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2018俄罗斯世界杯港台ACG军事

【台湾2018选举观察】新潮流这么斗下去,陈菊还能保住高雄吗?

民进党新潮流系有南流、北流之分,南流以陈菊为尊,新潮流的领导者很少干涉陈菊的作为,也因此,民进党内有“菊系”的提法。陈菊的副手刘世芳转战区域“立委”之后不到两年,就投入市长选战,也获得陈菊的公开力挺。

有了陈菊和新潮流的加持,尽管刘世芳民调迟迟拉抬不起来,外界还是认为高雄市长非常有可能在排名第一的英系陈其迈和刘世芳中间产生。12月,陈菊出版新书讲述很多政坛内幕,原本希望能提振刘世芳的选情,却起到了反作用。刘世芳勤跑大半年,民调已经上升到8%至12%,在陈菊新书出炉后立马腰斩到5%。陈菊批判老资格的叶菊兰、怒打谢系成为议题失败的关键。陈菊阵营本来应当炮打排名第一的英系以分散对方票源,结果操刀手主攻谢系、佯攻英系,谢系管碧玲也大动作迎战,造成议题失焦。两方交战的结果是保送陈其迈上垒、民调一枝独秀。

500

刘世芳和陈菊

在刘世芳翻转无望之际,新潮流做出退选决议、“陈菊忍痛同意”刘世芳退选。实际上,这并非陈菊第一次为刘世芳做出“牺牲”。2016年底,陈菊任期过半可以接任“阁揆”,陈菊拒绝北上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为辅选刘世芳、以及希望刘世芳出任代理市长而蔡英文不同意。一直到蔡英文“忍不了”、必须要换将,赖清德才取代陈菊成为蔡英文的第一“阁揆”人选。

更早前,国民党掌控的高雄市农会迎来换届选举,外界盛传陈菊支持国民党白派而不支持民进党籍人马。在高雄市农会的酒桌上,白派总干事带领刘世芳逐桌敬酒,要大家在民进党初选中“唯一支持刘世芳”,此后的农会改选中,国民党也保住大部分地盘,从而引发其他派系质疑:新潮流为了党内初选和国民党进行利益交换。

如今看来,新潮流在高雄市台面上已经没有了候选人,须跟出身谢系的赵天麟或者“正国会”的林岱桦做整合。虽然新潮流向来不挺非嫡系人马,但在选情告急的时候还是可能破例。比如,退出新潮流的黄伟哲、“正国会”的陈亭妃在台南市长选举中名列前两名,后者与新潮流关系很差,虽然前者互动并非最好但是新潮流还是同黄伟哲结盟。新潮流希望分割选后的职位和利益,也避免敌对派系上垒,而孤家寡人的黄伟哲也需要新潮流,便于上任后向台当局争取预算、更好地推展市政。

500

赵天麟

500

林岱桦

如今新潮流又要失去高雄,因而非常可能与其他派系人马做整合,否则就是眼睁睁看着陈其迈当选。亲陈菊的“立委”超过一半的区域席次,陈菊在高雄更是有三个梯队的子弟兵。刘世芳退选不意味着亲菊势力的式微,反而成为选举的关键。一般认为,有10%-15%的选民会跟着陈菊支持候选人,这被称之为“花妈加权”。其他候选人在获得“花妈加权”之后,都有可能翻转如今陈其迈排名第一的局势。

林岱桦、赵天麟分别有“正国会”、谢系色彩,但是如今“正国会”已经取代谢系成为新潮流的头号敌人,林岱桦的威胁显然更大。林岱桦在原本县区实力强大,赵天麟则受到泛蓝民众和年轻人的喜欢。支持林岱桦容易造成“尾大不掉”、林岱桦也未必愿意听从新潮流的“摆布”,赵天麟一向“尊菊”、也需要在谢系之后找到“新雇主”。目前来看,二者中菊系人马持赵天麟的可能性走高。

陈菊未来非常有可能不会公开力挺特定候选人,但是退出市长选战的刘世芳却可能为其他候选人站台,此时也难免被外界想像为陈菊也支持该候选人。实际上,陈菊的两个优先人选是前副手之妻邱议莹或侄子李昆泽。邱议莹侮辱员警、少数民族和劳工,更在蓝营民代许淑华掌掴之后遭遇痛骂;李昆泽因为亲缘关系太过明显反而不利于选战。

令人感慨的是,两任民进党籍高雄市长候选人在选前以影射对手“贿选”的方式赢得选举,国民党人以微幅差距输掉选战,此后却再无奋起空间。如果民进党各派系只知道争自家利益,不管政治是非的话,看看曾经的选举非常重要。

500

(本文作者:李东海,四川省台湾研究中心硕士生,海峡青年评论联合发起人)​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