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2018俄罗斯世界杯港台ACG军事

“埃塞制造”里有哪些中国模式的影子

新年伊始,东非第一条电气化铁路亚吉铁路正式投入商业运营,从“一带一路”重要节点吉布提,开往中非产能合作优先示范国埃塞俄比亚。埃塞不仅是非洲的“政治中心”——非洲联盟总部所在地,近年来还跻身非洲制造大国,吸引众多外国制造业者。

笔者在埃塞工作生活多年,结合实地走访,从另一个视角观察埃塞经济模式在吸引外国投资、塑造“埃塞制造”努力过程中,存在的优势和不足。

500

中企承建埃塞航空旗下四星级酒店

借鉴中国模式发展“埃塞制造”

外媒报道称,日本服装品牌优衣库将在埃塞俄比亚设立非洲首个生产基地。此前,H&M等制衣巨头也表示有意在埃塞设厂。目前,埃塞服装和制鞋工厂已吸引中国、土耳其和美国的投资。

埃塞还吸引其他行业入驻,填补工业部门空白。风靡非洲的中国手机品牌传音公司,2011年设立埃塞组装工厂。去年竣工投产的中国武汉人福医药埃塞制药厂,也填补了埃塞制药行业空白。

而来自比利时、法国和荷兰的投资者,较为关注啤酒生产等食品饮料行业。不过,从埃塞食品、饮料和医药工业发展协会获悉,麦芽短缺是限制啤酒等饮料行业投资继续快速发展的一大障碍,埃塞每年需进口20万吨麦芽。

能吸引到外资发展制造业,首先要有完善的基础设施。笔者发现,近年来,在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和主要城市,新建道路、桥梁和地产开发如雨后春笋,很多城市俨然成为巨大的建筑工地。基建的快速发展催生旺盛的水泥和建材市场,不少外商积极投资。埃塞经济近十年以两位数快速发展的实践,堪称中国经济改革开放发展的缩影。

埃塞制造将承接东南亚的劳动力密集型产业转移?在埃塞总理经济顾问阿尔卡贝·奥克贝看来,在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在中国和东南亚面临成本上升时,埃塞应复制亚洲式工业化,实现经济从农业主导向制造业主导升级,进而成为下一个全球制造业中心。

据笔者观察,和东南亚地区相比,埃塞当地劳动力尽管便宜,刚毕业大学生一般月薪为2000—3000比尔(1元人民币相当于4.2比尔),但素质也较差。埃塞制造业虽然快速发展,但短期内,还不会从根本上改变以农业为主的经济格局,咖啡、皮革、芝麻和鲜花等仍是主要出口创汇产品。

500

由中企承建的埃塞首条城市轻轨

税收困扰外资

埃塞经济的快速增长离不开强势的执政党——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简称“埃革阵”)。1991年埃革阵执政以来,长期在议会中占据绝对优势,政局总体稳定。埃塞的领导层中,不乏像阿尔卡贝这样对工业化发展有比较深入研究的智囊专家。此外,埃塞现任总统和总理都曾在中国留学,对中国和东亚等国的经济腾飞有着清晰的认识。

笔者在埃塞生活多年,感觉当地民风还算淳朴。腐败问题虽是非洲的普遍现象,埃塞亦不例外,不过比多数非洲国家要好很多,机场海关和移民局不收小费,在非洲算是凤毛麟角。

不过,在制定具体政策中,埃塞官方常出现具体政策制定者不了解行业发展,对产业链条认知不足等问题,其中税收问题对外资影响最大。比如,传音公司建厂后,当地政府由于对手机生产行业不了解,对传音进口的一些手机零件征税过重。为此,传音决定邀请代表团赴深圳考察。手机产业细致的产业链分工、庞大的企业数量以及为带动就业发挥的巨大作用,给埃塞官员留下深刻印象。此后,埃塞调整相关政策,扶持当地手机产业发展。早期投资埃塞的中国制鞋企业华坚集团,也曾因进口一些制鞋器具被课以重税,邀请政策制定者赴华考察制鞋全产业链,也对包括税收和海关政策的调整产生积极影响。

笔者总体感觉是,埃塞对产品税收政策制定比较宽泛,通则过多、细则过少,在具体政策执行过程中,税务和海关等官员存在执法自由裁量权较大、税收执法过当等问题,一些本该享受免税或者税收优惠的产品,反而被征重税,让外资企业十分头疼。有中企驻埃塞负责人告诉笔者,埃塞税务管理相当严格,惩处力度也很大,税务机关常有“追溯年审”制度,比如他们可以随时追溯企业过去几年的税收,一旦发现哪怕是比较小的发票问题,也会重罚。不仅中资企业面临这个问题,可口可乐等美国企业也吃过亏,甚至埃塞本国企业也深受影响。

为此,笔者建议,有意投资当地且想长期经营的中国企业,需要派遣专职财务人员,在当地聘用会计事务所报税。此外,埃塞对进口产品征收的关税较高,中国对埃塞出口应避免为保持市场份额而以降低货值或采用非法方式支付货款等高风险方式。

500

埃塞首都亚的斯亚贝巴主城区

货币一夜之间贬值15%

正如硬币都有两面,埃塞经济快速增长的背后,近年来也开始面临着一定挑战和风险。受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低迷影响,埃塞咖啡等出口创汇疲软。英国《金融时报》最新的数据显示,埃塞外汇储备30.83亿美元,外债累计231.67亿美元。攀升的贸易赤字影响埃塞的偿付能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数据显示,埃塞从2017年开始,逐步迎来外债还本付息高峰。

面对外债压力和外汇储备短缺,埃塞希望通过本币贬值以刺激出口。2017年10月11日,美元兑埃塞本币汇率官价突然从前一天的1:23.4贬至1:26.91。这意味着,一夜之间,埃塞的货币贬值15%。这对外资企业来说,无疑是巨大的冲击。由于埃塞有严格的外汇管制,一些中企或多或少都有当地货币资金没来得及汇到国内,正在执行的各种工程承包和投资类企业的当地货币收款也迅速贬值。

据笔者了解,这不是埃塞第一次在毫无征兆的前提下对本币进行贬值。对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外资企业来说,要规避汇率风险、及时止损,需要做好以下几点:第一,埃塞地处内陆,物流效率相对低,建议企业在供货协议中订立保值条款;第二,发生货币贬值后,工程类企业要及时跟业主协商,调整合同条款中的价格表,积极争取补偿;第三,制造业等投资类企业,产品销往埃塞、以当地货币收款的影响比较大,需要寻找国外出口市场。

【本文转载自环球时报】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