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平陕定甘(中)(明初系列之五十)

        关中的战斗打的顺顺利利,但是此时北狩应昌的元顺帝可不是省油的灯,元将也速忽然率兵反扑北平进攻通州,而这已经是也速第二次入寇北平了,第一次被曹良臣击败,这次则胜负难料,毕竟同一个亏也速不会吃第二次。北伐大军主力在关中,北平空虚,更可怕的是如若也速继续南侵,河北河南诸府县基本毫无抵抗能力,到时候中原形势就会恶化,这样也会直接影响关中战局。朱元璋只有紧急调遣常遇春北上抵御元军,同时调浙江行省平章李文忠为常遇春副将北上支援常遇春,准备让二人稳固北平防御后相机攻取元上都开平。

        徐达则于四月初二在凤翔召集众将开会,商讨下一步行动,主要当时李思齐在临洮,张良弼在庆阳。而徐达想征求大家的意见,到底先打哪一个。众人思来想去觉得柿子还是挑软的捏,建议先打张良弼。但是徐达却有不同的看法,他觉得“张良弼城险而兵悍,不是那么容易击败。而临洮就不同了,西通番戎,北界河湟,取之其人足以备战斗,其地所产足以供军储,今以大军蹩之,思齐不西走胡,则必束手就擒,临洮既克,则旁郡自下。”诸将对于徐达的决定自然没有什么疑问,都表示你说先打哪就先打哪吧。于是徐达便安排汤和负责后勤辎重,指挥使金思旺和余思明守凤翔,自己亲领大军挥师西进。

500

        明军从凤翔西进连克陇、秦二州,又攻到了巩昌城下。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元巩昌守将平章梁子中侍郎陈子林率军政文武出降。同时西安府也运送了五千石粮草支援明军西征。四月十一日,徐达兵分两路,右副将军冯胜领天策、羽林、骁骑、雄武、金吾、豹韬等卫攻打临洮,都督副使顾时参政戴德率领本部兵马进攻兰州,双管齐下,争取一战定甘肃。四月十三日,兰州被明军攻陷,李思齐走投无路被迫向冯胜投降。战役结果又和徐达预想的一样,李思齐除了投降束手就擒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

        洪武二年四月二十日,西北明军的捷报送到了朱元璋的御前,朱元璋大喜过望,毕竟李思齐投降了,关中和甘肃基本没有什么悬念了,只剩一个张良弼还在负隅顽抗也只是纤芥之疾罢了,当即做出批示道:“将军提师西征,所至克捷,今李思齐又纳降矣,但未知庆阳宁夏攻取如何,张思道兄弟多谲诈,若其来降宜审处之,勿堕其计也,军中之事尤宜慎之。”在这道批示中,朱元璋明确告诉徐达赶快进军庆阳宁夏,同时张良弼兄弟俩如果投降肯定有问题。远在千里之外的朱元璋对于前线的敌军将领都有如此的了解,我都不经怀疑锦衣卫这个组织是不是此时已经存在于世了,不然朱元璋对于情报的搜集不可能会如此之准确。

        收到朱元璋谕旨的徐达继续西征希望一举击溃西面元军再回师攻取宁夏,得知元廷豫王驻扎在西安州,遂令薛显领五千精兵突袭豫王大营,击败元豫王缴获辎重两百余车,男女七千余口。一举清扫西北边陲,取得了巨大成功。击败豫王后的徐达回师连续攻克安定、会州、靖宁等地。到五月四日徐达大军抵达萧关,攻克平凉,又分取延安泾州,又派指挥使张焕侦查庆阳的动静。

        而庆阳这边,早在徐达攻克临洮的时候,张良弼害怕明军先攻他而不攻李思齐,早已遁走宁夏了,庆阳只留了他的弟弟张良臣和平章姚晖驻守。张良弼一路跑到宁夏,但是刚刚一到就被王保保给抓住了,毕竟这两人以前还是死对头,王保保总领天下兵马的时候是张良弼带头抗命,现在张良弼落到了王保保的手中,想来应该是无法幸免了,但是史书中并没有写他最后的结局如何,我只能从他落到王保保手里推断应该是凉了。

500

        此时的庆阳只是孤城一座,远在塞外的王保保还没有缓过劲来,张焕尝试性的派人招降张良臣,张良臣此时也得到了自己哥哥张良弼被王保保抓住的消息,于是便干脆不守这孤城,直接献城投降了。然而就在徐达从平凉前往泾州的路上,张良臣又降而复叛了,这和朱元璋之前发给徐达的谕旨上的判断简直一模一样,说他兄弟俩投降不可信真是不可信。张良臣的演技真的可以说是炉火纯青,他献城后,先是派人给徐达送去庆阳的军民户籍还让人给徐达献上马匹以示恭顺。徐达便派遣薛显领五千骑兵六千步卒现行前往庆阳接管城池。薛显抵达庆阳城外的时候,张良臣亲自出迎,在道路左边跪迎明军,以示谦卑,但是这些都是演技。到了晚上,张良臣便趁机领兵劫营,薛显和张焕猝不及防,明军大乱。最后张焕被张良臣生擒,薛显拼死杀出重围也受了重伤。回到徐达军营的薛显向徐达汇报了张良臣翻盘的消息,徐达长叹一声对诸将说道:“上明见万里外,今日之事果如前日所谕,然良臣之叛秪取灭亡耳,当与诸公戮力剪之。”此时的徐达可以说对朱元璋的谕旨佩服不已,千里之外便已察觉张良臣是个什么样的货色。而王保保此时也已缓过劲来,准备收复失地,而庆阳降而复叛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一场围绕庆阳的攻防大战即将展开。

        徐达为了攻打庆阳,命俞通源守庆阳西面,顾时守庆阳东面,陈德守庆阳南面,傅有德守庆阳东面,四面包围把庆阳围的是水泄不通,徐达自己则亲领大军进攻庆阳城。张良臣骁勇善战,又恃庆阳城坚高险,可以据守很久,又有王保保声援自己,所以屡次出战,但是都被徐达击败。一直到洪武二年六月十九日,徐达亲自督战攻城,张良臣遣使向王保保求援,结果使者没有跑出包围圈被明军抓住了,使者把庆阳城内快扛不住的情况悉数告诉了徐达,于是明军开始更加拼命的攻打庆阳城,希望在王保保的元军抵达之前拿下庆阳城。

        而就在徐达死磕张良臣的同时,常遇春奉命回援北平的这支明军于六月十六日攻占了元上都开平,之前常遇春在北平会和了李文忠的援军后,有步卒八万人骑兵一万人共计九万大军走鹿儿岭过惠州,在锦川击败元将江文清缴获人马以千计。元丞相也速领兵前来阻击常遇春李文忠,又被击败,也速只得往漠北跑路。明军挺进大兴州,李文忠预料到元军看到自己领兵前来会跑路,便对常遇春说道:“元兵必走,乃分兵千余为八屯,伏其归路。”果不其然,元军见明军来了,趁夜就想跑,结果被绕后的明军伏兵击溃。常遇春遂即领兵朝开平进攻,顺帝听闻明军已经到了新开岭,想都不用想就是一个字——跑。此次跑路很是慌乱,常遇春一路追击虽然没有擒获元顺帝,却也俘虏了宗王庆生和平章鼎住,现场直接斩杀,根本不留退路,这也是常遇春的一贯风格。俘获元军万人,车辆一万多辆,马三千匹,牛五万头,此战一战平定蓟北,解除了悬在北平头上的利剑,此战也让元顺帝了解自己是不可能再回到大都恢复往日的荣光了。开平这一影响明朝北方边防上百年的边防重镇第一次被明军接管了。但是也没有人想到,这也是常十万征战一生的终点。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