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2018俄罗斯世界杯港台ACG军事

事故频出,香港建筑业到底怎么了?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若愚

作为旅居香港多年的人士,笔者印象中的香港建筑业,是一个速度慢吞吞、质量硬梆梆的形象。

别的不说,就笔者经常路过的香港中环至湾仔的填海工程,几年时间一直进展不大,每年也就填个巴掌大的地盘,照这么下去估计还得有个几年才能完工。

但硬币的另一面是慢工出细活,香港建筑的过硬质量,一直是香港业界为之骄傲和自豪的。

然而,这几年的香港建筑业,却一次次让人大跌眼镜。慢是一贯的,工程延期从来不是大新闻,令人吃惊的是质量也不行了,事故发生的频率有点高,让人不免在心中亮出一个硕大的问号——香港建筑业,到底是怎么了?

一、想象不到的低级失误

这段时间,正在紧张施工的港铁沙中线,先后被爆出多起工程质量问题,而且是比较低级的质量问题。

比如说,设计人员居然会画错施工图纸,导致会展站两堵总长约12米的连续墙被调转安装。港铁监督人员和承建商未发现问题,直至灌注混凝土的工序完成后才知道出错。这可能导致墙身承托力不足、墙壁倒塌等严重后果。后来,施工方采取“打补丁”的做法,在连续墙外额外设置扶墙镶板加固。

500

港铁沙中线施工现场(图/港媒)

还有拧不紧螺丝。红磡站上层月台层的楼层板跟连续墙之间的钢筋螺丝头很多没有扭紧,在注入混凝土时把螺丝头损坏,数量多达5千个。承建商没有把钢筋重新扭进螺丝头,而是把未有扭紧的部份切去。

还有削筋动骨。土瓜湾站在浇注混凝土期间模板鼓起,导致混凝土墙身过厚,部分墙体出现倾斜。承建商干脆把起鼓地方挖开,移除里面的钢筋并重新铺平。据调查,这工地共有3处被削掉了钢筋,涉及面积59平方米。

500

港铁施工现场(图/香港文汇报)

还包括没有足够的支撑物。会展站在施工时,未按规定程序为垂直隔离墙放置足够横向支撑,被港铁勒令暂停挖掘,须加固支撑才可继续工程。

对于地铁沙中线出现成规模、成系统的偷工减料,有立法会议员认为应该启动刑事调查。业界分析认为,之所以港铁沙中线出现了这么多状况,与工程方着急赶工期有一定关系。

此前,沙中线施工中先后挖出文物和二战炮弹,加之特区政府计划在会展站上兴建会议展览中心,需要地铁站的设计做相应的调整,这些都导致了工程延误至少5个月。工程延误必然导致成本上升,这是承建方不能承受之重。为了赶进度,承建商在落实制度上就搞选择性执行,能省就省、能对付就对付了。


二、超级工程的诸多难题

这几年,香港接连参与了数个国家级的超级工程,如港珠澳大桥、广深港高铁等,却频频遭遇各种意外。

500

一度叫停港珠澳大桥的东涌老太太(图/南方人物周刊)

首先,2010年香港东涌一位“目不识丁及领取综援的长者”,在某党派律师法律援助下,入禀香港高等法院,就港珠澳大桥香港段环评报告申请司法复核。诉讼导致工程一度停摆,工程造价增加约65亿港元,通车时间也大大拖延。这一事件,成为香港推进大型基建工程面临政治及法律风险的一个例证。

接下来,则是2017年,廉政公署介入大桥项目混凝土压力测试造假一案,19名嫌疑人分两案被起诉。他们曾在香港土木工程拓展署(土木署)承判商的实验室工作,被控伪造数据、替换测试样本、隐瞒测试情况、串谋诈骗两名土木署首席技术员及其他人员等。这也就意味着,大桥香港段的混凝土质量有存在问题的嫌疑,可能影响大桥的负荷和寿命,若遇极端天气更可能发生意外。

此外,大桥香港段施工中还出现了海底隧道漏水、人工岛漂移六七米、香港口岸人工岛旅检大楼出现严重漏水导致地库积水、冷气配电柜冒烟等一连串的事故,有媒体甚至担心香港段会不会成为“豆腐渣”工程。

500

港珠澳大桥香港段人工岛发生偏移(图/港媒)

广深港高铁香港段,则因多次严重延误、追加巨额投资而“出名”。2014年4月15日,港铁宣布因恶劣天气影响,部分工地土坡松动,一些精密仪器受损,原定2016年完成的香港段工程将延误至2017年完工,通车时间也将顺延到2018年12月。

2016年3月11日下午,立法会财委会在一片混乱中通过了特区政府关于高铁追加196亿港元拨款的议案。由此,广深港高铁香港段以区区26公里、政府封顶支付844.2亿港元的造价,以及数次延期、迟迟未能完工的建造时间,创造了中国高铁建设史上的诸多“记录”。

而作为广深港高铁从内地进入香港的最后一站,福田地铁站在2015年12月30日建成通车,成为亚洲最大、全世界列车通过速度最快地下火车站。同一条铁路,内地与香港的施工效率、成本顿成云泥之别。

500

广深港高铁走向示意图

预算严重超支,并不是广深港高铁香港段的“专利”。有学者翻查过去几年的资料,并将多个大型基建工程项目最初造价估算与最终或最新造价比较,发现全部项目均有严重超支。特别是港铁沙中线、港珠澳大桥、中环湾仔绕道、香港国际机场三跑道系统及西九文化区计划,超支都以百亿港元计。

今年1月,香港立法会公布了相关数据。过去10年立法会财务委员会共批出约570个甲级工程项目,拨款总额约为8000亿元;当中约有70个项目需要向财委会申请追加拨款,所涉款额约为650亿元,即约有十分之一项目需要增加预算,而相关的金额占拨款总额约8%。“拖延症”饱受香港社会诟病,并极大打击了公众对政府管理公共财政信心。


三、问题背后的症结何在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几年香港建筑业之所以频频传出诸多事故和丑闻,是香港整个社会的大气候和建筑行业的小气候共同作用的结果。

一是泛政治化的恶果

近些年来,香港社会泛政治化的倾向更加明显,并有向社会各行各业延伸渗透的趋势。建筑业作为资金投入大、从业人员多、社会关注度高的行业,自然成了政治斗争的角力场。

大型基建项目需要立法会审议拨款,工程中临时增加预算也要报立法会审批。但很长一段时间内,立法会内斗内乱不止,拉布不断,并多次发生流会。于是,拨款项目需要在立法会等待约半年时间才能得到审核,有的甚至时间更长,导致一些正在开展的项目因“无米下炊”而被迫“停摆”,造成巨大损失。

同时,还有一些政党和团体,利用自身在媒体、法律等方面的优势资源,让普通百姓站在台前,他们在背后出谋划策、推波助澜,使得大型基建项目在推进过程中频频遭遇阻力乃至停滞不前。工程不可能无限期推延,每次按下“暂停键”之后,常常会摁下“快进键”,导致萝卜快了不洗泥,赶工期赶出了质量问题。

500

广深港高铁正在进行测试(图/香港大公报)

二是缺乏足够多的优质工人

香港建筑工人的收入之高,令人咋舌。据媒体报道,日薪最高的是混凝土工人,达2500港元,有的香港建造业工人月薪高达16万港元。因此,有很多香港年轻人大学毕业后争相前往工地当建筑工人,凑够房子首付后再去写字楼上班。、

然而,对于承建商来说,就算是能够拿出高额的钱,也未必能招收到足够多的优质工人。香港工程师学会前会长朱沛坤曾表示,超支及延误的主要原因是多项大型基建同时上马,令工人及建材等成本大升,业界人手难以应付。熟练工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培养出来的,在这问题上任何的急功近利,就会导致建筑质量得不到保证。

三是施工水准及监督管理存在问题

香港在工程建设及审计咨询管理方面实行专业人士责任制。专业人士主要指在政府认可的专业机构中注册的人士,主要有注册会计师、建筑师、工程师、测量师等,政府对工程建设及审计咨询各方面的监控,主要依托这些专业人士。按道理说制度是十分健全的,然而,前文我们列举了画错图纸、拧错螺丝、浇错混凝土墙等问题,这些都充分暴露出工程承建方的业务能力不够过硬。

同时也值得反思的是,为何肩负监管职业的监理方,未能及时发现和制止工程中出现的问题,很多时候成了一个摆设?港铁工程监督人员甚至在察觉问题后,选择了隐情不报。如果沿着这些无法理解的问题深挖下去,会不会涉及利益输送的问题?此外,内地在港建筑企业如何更好地树立形象、坚持标准,也是一个值得我们关注的问题。

四是缺乏超级工程的历练

要想做好超级工程,既要有足够的技术积累,又要有开拓创新的精神来应对新矛盾新挑战。

近些年来,内地相继上马了一大批超级工程,如超高层建筑、海上巨型风机、超级LNG船、跨海大桥、高铁等,在这一过程中锻炼了过硬的队伍,积淀了宝贵的施工经验,掌握了应对各种突发情况的方法流程,同时也鼓舞了战胜困难险阻的信心。

香港建筑业相对来说从事超级工程的机会并不是很多,因此在参与广深港高铁、港珠澳大桥等超级工程建设时,差距就体现得较为明显了,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失误和问题,有的甚至导致了事故的发生。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