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如何规避新闻审查?当媒体在叙利亚内战中发现区块链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廖可】

区块链、或者应该说是种类繁多的虚拟货币,成为了近年全世界炙手可热的投资对象。在传媒界,许多专家也十分关注这一技术的发展,甚至直呼区块链技术和新闻学天生就是一对“好基友”,已经为它们“私定终生”。

先不论区块链媒体是否像许多人说那样再次预示传统媒体的死亡,其影响力确实是在逐渐扩大,尤其是在最近世界局势扑朔迷离的情况之下,许多自称“揭露真相”的区块链媒体异常活跃。

围绕“白盔”的主流与非主流媒体之争

说起来,在2016年12月的联合国记者会上,加拿大独立记者伊娃・巴特莱特公开抨击西方媒体炮制假新闻这件事,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被人们遗忘得差不多了。

彼时正值叙利亚政府军高歌猛进、一举拿下反叛军最后一个重要城市据地阿勒颇,而就在政府军进入阿勒颇没多久,许多西方媒体开始指责在之前的战斗中政府军不顾一般民众而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各大媒体引用的人权组织“白头盔”在废墟中拯救儿童的画面。

大名鼎鼎的“白头盔”,即叙利亚民防组织,于2016年8月组织拍摄了一段抢救阿勒颇平民的影像,画面中一个名叫奥兰姆的小男孩呆坐在废墟中不哭不闹,衬托出政府军进攻下平民的惨状。

500

500

当时,许多西方媒体转载了这一影像。借助舆论,“白头盔”声名鹊起,同时也被西方媒体塑造成在战场上救死扶伤的中立英雄。此后,“白头盔”和西方媒体不停对政府军进行抨击。

基于这个情况,巴特莱特觉得自己有必要披露当时的真实情况,于是她借助联合国的记者发布会传达战场的真相,并指责西方欺骗大众。

在当时的情形下,阿勒颇激战正酣,除了部分西方媒体,很难有第三方视角去检证阿勒颇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正是因此,作为独立记者的巴特莱特在联合国上说出这番话,其震撼不可谓不大,有人甚至把巴特莱特所说的事,称为是“继西方媒体制造难民儿童溺死沙滩假新闻后的又一大丑闻”。

小男孩父亲表示当时的照片是白头盔摆拍


但问题是,这件事在随后不到半年的时间内就销声匿迹了。事实上在巴特莱特做出这番抨击后,美国诸如“第四频道”(Channel 4)这样的被指责的主流媒体立即发文反击巴特莱特,“第四频道”甚至还晒出巴特莱特与阿萨德政权驻美大使握手的照片,以此来指责巴特莱特是“受巴萨德资金资助”的“自称为独立记者”的代言人。很明显的是,这些西方主流媒体可以有多种渠道来平息巴特莱特的抨击,而巴特莱特尽管有部分媒体平台和推特等渠道来发声,却无法抵抗主流媒体的反击,因此在这种发言权极度不平等的状态下,“白头盔”事件淡去是必然的事。

传统模式下,媒体独立性只是个幻想

其实,巴特莱特究竟是不是在说真话这件事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这个问题所暴露出的媒体组织或个人的独立性问题。拥有经营性质的媒体毫无疑问是没有独立性的,其中尤以美国媒体为甚。

那么,像巴特莱特这样的自由记者或独立采访组织就有独立性了吗?很显然也不是。首先,他们的资金来源同样是个问题。如果说传统媒介是在经营模式上被资本把控,那么最起码我们还比较能够清楚它到底是怎么被控制的;但自由记者或组织在经营模式上,更多时候表现出的是既不稳定又不透明,更容易被人质疑其独立性,进而影响其信誉和影响力。

就拿巴特莱特本人来说,由于没有发声平台,她时常在“今日俄罗斯”的美国频道(RT America)所组织的平台上发表自己的调查。鉴于俄罗斯和美国在利益上的相对立以及俄罗斯媒体以政府决策为中心的运营方针,很难去判断巴特莱特究竟是否存在立场上的问题。

简单总结一下,没有一家媒体可以证明自己百分之百独立。

块链媒体在独立性上的

时间来到2018年5月,将近两年之后叙利亚政府又因为“白头盔”的一段视频而走上舆论的风口浪尖。“白头盔”发布了一段在废墟中抢救疑似被化学武器袭击了的平民的录像,围绕着该段录像,大量西方媒体发文指责叙利亚政府军使用化学武器,美英法三国甚至以此为依据,对叙利亚发起了新一轮制裁和直接空中打击。然而,不单单是俄罗斯媒体,也有部分独立媒体质疑“白头盔”的正当性,其中就有区块链媒体涉足其中。

5月12日,一位名叫本・斯旺(Ben・Swann)的独立媒体人在自己的网站主页“媒体的真相”(Truth in Media)、YouTube和推特上同步推出了他自己所作的“白头盔”调查。

500

在视频中,他从“白头盔”的起源、人员培训以及资金来源三个方面的调查着手,来披露“白头盔”事实上就是个西方国家联合建立的反政府组织。在该调查的结尾,斯旺说:“今天,我们应该清楚的是,’白盔’在代表叙利人民声的权威性上有非常多真存在的问题……然而我的媒体和政府却表得,仿佛任何来自’白盔’的信息都是完全客的。事是,个受相关机金支持的组织一直在求推翻叙利政府。

报道这篇重磅的“媒体的真相”这一组织,就是完全由运用区块链技术获利的一家名为达士的公司(Dash)支持的。达士公司对外发放达士币,在获利的同时拿出其中的一部分资金支持任何被人们需要的项目,斯旺的这个“媒体的真相”的项目就是其中一份子。

(注:此处须提及,达士公司的运营和斯旺本人的报道在网上仍然存在争议,本文暂时不探讨这些争议性的问题。被提及的斯旺的报道绝不代表其陈列的事项就一定是真实的。)


独立、自由、

斯旺的这个调查在网上引起了热议,很多网友支持斯旺的观点。当然,要论调查报道本身,他所做的调查是远比不上巴特莱特来得那么有冲击力,毕竟巴特莱特深入了现场。但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他调查出的全新的媒介作方式——块链媒体。基于这种媒体运营方式,针对同样重磅的消息,巴特莱特和斯旺所迎来的后续影响力却朝着完全不一样的路线发展,使二者产生差别的,就是区块链技术的作用。

回到开头的话题,为什么许多专家会认为区块链技术和媒体是天生一对?就是因为区块链技术能带来独立、自由与资金。

我们知道,一个新闻媒体要想在社会上立足,离不开独立、自由、资金。独立的媒体拥有报道的自由,自由的媒体生产人们所需要的新闻从而带来新一轮资金的注入,资金的注入再保证媒体的独立运营从而保证独立性。

传统媒体的经营模式(不考虑体制问题)在于通过广告盈利保证资金,从而完成上述整个新闻生产的循环,但问题就在于这种经营模式的失效。传统媒体广告投放的急速缩减导致了整个新闻生产进入异常状态,媒体转而向市场寻求新的资本的注入以维持运营,比如政治集团、资本集团。这就是当今大多数主流媒体的现状,是被架的媒体

然而,区块链的出现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新闻生产模式。目前,区块链新闻生产大致可以分为三个类型:

第一种是直接的区块链新闻。新闻生产者自己发行虚拟货币与有需求的用户相链接。它就像是一张网一样,将对新闻有需求的用户拉到同样一个平面,并将他们直接与新闻生产者链接起来,简单来说就是人们可以直接通过它“网购”想要的新闻。

第二种是连入区块链的新闻。区块链公司通过设置新闻模块来招募新闻生产者,新闻生产者利用该区块链公司设置的平台进入与用户直接相连的平面网,从而获得资金生产被需要的新闻。

第三种是区块链公司注资的新闻。区块链公司通过纷繁复杂的盈利项目获得资金,将资金投给新闻生产者,从而支持新闻生产者生产新闻。

金与保密性——独立于政治与资本之外

以上三种方式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可以直接与用户以及他们的需求相连。用户想知道某个事件的真相,就能投资记者去发现真相。另一方面,从原理上讲,由于加密技术,密码被重新编成,并分散在所有购买了虚拟货币的匿名用户手中,这些用户都成为了密码的一部分,只有当所有密码组合在一起,区块链新闻的“锁”才能被解开。而与此同时,由于虚拟货币以匿名方式流通,区块链商自己甚至也不清楚购买者的真实信息,并且这些人还要与单纯的炒币客混同在一起。这就像把沙子一样的密码撒到大海之中,簌簌四散飘落,却又无从抓握。这使得除了新闻生产者,任何人想要修改新闻都几乎不可能,审查者面临着成千上万匿名的用户,他需要知道每个用户,通过他们去解开密码,才能进行新闻审查。

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斯旺曾经是福特新闻地方的一个主播记者,在牵扯到一则关于总统大选期间希拉里的一篇报道后,他违反福特新闻的指示坚持在自己的网站上更新调查,结果被停职(其中牵涉到政治团体对媒体的影响)。这或许是他选择区块链媒体的一个重要原因:能够保证新闻安全和免受政治力量影响。

(注:关于这则新闻至今仍有很大争议,此处暂不讨论该新闻真实性)

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是,有了匿名性资金的支持,新闻生产者将很难被政治力量和资本力量影响。斯旺的所谓“完全独立性的调查报道”,就是通过达士平台来直接与需求者对接,相当于这些在使用达士币的人保证了斯旺报道的独立性和真实性。

而在最近美国的媒体界,类似这样的媒体正渐渐投入实践中。比如运作方式不同、但同样运用了区块链技术的著名媒体平台“市民”(Civil),它通过区块链与普通读者直接创建链接,读者在选择相关类型的报道后,就与这类型报道的作者们创建了联系。比如在“市民”平台中,读者想要阅读“调查新闻”的相关内容,他需要付费以加入“调查新闻”的小组,然后“调查新闻”会通过这些募集到的资金创建一个“调查新闻编辑室”,编辑室将会纳入任何相关方面的人才来进行报道。读者还可以通过进一步购买服务来直接对这些新闻进行真实与否的检阅。


总而言之,区块链技术已经在真真切切地带给新闻界新的变化。

500

Civil首页

500

Civil网站关于如何阅读新闻及辨别新闻真实性的指引

困境:“信息房”、权威与真实性

虽然区块链媒体风风火火,但是在新闻界内,权威性才是一个媒体能否胜出的关键所在。从根本上来说,权威性源于报道内容,但时间积累和传播渠道的选择也是必不可少的要素。

日本的一项对新闻界的调查研究显示,2017年后看报纸的年轻人已经小于总人数的1%,意味着几乎没有年轻人会看报纸;但在“最值得信赖的媒体”选项中,选择报纸的年轻人却占了80%以上。这就是新闻在权威性上的困境。

目前就笔者的调查来看,新出现的这几个区块链媒体在传播渠道上仍然没有什么太大的创新,比如“市民”平台用的是网页和邮件的形式,而“媒体的真相”用的是网页、推特和YouTube,就当下来说通过互联网进行传播虽然扩散快,但是影响力是否会因此上升是个问题。互联网本身作为一个相当杂糅的平台,其可信赖度一直就没有非常高,人们更倾向于相信在电视报纸上传播的新闻和信息。

另外就是时间。不管是媒体组织本身自成立至今的时间,还是作为传播媒介的渠道(比如电视、报纸、互联网)所经历的时间,这些时间都是人们判断可信度的一个重要标准。譬如在巴特莱特的例子中,人们会更愿意相信传统新闻界的观点,因为这其中许多传统媒体都已有百年历史,换个角度来说就是,它们的可信度已经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这些可信度转化为了它们的权威性。

当然,要想真正树立权威,报道的真实性是重中之重。但是,区块链新闻是否能保证真实性?区块链技术下的新闻生产和新闻在生产后的争鸣是相对隐秘的,因此如何能够避免炮制真相也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

同时,相对闭合的空间也造成了“信息茧房”效应。人们通过区块链技术选择自己更愿意看的新闻,长此以往容易导致人们只生活在自己想看的新闻所塑造出的环境中,这有可能使得人们对世界的认知与真相越来越远,偏离了新闻报道真相的初衷。

因此,区块链媒体虽然势头正盛,但仍然矛盾重重。区块链新闻的路仍然很长。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全部专栏