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民进党还有多少程序正义可破坏?

5月20日,蔡英文执政满两周年。综合TVBS、《联合报》《苹果日报》、美丽岛、公信力、趋势民调等六家机构所作调查显示,蔡英文的满意度平均仅有30%,不满意度平均来到59%。

相比一年前的民调结果,满意度几乎没有变化,不满意再增一成。这也就意味着民进党所能依靠的只剩下三成泛绿选民,中间选民和泛蓝选民几乎都站在对立面,民进党不断诉求基本盘的支持,为达目的不惜破坏“程序正义”。

近日,民进党当局不核准台大校长当选人管中闵上任,情况更为严重的阳明大学校长及教育部长却成功上垒,引发外界批评“只看颜色”“标准不一”,也有“有罪推定”之嫌。

另一方面,泛绿势力掌控的大法官会议拒绝立法院在野党团联合提出的释宪要求,理由却不符合保护立委释宪权的要旨,明显护航民进党当局;检察机关密集侦办剑指马英九的“三中案”,采取了冗长侦讯、多次侦讯等手段,也有泄密疑云;审判机关在泄密案中判处马英九二审有罪,引发社会争议。

民进党在“转型正义”的过程中,要求国民党“自证清白”,若因历史久远、资料丧失即推定为“不当党产”,拍卖处理。一些明显有债权人主张国民党侵占财产的,反而处理得很慢。先后顺序和举证责任倒置的奇怪法则,实在不多见。“党产会”“促转会”更是成为拥有行政、司法两权的集权怪兽,既是与国民党博弈的一方,又是最终的裁判者,令泛蓝不寒而栗。倘若法院判处“党产会”败诉,还可能面临着监察委员陈师孟的追杀,监察权也染成了“绿色”。

李登辉以来的历任领导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年金改革,但几乎都遵守“不溯及既往”的潜规则,唯独蔡英文首先突破,当然也可以解释为财政问题困窘不得已而为之,但是蔡当局又大手笔对美军购、“前瞻计划”,说政府没钱,谁又相信?而且,破坏信赖原则,已然违反“程序正义”。改革过程中缺乏沟通、一意孤行,一直到撤换主管之后方有改观,但也缓解不了被改革者的怒气。因而,泛蓝选民远离甚至强力对抗民进党,也就很容易理解了。

对于中间选民而言,价值的定义权已然成为民进党的囊中之物,在颜色面前,是非丝毫不重要。仅去年9月,民进党违反程序正义就上演了三次。原本教育部门课纲审议大会将语文课纲中的白话文比例维持在45%至55%,民进党却在9月底将其推翻,降低为35%至45%。

同样是在9月底,荣民荣眷基金会将7月公开推举的董事长陈俊生解职,由退辅会副主委李文忠接任。陈俊生并无争议,理由仅仅是“官派董事”跑票,民进党要把票数追回,选举只好从头再来。24日,民进党召开全国代表大会,八成党代表连署要求“特赦”陈水扁,并不想“特赦”的蔡英文操弄程序,以“清点人数不足”为理由中止审议。后来才发现,民进党中央通知多数党代表在休息时间离场,最后才能够在人数不足要求的情况下化解危机。

令外界难以接受的是,原本较为公正的选举也面临着违背“程序正义”的问题,民进党高层也越来越有插手党内初选的传闻。在民进党台北市中正万华区议员初选时,新北市党部主委余天在蔡英文面前公然敲桌,批评党中央派出前发言人吴沛忆参选该区不跟他商量,也危及其女儿的选情。选民痛恨“政二代”、疼惜同为普通民众子女的吴沛忆,在网络上掀起高潮,最终力保吴沛忆出线。选情尘埃落定后,有些选民才感到自己“被骗”了:“政二代”讨人厌、党主席的子弟兵也没好到哪里去。

吴沛忆刚投入初选时,就被质疑“为何会将看板挂得满街都是,参选规格直逼总统级”。随后有媒体报道称,民进党副秘书长高幸雪要求金主一人为她募款100万新台币(约4万5000新元),尽管遭到中央党部否认,但是吴沛忆始终解释不清。竞选对手蔡宜珊质疑称,吴沛忆挂出17面看板,光是制作与施工费用已经超过100万,不可能是吴沛忆宣称的“只花100万”。

另一方面,一直有声音称,台北市、中正区两级党部负责人陪同吴沛忆走街串巷。若非高层授意,选举新人怎么可能有如此礼遇?而且该区域的新人参选人,各个都是“政二代”,给地方党部几个胆子也很难独厚某个年轻人。民进党权力者对待党内外政敌不守“程序正义”是为了“追杀到底”、在文化教育领域不守“程序正义”是为了捍卫泛绿意识形态,倘若在选举当中也玩这一招,就实在有损党名中的“进步”二字,也难怪选民反感。

民进党解决不了台湾的经济增长问题,对于两岸及外部活动空间则是知道问题所在而不敢解决,泛蓝及中间选民必然离民进党而去。民进党所能诉求的只剩下泛绿基本盘,尤其是要向“独派”靠拢。只是相比于陈水扁第二任期才需要拥抱深绿,蔡英文第一任期已经出现了这样的窘境。

对蔡英文来说的好消息或许是,不满意度大概还有一成的增长空间,满意度也不太可能继续探底,至多也就是“两成满意、八成不满”,如果结果注定变不了,那也就不用强求,“程序正义”又有何重要?

本文首发于新加坡《联合早报》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