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兴事件中美关系·贸易台湾游戏军事

第一农业大国的阴暗面:家庭童工

美国全国人口3亿人左右,其中农业人口不足全国人口总数的2%。他们分布在220万个农场的373万平方公里农田中。在科学管理和种子科研的带动下,生产出了世界上数量最多的粮食。

不得不说,美国强大的农业生产实力让许多人将此视为这个“强盛民主大国”头上的一顶光环。

但是凡事都有双面性,在美国“世界第一农业强国”光环下被遗忘的,却是一个令人不愿直视的灾难——童工。

500

根据美国劳工部1995年的一项抽样调查,美国的农场工人70%出生于美国本土之外,1/3以上是非法劳工,童工现象也很严重,大概有8%的17岁以下的童工。

在过去的十几年里,非法劳工和童工的比率一直在持续上升。西班牙《起义报》报道2009年美国约有40万儿童从事合法的农业工作,其中绝大多数是西语裔。

美国农场工人就业培训计划主席戴维斯·斯特劳斯称,数十年以来一直有年龄低于8岁的儿童从事此类工作,而且他们在工作过程中使用的是锋利的劳动工具和危险性极高的农药。该机构领导委员会主席厄尼·弗洛里斯表示,美国因从事农业工作而死亡的人口中有20%是儿童。

今天我们就从童工作为切入点,管窥美国农业的阴暗面。

美国《纽约时报》29日就报道了美国的农村儿童们在成长过程中经常帮助家中干农活儿,他们从小就开始驾驶大型农机。每年有数千人受伤,也有很多人因此丧命。

文章开头介绍了一名叫做卡伦·施耐施耐德(Cullen Schachtschneider)的小男孩儿。他今年六岁,左腿撕裂。

卡伦的爸爸妈妈运营者一个家庭农场,这是美国200万家庭农场中的一个。他和许多孩子一样,都在农机旁长大,他经常和爸爸一起骑着马放着牛。而他的兄弟们则驾驶着柴油驱动的装载机收玉米,做家务。

这就是他的童年。

500

2017年10月的一个晚上,卡伦的父亲凯勒(Caleb Schachtschneider)驾驶着机器喂牛。卡伦爬上了机器,但是一着不慎脚滑到了液压缸中。卡伦的左腿从膝盖到脚踝被机器撕裂。凯勒疯狂拨打911(美国急救电话)。

这已经不是卡伦家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2016年,卡伦8岁的哥哥科勒(Kholer Schachtschneider)开着农机撞翻了兄弟马利克(Maric Schachtschneider),进了医院。卡伦是萨切特施耐德家第二个受伤的孩子。

试想,在一个医生家庭或者建筑工家庭,孩子从小就需要拿手术刀或者爬上屋顶吗?

但是如果生在美国的家庭农场,5岁大的孩子就要开始驾驶体积数倍于他们的农机了。“劳动”是深深扎根于这些家庭的文化传统,这一文化传统造就了世界第一农业强国,也带来了每年成千上万的青少年伤亡。

据悉,每年有100多名儿童因为干农活死亡。而且仅仅是冰山一角,因为美国在这一方面的数据统计几乎没有标准,所以真实数字只可能更加可怕。

在媒体的关注下,美国社会开始对这一问题展开讨论。这些家庭“童工”是否应该去从事危险的工作?他们难道就不能享受一个岁月静好的童年吗?

威斯康辛州的一名小学顾问乌扎多斯基(LuAnne Ujazdowski)在自家农场里也养了600头肉牛,她称自己是个草根,她说:“我已经见过太多的孩子因此丧命了。”

去年5月,一名5岁的威斯康辛州儿童驾驶农机将自己3岁的弟弟碾死。

去年7月,一名6岁的密歇根州儿童失足被农机碾死。

还有一名10岁的堪萨斯州少年在清理刷子的时候被9岁的妹妹驾驶拖拉机撞死。

马里兰州马施菲尔德诊所国家农场医学中心主任李(Barbara Lee)就说:“当人们看到一个4岁或者5岁的小孩儿坐在拖拉机上的时候,没有人会报警,他们都习以为常。认为这就是家庭农场的生活。”

在城市中讨论农村的“落后”可以获得许多支持的声音,但是在乡村,质疑孩子们是否应该参加家庭劳动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种农业家庭传统已经延续上百年,一代代人都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农场子弟们习惯了在黎明前醒来,喂养牲畜,下地干活。

500

这是他们生活方式中神圣不可侵犯的部分。当地人也都认为这种生活方式是传递刻苦劳动和责任感的良方,如果不这样,农场主们将来如何把农场交给自己的孩子呢?

从宏观环境来看,目前小麦、奶制品等农产品的价格都在暴跌,而独立的家庭农场都在为生计发愁。他们请不起帮手,所以小孩儿的确就是一个家庭农场中的劳动力。

卡伦的母亲史密斯就对记者说:“这些孩子帮了忙,他们就是我们的‘雇员’……”

在这些地方,儿童的伤亡不会面临政府监管和刑事指控,而是祈祷和同情。

农场安全组织呼吁应该限制14岁以下儿童不得操作任何大型农机,而美国联邦政府对这一诉求并不关心。他们认为家庭农场的父母有权让自己的孩子在任何时间参加任何劳作。

奥巴马政府时期曾经一度尝试限制家庭童工,让孩子们远离牛群、农田、农机和粪便。但是农村的立法者还有农业组织们都纷纷表示反对。他们将此视为“大政府”对他们自由的干涉。

研究人员表示,政府几乎不可能统计美国有多少儿童因为从事“家庭童工”而受到伤害。一些公共卫生机构还有大学都曾做过调查,但是2015年联邦政府最终停止了调查。

回头故事开头,在施耐施奈德农场,父亲凯勒让自己的儿子们从小就坐在他身边,看他架势农机。

凯勒认为:“孩子就是你的延续,你生他们,就得叫他们。他们需要知道,因为他们就生长在这里,否则他们会受到更严重的伤害。”

久而久之,孩子们也认为驾驶这些大型农机就是他们的天性。

500

而母亲史密斯则坦白并不喜欢看到孩子们开大型农机,她总是感觉孩子们会受伤,她想把农机卖掉。她说家里面没办法负担雇佣长工,只好让孩子们帮忙。不过每当她看到孩子们用奶瓶喂养小牛的时候,又觉得是一种骄傲,农场生活教会了他们如何照顾自己。

史密斯还说道:“我们能怎么办呢?不让他们学着做农活吗?那他们能干什么?他们能学会什么?只学会放弃吗?!”

10年前,施耐施耐德夫妇贷款40万美元,开设了自己的家庭农场。他们在自己的厨房里挂了个板子,上面写着:没有农民就没有未来。(No Farmers, No Future)

但是家庭农场永远不是市场的对手,目前牛奶的批发价从2014年的20美元每百磅降低到了今天的15美元每百磅。施耐施奈德一大家子起早贪黑,2017年只赚了1.4万美元。

为了补贴农场,在农忙之余,父亲凯勒还在当地一家铸造厂打临时工,而母亲史密斯则在一家酒吧里工作。不然他们没办法维持农场和家庭的开支。他们一共生了五个儿子,最大的9岁,最小的4个月,他们每天的工作就是挤牛奶。

卡伦受伤之后,他造成的劳动缺口由亲戚们填上,附近一所孩子学校的老师甚至也来帮忙。尽管如此,农场的牛奶产量还是下降了一倍。无奈之下,施耐施奈德夫妇卖了三头牛。

500

账单、手术、药物、悲伤……这就是施耐施奈德家庭农场的主旋律。除此之外,一切都没有改变,奶牛还是需要喂养,孩子们还是需要工作……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