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另类眼光看动画之哆啦A梦帮你把妹

  童年过去,我离开了儿童片疏远了哆啦A梦;长大之后,我更热衷于青年向或是小众向的动漫。不过最近《哆啦A梦:伴我同行》在国内上映,吸引我去了趟电影院,看完之后却没有怀旧的感动,反而越想越不对劲,越分析越觉得可怕。 

  哆啦A梦的原著是由许多风格各异的作品组成的系列科幻喜剧,这次3D动画电影是将几个经典故事改编之后串联在一起的,这就牵涉到一个问题,哆啦A梦存不存在一个明确的主线情节? 

  如果从故事的开端来看,根据首章《从未来之国千里迢迢而来》的剧情,哆啦A梦似乎是励志向作品,野比大雄理应被改造成社会上的强者,然而在后来的作品中我们看到,成年之后的大雄还是那副吊儿郎当样,只是能娶到静香。 

  与娶静香关系最大的两个故事中,不难看出原作创作方向的转变和升华。《雪山上的浪漫史》实际上是讽刺性作品,嘲笑了男生刻意设局骗感情的行为,大雄的动机不纯,这种行为并不光彩,所以才会变成笑话,那段订婚情节更倾向于嘲讽;《大雄的结婚前夜》强调的是父母对子女的爱,以及人格高尚的重要性,再引申出丈夫对妻子的责任,1999年版动画更是加入了救小猫送小猫的关键情节,也有夜间踩到花草都认真修复这样的细节,都体现出大雄的温柔善良——前贬后褒依据的是道德判断,两个故事都不渲染娶到美少女的喜悦心情,也不再提换掉老婆改变命运这回事了。

  原本根据首章设定,大雄作为满身缺点的废柴,又要避免将来失败的人生命运,那么故事只能有两个走向,要么是搞笑型的烂泥扶不上墙,要么是励志型的努力改变命运,这两种企图在作品中都有出现,然而最终的主线既不是大雄培养失败始终一无是处,也不是努力提高自己变成社会精英,而是反过来挖掘出他身上的闪光点,那就是纯真善良的童心。 

  无论是和市井化的胖虎小夫相比,还是和品学皆优的出木杉相比,大雄虽然有着很多的不足,身上的功利色彩却是最少的。他太无能太没用,反而最纯真最有童心。 

  换句话说,大雄代表了成人社会的反面,现实社会是讲求功利的,总要看一个人“有没有用”,一个人为了融入社会,就要使自己变得“有用”,用功利来衡量人生价值。大雄无用却天真淳朴,拥有更纯粹的心灵,就在这个意义上,他的废柴形象超脱于功利世界之外。另一方面,大雄又代表了非精英的普通人,体现出芸芸众生的七情六欲,从毛病多多的平凡人身上发现心灵的闪光点,对于普通人日常生活的关照和肯定,这就构成了支撑作品的正能量。 

  从改造自己适应社会需求,追求世俗成功的功利倾向,转变为对赤子之心的坚守,境界自然提高了不止一筹。不过这样一来,故事的走向就已经背离了首章设定的线索,虽然大雄在未来娶到了静香,但是改造自己以便成人之后在社会上取得成功,为子孙后代创造好的生存条件,这个初始命题被淡化处理了,因此也就难以完美照应开头,无法圆满收尾。与此同时,机器猫既然成为了儿童世界的精神象征,那么必然是在成人之后会失去它,这在逻辑上是理所当然的,网上有很多盛传的哆啦A梦结尾,有的还很黑暗,其出发点便是在于此。 

  不仅如此,哆啦A梦作为正经的科幻喜剧,最突出的成就仍是探讨科学与人性的关系,这是科幻作品永恒的主题,也是那个年代动漫的主流风格,《铁臂阿童木》不也是如此么?《哆啦A梦》的巧妙之处在于采用了儿童日常世界来探讨重大问题。 

  哆啦A梦的道具五花八门,代表了科技满足人类欲望这个命题,人在不同欲望的驱使下运用高科技,又会带来不同的结果,体现出人性和社会的复杂。因为描写对象是群小孩子,儿童的欲望不及大人强烈,所以故事能在轻松诙谐的氛围中展开,但这又不削弱内核上的思辨色彩。藤子不二雄创作的《哆啦A梦》做到了以小见大,举重若轻,既能诙谐幽默,也能浪漫诗意,因此在世界各地获得了广泛赞誉。 

  然而在如今的媒体宣传中,哆啦A梦往往被简单解读为满足儿童梦想的存在,就像圣诞老人那样给儿童派发礼物的角色。人们好像忘记了原著中常常暗含的道德训诫,得到某件道具只是故事的开始,后面的选择将决定结局的好坏,不少故事都是使用者动机不良,以高科技被滥用,导致崩溃性结果而收场的,对科技和人性的反思才是作品的精髓。 

  回过头来看《哆啦A梦:伴我同行》,这个电影以追根溯源的方式,重拾了原著首章的设定,并做了进一步的强化,于是乎科学色彩被淡化了,主题回到了改变命运上来。然而一旦脱离了原作调侃式的喜剧氛围,真正在现实的意义上,将娶到美少女作为人生目标来奋斗,不仅有物化女性歧视胖妹的嫌疑,而且格调着实不高,根本就撑不起励志的主题。对于励志类作品来说,同样需要超越庸俗功利色彩的高层次目标,才能使主人公的奋斗获得升华。 

  毕竟原著在事实上是以科学幻想为支点的日常生活喜剧,并非励志动画,也不是恋爱作品。《哆啦A梦:伴我同行》以全3D的画面,现实化的风格,将喜剧转变为正剧来讲述,气氛已经完全不同。仅凭原作几个相关的情节,根本完成不了励志或是恋爱的叙事逻辑,反而将原作前后意向不一致的地方暴露出来了。 

  假设大雄立志改变自己,成年之后就不该是那个样子;假设这是描写青梅竹马之间的爱情,怎么又不见两人逐渐加深感情的过程? 

  这部电影可怕之处在于,它将初始设定中的功利性因素放大,并以此重新整合了剧情。娶个美少女就是人生幸福,哆啦A梦帮你把妹,从小学生的时候抓起——电影实际上灌输了那种“千万别输在起跑线上”的功利主义观念,大雄为了娶到静香从小努力,直到最后成为胜利者。 

  对《雪山上的浪漫史》的改编,尤其体现了价值观的转变。像这种算计女人感情的行为,原本是受到讽刺和挖苦的,而在这次的电影版上却是明贬实褒,最后不仅没失败,反而超额达成了原本就很功利的目标。穿越过来的幼年大雄尽管表现不佳,却获得了静香的告白,与成年的自己一道,不仅能挽回过失,而且在把妹上做了接力。 

  《大雄的结婚前夜》,99年版的场景是淳朴的乡间而不是繁华都市。成年大雄与老师对话之后,躺在草地上,仰望星空,满天繁星下,呼唤哆啦A梦的名字。静香是在酒店里试婚纱,晚上在家里与父亲有对话。静香的父亲,大雄的老师,都是老知识分子的风范。换到这部新电影,故事场景被移到梦幻般的城市中心,静香的家里如高级酒店般奢华,爸爸像个大老板,同样的台词在富丽堂皇的环境中说出来,已经没有了那份质朴。娶个大老板的掌上明珠,倒是真的能改变命运。老动画里面救小猫送小猫等温馨情节也不见了。 

  时代真的变了,在《哆啦A梦:伴我同行》中,着重刻画大雄处心积虑求娶静香,为生存敢于和胖虎打架,却不见他待人待物温柔善良,而静香也不再是邻家小妹,现在已被塑造成高岭之花。安倍政府将哆啦A梦作为文化软实力代表,电影中14年后的东京像个未来社会,尽显超前的科技,极致的奢华,竭力向观众输出日本富裕先进的高端形象,掩饰这失落的二三十年。 

  遥想哆啦A梦诞生的1969年,那时候日本经济正在飞速发展,哆啦A梦展示着各种未来科技的同时,日本产品也在世界各地逐渐热销起来;几十年之后,泡沫经济破灭,日本的产业,日货的市场都在不断萎缩,哆啦A梦现在变成了屌丝的意淫,政治的符号。 

  文化需要正本清源,对于当年的小读者来说,哆啦A梦激发了他们对科技发明的兴趣,上天入地探索世界的愿望,这才是该系列作品最积极最被大众接受的地方。如今这部3D电影却将哆啦A梦演绎成屌丝追女神的庸俗戏码,连真正的励志都谈不上——人生价值的自我实现,不是靠娶个美少女来完成的。 

  这样的动画作品现在还少么?某个弱受的少年,因缘际会获得神力,于是付出不多的努力,就能轻易改变命运,最后抱得美人归。机器猫就是神力,静香就是美少女,只可惜原著设定有限,大雄暂时还开不了后宫。 

  无非是商业资本灌给大众的迷魂汤,给你幻想,给你宽慰,同时又麻醉你,让你停留在虚幻的美梦里,失去警觉,不知不觉中沉沦下去。 

  情怀,情怀,情怀在哪里呢? 

  好比《仙剑奇侠传》,初代有着浓厚的草根意识,引起了广泛的共鸣,等到八年之后的仙剑二,李逍遥摇身一变成了蜀山掌门,王小虎成了名门新秀,哪里还是当年的平民立场?哪里还有前作中淡泊名利的高尚情怀? 

  今敏的《妄想代理人》中,有个名为玛洛美的玩偶,代表了人们对现实的逃避,如今的商业推广是想将哆啦A梦变成玛洛美么?借哆啦A梦逃避现实的人,真该醒醒了,机器猫原本不是这样的。(写于2015年5月)

500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