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2018俄罗斯世界杯港台ACG军事

布局新军事基地?大国的红海行动

热映的《红海行动》,展现的是从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护航逐步成长起来的蓝水海军和特种作战,中国首个海外补给基地吉布提,也出现在电影台词当中。

而红海地区从来都不是一片平静的土地,如今,关注旷日持久的沙特和伊朗“代理人战争”的域内外大国,都试图在内讧不止的红海地区“渔翁得利”,建立自己的军事存在。

插手红海?土耳其的新军事基地梦?

去年12月28日,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以《为何如此多的国家在红海扩张?》(Why are so many countries expanding in the Red Sea?)为题,指出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意欲在苏丹投巨资建立军事基地,地点是红海岸边的萨瓦金(Suakin),曾经是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哈贝什省帕夏(注:行政长官)的驻地,如今早已没落。

500

为何如此多的国家在红海扩张?(来源: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

一石激起千层浪。

从12月26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和苏丹总统巴希尔访问当地并达成重建被毁坏城镇的协议开始,俄媒关于“埃尔多安将控制苏丹萨瓦金”的报道就迅速升温,引发外界特别是沙特和埃及的关注和猜疑。

沙特报纸《欧卡兹报》(al-Okaz)以“喀土穆向安卡拉移交萨瓦金,苏丹落入土耳其之手”(Khartoum hands over Suakin to Ankara … Sudan in Turkish hands.")为题,直指土耳其意图绕过苏伊士运河插手红海。

对此,苏丹驻外使馆发表声明否认媒体报道,强调萨瓦金在苏丹政府控制之下。苏丹政府重申其不结盟政策,否认土耳其总统来访表明苏丹愿意加入由其领导的地区联盟的说法。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28日在回国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军事基地子虚乌有。两国都否认土耳其将在苏丹红海沿岸萨瓦金岛建立海军基地的协议。

500

萨瓦金岛建筑遗址

本月访问苏丹访问的土耳其副总理哈坎·恰武什奥卢20日在喀土穆向媒体表示,土耳其无意在苏丹东部红海沿岸的萨瓦金岛建立军事基地。

恰武什奥卢谈到,受萨瓦金岛的地理位置和自然条件所限,该岛并不合适建立军事基地。“所谓土耳其有意在萨瓦金岛建立军事基地的说法,是有人蓄意想破坏土苏两国关系。”

土耳其是否会在红海地区拓展存在不得而知,不过土耳其早已在战略要冲经略布局,在索马里建成了土耳其海外最大的军事基地。

500

土耳其驻索马里军事基地

2017年9月30日,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土耳其耗资5000万美元打造的军事基地正式投入使用。索马里总理凯尔在揭幕剪彩仪式上表示,在土耳其的帮助下,索马里拥有了重建武装力量的能力。

根据两国早年签署的《土索国防工业合作协议》,土耳其基地将作为“训练基地”来使用。土方将帮助索马里训练超过一万名政府军士兵,稳定国内局势,打击活跃在中南部地区的恐怖组织如索马里“青年党”等。

近年来,土耳其积极帮助索马里培训安全力量、政府官员和医护人员,建设经营机场、港口等基础设施。2016年6月3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访问索马里,成为战后首个到访索马里的外国政要,其中一项主要任务就是为新落成的土耳其使馆开馆剪彩。“这是土耳其在非洲建设的规模最大的使馆。”埃尔多安如此强调。

重返红海,俄罗斯将继承苏联遗产?

在土耳其和苏丹迅速否认军事基地合作之前,俄罗斯将重返红海,建立军事基地的传言已经引发外界关注。不免让人想起冷战时期,苏联南下红海,拉拢亲苏的索马里、埃塞俄比亚和南也门,构筑“红海社会主义联盟”的过往。

500

20世纪70-90年代东非之角地区的社会主义国家

据苏丹论坛网2017年11月23日报道,首次访俄的苏丹总统巴希尔在会见普京总统时,主张俄罗斯应在红海地区建立军事基地。

500

苏丹总统巴希尔同俄罗斯总统普京会面(资料图)

25日,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巴希尔总统表示已经与俄总统普京和国防部长绍伊古讨论了在红海建立军事基地的可能。苏丹领导人还表示,目前还没有就该问题签署任何协议。

今年2月8日,苏丹总统巴希尔在东部的红海州对苏丹军队发表讲话时宣布,将加强与俄罗斯开展军事合作,促进苏丹武装力量现代化,特别是提升本国空军作战能力。这是巴希尔去年11月访俄以来,首次就苏丹与俄罗斯的军事合作发表评论。

500

苏丹引进苏-35战斗机,旨在军队现代化(来源:半岛电视台中文网)

一系列消息引发外界对苏丹谋求以俄制美的猜想,不过苏丹外交部长甘杜尔尽力淡化巴希尔总统向俄罗斯寻求支持事宜。在谈到巴希尔访俄对与美国关系有何影响时,甘杜尔外长表示,“苏丹与一个国家的关系不取决于和其他国家的关系,苏丹会同世界各国发展友好关系。”

俄罗斯是否会在苏丹东部沿海拓展军事存在,目前尚没有明确的公开资料证实。不过回顾冷战期间,无论是地区大国埃及和沙特操纵的“代理人战争”,还是苏联和美国的大中东博弈下的出钱出枪,都剑指红海地区,在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拓展军事存在。

复杂纷乱的“代理人战争”和战略斗争升级,给扼守航运要道的也门带来的创伤最大也最为持久。半个多世纪的内战和国家分裂所造成的后遗症,至今无法愈合,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每天上演。

上世纪70至80年代,美国和苏联的竞争白热化。

在红海两岸和东非之角,美苏战略盟友互换。苏联取代美国,赢得红海沿海的海军基地。美国则成功拉拢索马里,取代苏联进驻亚丁湾沿岸的海军基地。

在扼守战略要冲曼德海峡的南也门,美国与苏联、埃及和沙特,也都是拉一派打一派。

500

​曼德海峡地图

南也门允许苏联海军进驻并赋予苏联在亚丁港口的特殊权力。苏军基地和驻吉布提的法军基地隔海相望,冷战的东西方就这样在狭窄的曼德海峡面对面。

为制衡苏联,美国通过加大对南也门的援助,让亚丁港向美国海军开放。不过苏联趁美国支持南也门反政府武装导致两国关系恶化之机,不仅将美军挤出南也门,还加强在南也门部署地对地导弹,视亚丁为苏联最大的军舰供需港口基地。

整个70年代的红海局势,苏联的攻势咄咄逼人。

不过,伴随苏联国势迅速衰落和冷战结束,大国在红海的激烈争夺暂告一段落。

红海演变成新兴军事基地俱乐部?

红海沿岸国家,这个并不常用的地理政治概念,如今随着域内外国家的不断关注,区域博弈逐步浮出水面,除了战略要冲吉布提有多个国家的基地和驻军以外,经常传出阿联酋和沙特等国在红海南岸寻找军事落脚点,开展军事合作。而近年来,红海地区最为激烈的战略竞争,还是发生在沙特和伊朗之间。

伊朗近年快速崛起成地区大国,对沙特等长期将石油出口与工业发展的重心聚焦于波斯湾的产油国来说是明显的威胁。因此,围堵伊朗,遏制伊朗的地区影响力成为沙特优先解决的问题。

对此,沙特经济上提出积极推进红海沿岸开发的规划,在周边外交上强化对红海沿岸国家布局,经济援助和投资双管齐下。2016年,一些追随沙特与伊朗断交国家如苏丹、吉布提、索马里、也门等,都是红海沿岸国家,沙特对他们在经济援助和投资上也是颇为关照。对中东强国埃及,沙特也提供了一系列巨额投资,背后的用意着实引人关注。

此外,为根除伊朗控制红海入海口曼德海峡的可能性,沙特在军事上坚决打击伊朗在也门的存在。沙特和伊朗在也门的“代理人战争”不断升级,造成大人道主义灾难。为阻止伊朗进一步向红海地区施加影响力,沙特还拒绝伊朗的民用邮轮通过其领海。

2011年中东剧变至今已经七个年头,原有权力格局日趋瓦解,温和与激进阵营的内斗加剧将加速地缘版图碎片化。沙特与伊朗的火并对抗,不仅使美俄等军火供应国大获其利,还让以色列更加“渔翁得利”,在中东地区掣肘越发减少,内讧不止的阿拉伯世界对巴以问题将更加软弱无力。而沙特和伊朗围绕红海哨兵也门的战略冲突,更将以“低烈度冲突”的形式长期存在,毕竟战斗力有限的沙特地面军队不敢轻易扩大战端,而远隔重洋的伊朗也不会盲动。域外大国则注视各方动向,在狭长的红海,重新调整战略布局。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