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2018俄罗斯世界杯港台ACG军事

铁拳部队重生记:用着最老的国产三代机,他们依旧斩获“金飞镖”

上周有很多人都在留言里问,这个涂着八一军徽的FC-31“鹘鹰”战机模型是怎么回事,其实这是6月22日的央视《军旅人生》栏目中,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的飞行员们接受采访时,身旁摆放的一个模型。

500

这种制作质量相对较好的官方模型,通常被用于布置办公室、阅览室等场所,并没有模型型号需要和部队装备型号一一对应的规定。所以啊,大家别想多了。然而昨天的《军事报道》,又偷懒把这期栏目内容压缩了一下发了一遍。而这个部队的故事,还是很值得说一说的。

500

从报道中看,他们装备了歼-10和歼-7G两款国产战机,这显然是军改将原来几个部队合并后,机型混合搭配的结果

从朝鲜半岛到山东半岛,米格铁拳不惧强敌敢较量

说到去年军改前的空军航空兵部队,虽然各师基本都补齐了三个飞行团的建制,但全军也只有空1师所属三个团都是从建师伊始血脉赓续下来的英雄部队。例如军迷们津津乐道的“南霸天”,其军改前所属的广州军区空军航空兵某师下属的另两个团,也都不是50年代建师时的那两个团了。

500

“铁拳部队”之名,源于该师在抗美援朝空战中的出色表现,被中朝联合空军司令员聂凤智将军点名称赞

所以长期以来,很多航空兵师往往以其历史最悠久、战功最卓著的那个团作为重点建设的主力团,诸如“南霸天”、“雾都雄鹰”等部皆属此类。按照这个逻辑,曾在“加打一番”阶段打出志愿军空军最高交换比的“铁拳部队”,自然要以涌现出“打F-86能手”特等功臣鲁珉、“优秀空中指挥员”一等功臣郑长华等一批空战英豪所在的那个团(抗美援朝中唯一荣立“二等功臣团”的空军单位,下文为了说话方便,简称A团)为基干了。

500

而在后来的国土防空作战中,已经升任A团团长的鲁珉单机夜战击落国民党空军B-17G一役,至今仍然是载入人民空军光辉战史的精彩一页。所以相比同期组建而相对默默无闻的兄弟部队C团、以及1964年作为训练团重新组建的新B团,A团确实知名度更高。很多军史研究者都慨叹,后来升任空军司令部作战部部长的鲁珉如果没有卷入那场风波中的话......

500

昼间型战斗机单机夜战击落大型机,是飞行员飞行技术和血性胆气的综合体现

文革结束后,“铁拳部队”在80年代多次完成入闽轮战、高原轮战和打击侦察气球等任务。A团于1989年改编为空军的“七大夜航团”之一(“歼-10第一团”当年也是其中之一),虽然装备的还是落后的歼-6新甲,但那年月全军真正比它强一个档次的全天候战斗机也就那么点儿......

500

“别看我,我现在也退役了”

1994年第一次朝鲜核危机爆发时,美海军“小鹰”号航母战斗群进入黄海海域挑衅,并派出S-3反潜机跟踪我军一艘正常水下航行的核潜艇,直至我国领海。驻守山东半岛的A团派出歼-6新甲双机携挂实弹升空,拦截驱逐S-3,并与后续赶来的F-14对峙。尽管装备实力差距巨大,但他们依旧不缺乏升空战斗、保护战友的勇气。

500

A团的歼-6新甲,机翼外侧挂架可以挂载霹雳-2乙空空导弹,SL-2J雷达截获距离5-8千米

F-14的性能我就不多介绍了

几番裁撤几番换装,歼七巧揭飞贼伪装

然而就在4年后的那次精简整编中,A团却被裁掉了(值得注意的是,他们是七大夜航团中唯一被裁掉的部队),个中到底有多少纠葛......那就是上几辈人的事儿了。事儿还没完,2003年空军又一波精简,这回除了把除了空降15军之外的空军其他军番号撤掉之外,还整建制撤掉了几个航空兵师。

这次济空被撤掉的是个1960年才组建的两团制师(下辖D团和E团)。该师组建时,把“南霸天”所在师麾下的一个团从福建轮战前线调回来,改称D团并作为建师骨干,还从“铁拳部队”调来了老B团,改称F团(1985年被裁掉);1964年再组建E团。然而在这次精简中,随该师番号一起成为历史的,还是D团。

500

B团后来换装的歼-8B歼击机

没了娘的E团则被补进“铁拳部队”,并继承了A团的番号,由此形成了军改前“铁拳部队”的最终架构。尽管在此期间B团换装了空1师淘汰下来的歼-8B,终于有了“尖头飞机”,然而此前同在山东半岛上的另一支兄弟部队,已经换装了“王海大队”淘汰的苏-27,“铁拳”的辉煌逐渐褪色。

500

图为该部飞机(右侧)与“南霸天”共同参加2009年国庆阅兵训练的场景。该部现已改编为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和“铁拳传人”战斗在同一个空防基地麾下

即使2006年新A团终于用歼-7G换掉了全军最后一批歼-6,并在2013年换装歼-10A,步入三代机时代,但该部几次参加“金头盔”和“红剑”的成绩都不理想。除了2012年派出歼-7G双机,驱逐妄图借助合法掩护穿越我领空的美军侦察机(8·10事件),受到军委和空军首长表扬之外,“铁拳部队”的存在感一直不高。

500

即将转场蒙古,参加“可汗探索”多国联合演习的美军C-130运输机。针对这类特殊情况,美军非作战飞机可以获得穿过我国领空的临时许可,但企图以此为掩护派遣同平台侦察机玩个“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就是另一回事了

换羽亮剑“金飞镖”,歼十续写铁拳荣光

2017年大改革,既是“铁拳部队”建师67周年的日子,又恰逢济南军区空军成立五十周年(当年济空成立确实晚)。再也没有什么济空沈空了,“铁拳部队”所属部队整体转隶北部战区空军某空防基地麾下,B团送走了八爷(全军第一批尖头八),与其所在场站单独改旅;新A团、C团及其所在场站合并改旅。

有趣的是,这个旅的番号并没有继承从诞生起就一直在“铁拳部队”麾下,抗美援朝空战中击落击伤敌机20架的C团,反而继承的是“外来户”新A团的番号——这当然可以解释为,部队并没有忘记那个曾在抗美援朝空战中击落击伤敌机47架的老A团的荣光。

500

“铁拳部队”歼-10四机编队

然而我们得补一句,新A团虽然是1964年才组建的,看似资历稍欠;然而该团的两个主力大队却分别来自抗美援朝空战头号王牌赵宝桐所在团,及击落美空军“三料王牌”麦克康奈尔的蒋道平所在团,由他们和C团共同继承老A团的番号,确实没毛病。再回头一看,当年把他们团补进“铁拳部队”填补老A团的空缺,空军也是用心良苦啊。

能否乘着军改之势重振“铁拳”雄风,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上级的安排。该旅被纳入北部战区空军战斗序列,意味着其干部选用资源也不仅局限于原济空一隅。从报道中看,该旅的副旅长正是曾在原沈空空1师任团参谋长的李通。2015年10月,他驾驶着因发动机停车失去动力的歼-10,在夜间两次规避居民区成功跳伞,英雄美誉闻名全国全军。

500

李通副旅长接受采访

这种先换装三代机部队对后换装三代机部队的“技术帮扶”,在原沈空部队早有成功案例。比如地处辽东半岛南端,2011年率先开始改旅试点,近几年在“金头盔”、“红剑”中表现出色的航空兵某旅,其副旅长(现任旅长)就是曾在空1师任副团长并取得两顶“金头盔”的许利强。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今年进行的“金飞镖-2018”突防突击竞赛性考核中,该旅战胜了来自其他战区空军的参赛单位,夺得歼-10组别的第一名。值得注意的是,该部使用的歼-10中还有2004年生产的01批飞机。这些歼-10飞机航电和武器系统配置较早,升级后才具备使用霹雳-12中距拦射导弹和LS-500J激光制导炸弹的能力。

500

随着原接装部队改装新型飞机,这些机体较老的歼-10在经过大修后移交给了兄弟部队

虽然在普遍印象中歼-10是一种空优战斗机,但在近年来的“红剑”演习中,由于参演单位所辖机型有限,该机也经常要和苏-30、歼轰-7A等战机混编出击。在具体任务中,它们往往担任突防编队中的辅攻双机,携带常规/精确制导炸弹或火箭弹承担对目标的补充打击任务,同时还具备较强的自卫空战能力,掩护主攻双机撤退。

500

全弹发射!90mm火箭弹教你做人!

随着空战性能更出色的歼-10B/C批量装备,早期型歼-10在联合演习中承担对地攻击任务的比重进一步增加。任务的变化需要战法的进化,之前的飞航线打地靶模式,已经不能满足部队对辅攻机组的要求——掩护主攻机组的同时还要伺机“补刀”。所以今年在“金飞镖”中增加歼-10组别,正是空军希望在实兵对抗环境中提升歼-10部队整体突防突击能力,更好地为空军战略转型服务。

500

运干8飞机就是军迷们常说的“腮腺炎”远程支援电子干扰机,是空军实战化演习中倚仗程度很高的电磁压制力量

尽管在空战训练等方面的成果,还需要更多演习对抗去检验;但“铁拳部队”这次能拿到歼-10机型组别的团体第一名,斩获“金飞镖”,仍然证明了他们在合并改编、换羽重生之后的训练水平,正在向着老牌劲旅们急起直追——毕竟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当然也是“老牌劲旅”的一员。

500

地处东海前哨,使用歼-8DF取得“金飞镖-2018”二代机组第二名的东部战区空军某旅,同样通过近年来的实战化训练证明了实力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全新的战区空军-空防基地-旅体制和全新训练大纲的颁布,正激励着越来越多的部队成为新时代的王牌劲旅。而对于“铁拳传人”们来说,那些仅有几十个小时飞行经验就能面对强敌创造出辉煌战绩的革命先辈们,正是他们奋起直追的最大动力和最好榜样。

500

军改前该部部队徽这个“铁拳”的英译用的是Tekken Force,这个tekken明显是日语的罗马音转写

可能也是日本某游戏的受害者......

500

感谢军改,这个Iron Fist终于正常了......

500

欢迎扫码关注“扬基帧察站”获取更多内容!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