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台湾“觉青”实力解释什么叫“双重标准”

前段时间,在台湾著名的PTT论坛上有一篇帖子,题目为“觉青到底是什么意思”,引起广大台湾网友的热烈讨论。

500

500

这不是什么高深词汇,“觉青”就是“觉醒青年”的缩写,泛指以前不怎么关心政治或者公共议题的青年,突然“觉醒”开始关注政治或公共议题。这个重要的转折点,当然就是2014年的“太阳花学运”,觉青从此开始大量进入台湾的公共舆论领域。国民党会在2014年和2016年两次选举中接连败选,某种程度也是很多台湾青年人“觉醒”并票投民进党所导致。

上述那个帖子中,作者也总结了觉青的以下几个特点:

一、关心左派社会议题,包括挺同性恋、反核能、支持废除死刑、人权、女权、劳动权益、动物保护、环境保护、反商仇富。

二、主张极右派民族沙文主义,例如反中华文化、反中国、反蓝亲绿、大闽南(台湾文化)沙文主义。

三、愤世嫉俗,对很多事情都不满意,认为别人提出的想法没用,自己又提不出实际有效的解决办法。却又玻璃心,喜欢对号入座,认为所有负面批评都针对自己,但在很多问题上又双重标准。

500

从上面几个特点,可以清晰地看出,觉青在左右光谱上的价值是非常混乱的,最后提到的那个“双重标准”更是对他们非常合适的描述。而最近在台湾闹得沸沸扬扬的蒋介石慈湖灵柩泼漆事件,更是凸显了这些觉青的满脑子浆糊和错乱价值观。

蒋介石慈湖灵柩在二二八那天被泼漆的事件,想必大多数人都已经知晓,这里就不再赘述事件具体经过了。这些泼漆事件的肇事者,都是大学生,参照上面的标准,基本上也都是所谓“觉青”。蒋介石的功过评判,在台湾一直难有定论。当然,其在二二八事件和戒严时期的白色恐怖中需要承担很大的历史责任,这在当今已经民主化的台湾社会是有共识的。这些觉青,就打着“追求转型正义、消除威权象征”等等所谓“进步价值”的旗号,不惜干了法律和道德所不容许的事情。然而,他们一面自诩“进步”,一面却做着完全与“进步”背道而驰的事情。

500

首先,他们使用的标语上,直接写着“去除支那威权、创建台湾共和”。显而易见,“支那”一词在华语世界早就已经被认定为是对中国和中国人的歧视性、侮辱性乃至仇恨性的用语,这一点没有任何疑问,这些觉醒青年难道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吗?

更有甚者,在之后的记者会上,一位台湾中国时报的记者向他们提问“蔡英文是否也属于邪恶政权”,觉青们不仅没有正面回答问题,还和这位记者爆发口角,更直接当面辱骂这位记者“中国猪出去”,令人咋舌。

500

以笔者多年在台湾的生活经验,这些觉青使用这些歧视性语言可谓是信手拈来、非常自然,更别提那些更加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这在一个自诩民主人权的社会,可谓是连最基本的、不同族群间彼此尊重的公民素养都不具备,实在是令人非常遗憾与无法苟同。

其次,正如前文所述,这些觉青在记者会上对提出自己不认同的问题的记者,横加野蛮辱骂,并直接驱赶记者离场,且声明“就是不欢迎特定媒体”。按照他们所谓的“进步标准”,这完全是迫害新闻自由的行为,和他们痛恨的那个白色恐怖、没有新闻自由的时期又有何区别?更别说还对记者使用种族歧视语言。

从上述两个方面,可以清晰看出,这些觉醒青年确实觉醒了,可醒来之后也是满脑子浆糊,不仅前后矛盾、双重标准,更是完全错乱的价值观。一面举着各种“进步价值”的大旗,一面却做出无比“落后”的行为。然而,有许多独派的教授、学者跳出来为他们护航,大谈特谈什么“勇敢”、“有理想又有行动力”、“虽然触法但可以阻却违法”,却对他们那些歧视性语言和迫害新闻自由的行为,一句也不谈,完全视而不见。或许,在这些教授、学者的课堂或著作里,种族歧视、迫害新闻自由就是属于“进步价值”?

当然,这些教授、学者“不问是非、只看立场”的行为,我们一点都不意外,用一个成语来说就是“舐犊情深”,通俗点讲,就是“护犊子”。这在我们东方社会是再常见不过的事情,用笔者最喜欢引用的一个观点来说就是,“嘴上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可实际的作为却出卖了自己的认同”。

500

“台独”团体赴美叫嚣加入联合国,却口误说成“加入中国”

对于这次的慈湖泼漆事件,台湾主流舆论还是予以挞伐的,这件事也没有就这样简单过去。作为反制,国民党青工会和其他一些组织砸了“台独”教授蔡丁贵“公投盟”的帐篷和摊位,某统派男子又在蔡丁贵的记者会上对他喷生发剂。可以说,作为法治社会的台湾,此时似乎回到了“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丛林法则”时代。潘多拉的魔盒一旦被开启,想关上就很难了。大陆国台办日前刚刚公布“惠台三十一项”措施,台湾这边却大乱斗得不亦乐乎,两相对比,实在令人唏嘘。毕竟,对往生者棺椁或者墓园做出破坏性的行为,已经是完全逾越了华人社会最基本、最底线的道德标准,更遑论是在相对比较重视中华传统文化的台湾社会。

然而,事件中有些觉青来自辅仁大学,辅仁大学学生会却在事件发生后于脸书发表了一个声明,其中不仅没有谴责这种行为,还大加赞赏。更可笑的是,声明中承认他们这种行为有些过激,却又呼吁其他人对事件当事人保持理性。这更是典型的做了错事不想负责、发现事情闹大了又心里怕怕的表现。与其说这是“觉醒青年”,不如说是典型的“没长大的小屁孩”,着实是可笑得很。

500

觉青固然可笑,满脑子浆糊又价值观错乱,但“可笑之人必有可怜之处”。我们看待这种现象,还是要发现更本质性的内容。

纵观当下的全球大环境,在西方主流社会,无论是美国,还是英国,还是欧洲大陆的法国、德国、意大利,都出现了一股相当明显的反多元、反移民、反区域整合、反自由贸易、反全球化的浪潮,对各国政治经济局势都产生深远影响。美国选出特朗普,英国脱欧,法国、德国大选都差点选上疑欧主义的政府,乃至刚刚结束的意大利议会选举,疑欧的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成为第一大党,都是这个脉络下的产物。

可以说,台湾自“太阳花学运”以来的这一股“觉青”之潮,也和这个脉络是一致的。“反中台独”(本土主义)、反ECFA服贸(保护主义)、种族歧视(反移民)、破坏新闻自由(反多元)等等,台湾这批觉醒的青年人并没有置身于世界“逆流”之外,只是台湾特殊的政治地位和经济现状,让他们更加不适,从而导致脑袋打结和价值错乱。

行文至此,让我们回到文章开始提到的那篇PTT帖子。从这篇帖子的评论区,以及台湾近来的网络风向,不难察觉到,之前足以影响到台湾选举结果的“觉醒青年”们,其风评现在也在逐渐转为负面。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曾几何时,台湾前领导人马英九民调低迷不振,支持度不能再低,而今却一跃重新成为蓝营的人气王,走到哪都要好多热情民众要求合照;而当初在选举中大败国民党、成为台湾第一个女性领导人的蔡英文,如今却落得过街老鼠一般,走到哪都被抗议大军尾随,民调更是跌至三成左右。

两位政治人物尚且已经“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觉青何尝不也是“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这样的“移转”又会对台湾马上到来的地方选举产生怎样的影响,就留待我们继续看下去。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