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让日本人发自内心的道歉为什么这么难?

根据日本媒体报道,神户市(Kobe City)一名64岁公务员,在过去7个月里累计26次在工作期间,离开办公室约3分钟去附近的商店购买午餐,被上司发觉后扣除了他半日薪水作为处罚。除此之外,涉事职员和相关负责人还举行记者会,并为此进行公开道歉。日本网友纷纷指责神户市方面对职员过于苛刻,而不少外媒则称“日本工作环境过于苛刻,导致‘过劳死’(Karoshi)现象难以解决”等。

500

“道歉文化”可以说是日本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而有些时候日本人的“道歉”行为则令人难以理解。

大约四五年前,日本女子偶像组合AKB48的一名成员“违规恋爱”,最后她以剃光头录视频的方式向歌迷和经纪公司道歉。事实上,不论是在中国,还是在欧美国家,偶像艺人“违规恋爱”均没必要如此上纲上线,而在日本这却上升为一场“自我救赎”。

这件事情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舆论褒贬不一,笔者始终觉得以这样的方式道歉无异于人格羞辱。同样,这次神户市公务员的事情也是如此,在笔者看来完全没有必要公开道歉,仅通过内部批评教育就可以了,如此大张旗鼓,究竟是为了寻求公众的谅解呢,还是条件反射式的为了道歉而道歉呢?

500

2013年AKB48成员峯岸みなみ峯岸南削发道歉,受到广泛关注

美国人类学家鲁思·本尼迪克特(Ruth Benedict)在她的日本研究传世著作《菊与刀》(The Chrysanthemum and the Sword)中提到,日本人具备“耻意识”,但是缺乏“罪意识”。这也就是说,日本人尽管常常道歉,但未必代表他们真心认罪。诚然,日本人在频繁的“道歉”中获得了世界广泛的赞誉,比如为冰激凌突然涨价道歉、为电车提前20秒离站道歉、为新干线或航班延误道歉等。通过这些道歉,确实体现出了日本人对于细节与规则的敬畏、对于消费者的尊敬,但也仅此而已。在笔者看来,这些道歉都是浅显的、普通的,甚至日常的。即使不为此特别表达歉意,那么也不至于受到过分的苛责,毕竟没有一个人是不会犯错的。

与之相反,在一些是非曲直的问题上,我们却嫌少看到日本人进行诚挚道歉的身影。从强征慰安妇到进行细菌人体实验,从发动侵略战争到南京大屠杀,这些事情都深深地根植于亚洲乃至世界人民的记忆伸出。但是,我们非但没有得到日本人发自内心的道歉,反而还多次看到一些日本人在这些问题上大放厥词,试图否定客观历史。这不得不让人感到悲哀,这也让我们看到了生活在“道歉文化”之下的日本人的道德标准矛盾之处——他们总是倾向于向那些无关痛痒的事情反复道歉,但却又总是在逃避对那些大是大非问题进行真心道歉和认罪。日本的“道歉文化”看起来有值得学习之处,然而在很多时候它又让我们觉得这只是一种形式主义罢了。

最后,日本人对于“道歉”的执着,确实能够体现出他们在犯了错误后肯于担责的态度,但有的时候这样的“道歉”也是在逃避责任、规避事实真相。在最近的两三年里,经常能够看到一些日本企业高管为篡改数据、捏造假账等丑闻进行道歉。确实,如果与前面提到的那些无关痛痒的小事情相比,这样的企业丑闻显然要严重得多,但是与那些涉及历史的大是大非问题相比,这样的企业丑闻又不至于那么沉重。可是,笔者注意到不论是篡改数据,还是捏造假账等行为,很多都已经持续了十年二十年了,并不是“一时糊涂”之举。如果仅仅是通过在媒体和公众面前弯腰鞠躬道歉,就与之前的错误行径划分界限的话,那么这样的造假成为无疑太过低廉了。因此,笔者在很多时候又感到十分困惑,日本人的道歉究竟有多少是发自内心的呢?

500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