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复了评论 8小时前

    国足不行,和“殖民红利”没啥关系。。法国足球不错,殖民红利也并非决定因素。。大家憋争了。。

    来自文章:岑少宇:祝贺法国喜提“殖民红利”,但是……
  • 回复了评论 8小时前
    回复 杀妻求战张马谡:

         我们没有质疑古埃及的存在,我们质疑的是古埃及存在于公元4000年前的古埃及、我们质疑的是公元前3000就建造起金字塔的古埃及、我们质疑的是公元前5000年前就有发达农业(据说尼罗河水泛滥带来的肥沃土壤让古埃及人不需要精细耕种,仅把种子扔在河滩上就可以长出来的),可以既养育古埃及数百万劳工、又能依靠大规模海上贸易出口到希腊、叙利亚粮食的古埃及;这些东西只可能到铁器的发明、第二次社会大分工完成后才可能实现的历史阶段,到了古埃及怎么就不需要了呢?难道古埃及仅仅存在于公元前后才更合理?难道金字塔建立于机械化时代更合理?

         我们也没有质疑古希腊的存在,我们质疑的是我们质疑的是亚历山大大帝存在与否;我们质疑的是亚历山大带给中亚腹地的希腊化过程也许恰恰相反,而是中亚文明对希腊文化的入侵;我们质疑的是古希腊三杰在只有泥版书、莎纸草的情况下是如何写出上千万字的巨著,而这些巨著14世纪前无人能知、14世纪后一次不错的被人发现;我们质疑的是克里特岛文明的存在(现有古迹都是混凝土重新构建的、曾经的原有风貌荡然无存)。难道古希腊(及其继承者古罗马)应该存在于拜占庭帝国时期更合理?存在于十字军东征带来的伊斯兰文明对基督教文明再启蒙后更合理?更进一步,难道所谓的罗马帝国真的如西方史所说的那种存在?难道所谓拜占庭不就是真正的罗马帝国?而所谓的西罗马帝国其实不存在,它只不过是拜占庭帝国的一个行省?

        西方的文艺复兴是一个伟大的历史事件,它直接导致了基督教文明开始了统治世界的过程。但现代西方人跨越1000年,给自己重新找了个精神祖宗,却越来越显得荒谬!而这个祖宗没有一点点东西给他们留下,无论是精神的、还是物质的。

        现代西方人的这个祖宗所有的文化财富只是被拜占庭继承、被伊斯兰文明继承。按现代西方人荒谬的说法是:拜占庭人、伊斯兰人继承了这些精神财产后,把它们打包埋在地下,1000年都没拿来用。然后过来1000年,等“古代西方人”的嫡系子孙“现代西方人”逐步击败拜占庭、击败伊斯兰后,它们被原封不动的送回来了?

        扯什么淡!?

    来自文章:秦始皇嫔妃复原,来自中亚或欧洲?
  • 对评论点赞 9小时前

    借着考古新闻说一说。

    现在观察者的风气已经变成逢西史必疑,这是一个非常不好的现象。

    欧洲的考古确实有强行比附传说的毛病,但这不代表部分考古成果不存在,更不代表传说完全是假的。

    从发生学角度考虑,传说不可能是完全编出来的,必然在现实中有所本。

    比如特洛伊传说,有具体的地理位置,这就属于比较明显难以造假的部分。

    考古也证明了在前13世纪左右,达达尼尔海峡附近确实存在城邦。

    另一个问题就是置大量的考古发现于不顾,强行声称此为假,并借此完全否定古文明的存在。

    你们知道完全从头伪造一个包括社会各个生产生活方面的文明产物,是多大的工作量不?

    尤其是从头创制一套同时表意又表音的文字需要多天才的语言学天赋不?

    且不提零散的文物,大量的集中发现乃至地面建筑遗址可能是假的?

    欧洲人会大老远跑到埃及,在山洞里新开凿一个洞窟,涂画装饰,制作大量的生产生活工具以及棺椁、尸体,然后存在洞窟里,封上,再对外宣称有新发现?

    如果这样的逻辑硬要说它成立,那好,我也可以说马王堆汉墓是现代人先在里面挖好的洞,仿制一堆东西放进去,然后由解放军挖开,并宣布有大发现。这样的逻辑成立吗?全世界有人敢做这样的推断吗?

    尤其是素纱襌衣,现代人始终不能分毫不差仿制成功,我们可以据此,说汉代人的生产力达到了相当水准。但能因为现代人做不出,就说汉朝的水平是现代人达不到的,所以汉朝是假的?

    在座有谁同意这样的看法?

    按照各位西史疑古派的逻辑,你们完全可以说玛雅文明的天文等水平是现代人达不到的,所以玛雅文明也是发明出来的。可是有几个在质疑玛雅文明?这不仅因为玛雅文明离现在太近,直到1697年才被全部消灭,恐怕还因为大家强烈的反欧美情绪吧。

    被情绪支配的读史,不是好事。

    来自文章:秦始皇嫔妃复原,来自中亚或欧洲?
  • 对评论点赞 9小时前
    回复 岑少宇:

    但从评论中左一个“法兰西斯坦”,右一个“法兰西斯坦”的读者评论来看,真正理解这个道理的人并不多。别忘了,法兰西岛93省(即姆巴佩的出生地)最早是为安置巴黎的工人阶级和所谓"共产主义分子“于68学潮那一年设立的;只不过,几十年下来,新的工人阶级从法国外省人(尤其是布列塔尼人)变成其他欧洲国家移民、再变成来自世界各地尤其是非洲国家的移民。从马克思主义社会学角度出发,大巴黎93省的外籍移民本质上与中国的北漂、沪漂没有太大区别。

    来自文章:岑少宇:祝贺法国喜提“殖民红利”,但是……
  • 回复了评论 昨天 13:18

    感觉此文过度夸大了球员的种族特征和移民身份,但如果我们看今年世界杯中踢得好的其他球队,比如亚军克罗地亚队,里面一个移民队员都没有,人家是怎么成功的?我想除了较好的足协甄选制度、青年培养机制以外,还有一个原因其实是最近两天来被中国网友所熟谙的事实:包括莫德里奇在内的好几名主力球员都经历过颠沛流离的童年,而“踢野球”则是那个时期的他们唯一的乐趣和希望。足球本质上是一种反中产阶级的运动,为拥有天赋并愿意刻苦训练的贫民子弟提供了直通富裕阶层的捷径;其实在美国,具有相同社会功能的运动就属橄榄球。最后,我想亚洲的足球一直流于世界二流的最重要的原因或许不是身体素质不如人,而是亚洲文化里更多强调中庸、踏实等品质,缺乏一种“反中产”的气魄。

    来自文章:岑少宇:祝贺法国喜提“殖民红利”,但是……
  • 回复了评论 昨天 13:16
    回复 岑少宇:

    这样的字眼的确没有,但殖民红利到底是啥呢,强大的经济?融合的文化?民主的政治?通篇传达的还不觉得有认知偏差吗?什么他们都是出生在法国云云。中国人如果用了好的方法去训练不需要这些殖民红利照样也能踢好足球

    来自文章:岑少宇:祝贺法国喜提“殖民红利”,但是……
  • 回复了评论 昨天 13:15
    回复 岑少宇:

    这样的字眼的确没有,但殖民红利到底是啥呢,强大的经济?融合的文化?民主的政治?通篇传达的还不觉得有认知偏差吗?什么他们都是出生在法国云云。中国人如果用了好的方法去训练不需要这些殖民红利照样也能踢好足球

    来自文章:岑少宇:祝贺法国喜提“殖民红利”,但是……
  • 回复了评论 昨天 11:41
    回复 岑少宇:

    很遗憾的告诉您,本人曾经从事理石加工行业数年,国产与进口的理石种类接触的也不算少了。所以对理石外表与理石硬度的关系还是可以做一些直观的判断的。我倒觉得本人在硬度、耐磨、耐腐的直观判断方面决不会输于一位古人,除非古代西方的物流行业异常的发达,他们接触的种类与经验才会比我丰富。

    来自文章:
  • 回复了评论 昨天 11:35
    回复 岑少宇:

    印记遗存?指的就是因殖民而带来的基因交流吧?你的论调就是融合的基因比单一的要有优势?这不是种族的歧视那什么是?你这样的文章你敢发表在澳洲的报纸论坛吗?

    来自文章:岑少宇:祝贺法国喜提“殖民红利”,但是……
  • 回复了评论 昨天 11:34
    回复 岑少宇:

    你的论调就两点:因殖民而带来的融合的基因优势和法国强大的培养方式。橘生淮南淮北你应该也知道,后天培养比你所谓的先天的要重要的多。毕竟这么多年欧洲没有垄断足球,南美没有垄断,非洲大地也没有强大到令人侧目,亚洲的日韩也能踢进去。所以方法才重要。

    来自文章:岑少宇:祝贺法国喜提“殖民红利”,但是……
  • 对评论点赞 昨天 10:24
    这种事见过一些,公司某一实权高管,分管某一人业务,刚好又是大笔花钱的业务,想自己做点事或者自己发点财,又或者两者兼而有之,但是又不好操作,为什么不好操作?想做点事的,可能董事会不怎么支持,想捞点钱的,作为高管又不能抛头露面,让人抓住把柄,于是找个外人,去外面找供应商谈,想的挺好,等事情做成了,有业绩了,董事会不得不认,公司不得不给钱了,然而公司就是不认,一纸声明声称与公司无关。还有一种,国内一些老板一言堂的公司比较多见,老板默许下面干事,但事情没干好,或者捅了瘘子,老板不认账了,也是这个手段。说实话,从曝光的这些事来看,无论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疏忽,比亚迪的管理的混乱都暴露无遗。
    来自文章:供应商撇清与李娟关系:比亚迪罔顾事实,令人愤慨
  • 回复了评论 昨天 09:12

    殖民还有理了?无耻啊

    来自文章:岑少宇:祝贺法国喜提“殖民红利”,但是……
  • 回复了评论 昨天 09:09

    殖民还有理了?无耻啊

    来自文章:岑少宇:祝贺法国喜提“殖民红利”,但是……
  • 回复了评论 昨天 09:09

    不知道作者这副殖民红利论调哪里学来的?你的通篇理论看似有道理,其实何尝不是种族歧视的翻版?中国人踢不好足球跟人种有关?同样是黄种人韩国能进,日本也能进,偏偏拿着高年薪的国足进不了,人家韩国享受了日本殖民的红利?日本又是受了美帝的占领红利?能不能踢进世界杯,能不能拿冠军不是跟人种有关懂嘛?关键是后天的方法!

    来自文章:岑少宇:祝贺法国喜提“殖民红利”,但是……
  • 回复了评论 昨天 09:09

    不知道作者这副殖民红利论调哪里学来的?你的通篇理论看似有道理,其实何尝不是种族歧视的翻版?中国人踢不好足球跟人种有关?同样是黄种人韩国能进,日本也能进,偏偏拿着高年薪的国足进不了,人家韩国享受了日本殖民的红利?日本又是受了美帝的占领红利?能不能踢进世界杯,能不能拿冠军不是跟人种有关懂嘛?关键是后天的方法!

    来自文章:岑少宇:祝贺法国喜提“殖民红利”,但是……
  • 回复了评论 昨天 08:04
    回复 岑少宇:

    ‘石材的情况比较复杂。花岗岩、大理石只是最粗的分类,里面具体的成分,乃至晶体颗粒大小都有讲究。就像各地的煤矿,里面挖出来的煤质量是不一样的。’

    请问古西方的雕刻技师如何判断晶体颗粒大小及石材材质的硬度,还是他们选用的材质凑巧符合需求。

    难道古亚洲及古美洲也凑巧没有这种石材用于雕刻?还是古代亚洲美洲文明凑巧没有发现这种石材?

    如果真是有类似的石材未被发现,而被现代人发现后且用于雕刻,那么若干年后这件物品的表面会否‘如新’?

    其实不论什么石头放到硫酸内都会冒泡,也就是说都会被腐蚀,玉石比理石的硬度大是公认的吧。中国考古出土那么多都是什么样子的呢?

    所以很多人怀疑是有依据的。除非西方考古发现了古代石雕防腐工艺,否则这种质疑的声音将随着国人的自信与开智会越来越大。

    确实是抖机灵却并非脱离实际。

    来自文章:流失百年 云冈石窟头像“回家”
  • 回复了评论 昨天 08:04
    回复 岑少宇:

    去问买建材的也能告诉你一二。大理石多用于室内。云冈石窟是砂岩多用于室外。想象下耐腐蚀的都这个样子了。那么为什么野外发现的大理石维纳斯还那么新。

    来自文章:流失百年 云冈石窟头像“回家”
  • 回复了评论 07-16 17:46
    回复 岑少宇:

    能详细讲讲吗?我只搜到古希腊罗马雕像基本都是大理石和青铜材质,没搜到我国古代石像的材质,只有一句“常用的石材有花岗石、大理石、青石、砂石等”。博物馆里也很少看到石刻雕像,基本都是青铜器,陶器,玉器,瓷器。建筑物也很少用石材。西方为什么这么喜欢石头呢?他们就不担心地震的时候被石头压死吗?

    来自文章:流失百年 云冈石窟头像“回家”
  • 发布了贴子 07-16 17:22

    岑少宇:祝贺法国喜提“殖民红利”,但是……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岑少宇】在世界杯决赛前,恐怕大部分人都正确预测了法国队获胜的结果;而在更早以前,球迷们也都正确地指出,法国队根本就是“非洲队”嘛。对于4年才看一次球的“伪球迷”而言,在看到法国“非洲队”的肤色时,也许还会小小地被冲击一下。其实,法国队早就靠“外籍军团”当家。法国的“外籍军团......

  • 发布了贴子 07-16 17:04

    岑少宇:祝贺法国喜提“殖民红利”,但是……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岑少宇】在世界杯决赛前,恐怕大部分人都正确预测了法国队获胜的结果;而在更早以前,球迷们也都正确地指出,法国队根本就是“非洲队”嘛。对于4年才看一次球的“伪球迷”而言,在看到法国“非洲队”的肤色时,也许还会小小地被冲击一下。其实,法国队早就靠“外籍军团”当家。法国的“外籍军团......

加载更多
个性签名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演化之眼看世界

  • 性别:
  • 生日: 保密
  • 所在城市: 保密
  • 职业:
  • 教育背景:
拉黑此人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