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让西方恐惧的“黄祸”,黄祸论从何而来又将从何而去?

500

黄祸论,从字面上来看是论黄种人对白种人的威胁的,它形成于19世纪的一种极端民族主义,一般认为它是最早由俄罗斯无政府主义者米哈伊尔·亚历山大罗维奇·巴枯宁在其1873年出版的《国家制度和无政府状态》一书中作了直白阐述。而“黄祸”最早可追溯至4世纪西迁至欧洲的匈奴人。
它流行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又改头换面。而1890-1945年这一时期,恰恰有是西方的民族主义演变为民族帝国主义,中日两国的民族主义从传统形态向近代形态转变的时期。

 黄祸论出现过三次。

 第一次发生在4世纪到5世纪,这一时期正是中国的东汉初年,刚好也是这一时期,匈奴分裂为北匈奴和南匈奴,汉王朝联合南匈奴击败了北匈奴,之后北匈奴西迁至欧洲,匈奴人对日耳曼人和东罗马帝国不断征伐,迫使日耳曼人南迁,南迁的日耳曼人最终灭亡了西罗马帝国。

 第二次发生在11世纪到12世纪,中国正是隋代,突厥分裂为东突厥和西突厥,两者相继被唐朝灭亡,部分西突厥部落西迁。迁至西亚的突厥人对东罗马帝国的征伐引发了十字军东征,最终突厥人建立的奥斯曼帝国灭亡了东罗马帝国。

 第三次发生在13世纪,布达佩斯被蒙古第二次西征,前锋攻至维也纳附近的诺伊施达,主力渡过多瑙河,攻陷格兰城。随后窝阔台大汗去世的消息传来,统帅拔都因汗位继承问题撤军东归。这次蒙古西征在欧洲大地引起一片恐慌。欧洲逃过一劫。

500

 500 

 在古代的亚,欧大洲冲突中,历代王朝治理下的中国人和在独占一岛的日本人,本来和冲突无关,但近现代的西方人在谈论“黄祸”的时候,无不把公元4-5世纪的匈奴人西迁和13-15世纪蒙古人西侵的历史作为口实,煽起西方人的恐惧。手法很简单粗暴,他们把匈奴人和蒙古人放大为亚洲的中国人分支。尽管近现代有孙中山、鲁迅,以及日本的大隈重信、桑原隲藏,在批驳“黄祸论”时都首先指出了西方人在这个问题上的引喻失义,但是寻衅者仍像苍蝇,把“黄祸论”挂在嘴边,自嚼自味。

 从19世纪90年代到20世纪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是“黄祸论”的流行高潮时期。中日甲午战争又使欧洲终于看到了清政府这头因为腐败而将死的老虎快不行了,又看到日本崛起的势态,他们知道中国要是崛起会很迅速,也知道中国的坚船利炮比欧洲的威力更大,当然但是他们也有恃无恐,因为他们也知道中国的腐败,正是因为这几点,德皇威廉二世广为人知的“黄祸图”及其后他与俄皇尼古拉二世的通信几乎成为一时的舆论中心。

此后二十余年,“黄祸论”者以中国及日本为对象的言说,大致不外以下数点:

1.人种对西方好贵血统构成“威胁”。

2.中国人口众多的威胁。

3.东亚文明的威胁。东亚文明对西方文明而言具有极大的挑战性

4.经济发展和政治独立造成的威胁。

5.也是最危险最重大的“军事黄祸”威胁。

 黄祸论也是帝国主义侵略的亚洲的最有力的说辞之一,也是对它自身文明落后于东方的讽刺。追根溯源,就不应该片面的指责东方,
西方应该超越自我优胜论和所谓“白种人的使命”感,基于人类共生的立场,平等对待非西方文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