改朝换代!

    来自文章:因为她们当时反抗了,所以今天换了人间!
  • 对评论点赞 01-12 10:27

    作者这样笼统地对社会舆论进行批评,不太恰当,与之商榷一下:

    社会舆论,社会情绪不管通过何种渠道,何种方式表达出来,一般来说都无外乎三个特点:第一,社会舆论的广泛代表性难以衡量。网络时代有粉丝量有流量有水军,这只是增加了衡量的难度而绝非民意的代表性与清晰度。

    第二,尽管可以说,已经表达的社会舆论好似代表了一定人群,但是,社会中还存在一部分没有表达观点的人群,两种人群所反映出来的社会舆论应当如何衡量,直接决定着社会舆论的代表性和社会基础。

    第三,社会舆论具有非理性、片面性。舆论是最容易被猜疑、偏执、欺瞒、恐惧以及仇恨所支配、毒化的。不能正确地引导舆论,非但不能促成和谐,反倒可能加剧冲突,增强社会的不确定性。

    所以,从网络上的发言与行为,表面上是民意在表达、舆论在聚集。实际上他们所言说的,并不是针对具体的事件的态度,而是一种“泛民愤”。换言之,民众关注个案其实并不一定是局限于个案的社会公平正义,而是要表达他们对类似的,结构性的社会问题的民间情绪,包括对当事人、对社会风气、对政府做为等等的态度。

    除了别有用心的水军(肯定存在的!)外,公民在表达态度时要尊重理性,这点我非常同意。中国社会情绪最典型的就是常常将诸如对个别社会不公现象与自身遭遇,与所见所闻的官员腐败、贫富差距扩大现象等做强行关联,而不是就事论事。国家司法者若一味听取,实际上就等于让个别案件的当事人为普遍的社会矛盾买单,这显然也有违公平与正义基本原则。

    但反过来,政府部分、媒体也需要对社会舆论进行甄别,揭开社会舆论的面纱。有时,披着冲动形象的社会舆论虽行为鲁莽,并表现出群情激昂,也能够蛊惑人心,但往往只是“理性不足、感性有余”,只是容易造成强势话语对于多数人意见的淹没。实质上,这不叫“社会舆论”。

    来自文章:媒体:对“高铁扒门”可以愤怒,但这个做法越过了红线
  • 对评论点赞 01-11 17:17

    麻烦观网给万豪带句话,就说是一个中国普通公民,一位经常出国,也常住万豪的国际旅行者的心声:中国的公民在国外旅行时喜欢万豪酒店,感觉服务不错。但在国家利益与个人舒适面前,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如果万豪挑战中国的底线,会见识到以前无法相像的抵制,会面对无比坚定的中国意志,面对意料不到的损失。我自己翻译一下:Chinese people like to prefer Marriott Hotel when traveling abroad, and feel the service is good. But when in the face of maintain chinese national interests and personal comfort, will not hesitate to choose the former. If Marriott challenges China's bottom line, it will see the the boycott  it never meet before, and will face the unwavering Chinese will to defend national dignity, as well as unexpected losses.

    来自文章:给"藏独"点赞后,万豪又道歉了…
  • 对评论点赞 01-11 16:27

    从海警到海军,这是一个大的跨越。

    钓鱼岛态势演变到现在,目前双方都能接受的局面或许是:双方的海警船各自执法,且都在周边12海里附近。但是双方的军舰不能进入,甚至到周边活动也不行。如果有一方的军舰进入到了钓鱼岛毗连区,另一方就必然会有同等的、对应的军事力量介入。而如果有一方的军舰进入到了钓鱼岛“领海”,那一定是想好了准备要发生一场战争。

    如果中日海警船发生了冲突,属于执法活动,问题不会太大,冲突的形式也是可控的。但是军舰对峙,因为双方都有重武器,冲突风险就一下子提高了,冲突的级别瞬间就到了战争行为。

    日本进行如此快速的反应和严厉的抗议,可以从正面理解为:担心发生不测事件。即日本非常担心和中方发生军事冲突。因为战争行为的后果不好想象和预测。以中日两国如此的恩怨和戒备,一旦开始如何结束呢,两国的政治家能愿意承担这样的责任吗?

    这个问题,日本人要回答,中国人也要回答。因为开弓没有回头箭,要想好!

    那是不是说,日本害怕和中方在海上一战呢?绝对不是。以日本海上自卫队的装备水平、训练水平和应对钓鱼岛各种突发情况的预案处置,至少在小规模军事冲突的准备上,日本不输于中国一方。

    那是不是说,中国害怕和日本在海上一战呢?绝对不是。但我们要明白三点:

    第一,中国能战胜日本,是指整体国力与长期、全面的战争。小规模军事冲突,谁吃亏谁占便宜是另外一回事。

    第二,日本会在第一时间协调驻日美军联合作战。美军会不会为了钓鱼岛争端与中国打一仗呢?不用怀疑。我们应该做料敌从宽的假设。这是军事常识。

    第三,中国要想彻底解决问题,躲不过正面交锋。在这个问题上怕也没用。

    总结:关键是想好:是不是到了时机让我们可以与日本摊牌了。一旦做了,就要做到底,开弓没有回头箭!

    来自文章:日本抗议“中国海军进入钓鱼岛毗连区” 中方回应
  • 对评论点赞 01-11 15:26

    看多了这种报道,结合叙利亚与伊拉克。只有一个感觉:作为一个普通百姓,中国人真幸运。当然也不会忘了:有虎狼环伺,还有国内的走狗无时无刻不在觊觎。一旦他们想变天,中国人就要站出来斗争,不是为别人,恰恰是在为自己。

    来自文章:乌克兰女律师之死:赢了正义,输了性命
  • 回复了评论 01-11 14:46

    “马克龙”音译得真不好。 应该改成马克容或者马克宏, 分别对应英语和法语的音译。

    来自文章:“马”克“龙”?法国专家也看不懂
  • 回复了评论 01-11 14:46

    “马克龙”音译得真不好。 应该改成马克容或者马克宏, 分别对应英语和法语的音译。

    来自文章:“马”克“龙”?法国专家也看不懂
  • 对评论点赞 01-11 10:09

    本来以为这篇文章的题目是个技术流的范畴,后来发现不是。

    中国空军的战斗机飞行员都是精英(对不起,自己的老爹就是,所以自尊心驱使只能如此划类)。所谓精英,不是说能力特别强或者特别聪明,更与背景无关。精英的最大特点就是一般都有着很强的上进心的,也有克制力。即为了成功,为了实现人生的大目标,能够控制自己的一些次要需求。他们在成长的过程中,较之普通人,更能冷静地区分析什么对自己好,什么对自己不好,而不会一味地趋炎附势。

    当然,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时候,家庭条件的确是重要的考虑因素,不承认这点,不够真诚。然而,并不是你的家庭条件不好,你就永远没有机会。刘司令的背景让他的后代在基本条件相同的情况下,更有机会,我并不否认。这是中国国情,全世界都是这样。做为执政党,不相信自己人(而且还是功臣)还能相信谁?但谁又是刘司令的背景让他成为战斗英雄而一举成名成将呢?这可不是写条子打招呼送钱能办得到的,是拿命拚出来的,是千千万万烈士中的幸存者呀。

    普通人,能不断地让自己变得更好,让自己的家庭背景,无论显贵还是平凡,都不成为你自己的拖累,关键还是要靠自己干!没人会给刘司令的外孙打这个包票,他能否成为新时代的英雄,人在做天在看,他外公也会保佑他,就看他自己是否争气了。

    某种意义上,做为功臣的后代,这场人生竞争战役注定会更艰辛,然而,如果他真的能赢,会获得双倍的光荣。

    来自文章:又一名歼-20飞行员亮相 外公为战斗英雄
  • 对评论点赞 01-10 13:20

    提一个问题:如果战车被摧毁了,没油了,是不是就不冲锋,不行军,打仗了?机械化信息化的确是未来的方向能力不强会吃大亏这个不用讨论,但中国陆军是不是一定要把过去的传统都丢光,非要发展的像美国一样,离开机械化信息化就行不了军打不了仗。

    来自文章:“战略步枪”在步兵班中有多大意义
  • 回复了帖子 01-09 23:38

    美籍科学家张首晟获国家领导人颁奖,对中国贡献有多大?

    201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除了王泽山和侯云德获得分量最重的最高科学技术奖之外,还有7名外籍科学家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奖,其中有四位是美籍科学家,包括两名华裔,还有一位是瑞典籍华裔。这些外籍科学家中,名气最大的当属美籍物理学家张首晟了。据介绍,张首晟由中国驻旧金山......

  • 对评论点赞 01-09 22:43

    仰望了!当年本科差点选了北理工的爆炸力学(轰爆物理)方向,感觉危险(名称瘆人),后来填了北航的数学力学,结果四年更加痛苦。研究生不想再受那个罪,既没激情分配也没出路,才“毅然”选择了金融方向,轻松!。现在的后辈本科能选这些专业的,都特么是好孩子!

    来自文章:中国一代火炸药之王——王泽山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