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兴事件中美关系·贸易台湾游戏军事

西方国家眼中,“一带一路”是一个新的幽灵在徘徊

一个“幽灵”,“一带一路”的“幽灵”,在西方世界徘徊。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世界的一切反华势力和反全球化者,都联合起来了。

有哪一个反全球化的不把它的问题骂为“一带一路”带来的呢?又有哪一个反全球化者不拿全球化的最大得益者中国这个罪名去回敬更激进的反全球化者和自己的反对者呢?

从这一事实中可以得出两个结论:

“一带一路”已经被世界的一切势力公认为一种势力;

现在是中国向全世界公开说明自己的观点、自己的目的、自己的意图并且拿自己的宣言来反驳关于“一带一路”幽灵神话的时候了。

与春节的喜庆气氛相悖,西方对“一带一路”似乎开始联手反制起来:先是德国外交部长加布里尔在第54届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宣称,中国在利用“一带一路”的投资来宣扬一套与西方不同的价值观体系,抨击“一带一路”不利于民主自由。加布里尔提议,欧盟应该发起一个新的倡议,用欧盟的资金,按照欧盟的标准,在东欧、中亚和非洲发展基础设施。尽管加即将下台,并且不会在新政府任职,但法国总理菲利普就在慕安会上对他表示支持。菲利普说,欧洲“不能把新丝绸之路的规则交由中国制定”。法国总统马克龙早前访华时,虽然口说支持“一带一路”倡议,不过同时点出,这条路不应该是一条“新的霸权之路,让所经过的国家都成为附庸”。

500

德国外交部长加布里尔

最近又传出来,美澳日印四国要联手应对“一带一路”。虽然四方都宣称不是反制“一带一路”,这个计划称作“一带一路”的“替代”方案,而不是“对手”。从特朗普政府所说的“印太”国家到欧洲大国,都开始公开质疑“一带一路”,甚至开始研拟对策。

500

撇开印度不说,究竟受到什么刺激,西方开始联手对“一带一路”的幽灵进行围剿的呢?

中方反复强调,“一带一路”建设不是另起炉灶、推倒重来,而是实现战略对接、优势互补,把中国发展同各参与国发展结合起来,把中国梦同各参与国人民的梦想结合起来。各方通过政策对接,实现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共同成就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梦。中国文化自古是取经文化,不是送经文化。中国愿同世界各国分享发展经验,但不会干涉他国内政,不“输入”外国模式,也不“输出”中国模式,不会要求别国“复制”中国的做法。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不会重复地缘博弈的老套路,而将开创合作共赢的新模式;不会形成破坏稳定的小集团,而将建设和谐共存的大家庭。

但西方就是不相信,背后是对中国模式不理解、不认可,不能放弃自以为是的普世价值观。最近的中国“锐实力”说,就是典型例子——不承认中国的软实力,自以为是不能做到实事求是。

中国模式也可称为中国发展模式,是问题导向与目标导向的结合,核心是“有为政府+有效市场”,既发挥好“看不见的手”,又发挥好“看得见的手”的作用,创造和培育市场,最终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给那些市场经济未充分发展起来的国家走工业化道路,提供了全新的选择,解决了市场失灵、市场失位、市场失真这些西方鼓吹的自由市场经济所解决不了甚至不想解决的难题。

问题的关键,西方近年对自身发展模式不再自信,面对中国发展模式的竞争,颇为焦虑,迁怒于“一带一路”。欧洲人对“一带一路”的心态变化,曾经的抵触源于利益与标准之争。“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闭幕联合声明贸易部分遭欧洲抵制而推迟发表并不得不改动,就已经预示着中欧两种全球化之争:中国主张的发展导向全球化vs欧洲主张的基于规则的全球化。

西方认为中国是全球化的最大得益者,中国现在捍卫的WTO准则跟2001年中国加入WTO时已经不一样了。欧洲人倾向于出台更多规则,即“WTO+框架”。美国特朗普总统干脆对多边规则就不感兴趣,认为美国吃亏了,要重新谈判规则。欧洲认为风险在于“被夹在拒绝多边主义的美国和倾向于维持现状的中国之间”,担心中国通过16+1合作与中东欧国家达成基础设施协议,可能违反欧洲的采购原则,因此欧盟要推动中国加入WTO政府采购双多边协议,要对中国企业投资欧洲设限,防止其通过并购“窃取”欧洲核心技术,甚至威胁对中国企业征税。美欧共同点就是认为片面强调自由贸易已经不合时宜,也要强调公平贸易。因此,尽管中国一再强调“一带一路”遵循国际规则,西方就是不买账。谁的规则,老规则还是新规则?这是国际规则之争。背后折射的不只是全球化的权益分配问题,也事关国际竞争力和未来主导权之争,集中在发展模式较量上。

500

其实,从来就没有纯粹的中国模式,正如马克思主义是从西方学来的一样,中国模式是学习、借鉴又实现本土化、超越西方模式的结果,既折射了西方的成功,又折射其局限。如果西方做得那么好,真有普世价值,哪还有中国什么机会呢?“一带一路”正在弥补西式全球化和西方模式的不足。作为老师,西方应感欣慰啊!

西方对“一带一路”各种各样的质疑,反映西方不习惯、不甘心中国领导世界,不认可、不看好中国发展模式及其国际推广。将“一带一路”看作是中国试图改变现有地区和国际秩序、获得地区和全球主导权的国家战略,即中国试图改写国际规则,完全是将对自身国际影响力下滑迁怒于中国,迁怒于“一带一路”。中国崛起及“一带一路”的高歌猛进,让西方民粹主义找到了转移视线、转嫁矛盾的靶子,于是指责中国,从“一带一路”开始。

与西方态度形成鲜明反差的是,广大发展中国家和非核心西方国家普遍欢迎“一带一路”,希望搭上中国发展的快车、便车。“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国通过平等协商,已经同86个国家和组织签署101个合作协议,同30多个国家开展了机制化产能合作,在沿线24个国家推进建设75个境外经贸合作区,中国企业对沿线国家投资累计超过500亿美元,创造近20万个就业岗位。这充分证明,“一带一路”倡议的本质是互利共赢的,得到了沿线国家和国际社会的广泛支持和欢迎。这里面,哪一个是中国强加于人的?!中方从来没有、也不会寻求建立一国主导的规则。“一带一路”倡议不是要搞什么”小圈子”,也不针对任何国家,而是开放、包容的。

如果“一带一路”改变了什么,就是推动全球化朝向开放、包容、均衡、普惠、可持续方向发展。“一带一路”着眼于欧亚地区的互联互通,着眼于陆海联通,是对传统新自由主义主导的全球化的扬弃。通过“一带一路”建设,中国将开展更大范围、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区域合作,共同打造开放、包容、均衡、普惠的区域合作架构。同时,“一带一路”打造“绿色丝绸之路”、“健康丝绸之路”、“智力丝绸之路”、“和平丝绸之路”,让老百姓在其中有更多的参与感、获得感和幸福感,可以说“一带一路”倡议是老百姓版本的全球化,是“南方国家”的全球化,这与跨国公司或少数利益集团把世界变成投资场所的全球化有本质的不同。这大概是让西方不安的原因吧。

有人说:西方的反弹是否提示我们要低调些?“一带一路”建设是举中国方案,践大道之行,必须争取西方发达国家参与,而西方参与也是希望参与制定相关规则,确保中国遵守西方在全球投资、贸易、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设定的人权、劳工、环保等各项标准,从内部影响一带一路相关规则制定、适用标准选择,因此“一带一路”从概念股到绩优股、众筹股转换之后是可以平缓低调操作的,但造势阶段无法不高调,惹西方反弹属正常反应,刺激西方投资基础设施,本身就证明“一带一路”在引领国际合作新方向。

中国在建造基础设施各方面具有无可比拟的竞争优势,“一带一路”强调将现有的和将来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起来,我们不仅不反对美澳日印搞基建,反而很欢迎;不仅不反对他们投资非洲、中东欧,反而很欢迎,共同造势,引领全球化从新自由主义主导向基础设施与民生推动的发展导向转变。西方从规则导向全球化转向发展导向全球化,本身就在向我们靠拢,证明“一带一路”多么正确!

中西之间围绕“一带一路”的认识和行动出现反差,实属正常,反映的是宗教文明与世俗文明的分歧。宗教文明强调教义,演绎为规则,规则是人与神的契约,不可轻易改动;世俗文明强调实事求是,认为规则是人定的。这演绎为中西方”一带一路”规则之争,不仅是谁的规则之争,对规则本身理解就不一样,

看来,“一带一路”遭遇的最大风险并非来自沿线落后国家,而是发达国家!发达国家对“一带一路”的普遍质疑有债务问题、标准问题、地缘政治、透明度问题、公开采购等。这些质疑,集中反映了发达国家对中国模式以及中国模式走出去的方式、成效的质疑,只要当他们最终认识到中国模式具有普适性时,这些质疑才会逐渐消失,而这又是对发达国家所标榜的普世价值的致命冲击。这些质疑通过发达国家对国际舆论影响,也深入影响到国内舆论,甚至形成国内外质疑“一唱一和”的局面。

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不仅再现古丝路“使者相望于道,商旅不绝于途”、“舶交海中,不知其数”的繁华景象,而且激活了“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丝路精神,使之散发出21世纪的芬芳。“一带一路”建设要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阂、文明互鉴超越文明冲突、文明共存超越文明优越,推动各国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相互信任。

西方不要错失东西大同、南北互鉴的历史机遇,可能是最后的机遇。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解放战争结束后,美国人问:谁失去中国?将来,西方会反思:谁失去“一带一路”?数年前,欧洲著名人文学者艾科去世前曾感慨:欧洲错过十八世纪中国热时建立与中国平等伙伴关系历史机遇,再也不能犯错了。错失“一带一路”的历史机遇,西方不只是失去中国,还将失去世界。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欧盟“让·莫内讲席”教授,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察哈尔学会“一带一路”研究中心主任)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