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每次听潘维老师讲人民,内心都很激动,可惜不直播……

看到北大的潘维老师要去观天下讲坛直播,题目是“以人民为中心:科层化与扁平化,办大事与办小事”,内心很激动,可惜这次讲座不直播,感觉很失望,上次汪海林老师的讲座非常棒,从头笑到尾,先恭喜一下你们越办越好,再鄙视一下你们居然不直播了……

一直是潘维老师的粉丝,失望之余,顺手整理了一下,潘维老师之前发表的文章中,与人民相关的部分,也算为看不到直播的同志们做一点弥补。这些文字都是摘自于之前的文章,我想潘维老师这次显然是有一个总体性的,成理论的论述。在我心目中,潘维老师是社会主义知识分子应有的样子。ps:我在网上搜了一下,好像确实没有潘维老师的视频,完全找不到,有点神奇。

500

中国共产党在进入第四个三十年之际,在三十多年改革开放之后,需要回答以下的六大新问题。

(1)为什么市场机制与政府干预的“正确关系”总也说不清?(2)为什么群众生活质量越来越高,群众的生活却越来越艰难?(3)为什么经济发展水平越来越高,劳动大众的文明素质却越来越低?(4)为什么政府官员的学位越来越高,政府的质量却越来越低——拿百姓钱不当钱,胡作非为、奢侈浪费、贪污腐败?(5)为什么我国建设事业突飞猛进,但群众与党和政府却日渐离心离德?(6)为什么我国经济水准与发达国家相距甚远,经济发展却骤然失速?

上述六大问题的核心其实只有一个:共产党搞革命需要人民,但搞建设是否不再需要人民而只需要资本家和资本?搞建设是否还需要动员群众,组织群众,依靠组织起来才会有的人民,依靠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力去维护人民的权益?

……

当年的共产党与国民党的区别是什么?两党的目标似乎没什么不同,都是打倒军阀、平均地权、民族解放。孙中山先生曾反复讲,三民主义就是社会主义。然而,两党有两个根本区别。第一,国民党在平民百姓中没有根,共产党植根于平民百姓。第二,国民党要扮上帝,给人民“送慈善”;共产党则要人民自己当家作主,让人民组织起来自己解放自己。没有根的国民党迅速蜕变成了新军阀,就完不成平均地权和民族解放的任务。共产党深深植根于普通人民,动员人民,组织人民,以组织起来的人民力量为上帝。当共产党感动了这个上帝,就没有办不成的事,上帝就帮共产党“移山”。

——潘维:《要警惕共产党的国民党化》

我国的现代化不是资本主义的现代化,不是少数人的现代化,而是社会主义的现代化,是广大人民的现代化,是整个中华民族的现代化,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现代化。我们走了一条非同寻常的路,称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这条道路的初级版是基于一穷二白和国家安全缺乏保障,中级版是基于庞大人口的衣食住行缺乏保障,而高级版则基于现在每年6亿吨粮食和稳居世界第二的80万亿元国内生产总值。

改革开放近四十年来,中国社会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们在解决“患寡”问题上取得了举世公认的伟大成就。但世界上没有不花代价的成就。解决问题的方法同时带来了新的问题。我们经济奇迹的成本越来越大:社会分裂,社会价值观混乱,党纪松散,干部队伍腐败,还有我们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不断恶化。结果是,社会风气越来越堕落,群众的生活质量不断提高,但养小送老却变得越来越艰难,百姓与党离心离德的现象与GDP同步增长。

……

我热烈支持习总书记领导全党发动的这场大转折。什么是我国老百姓能理解的社会主义?人民期待美好社会,期待社会主义大家庭。没病的帮有病的,年轻的帮年老的,有知识的帮缺知识的,有钱的帮缺钱的,邻里和谐相处、守望相助,就是洋溢社会主义互帮互助共享精神的大家庭,是中华民族大家庭。温暖的大家庭就是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期待。

——潘维:《我眼中新时代的样子》

我国最大的风险在于中国共产党的行政化、官僚化。革命党变成了执政党,长期执政,执政成了目的,成了主要工作,忘记为什么能执政以及为什么执政。

长期执政的好处是不短视,能执行长期的战略,还特别能办“大事”。但科层系统的最大弊端是擅长办“大事”不擅长办“小事”,扁平组织才擅长办“小事”。中国共产党变成了纯粹的科层系统就必然脱离人民,就不再是“党”了。党消亡了,也就谈不上执政。执政党必然有科层组织,但党的本质是扁平组织。

古今中外,不分国家大小贫富,科层体系恒定不能单独执掌国家,居民区的居民组织起来自治向来比科层体系的治理更重要。为什么?因为居民区的“小事”比国家建设的“大事”重要。百姓有双重身份,劳动者是一种,而居民是另一种。人们不是为工作而工作,而是为生活而工作。8小时工作是为了16小时的生活,每周5天的工作是为了每周2天的休闲,每年工作是为每年将近三分之一的假期。工作机构可以由市场组织,但市场机制不能左右居民区的生活。居民社区的秩序与顺心,才是人民的根本需要。

——潘维:《国家强制——人民之治与科层之治之间》


​担心眼下的从严治党“治标不治本”并非无理。但那个“本”,即病根,不是什么能致政权长生不老的“制度”,而是执政党逆水而行,不复愿意“处众人之所恶”,脱离普通群众,脱离群众的情感和日常诉求。表面上,执政就是自上而下就大政方针发号施令。但那是执政的结果,不是执政的原因。执政党首先是党,没有党就谈不上执政,更谈不上长期执政。纯粹的科层体系不过是空中楼阁。

党是做什么的?党的任务是扎根基层组织社会。什么是执政权?组织基层社会的能力、权力就是执政权。国民党丧失执政权不是在1949年10月1日,而是早就丢了,或者从未得到过。丧失了组织基层社会的能力、权力,就无以组织和领导人民自治,社会秩序就紊乱乃至大乱,群雄并起——谁有能力组织基层社会谁就取而代之。

美国政府让大富之人组织“市民会社”(civil societies),即各种NGO(非政府组织),投入组织社会的钱免税。也就是说,让资本家用属于政府的税款去教育群众、组织社会。所以,美国真正的执政集团并非台面上四年换一次的政府,而是那些组织社会的资本家。但美国的NGO越来越腐败,平均行政开支占到总支出的八成以上,几乎尽入私囊。尽管有数年一度的多党竞争大位,当今美欧多国政府陷入精英与平民的诉求之争,陷于基层社会组织相互争斗,正在两个极端中剧烈摇摆。

无论古今中外和国家大小贫富,科层体系都不可能单独治国,人民自治向来重于科层之治。这是政治铁律。科层体系能办国家“大事”,却办不了居民社区里日常的“小事”。社区自治组织能办“小事”,却办不了国家的“大事”。然而,居民社区生活的“小事”恒定重于国家“大事”,因为“民心”主要系于“小事”而非“大事”。共产党早年无钱无枪,办不了国家“大事”,却下基层认认真真地组织村庄社区,办妥了民众的“小事”,农村包围城市,在民心上挤死了有钱有枪、内部却充斥往上投机钻营之徒的国民党。

——潘维:《什么是人民的名义?》

“大事”与“小事”——人民成为无组织的个人,办不好小事,缺少日常生活的公正感,已经成为“国家治理”的主要矛盾。

小事办不成,大事也就逐渐办不到了。今天的人民不满、愤怒,对办大事日渐冷漠,支持度不断降低。普通人生活中的公正梦破碎,中国梦就成了庙堂梦。日常生活环境里的种种不公正使很多人不再认同和信任党和政府,任由浅薄的“公知”忽悠“改制”,忽悠拆故宫建白宫。政府被迫提出各种具体或空洞的目标取悦民心,主导国家发展日程的能力严重下降。“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正在被其他目标模糊、覆盖。

“科层体系”与“扁平组织”——“科层体系”是办大事的机构,办不了小事;“扁平组织”才能办小事。

政府在报纸新闻上天天说自己在管亿万家庭的小事,而事实上根本管不了,就更增加了民众的不信任。当今的决策者急需认识到科层体系的能力限度。为什么政府管不了?首先,这些“小事”中的每一件都跨法规、跨部门。政府要是能管,就不叫科层系统了。……其次,全世界没有任何政府能付得起管“小事”的高昂成本。……承认科层体系办不了小事是非常重要的认识。办好小事,解决社区生活中缺乏公正的问题,不是靠严格法治、推行选举、逼官员下沉、实行彻底市场化,而是靠组织人民,靠自然社区的扁平组织,靠人民的自组织。“全覆盖”成本高昂,不可持续,也是基本做不到的,还有可能把我国变成脆弱的“警察国家”。以人民的“参与”取代政府的“覆盖”方为人民民主的正道。

——潘维:《当前“国家治理”的核心任务》

今天,如果要修高铁、港口、飞机场就需要专业化、年轻化、知识化、理性化,总体标志就叫做科层化。也就是说管理部门分得越来越细,主管下级的副职也相应增多,一层接一层,产生很多层级,正因如此,我们能够办成大事。

而毛泽东时代不行,办大事只能靠最科层化的机构,也就是军队。在毛泽东去世之后就“拨乱反正”,开始专业化、知识化、年轻化、市场化、理性化、科层化,都来了,这几个层次是连在一起的,一个意思。中国办成很多大事,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在世界上创造出一个奇迹。

科层化弄垮自然社区 使小事办不成维稳恶化

但是,我们的小事,人们生活中遇到的矛盾真的解决不了了。小事都是在自然社区中,市场化、科层化把自然社区弄垮了。另外,为办一些大事,比如计划生育,基层党支部书记、村长不愿意干,就给钱让他干,发工资,从此,本来是非官员的自然社区领袖,变成准官员。30年前有成百万个自然村,现在减少到四、五十万个,自然社区变成行政社区,行政社区领导都拿政府高额补贴,不给钱是不干的。最后,因为分田分地,各种企业的私有化,村社经济基础也没有了,自然社区彻底崩溃。

——潘维:《维稳之道,在于能办小事》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