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了用户 昨天 16:59
  • 赞了贴子 07-10 13:06

    《科技日报》总编辑演讲与中国科技水平思考

    前不久,《科技日报》总编辑刘亚东的演讲,在网络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连《环球时报》胡主编都出来叫好。环球时报发表了胡锡进(署名单仁平)的评论员文章,称“刘亚东的演讲可谓来得正逢其时。”“这样的矫正是需要的,提醒中国人要谦虚,不要忘乎所以。”“这个时候搞国民信心激励需要很谨慎,因为如果方法不当,很容易产......

  • 关注了用户 07-05 16:29
  • 对评论点赞 07-05 16:28

    我觉得潘老师选的这个题目很好。科层制具有中国传统习惯,也是现实需要。

    我的问题是:

    中国社会最主要的结构就是政治结构、而从传统和革命走来的执政党,因现实需要建立的是一个5级科层制。实践已经证明这个科层制的巨大成功。那么按照上层建筑中以主要政治领域为主,其他领域相互影响的理论,其他社会机构都只会是自觉或不自觉的模仿社会最主要结构--科层制,正如美国的其他社会机构基本模仿的就是公司结构。

    同样的,我一直认为在一个社会,只有符合社会最主要的结构才有可能成功,让我们现在一些社会机构或是经济结构的改革方向走向扁平化,可能在较小的时候,看不出问题,但是达到一点规模就会自动适应社会的主要机构-科层制。正是来自科层制的巨大成功,扁平化完全替代科层制是不可能的!

    但是,经济基础市场经济的建立,需要上层建筑的改变来适应,所以传统的科层制势必要与扁平化相结合,这是经济社会秩序的发展趋势。关键不在于科层制和扁平化的谁优谁劣,而在于在整个社会主要结构中怎么样结合科层制和扁平化,在那个环节、那个部分结合,怎么样让结合制度顺畅运行才是关键。

    因此,我想问的就是潘教授,你认为在哪个环节结合、在哪个部门结合是否有理论上的思路,是否有实践上的反馈?

    末端基层是必然要扁平化的,基层工作量与现实需求的巨大矛盾应该如何化解?我个人认为的信息化手段(提供方是多对一模式,需求方自我感觉是一对一模式,即通过类似电信、移动支付缓解医院排队缴费问题)是不是可以避免基层一办事员面对面多个群众呢?大量的程序化、模式化的办理交给信息化手段,通过软件,来实现办理过程,一是减少基层工作人员直接面对群众后,大量处理相同事实的烦躁情绪,另一个是节省办事群众的时间。您觉得这样扁平化是否有效?

    引申开来,我个人认为个人现在从事医疗行业改革方向,其实不是限制公立医院,也不是把科层制仅仅限制在一家医院里,而是主动扩大科层制的范围,同时,在扩大的基层里,规模化实现我上述提到的信息扁平化手段。例如成立超大型的国有公立医疗集团(协和集团、湘雅集团),实现一省甚至一国内的科层化,为大量的人员向上移动建立基础,打下过规模化、规范化,最大好处是医疗标准的统一化,这是我国文化内在统一的要求,拒绝碎片化,此过程是主动学习我国社会实践已经证明完全有效的统一科层制,这是医疗公信力的来源!同时在基层或是某个部门(特殊要求)或是某个环节开始实现扁平化,完全化的自主实现信息化,规模偏平化,如医药得控制,为特殊病人长期患慢性病等提供特色服务。这样一来,完全能实现政府控制、公益性质、需求多样化的满足等等条件的兼顾。

    因此,我觉得我们应该避免当年在经济上一味要求市场化的教训,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方向,同时,在机构改革中不能一味要求扁平化,而是要将科层制和扁平化相结合。

    我的观点不成熟,清盘老师指点。

    来自文章:风闻帮你问| 经常看观察者网的你一定很关心政府治理,不如来提问?
  • 关注了用户 07-05 16:02
  • 关注了用户 07-05 15:45
  • 对评论点赞 07-05 15:43

    我觉得潘老师选的这个题目很好。科层制具有中国传统习惯,也是现实需要。

    我的问题是:

    中国社会最主要的结构就是政治结构、而从传统和革命走来的执政党,因现实需要建立的是一个5级科层制。实践已经证明这个科层制的巨大成功。那么按照上层建筑中以主要政治领域为主,其他领域相互影响的理论,其他社会机构都只会是自觉或不自觉的模仿社会最主要结构--科层制,正如美国的其他社会机构基本模仿的就是公司结构。

    同样的,我一直认为在一个社会,只有符合社会最主要的结构才有可能成功,让我们现在一些社会机构或是经济结构的改革方向走向扁平化,可能在较小的时候,看不出问题,但是达到一点规模就会自动适应社会的主要机构-科层制。正是来自科层制的巨大成功,扁平化完全替代科层制是不可能的!

    但是,经济基础市场经济的建立,需要上层建筑的改变来适应,所以传统的科层制势必要与扁平化相结合,这是经济社会秩序的发展趋势。关键不在于科层制和扁平化的谁优谁劣,而在于在整个社会主要结构中怎么样结合科层制和扁平化,在那个环节、那个部分结合,怎么样让结合制度顺畅运行才是关键。

    因此,我想问的就是潘教授,你认为在哪个环节结合、在哪个部门结合是否有理论上的思路,是否有实践上的反馈?

    末端基层是必然要扁平化的,基层工作量与现实需求的巨大矛盾应该如何化解?我个人认为的信息化手段(提供方是多对一模式,需求方自我感觉是一对一模式,即通过类似电信、移动支付缓解医院排队缴费问题)是不是可以避免基层一办事员面对面多个群众呢?大量的程序化、模式化的办理交给信息化手段,通过软件,来实现办理过程,一是减少基层工作人员直接面对群众后,大量处理相同事实的烦躁情绪,另一个是节省办事群众的时间。您觉得这样扁平化是否有效?

    引申开来,我个人认为个人现在从事医疗行业改革方向,其实不是限制公立医院,也不是把科层制仅仅限制在一家医院里,而是主动扩大科层制的范围,同时,在扩大的基层里,规模化实现我上述提到的信息扁平化手段。例如成立超大型的国有公立医疗集团(协和集团、湘雅集团),实现一省甚至一国内的科层化,为大量的人员向上移动建立基础,打下过规模化、规范化,最大好处是医疗标准的统一化,这是我国文化内在统一的要求,拒绝碎片化,此过程是主动学习我国社会实践已经证明完全有效的统一科层制,这是医疗公信力的来源!同时在基层或是某个部门(特殊要求)或是某个环节开始实现扁平化,完全化的自主实现信息化,规模偏平化,如医药得控制,为特殊病人长期患慢性病等提供特色服务。这样一来,完全能实现政府控制、公益性质、需求多样化的满足等等条件的兼顾。

    因此,我觉得我们应该避免当年在经济上一味要求市场化的教训,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方向,同时,在机构改革中不能一味要求扁平化,而是要将科层制和扁平化相结合。

    我的观点不成熟,清盘老师指点。

    来自文章:风闻帮你问| 经常看观察者网的你一定很关心政府治理,不如来提问?
  • 对评论点赞 06-25 14:10
    残忍吗,呵呵?这种烂人,法律有用吗?死者生前作恶,公安能怎么样么?能保护其他人么不受害么。这个举报大村民脑子有病。
    来自文章:“一家五口合谋杀亲案”告破:自认为用“家法”除害
  • 对评论点赞 06-25 14:10
    回复 夜雨观荷:

    劳教制度被法律党逼迫取消了,在这一层面就出现了空白,导致这种大罪不犯、小罪不断的人没有了适当惩罚手段。当然,当年的劳教制度也并非没有问题,很容易被地方政府滥用,但是应该完善相关制度规范,而不是取消了之。

    来自文章:“一家五口合谋杀亲案”告破:自认为用“家法”除害
  • 对评论点赞 06-25 11:45

    实施者法律意识淡薄,遇事不知运用法律、通过正确渠道来妥善处理,而是凭主观臆断或者头脑发热行事。

    ===========

    说的轻巧,实际是法律毫无办法,根本没啥正确渠道

    来自文章:“一家五口合谋杀亲案”告破:自认为用“家法”除害
  • 回复了评论 06-12 09:27

    中国怎么就不是西方模式了?中国的社会主义思想及制度本身就是脱胎于西方,作为西方资本主义模式的2.0升级版(还是打了加强补丁型),是引领西方乃至全世界各国制度的走向及标准,没必要避讳这个说法,而是要强调出源于西方模式,但,是高于西方的模式,这样,舆论战及意识形态战争中主动权始终在我。

    来自文章:这张照片是西方的耻辱,同时也提醒了中国
  • 关注了用户 06-11 08:47
  • 关注了用户 06-11 08:47
  • 赞了贴子 06-11 08:44

    游戏策划:为什么我的儿子不沉迷游戏?

    来源:微信公号“岛上十点”作者:乔治王今天是高考第一天,越来越多的家长问我孩子网瘾的问题。我作为一名从业多年的资深游戏策划,首先得说个现实,商业化的网络游戏,无不是为让玩家沉迷所设计的。为了让玩家沉迷,我们做的功课比各位父母要深入的多,这根本不是一个维度的对抗,所以无奈是大多数父母的感受。我们非常清......

  • 关注了用户 06-11 08:23
  • 对评论点赞 06-05 21:08
    回复 hzq:

    我看过一个台湾那时候拍摄的纪录片

    具体名字我忘记了

    我记得里面说的就是台湾和美国那时候的贸易战

    台积电的成功是牺牲掉所有台湾中小企业制造的命运,很多人可能不理解这句话。

    其实简单点就是

    (美国承若在高科技政策上给予优惠政策)然后台湾做出的让步就是牺牲全部中小企业

    然后台湾本土的中小企业当时有三种选择(A西进大陆,B选择东南亚C继续在台湾挣扎)

    最后A的成功不少

    其他都成为历史

    来自文章:张忠谋落幕
  • 对评论点赞 06-05 07:10

    中国学生参加美国的数学比赛,目的主要还是为了以后可以去美国上学。别以为美国人不学数学......这话从何说起,比尔盖茨中学就自学会了微积分。

    在中国,微积分的学习时间太晚了,中国教育早该大改了,耽误中国孩子学习高等数学的时间2年。

    中国早就该改成中小学10年制。让更多的孩子可以更早的接触微积分,高等数学,多给年轻人几年学习微积分的时间。

    来自文章:中国队赴美获佳绩 老师却说“别以为美国人不学数学”
  • 回复了评论 05-24 07:19
    回复 宝宝加油: 其实就是为清洗所谓的底层垃圾人种做舆论准备。。。
    来自文章:黑灯瞎火中,美地方政府警告7000多具僵尸来袭…
  • 对评论点赞 05-16 13:05
    回复 飞翔:

    这厮本来就是强迫卖淫罪,这年头卖淫的成年妇女多以好逸恶劳者居多,被强迫卖淫的受害者不会是什么良家妇女,大都是被学校小太妹构陷的学生雏,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是少年庭接手案子了,再联想到某些官员的恋童癖,天知道他是不是像美国头号老鸨那样握有一本政客黑名单,官员能不网开一面?

    这个事,说起来罪魁祸首是体制内想给自己留后路脱罪的官员,法学界作为知识分子帮腔文人提供合理化的法理论述,新闻界提供舆论诱导和造势。因为自己贪污腐败害怕死刑,于是就推进少杀、慎杀的轻罪化倾向,但又不能让公众觉得这种少杀慎杀是为自己留一线,于是就需要媒体利用冤假错案以个案代替整体、以点带面的推进少杀慎杀,以至于以这种公众对公权力滥用的恐慌把自己的意志塑造成响应民意,法学界再通过国际接轨、普适人权、程序正义、经济犯优先试点废死等让整个论述更加学术化、合理化,形成一种司法改革共识,司法审判实务界也如韩国那样名义保留但实质性、渐进的推进废死。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是人口大国,立法也有越来越多、越来越细的趋势,这也就意味着违法人数是大概率的上升,我们的犯罪率低,很多是因为有些案子就是和稀泥的治安拘留之下就解决了,甚至有些地方和稀泥到了刑事、民事不分的地步,根本没进入刑法调整范畴。其实这一点骂警察和稀泥也冤,实际上是司法成本的问题,如果我们真的严苛到欧美那种程度,我们一样面临监狱不够的问题,实施上阵痛期因为监狱投入不足,也导致了监狱以最廉价劳动力参与经商的问题,就像我们说起医疗问题,根源都想起了财政对医院投入不足,逼得人家以药养医,军队经商当年也是这个问题。

    于是本新闻这样的恶果就来了,一方面某些利益集团塑造了一种人道的、轻罪化的司法环境和舆论正确,保外就医、取保候审、监外执行,越来越成为实质性脱罪的一种例行程序手段,强迫卖淫这点下半身的事,在这个媒体都呼吁嫖娼合理化的时代,在我们某些司法人员的眼里岂不是简直比经济犯还要轻罪。另一方面严格执法收监的司法成本摆在那,你若要问为什么对这类假释、保外就医、监外执行的外放犯,没有学习西方成熟的GPS电子脚镣,他们定会跟你哭穷,何况本案都不是假释的问题,是根本没执行判决收监,连这点例行程序的遮羞布都懒得装。

    所以啊,很多人渣吧,杀了,说你不人道;养吧,又养不起(想象一下维系一个尿毒症、艾滋病的罪犯就要吃掉一所监狱多少经费啊),媒体有大肆渲染各种躲猫猫死,看守所、监狱连接收都不敢接,都怕死在这说不清道不明,还惹一身骚,都只肯接那些入狱体检没问题的犯人呗。对罪犯来说,但凡有个病,像闹访者或者陈水扁那样聪明的断药调解一下高血压的高低,控制一下自己病情,呵呵,你就可以逍遥的保持监外执行,永远不会满足收监条件。这种游离的存在,上述所有人都有罪,何止在司法体系内,反正不再犯案,这种丑事也没人知道,司法体系在跟人民赌概率,最后这事肯定不了了之,走着瞧吧。

    来自文章:脱管罪犯再犯新罪致1死1伤 被追责法官:我是替罪羊
  • 对评论点赞 05-14 11:37

    川普绝不是疯子,他的团队有很深的算计。他打迷踪拳的背后的实质是:重振美国制造业,适度的脱虚向实。他所追求的每一样东西都是美国实质性的利益,并且还是长期利益。

    采取的思路是两条腿走路:一是尽可能的延缓中国制造崛起的速度,尽可能的制造技术和贸易困难;二是威逼利诱各国去美国投资建厂,即使你在金融或贸易上给他直接的好处都不能满足他的胃口,只是顺带收获。

    在地缘政治上采取的措施也是两条:一是不惜一切代价,敢冒一切风险,打烂中东什叶派之弧,打消中国的一带一路与欧洲胜利会师的可能,让欧洲和东亚成为两个孤岛。二是在中国周边尽可能的制造混乱和矛盾,拖住中国。其中第一条进展明显,第二条事与愿违,没有国家愿意牺牲自己。

    来自文章:第四极终成迷梦?特朗普打醒了欧洲
加载更多
个性签名

  • 性别: 保密
  • 生日: 保密
  • 所在城市: 保密
  • 职业:
  • 教育背景:
拉黑此人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