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2018俄罗斯世界杯港台ACG军事

且看西方的隐形之手是如何推高非洲国家外债的!

近期,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一篇题为《“债务外交”:中国新经济影响力的战略运用对美国外交政策的的影响》的硕士论文,提出中国在海外实施“债务外交”。

在思考“债务外交”这个新名词前,我们必须首先要理清非洲长期存在的债务问题。二战结束以来,隐藏在非洲多轮债务危机背后的推手是谁?可以有哪些应对措施?

非洲国家的最大债主是谁?

一些西方媒体和政治家炒作中国利用“债务外交”造成非洲国家“债台高筑”,“削弱他们的主权。”

然而,中国是非洲国家最大的债权国吗?

2006年以来,非洲国家发行欧元主权债券数量快速增加,撒哈拉以南非洲债务规模迅速扩大。截至2016年,世界银行数据显示,非洲国家外债总额达6.01万亿美元。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中非研究计划的研究显示,中国从2000至2016年向非洲提供了1144亿美元,约占非洲外债总额的1.8%。

以刚果(布)和加纳等重债穷国为例,两国截至2016年获得不少中国贷款。而在加纳2139亿外债中,中国占比不到1.5%。在刚果(布)383亿美元外债中,中国贷款只占9.4%。

有些专家可能指出中国是肯尼亚的主要债权国。不过数据表明,中国融资支持的蒙内铁路将肯尼亚国内生产总值增速提升1.5%。

那么谁持有更多份额的非洲债务?

在通过国内商业银行获取商业融资以外,发行国际债券融资正成为非洲国家获取资金的另一个主要来源。2007至2016年,非洲国家通过发行欧元主权债券获得的收入迅速增长。根据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报告,非洲地区部分国家2017年发行了创纪录的75亿美元主权债券,是2016的10倍。

2012年至2015年,赞比亚发行了30多亿美元的债券。加纳发行的十年期7.5亿美元债券已于2017年到期。如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持有约36%的非洲外债。多边金融机构和欧美等机构投资者在非洲债务问题上有更多砝码。

IMF带你去地狱的四个步骤扼杀独立经济发展?

在实施国家经济转型战略期间,许多非洲国家转向资本市场获取资金支持。欧美金融机构也希望在非洲发展上获取更高收益回报。近年国际资本市场的量化宽松提供了大量的流动性。

然而,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跌削弱了非洲的出口创汇能力。外汇短缺、本币贬值和债务攀升正在挤压他们获得更多贷款的空间。面对债务问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通常做法是要求这些国家严格限制预算借债上限,实施结构性改革。

但这真的有帮助吗?

500

西方国家才是非洲外债的真正幕后推手

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曾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和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经济顾问团主席。2001年4月,他在英国《观察家》杂志发表一篇题为《一个冰凉的世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带你去地狱的四个步骤》的文章中,揭示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内幕。为了得到财政援助和债务减免,重债穷国不得不实施IMF和世界银行的“四步曲”。而最后的结局都会演变成一场掠夺财富和制造“贫困陷阱”的故事。

第一步实施私有化,更准确地说,就是腐败化。实际价值上千万美元的国有资产以极为低廉的价格被“私有化”给外国寡头和国内所谓“私人买主”。欧美企业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取当地丰富的自然资源。比如1995年俄罗斯经济私有化,受美国支持和寡头控制的俄罗斯政府的腐败计划剥夺了俄罗斯的工业财富。

第二步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行的“拯救经济计划”——资本市场自由化。这一步骤允许资本甚至是热钱可以自由流入和流出。看似降低了交易成本,有利于恢复疲软的经济,但最终结果是已经高度负债的经济体会逐步耗尽国内的资金。

第三步是价格市场化。简而言之,削减财政补贴,结果是食品、饮水和燃气价格飞涨。对国计民生产生不小的负面影响,增加了社会的不确定和不稳定因素。约瑟夫·斯蒂格利茨称其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纵容的暴乱”。

最后一步是“进一步推进自由贸易和平等的市场准入。”但这是真正的“公平贸易”吗?举例说明,非洲相对脆弱的农业面临的竞争对手是享受高度财政补贴的欧洲农业和无形的贸易壁垒。然而,非洲市场对欧洲农产品却更加开放。残酷的竞争导致非洲小农户和小企业破产。在这种情况下,欧美债权国还要求重债穷国进一步增强国内市场自由化,削减财政补贴,以维持跨越地中海和大西洋的“公平贸易”。

工业化是非洲国家解决问题的出路么?

资金短缺始终是非洲发展的瓶颈,持续借贷增加债务负担并不是可持续发展之路。

埃塞俄比亚、乌干达和卢旺达等国正努力实施工业化,延长产业链,增加原材料产品附加值。实施工业化可以吸引更多外国直接投资,并不增加债务负担。此外,还可以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提高技术能力,创造短缺的外汇。实施进口替代还可以节约宝贵的外汇储备。

500

埃塞正在走向工业化

毛里求斯和博茨瓦纳的发展道路为其它非洲国家树立了良好的榜样。实施产业化,应优先考虑通过教育对人力资源投资。此外,法律体系和税收框架也应推行鼓励商业的政策。

如今,非洲联盟提出的《2063愿景》和许多非洲国家的发展计划已将工业化列入优先事项。非洲和其他合作伙伴积极参与这一进程恰逢其时。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CRI行走非洲】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