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2018俄罗斯世界杯港台ACG军事

解读中国工作室专访马丁·雅克:当前中国进入了习近平时代

解读中国工作室专访了西方知名中国问题学者马丁·雅克(  Martin Jacques)。马丁·雅克认为,要准确了解中国就要将中国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联系起来看待。尤其是,当前的中国进入了习近平时代,这个时代具有不同的特征和目标。

让我们听一听他对中国的看法。

500

我对中国的兴趣源自一次偶然的机会。1993年8 月我到广州度假,这个城市的活力和人们的各种活动把我深深吸引住了,这一切直到今天我仍然记忆犹新。这次度假后,我觉得世界正在发生一些变化,我感到这就是“未来”。随着我对中国的兴趣增加,我对中国了解的逐渐加深,从2000年开始,中国成了我关注的核心。

此后,我试图从历史的角度研究中国在现代世界中的经历以及为什么中国经济正在腾飞等问题。同时,还研究中国未来会呈现出怎样的局面。我把中国的崛起放在了一个更加广阔的历史背景下予以研究。结论是,当前中国正在经历一次重要的变革。世界如今被分成了少数几个人口稀少的富裕国家以及大部分的贫穷国家。中国的变革昭示了世界不应当是这个样子的,它不能是这个样子的。

 

中国从哪里来?

在我看来,中国的崛起不仅仅是一种经济现象,中国是一个有着政治、经济、文化、科技以及军事影响力的大国。中国在崛起中并未变得像西方一样,而是仍然保持中国特色。因此,随着中国影响力的上升,它的影响力将不仅仅限于经济方面,还将包括各个方面。

迄今为止的西方主流观点认为,随着国家逐渐现代化,任何国家都会变得像西方国家一样。总的来说,西方主流观点认为只有一种类型的现代化,那就是西式的现代化。这在我看来大错特错,我认为现代化不仅是技术、市场和竞争的产物,同样也是历史和文化的产物。

正如习近平主席所讲:“现代化不是单选题。历史条件的多样性,决定了各国选择发展道路的多样性。”在我看来,任何人都不能指望像中国这样一个有着和西方截然不同的历史的国家会变得像西方一样。如果我们想了解中国,我们就得尊重、承认以及了解中国的历史是如何影响和塑造中国的。当然,我们如今生活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影响因素众多。自十九世纪中期以来,中国一直都受到西方的影响,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就变得西方化了。

除了中国的传统文化使然,中国当前所走的道路也是政治的选择。辛亥革命中清王朝被推翻,但问题在于这场革命没有开启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它使得旧政权垮台,但并不是新政权的真正开端。中国自十九世纪中期以来面临的一大问题是它难以对欧洲的现代化、工业化和军事力量做出有效的回应。中国应对现代化的过程是渐进式的、局限性的而且是零星的。

这和日本不同。日本自1867年明治维新以来就认识到如果不推进现代化,如果不向西方学习,那么它将变得殖民地化。因此,日本选择的是一种明确的应对方式,而中国的应对则更加含糊。甚至在辛亥革命之后,由于国民党的软弱和现代化的理念不强,没有一种政治力量能够为中国的现代化进程指引一个清晰方向。

近代的中国限于军阀混乱,情况变得日趋严重。中国变得四分五裂,受到日本的侵略,面临着亡国灭种的危险。只有到了1949年,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夺得解放战争胜利后,中国才重新得以统一,获得了民族独立并重建了中国社会和政治秩序。再到1978年,邓小平的改革之举使得中国的发展潜力得到了开发。但是,1978年的改革是建立在1949年变革的基础之上的。如果没有驱走外国侵略者,没有中国的统一,没有政治经济秩序的重建,这一切改革发展成果都是不可能的。中华文明的核心元素之一在于统一。统一是中国绵延数千年历史的重要基石,以统一为核心的中国传统政治文化就像是中华民族繁荣的一块块基石。毛泽东修复了这些基石,他为中国的现代化打下了基础。

为什么中国共产党能够成为执政党?我想是因为国民党四分五裂、腐败严重而且扮演的角色总是暧昧不清。而毛泽东则发动起了广大农民成功打败了日本侵略者。在面临外族入侵的危机中,中国共产党作为一种新力量出现了,中国人民团结在它的周围。中国共产党为中国人民提供了一种崭新的前途,这就是中国共产党如何成为执政党的根本原因,这是不言自明的。

1949年成立的新中国,尽管在发展中存在种种缺点和错误,但仍然很长一段时期保持了5.5%左右的经济增长率,在经济方面取得了一些重大进展。在很多方面,这都是一段很好的时期,比如妇女实现了解放,现代化的工业被引入中国。

在西方历史学界,中国的变革往往被认为始于1978年,我认为它应该始于1949年。但毫无疑问,邓小平对中国改革开放的设计是天才之举。邓小平放眼全球,他看到了东亚各国的状况,看到日本的努力,看到韩国的发展成果,还有香港和新加坡的发展情况,它们在那一时期的增长率都高于中国。回过头来,邓小平决定中国共产党应该一心一意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一切都得服从这个中心。这个决定和改革开放的道路结合在一起,为中国开启了一个真正的黄金时代。

中国向何处去?

当前的中国进入了习近平时代,这个时代具有不同的特征和目标。为什么?邓小平时代的中国很成功,中国在邓小平时代开启时还比较贫弱,1978年之后,中国经济从原先相当于美国经济的二十分之一变成了如今以某些标准来衡量已经超过了美国经济的体量。这是一种非凡的历史性转变。

如今的中国处在与邓小平开始改革开放时截然不同的位置。中国不再弱小,变得强大了。中国现在需要以一种不同的方式进行思考,中国现在可以有梦想了,憧憬一种截然不同的未来。这是一种重要的历史分界。进入习近平时代的中国需要以一种不同的方式来审视自我。中国想要建立一种怎样的社会?这种社会有着哪些特征?中国在世界的地位以及未来是怎样的?

对于中国来说,思考这些问题是150多年来的第一次。因为在1949年之前,中国就像是一个足球,在世界上被踢来踢去。有一个很著名的美国汉学家白鲁恂曾说过,中国作为一个文明国家,在十九世纪末由于自身的软弱性,被迫适应以及采用国际体系中的欧洲准则,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现在的中国强大起来了,习近平提出了问题:中国已经不再处于屈辱的历史处境之中,那么中国想要成为什么样子?中国想要实现一种怎样的抱负?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中国梦理念解决了这一问题。

我认为不同的历史时代会造就不同的大国。谁会想到一个位于欧洲西北海岸的小小岛国建起一个占世界五分之一版图的帝国?无法想象如今还有哪个国家能像英国那样做到这一点。在那个时期,英国开展的工业革命开启了历史的各种可能性,如今类似的岛国早已不具备这种可能性。就中国而言,长久以来,似乎像中国这样的国家被西方视为无法实现现代化,无法与西方国家竞争。

中国改革取得了成功,这意味着像中国这样的大国可以从贫穷和落后走向经济现代化和生机活力,也意味着世界不一定为西方所主宰。突然之间,曾被视为弱势的中国庞大的人口数量成为了一种优势,如今,中国的时代来了。

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共产党非常重要,因为它推动了中国的变革。让我们把1949年后的中国放在历史大背景下观察,这是世界现代史上最引人注目的一次变革,我们在这之前从未见过这种情况。美国从十九世纪六十年代内战结束到1914年这段时间里实现了转变,年均GDP增长率约为4%。但是,美国比中国小,还花了比中国更长的时间。那么这一切应该归功于谁?当然,首先应归功于中国人民,是他们创造了这一切。但是,在政治方面,中国共产党是推动者。由于这次成功的变革,中国共产党获得了崇高的威望。但是,过去的成就不代表在未来还能继续成功。这是习近平主席面临的另一重大问题,中国梦如何实现呢?

如何实现中国梦?

成功的政治领导者需要具备不断变革、不断增长、不断思考的能力,而不是到了某一点就思想僵化。不论在世界哪个国家的政治领导者往往会出于各种原因变得思想僵化,中国历朝历代也出现过这种情况,非常成功的王朝到了某个阶段变得保守僵化。

对于中国共产党来说,实现中国梦的关键在于与时俱进,迎接挑战。在这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中是有迹可寻的。在毛泽东过世后,国家陷于困难,邓小平作为第二代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核心在执政理念上做出重大转变。放眼全球,很少见到政治组织或是政治党派做出此类转变,因为它们被自己的偏见和价值观困住了,很难以一种不同的方式进行思考。邓小平时代的中国转变表明,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社会中的根基非常深厚,这说明中国共产党和苏联共产党不同,苏共没能扎根群众,但中国共产党做到了。

中国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成功进行了变革,并不代表现在和未来的中国依然能够成功做到。对于习近平主席而言,挑战在于是否有能力带来变革,是否有勇气,有力量,有根基,是否得到群众支持。在我看来,习近平主席在应对这些挑战上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以下几点可以看出习近平主席是如何成功应对挑战的。

 关于中国国内的现代化变革。中国的治理体系不可能二十年不变,因为中国人正经历时代的快速变化。年轻的一代和之前几代人的看法不太相同,他们已经成为中国发展的主力军。因此,中国的治理体系也应反映出这一点,它应该是非常活跃的,否则的话,它将成为一个累赘,不能重建自我。到目前为止,习近平主席提出的实现国家治理体系的现代化改革都很成功,正不断向前推进。此外,习近平主席还提出了“四个全面”的执政理念,成为中国实现中国梦强有力的理论支撑,并且以“五大发展理念”的形式规划了实现中国梦的具体路径。

关于全球治理体系的变革。全球治理主要是关于不同历史时期主导国家的问题。当前的全球治理体系仍旧是由美国和欧洲设计的,形成于二战后,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以及后来的世贸组织等机构,还有随之建立的种种规章制度。可以说,当前的全球治理体系基本体现的是美国的利益和美国的价值观。但是随着美国的衰落,这个体系变得越来越难以为继,但并不会突然间崩溃。

迄今为止,中国都是全球化的受益者和参与者,如今已经成为全球化的主要塑造者和创造者。西方尤其是美国批评者们会说,中国一直都是国际体系的搭便车者,免费享用主要由美国提供的公共产品,而中国却不付出。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在过去几年里,这种情况迅速发生了变化。习近平主席提出了两个重大项目:亚投行与“一带一路”。亚投行的倡议并成立引人注目,因为中国从未试图提出建立或是积极参与一个新的国际组织的形成,而亚投行是一个由中国提议创建新的全球机构。

其次是“一带一路”倡议,这是我认为1949年至今为止中国设计出的最为宏大的国际项目。“一带一路”的目标是改变亚欧大陆,主要通过在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促进世界经济增长。“一带一路”倡议具有包容性,任何国家都可以加入,甚至是美国也受到中国的欢迎。可以看到,中国的这些新的举动使自己正从全球化的客户转变为全球化的设计者,中国开始对全球化进程负责。从这个角度来说,全球化也指全球治理。我想在其中有一个重大的转变,即中国意识到自身责任以及可能性,现在的中国对于世界变得如此重要,它的未来和世界的未来以及全球经济的未来紧密相连。我认为,这的确是一个重要的历史转折点。

最为重要的是,中国意识到为全球化负责可以促进自身发展。世界上大部分地区依然贫困,不仅仅在欧亚大陆还包括非洲以及中东和拉美的大部分地区都存在贫困区。因此目前全球大多数人面临的问题正是1978年邓小平在中国面临的问题一样,那就是如何才能脱贫,实现以投资为基础的经济增长。从这个角度看问题,中国带给世界的是一种新型的发展和繁荣。中国和美国这个富裕的发达国家不同,中国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因此,它能了解全球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面临的问题,而发达国家却无法了解。这正是中国参与全球治理变革的优势所在。

 

未来的中国是什么样子?

西方对中国的基本观点,在很大程度上都是通过自己的视角来研究中国。他们解读中国是基于他们自己是什么样子的,而不是中国是什么样子的。他们要求并希望中国和西方一样,比如中国共产党帮助了七亿人脱贫,大多数西方学者会忽略这一点,他们更多关注的是虚无缥缈的人权。在发达国家谈论赤贫问题,大多数西方人并不了解这个问题,因为他们的生活并不是那样的,他们并不了解最基本的人权是吃饱穿暖,最大人权是生存权。

西方研究当下中国的方式方法应该有所转变。委实,中国突然之间进入了很多西方学者的视野,他们依旧对中国存在偏见。随着中国的崛起,还出现了某种程度的羡慕和尊重。西方人第一次来到中国,他们从未想过中国会是如此的现代化,他们看待世界的方式由此发生改变,不会再以相同的方式看待世界。但一旦中国经济再度陷入困境,之前的那些悲观主义者就会再度出现,他们会说:看吧,我们告诉过你中国模式会难以为继!他们潜在的观点是中国缺乏一个基于普选和多党的西方政治体系,因此到了某一点就一定会碰壁。

对此,我提出了两个观点:第一,中国是不同的而且将一直都不同,如果想了解中国就得了解这种不同。第二,中国的崛起会持续下去,中国将改变世界,不仅在经济方面,还包括政治和文化等方面。通过观察习近平主席执政理念和取得的执政成就,我想说,毫无疑问,近几年的历史证明了我的两个观点是正确的。中国正在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也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已经取得了一些进步,正在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